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荷塘冬之梦征文】冬梅不哭(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7:10:51

冬梅不是梅,而是一个女人。

她,四十来岁,个子不高,齐耳短发,身子有些粗壮,脸色稍显棕黄,额头上过早地留下岁月的皱纹。

冬梅家,就在我家屋后。按村里的辈分论,我应该喊她一声嫂子,她嫁到我们村已有20年。最近几年,由于我平时在外工作,回家次数较少,与她交集就并不多,也不甚了解,只是断断续续从家人谈话中得知:她,就是一个苦命的女人!

今年夏天在家时,儿子想喝羊奶,母亲让我去冬梅家购买。“她家什么时候卖羊奶了?”我有些疑惑,绕道来到冬梅家。

“嫂子,我来打点羊奶。”推开门,看到略显苍老的冬梅,我不由一愣。

“大兄弟回来了,稍等下,马上就挤!”冬梅声音有些沙哑。只见她她穿上围裙,洗洗手,从羊圈里牵出一头母山羊,来到梧桐树下,将羊系在树上,用她那双青筋暴露的粗糙大手掀起羊左后腿,洗了洗山羊丰满的乳房,然后用大拇指和虎口托住山羊的乳房,再用四指一挤压,奶水便如乳白色的细线一般,冒着热气,嗤入小桶,溅起丝丝涟漪,瞬间香气扑鼻。

挤完奶,冬梅拴好山羊,拿起勺子,直接从小桶里盛出鲜奶,缓缓灌满一可乐瓶后递给我。

“嫂子,你家里都快成了动物园啦!”接过鲜奶,我半开玩笑地说。说是开玩笑,其实也并没夸张。冬梅家除过山羊,我还看见了猪、牛、驴、兔子,挤满了小小的院子里,乍一看,还真像是一个农家动物乐园呢。

“大兄弟见笑了,农村人嘛,养些牲畜很正常。”冬梅略显羞涩地说了声。

其实并非如此,村里土地相对贫瘠,每年都只种一季玉米,农活相对还是比较清闲。平日里,妇女们不是凑在一起聊聊天,就是打打牌、搓搓麻将。然而,这些对冬梅来说,无疑是一种奢望。她孤儿寡母的,每天天不亮就早早起床,喂牲口,去地里干活,打草,挤奶,周末还要照顾放学回来的两个儿子……就像上足了发条的钟表一样,每天滴溜溜转个不停。此外,冬梅还自学了拖拉机驾驶和收割机驾驶,时常被人雇着开车,打点零工补贴家用。

冬梅的男人呢?

唉,此事一言难尽,还是从头说起吧。

深冬的一天,雪压枝头,梅花绽放,呼呼的西北风凛冽地刮着,割得人脸嘶嘶发疼。有一对年轻夫妻在家时,突然听到自家门口传来阵阵的婴儿啼哭声,他们来到门垛口,发现门口放着一个纸箱子,打开一看,里面的老虎褥子里包裹着的一个女婴。阵阵寒风吹过,女婴瑟瑟发抖,嘴唇都已经有些青紫。

“造孽呀,这是,大冬天的,谁把孩子放这了?”这对年轻的夫妻大声喊着,看看四下无人,又到街上寻找,未果,最后只能抱着女婴回家了。

恰好这对夫妻一直不能生育,看着这个女婴甚是喜爱,就把女婴留了下来,当亲闺女抚养。从此,冬梅就有了生日,也有了饱含诗意的名字。养父母很疼冬梅,缺衣少食的日子里,宁可自己少穿一块布,少吃一口饭,也要好好地照顾她。

紧巴巴的日子,也算过得幸福,很是温馨。一晃,冬梅到了出嫁年龄。经媒人撮合,嫁给了邻村一个叫作赵平的男人。

赵平内向怯弱,老实巴交,却很勤快,婚后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有滋有味的,冬梅还接连生了两个大胖小子。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冬梅享受着小日子品尝着甜蜜时,厄运却降临到她的头上。

那时村里农闲赌博成习,赵平并不好这一口,可是有一天他去邻村堂哥家帮忙砌厕所,突然听到“呜噜呜噜”的警笛声,喜好看热闹的赵平,就不自觉地放下手里的活计,小跑着来到外面,兴奋得围观警察抓赌。

几个赌徒上窜下跳,慌不择路,突然向着人群跑来。“快跑呀!”人群里不知谁喊了一声,担心自己被殃及鱼池,刚才还乌压压的人群,瞬间就鸟兽作散。

看到警察追来,老实巴交的赵平也有些紧张,心里一阵打鼓,随着人群跑开了。然而,人多杂乱,赵平奔跑的时候,不小心绊倒了一名警察。赌徒最终没能抓到,赵平反而被抓去了,最终裁决时,他以袭警和参赌的罪名,被关进监狱,服刑三年。

冬梅知道自己老公肯定是被冤枉的。

她挨家挨户询问,大哥大婶亲热地喊着,试着找找那天有可能参赌或者是围观的人,看能不能找个目击证人,给自己老公作证。被问到的人,都是不住摇头,直呼自己根本就没去现场。

是啊,谁能证明?谁又敢去证明?谁又愿意去证明?害怕引火烧身的人们,惊人一致地选择了沉默,冷漠地目送冬梅孤寂的背影。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无奈之下,冬梅默默地回家了。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一个尚未懂事,另一个还在嗷嗷待哺,冬梅眼底露出坚定的目光,一定要活下去,照顾好两个孩子。

孤儿寡母的,本来就不容易。然而,不通人情的冬梅婆却落井下石,把赵平入狱的事全部怪罪到冬梅头上,三天两头过来闹一次骂一顿。毕竟是家里的长辈,冬梅选择了默默承受,也并没放在心上。

三年后,赵平终于出狱了,冬梅亲自把他接回家。吃饭的时候,赵平哭丧着脸,感动地看着辛勤忙碌的妻子,嘴巴“巴喳巴喳”张了半天,却不知说什么好。“来,吃饭。”冬梅依旧如昔的话语,让赵平久违地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和浓浓的爱。

这下,总该好了吧。然而,幸福之神没有眷恋这个小家。五年后的一个夏天中午,赵平在自己院子里打井修电线时,一时迷糊触摸了高压线,当场死亡。

本已风雨飘摇的家庭,因为这个噩耗,如同一叶孤舟被彻底推向波涛汹涌的深海。残忍的冬梅婆,在儿子死去的当天,就将家里东西搬得一干二净。

看着空空如野的家,冬梅抱着两个儿子大声痛哭。哭过后,日子还得过。那会儿,冬梅还年轻,不到三十五岁,再成一个家,问题也不大。可是,她却有一个条件:要娶我,必须带上两个孩子。然而,说媒的人看着这两个六七岁的“拖油瓶”,都无奈地摇摇头,黯然离开。

孤儿寡母的,没有个男人怎么行?“既然没人敢娶我,我就招门入赘,条件不要求,只要好好对我们孤儿寡母就行。”冬梅找到媒婆,说出自己的打算。

然而,这事谈何容易?本来还有几个光棍有想法,可是一听她家里情况,都退缩了。这一晃荡又是半年,就在冬梅心灰意冷之时,媒婆终于领着一个男人上了门,她把冬梅拉到了一旁,悄悄地问,“这个男人叫王文东,年轻时因为打架失手杀死了人,在监狱中服了二十年刑,上个月刚出来,你看行不?”

“只要他同意,我没问题。”冬梅露出苦涩的笑容。这事就这么定了,草草收拾了一下,当天晚上,这个叫做王文东的男人就留了下来,算是正式拜堂成亲了。

不管怎么说,家里有了男人,总算像个家了。

然而,事情并不能尽如人意。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冬梅才发现,王文东是典型的刮野鬼(在外放荡的人),二十年的监狱服刑,并没有改变他的恶习,反而变本加厉。成亲后,他不仅自私懒惰,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还喜欢四处闲逛鬼混,三天两头找不到人。冬梅这个家,对他来说就跟旅社似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把这个男人撵走吧。”有人向冬梅建议。“算了,有个男人,毕竟还是个家。”冬梅定定地说。或许,她还寄希望于用温暖的怀抱,去感化这个男人,让他回心转意吧。

这些年,冬梅的养父母也老了,他们现在跟着养子住在一起。隔三差五,冬梅都会到养父母家,为他们买一些生活必需品,把他们的衣服被褥拆洗一下。每次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毕竟,自个儿家的活,还在屁股后头催着呢。

几多挫折与坎坷,冬梅依然没有向命运屈服。每次站在村口,与别人谈到自己孩子的时候,冬梅总会心地微笑,眼中满是期待和希望,“我的两个娃都在镇上学校就读,学习很用功,也很争气,每次考试几乎都是全年级第一。”冬梅坚信,通过自己的努力,往后的日子肯定会越过越好。

是啊,人也许有时候无法预测自己的命运,无法保证不经受挫折和磨难,但是却可像冬天的梅花一样,任凭风吹雪打,依然傲立枝头,绽放芳香。

冬梅不哭,冬梅的春天早早来到,她对孩子充满希望,她对生活充满期盼,她对未来充满憧憬……

癫痫最好的医院是哪一家山东癫痫病医院怎么治疗老年人原发性癫痫病怎么治疗好西安癫痫医院应该怎么选择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