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向阳湖看天鹅(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6:05:00

残雪还未消融,春天的第一个节气“立春”,在此起彼伏的爆竹声中踏歌而来。这天正是周末,阳光出奇的好,那金色的射线穿过家里缀满细花的落地窗上,这么好的春光,怎么能辜负?于是,便邀请本埠的名诗人小柯去郊外踏春。

有诗人相伴,开车也生风。不一会儿,就到了小柯居住的位于桂苑的清风小区,一棵棵桂花树绿叶婆娑,被修剪得整齐的树顶,就像一个个雨伞。小柯站在树下,我问道:“去哪里踏春呢?”小柯不假思索地说:“去向阳湖看天鹅吧。”我以为听错了,追问了一句:“什么?向阳湖有天鹅么?”小柯肯定地回答:“有的,摄影朋友已拍摄到了。”我听后是特别惊喜,这向阳湖竟然有天鹅了,就迫不及待地与他前往。

在小柯的指引下,车上了南外环,沿途拔地而起的新楼一幢接一幢,碧桂园的别墅群掩映在山水之间。

到了一个叫汪家墩的村子,过了沟渠上的一小拱桥,小柯说:“我们该折向左边了,右边是返回咸宁城区的路。”约莫在折向左边的机耕路上行了不到上十分钟,小柯兴奋地说:“那里有天鹅,那是天鹅,我敢肯定百分之百是!”我听着小柯的尖叫,却不以为然,以为其是在虚张声势,便没有回应。小柯说:“是真的呢,相信我!”望去,只见一片面积不小的滩涂出现在眼前。

下了车,走在雪堤上,踩在上面咯吱咯吱作响。堤边长着已枯无一叶的柳树,一排排的很有些沧桑感。有一妇人在这枯树间拾掇着柴火,我趋步上前问:“大姐,知道哪里能看到天鹅?”妇人微笑着指向湖中,说:“那不就是天鹅么?”寻着妇人所指的方向,一片水域间,有一个沙洲,露出了黄色的沙土来,洲的旁边的水中有点点白色和黑色。真的是白天鹅和黑天鹅么?我确实不敢相信。但仔细地看,那点点白色似乎在动,那黑色又似乎却一动不动。我们一步步靠近湖岸,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终于,看见了,那真的是一群天鹅!虽然有点远,但依稀还能辨得出来。只见白色的天鹅有十来多只,黑色的天鹅要多得多。大多数歇在水面上,只有少数几只白天鹅在水面上浮动。有两只在水中游弋,一前一后,悠然自得;有两只高昂着头,时而相互交织,时而腼腆地分开,俨然一对恋人,尤其是那扬着的白色颈项,在阳光下闪着洁白,让人着迷。还有两只一会儿把头钻进水里,又一会儿扬起头,甩了甩颈项上的水珠。小柯尖叫着:“飞啊!飞啊!”再拼命的喊叫也没惊动它们。如果能惊动它们飞起来,那不是极美么?

远处,一艘挖泥船正从我们的右岸向湖中驶来。我和小柯兴奋得不得了,要是那只船能带我们去湖中间多好。于是,撒开脚步就跑,还边跑边喊,小柯解开脖子上的围巾拼命飞舞着。无奈隔得太远,挖泥船的舵手听不见我们的喊叫声,很快就消失在我们的视线外。带着短暂的兴奋和懊恼,我们翻过堤坝,来到了湖边。湖面上的薄冰看得真切,那冰大概有四五公分厚,透明的冰下的水流声是能听得见。

而湖的一角,水显然要深得多,当然就不会结冰了。一个渔人站在小划子上,左摇右晃,小柯问我:“他在干什么?”我说:“肯定是在捕鱼呀!”只见他双手或收着网,或撒着网,一收一撒,娴熟于心,脚蹬着划子,划子就在他的一双脚的控制下,时而向东,时而向西,看得我们眼花缭乱的。我对小柯说“让渔人载我们去湖中看天鹅怎么样?”小柯笑着说:“那小划子载上三人肯定要翻的。”我想也是,只得作罢。只见湖的岸边上还泊着一些比渔划子要大一点的小船,我们便走了过去。船已被冻在薄冰中,我手握着撑船用的篙子,使了点劲才能把篙子抽出来,那冰脆的响声。想撑一篙向湖心,去寻湖中的天鹅。可惜,我和小柯都不会撑船,小柯说:“要是约诗人韩志来就好了,他是这湖区长大的,会划船。”

沿着湖岸踽踽而行,那些天鹅们依然在湖中很悠闲地享受着这冬天的阳光。突然,小柯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大声嚷嚷:“你看,这是野菱角吧?”我没有注意小柯的指向,把视线依然投向了湖中,除了白还是白,全然没有夏天湖面那勃勃的生长,没有田田的荷叶,没有匍伏在水面的睡莲或长菱角的那暗红的莲叶和藤蔓。小柯说:“是这里呢,你看错了方向。”我才朝小柯指向的地方看去。原来有一些黑色的菱角成堆地堆在岸边,混杂在泥土里。从泥里抠出一个,真是野菱角呢,与家养的比较起来,个头明显小了很多。是夏潮汐把它们冲上岸来的,退潮时,它们却没被带走。拿在手上,空空如也,看来菱角肉已成了木乃伊。小柯已用纸巾把菱角的外表擦得干干净净的,顿时,那菱角的黑色就具有了金属漆的质感,那些多角的菱角,像是一件件工艺品了,耐看得很。我啧啧称小柯有双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更赞他有一双诗人发现美的慧眼。

我们继续在湖畔边走边聊,突然间,小柯又发现了什么?看其发光的眼神,肯定是一个别样的发现。原来,在一片湖滩上有成千上万的螺丝壳,大的如拇指那么大,小的简直比一粒米都还小,外壳呈白中带点浅黄,肉身早已被虫鸟吃得精光。我拾起一个稍大的田螺,放在口中吹着,那清脆的响声越过了湖野,向远处传播着。我对小柯说:“小时候,我很是向往能有一枚海螺,吹出的声音一定比这小小田螺的声音更悠扬!”小柯用手捧起了那些小小的像米粒一样的田螺,对我说:“你看多美呀,放在水仙盆里,放在花钵里,一定超级棒!”“可现在没有袋子,拿什么笥呢?”“放我口袋里吧,我的口袋大。”“那不弄脏了你的口袋么?”“没事的,尽管装!”小柯高兴地唱起了渔歌,清澈的歌声顺着向阳湖的广袤的田野和滩涂传向远方。

因为还要赶着回汉,就不能在湖边久留了,我依依不舍地向湖中的天鹅投去了最后一瞥。

离开向阳湖后,我们来到了位于湖边的小镇——甘棠,找了一家以做渔为主的农家乐小农庄,点了一盘野藕、一碗黄颡鱼和一把乡间野地菜。不一会儿,菜就上齐了,趁着阳光正好,我们把桌子摆到了门外,晒着太阳,吃着小菜,怡然自得。

吃完饭,开着车沿着咸潘公路向城里驶去,田野越撒越远,春光在后,阳光在前……

武汉权威癫痫医院女性癫痫病因什么是遗传性癫痫如何预防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