【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荷塘】回乡札记(散文)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3:45:07

一、链接

回家,回家,是临近春节前的梦想。

那一段,每天为回家而忙碌,为回家而恐慌,只因那“一票难求”。

凌乱的思绪,被盲动的脚印踩得一片狼藉。

我跟爱人商量,我们奢侈一次,坐一回飞机吧。

当我们一家乘上飞机飞到千里之外的故乡,心情才落了地。

一个游子找到了回家的路,开始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走。

同事送,同学接,朋友迎,一段段路程,一声声呼唤,一杯杯酒,好像一个链条,把我和家乡链接起来,不断延伸,演绎着一场友情的接力赛,温暖着我的旅途。

爱恨情愁,相逢一握,前怨尽释,在酒水中融化,在笑谈中蒸发。

曾经种下的友谊长出饱满的果实,脸上沁出细密的汗珠,心中充满感动。从农村走出来的人,感悟最深的是,只有那乡情才是最真实的。

那块黑土地象块巨大的磁铁,宏大的气旋,把天南海北的游子们聚拢回来。

乡土、乡音、乡情,让故乡蒸腾,把游子熏醉。

二、转运猪

老人们都已过古稀,父亲、岳母都属猪,本命年。

七十三、八十四是个坎,意念在老人的心里根植。

本命年不再是奔命年。

转运猪在流行,妈妈给女儿买,婆婆给儿媳妇买。

转运,人们良好的愿望,商家炒作的引子。

几百元的金猪饰品,预示着转运气,好运来。

花钱,求个平安。俗话说,破财免灾。

我的好运何时转呢。

多年来,我被月光引诱,我陷落得很深。

城市的月亮比乡村的圆,一直朝着都市伸展。我在心中偷偷种下一个愿望,按照都市人的样子,西装革履;

五谷不分,晃动手中的钱,想啥买啥,购买农村有的或没有的。

不用靠天吃饭,自己制造天气。

我一脸冰冷,城市的月光比乡村冷,雾气蒙蒙,有很重的霉烂迹象。

三、父亲的热炕头

父亲已经老了,仍不愿意离开山村,不愿意离开热炕头。

我从到旗里上高中开始,就离开了家。

从热炕到大铺,省略了很多环节,急于求学,找到固定的工作,逃离农门。

执意追求的目标,使自己甚至没有品尝出求学苦涩的味道。

世事轮回,当我住在柔软的席梦思床上打鼾时,依然忘不了父亲的热炕头。

偎依在热炕上,偎依在父亲身边,温暖从心底提升。

疲劳解除了,压力缓解了,身体自然舒坦很多。

热炕生发的热气,烘干了窗上的冰凌花。

关不住的春风,从窗户缝隙钻进来。

挡不住的亲情,来往穿梭,没有把热炕头升腾起的热流带走,亲情永驻。

每天坐在热炕头,睡在热炕头,喝着老白干。

心里热,身上热,温暖着整个身体,身心也快乐起来。

看我又能睡热炕,又能喝烧酒,父亲拍着我的肩膀,无言。

坚信,他的儿子能够支撑一方小家。

四、老伴

三舅母,三舅是父亲多年的同事,在三十岁时,到水库打鱼淹死了。

留下了两个孩子,大的才7岁,小的5岁。

大的叫小学,学的左耳下有个肉秋,俗称栓马桩,是福相;

小的叫小民,勤快,每天起早帮助妈妈干活。

三舅母年轻守寡,吃尽了苦头,受尽了屈辱。

孩子们都长大了,学参加了工作,娶了媳妇,有了孩子,买了个中巴跑公共;

民大学毕业去了青岛,在一个装潢公司打工,有了自己的事业。

一个个从蛰伏的村庄放飞出去。

孩子们也很孝道,三天两头回来看妈。

前年,三舅母找了个老伴,一个知疼知热的男人。

同病相怜,一起搭了一个生活的摊子,老来伴。

前年春节,我去看了他,我仍叫他三舅。

看见老俩口,很般配,很恩爱。

三舅母说,看行不,不行就辞退他。

我只是笑笑。

今年,我去看三舅母,三舅正在整理年货。

我屋前屋后转了转,园子的树,池子的葱,干净的院落。

三舅母笑着说,人们说你三舅,啥人呀,院子里连棵草都没有。

三舅母说话的时候,眼睛里闪烁亮光,欣喜之情写在饱经沧桑的脸上。

我抓着三舅的手,合格了。

三舅的手半天没有放下,好像这句话等了好多年。

三舅母连忙擦了下眼睛。

三舅母的家是一个家了。

生活常常是先苦后甜,我分明嗅到了一股浓浓的甜蜜的味道。

晚秋,也有美丽的日子。

夕阳,也有妩媚的时光。

五、赌博

赌博在农村很普遍了,顶牌九,打麻将,现在流行扎扒撒。

表弟告诉我,他一冬输了八千多,是他木板加工厂三个月的赢利。

侄子初一没有来给父亲磕头,说是在家玩,去设赌家抓俅,生怕挤不上,断了赢的由头。

我听说,赌博,有人的媳妇跟人跑了;有的借了高利贷......家破人亡。

想起赌博,令人担忧,心里空空荡荡,农村的风气与小康建设何时同步。

“把我从赌桌放下来吧,把我放到局子里去”。一个我认识的无家可归的赌徒这样说。

夜深的时候,我常常想着他佝偻的背影。

除他之外,又有人出没,一再将我手中的心思撞落一地。

他们不知道我内心的沉重。我近乎绝望的喊:

“好兄弟,不要赌了,把柴米油盐再念一遍,想想老婆孩子吧。”

六、十字架

家乡信教的人多了,很多人家的墙上贴着十字架,炕上摆着《圣经》,有的村里矗立起了教堂。

礼拜的钟声在故乡阵阵敲响。

我不反对信教,我知道那是个人的自由信仰。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曾经有个饭店老板就信教。

有次吃饭给我一个讲解圣经的光盘,我知道她的用意。

我把光盘揣进了兜里,一笑了之,信不信由自己做主。

姐姐信教,已经有几年了。

姐姐因为我们,从小辍学,远嫁他乡,生了四个女孩,家庭不堪重负。

现在孩子大都已长大,缓解了压力,改善了生活。

我去看她,她言谈中,主呀,主呀,不离口。

我不知道,只有一年文化的她,怎么啃下深奥的《圣经》,是个谜。

她说,信了主,她的气管炎,很少犯病;

姐夫腰间盘脱出,有时躺在炕上不能动,现在独立支撑行走;

大女儿掉进了传销的圈套,带去的几千元钱血本无归。

姐姐说,精神没有寄托,不信主,早就成了疯子。

孩子们在旁边嘿嘿直笑。

姐姐嘱咐我,你也信主吧,少喝酒,身体健健康康最好。

姐姐不住的干咳,从她咳嗽的样子,我猜知她的老毛病又犯了,有更深的疼痛。

姐姐没能在我身上找出教主所说的意象。

我一次又一次地让她失去信心,看着她费力地拾搭柴米油盐。

我看见姐姐,眼里曾经的火焰恹恹地摇曳。

十字架像一颗钉子,钉进姐姐的心里。

谁是主,谁是谁的宿命。

七、街景

小镇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模样。

开发区正在建设,高速路正在修筑,康庄大道已经建成……

出租车、三轮车、脚踏车满街跑。

商店林立,精品店、网吧、洗浴中心到处都是,甚至还有几家佛品商店,佛歌在大街小巷荡漾着。

街上的人们擦肩而过,人头攒动,购买着年货。

富裕起来的农民,吐着晦气;姑娘衣着时尚,张扬着笑脸。

外甥开着三轮车拉着我,在镇里转悠。

他告诉我,每天拉客,2元钱跑一次,一个月能挣千元,凑个生活。

遇见买年货的表弟,他开了个饭店,一年收入四十多万元,自己买了楼房。

妹夫开了砂矿,专门供应大庆油田,家安在了市里。

他想搬回来住,他承受不了城市的冷漠和喧闹。

我不知道,有些人削尖脑袋往城里钻;

有些人却想搬回乡下,这不仅仅是城乡差距缩小吧。

我想,等我老了,也回去吗?

或许叶落归根,才是人生终点的最好诠释呢。

八、政道

旗里有个局长,是从外地调来的,为政之道可为楷模。

局长住在单位,养了一只名狗,怕狗丢了,局的大门只好总关着,来人只能走侧门。

每次下乡检查工作也带着,他的工作组始终少一个人,要给狗留个座位。

到达地点第一件事情,就是让人给洗狗链子,下属招待好局长,还要招待好狗。

局长很会做生意,经常给下属机构搞福利,以福利牟利。

最擅长做的生意是倒煤,12吨煤,却一半是石头。

下属乐此不疲的从煤炭里挑石头,拣石头要给加班费。

局长说,白给你们的,还计较是煤还是石头。

局长整治下属机构的绝招是检查卫生,他不看地上,不看桌子。

暖气片底下、电扇缝隙寻找死角。

发现有污物,就进行严肃批评,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说的头头是道。

吃饱了,喝足了,抹下嘴,还咕哝着,下次检查厕所,看见有大粪,我就撤了你的职。

群众敢怒不敢言,因为他的哥哥,在他的领导上面当领导。

九、挣命

大哥,其实大爷家的,对我像亲兄弟。

大哥当过兵,第一个嫂子是别人介绍的,人善良,是男人的性格。

个子大,嗓门也高。性格不合,硬碰硬迸发的是火花,还有火气。

有了两个儿子后就过不到一起了,俩人就分道扬镳。

那个年代,可是轩然大波,大爷要断绝父子之情。

生活不像过家家,捆绑不是夫妻,没有阻挡他们离散的脚步。两个孩子归了大哥。

大哥找了新媳妇,一个贤惠的女人,对待两个孩子像亲妈一样,两个孩子都叫她妈。

她的心里那个乐呀,我也给大哥写了封理解的信,大哥哭了一夜。

他们又有个儿子,加一起三个儿子,他们要靠大哥养活。

大哥辞去了工作,搞起了生意。

搞木材,卖食盐,销化肥,什么都做过。

大哥说,生意做得不大不小,收入不多也不少。

一算,就租金、税金、工商管理费就交了十几万元。

老大MBA毕业在北京一家公司工作,老二大学毕业在北京边打工边读研,老三也是大二了。

三个孩子都成人了,大哥却老多了。

一个不到六十岁的人,头发都掉光了,那个当年一身戎装的英俊的美男子哪里去了。

我开玩笑说,一根头发一份爱,脱落的不仅是头发,是大哥的心血。爱到情尽总关己。

大哥笑着说,孩子就是挣命鬼。孩子成人了,我们也就老了。

战友们一个个搬进了楼房,大哥还住着阴冷的平房,蜗居漏雨,不堪居住。

大哥患了风湿性疼痛,眼角密密长出的鱼尾纹,被寒冷的冬天搜刮。

身上的苦水,有时会不自然地向儿子们流动,儿子理解自己的父亲。

大哥常常说:“孩子们成家立业了,我们也就奔到头了。

十、轻轻地走了

鞭炮噼啪的响着,年味还很浓烈。

我们决定提前带着年味返回,不再骚扰亲人和朋友。

我尽量轻些行走,不让碎碎的声音,惊扰梦里的年,给亲人又添惆怅。

人到中年,没有多少花能开放,没有多少节能拔高。

我会小心珍惜那厚重的亲情,难以忘怀的友情,拂拭落在脸上的汗水。

或者暖干它们,或者升发它们。

经过爱的提炼,情的烘烤,我现在呈现热血沸腾的样子,呈现情绪昂奋的状态,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我的根在故乡。

亲爱的故乡,你是我永恒的记忆。

银川哪个医院看癫痫病好天津医治癫痫病医院哪家更专业?老年原发性癫痫的病因常识有哪些山西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