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山水】坟墓,生命永恒的符号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46:19
无破坏:无 阅读:1540发表时间:2016-03-31 18:44:35    2008年农历7月15日。一大早,母亲便打来电话催促我早些回去祭拜父亲。我理解母亲的心思,现如今她对父亲的那份关怀再也不会是那件干净的布衣,那碗热腾腾的糖粥,所能表达的只能是唠叨她的孩子们多去父亲的坟前焚烧纸钱。   山里的雾气很浓。父亲坟前的青烟缭绕升腾着,那烟与雾交融成团,游移聚散。弥漫的烟雾不断地侵袭着我的头发和衣衫,全身被烟雾包裹着,我的心也变得潮湿,这潮湿凝结成水滴在我的眼角上淌了下来。面对父亲的坟墓,即使心里有一把伞,我也不情愿撑起它……   我的思绪忽然流动起来,毫不贴切地想起台湾诗人余光中《乡愁》里面的一句: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顿时觉得心里掠过一丝不常有的哀婉与凄凉。人大抵是时空的过客,当生命化为永恒,眼前这堆矮丘便成了一个符号。   一阵手机铃声拽回了我的思绪。是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喂,是汉卿吗?是的,我是沈汉卿。哈哈,果然是你!我是秦莉,我现在密山,请你马上到北琴海宾馆见我。   是她?一定是她!一个美丽大方,乐观聪颖的少女形象片刻涌入了我的脑海,然而却是三十年前定格了的形象。   秦莉是我高中时代的同学,分别三十年一直也没有她的消息,岁月流逝,她在我的心里像风干了的花蕊,早已没了痕迹。这次突然降临,让我感到茫然甚至不知所措。于是极力地拣拾着记忆碎片,浮现年少时的情景却又历久弥新。   1965年,我随父母从上海老家迁居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五年后,秦莉的身影也由南京飘落到这座北方小城,她与我同龄,那年十二岁。我们在这座小城慢慢长大,上高中的时候成为同班同学。又得知她的父亲和我的父亲同在一所大学教书,而且是同事挚友、半个同乡,这使得我和她又多了一层亲近。   1977年,高中毕业。我们同时“响应时代的召唤”上山下乡。不久,位于宝清县境内的七星泡农场多了一位漂亮女孩辛勤劳作的身影,而我去了位于密山境内的知青农场。起初,我时常能收到她的来信,信中多半是叙说通过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思想感情与劳动人民接近了之类的话。兴许是劳作的艰辛占用了她的闲暇,而后我再也没收到她的来信。没想到的是,几个月过后,我竟然收到了她寄来的邮件。清楚地记得,里面是五本高考复习资料和一封长信。她催促我早些回城复习,准备参加高考。   1978年,我以不错的成绩被一所重点大学录取,而她则怀着对南京古城的漯河市哪家癫痫病医院最好眷恋投入了南京的一所大学的怀抱。当初,她显然对自己的考试成绩十分自信,高考结束后,便提前回了老家。至此,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对后来各自身上发生的事相互全然不知。   年少轻狂终酿命运多舛。说不清那天我有多么兴奋,怀揣这大学录取通知书,与玩伴拼命地玩耍。一支锈蚀的钉子穿透了我的右脚,事后伤口日渐隆起,血感染恶变为败血症。可怜的母亲硬是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当我恢复健康的那一刻,怀里的那张大学录取通知书却永远的失效了。   她直愣愣地盯着我,嘴角微微抖动着。是的,三十年,足够讲述一个关于生命的故事,老同学重逢这郑州小孩癫痫病医院一刻说些什么,又能从哪儿说起呢?感叹人类的聪明,竟能把千言万语化为无言,一个瞬间的相拥浓缩了所有表达。三十年风雨的打磨,她容颜自然变化很大,身型健硕了许多,记忆中的瓜子脸也变得圆润起来,但依然明眸皓齿,气度不凡。站在她身边的女儿简直是她年少时的翻版。当司机称她为秦厅长的时候,我才知道她做上了不小的官,怨不得在她和善的眼神里偶尔透射出驭人的锋芒。   简单的寒暄过后,她对我说是昨天晚上到的密山。说她这次选择北方度假,目的是回故乡看一看,拜会一下我和其他同学。之所以绕行密山是想接我一同去佳木斯。三个小时的行程留下了我们一路回忆,我吃力地回答着她所提到的同学现况。遗憾的是,虽然密山距佳木斯不算远,但我与故小联系并不多,有的同学竟然也三十年没有见面了。小瘦子王培民、小辣椒李雯丽,还有张祥、刘波……保存在记忆里的都是一张张年少的面孔。回忆起小时候的场景,她异常兴奋,这使得我重温了她年少时候的童真。坐在一旁的女儿不断地嘟哝着:要是我妈平时就这个样子多好……   佳木斯郊外有一个宁静的村落,美丽的松花江沿着村落边缘流过。村落当中有一栋长长的民房十分抢眼,民房穿着洁白如玉的衣裳,像走入婚礼大堂的新娘,这便是小瘦子王培民的家。房子是那么年轻,然而房子的主人却变得苍老了,在他那布满皱纹的脸上分明写着劳作的艰辛与生活的无奈。当年王培民是班上的文艺委员,歌唱得特好。二十五年前,他定是把他的歌唱给了一个美丽的女人,他的儿子已经二十五岁了,可那个女人五年前就死了。唉!   我们能在王培民家扎堆儿,是因为秦莉拒绝了“大款”刘波的宴请,菜也是她睡眠性癫痫病怎么样治疗呢?亲自点的:煮玉米、蒸茄子,炸辣椒酱、炒笨鸡蛋。屋子里一浪一浪的笑声把松花江水荡得起起伏伏,窗外绵绵细雨像一位絮叨的老人,向我们讲述关于年轻的故事。当小辣椒李雯丽嬉笑着称秦莉为厅长时,她立刻收敛起笑容,悬着冷峭的脸。下意识地诵起东晋诗人陶渊明的词: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满桌子围拢的同学除了秦莉,我算是读过几本书的了,对其中的含义算是知晓,然而却无法体会她的内心世界,于是脑子里闪现出普鲁斯特的话:生活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旋即又涌出大堆词来:是非纷纭、上司权贵,洋房美食、捧客部下……兴许她真的被这些常人欲之所求而不能及的东西搞累了。这便使我再商丘的癫痫病医院治疗效果好的在哪一次地感受到了钱钟书先生的智慧。   太阳已经晃悠到头顶,那一束束光芒穿过松树的枝叶照射在温软的坡地上,坡地上像是一位憨厚的士兵披上了迷彩。这片松林是我们年少时常来玩耍的地方。记忆中碗口粗的松树如今敦实得像小缸。惟有山顶上的护林铁塔历经风耗雨损,已老旧得不成样子了,莫非它也有命有情,终归腐朽、脱壳,溃烂成泥?秦莉赤着脚,在山坡上打着滚儿,暴殄天物。宠物狗一样的小风围着她身前身后地转悠,弄脏了她的裤管,搅乱了她的头发。她要把这山川溪流统统揽入胸膛里;要把身体拧干揉碎融化在这清风里……   告别了佳木斯的同学。秦莉执意要到我父亲的坟前祭拜。毕竟她的父亲与我的父亲是生前挚友,我自然无法推脱。北方的秋,寒意来得早,峁塬沟岭间年轻的绿叶被冷风搜刮得渐老泛黄了。北雁南飞,寒山扫墓,她的心定是灌上了一杯秋水,表情也阴冷起来。见她在父亲的坟前敬上一束圣洁的菊花,燃起香火,口中便念念有词:沈伯啊,阿毛(她的乳名)来看您来了……您和我的爸爸一样,一生清贫但内心富贵;一生艰难但内心安逸,您的骨头硬却心肠软……“文革”的时候,我爸爸先于您被斗,您偷偷把省下来的口粮送给了我家,当时的情景我至今还常常想起哦……说这话的时候,见她的眼里闪着泪光。   秦莉走了,上车那一瞬,她恢复了往日庄重与威严的神态,眼睛里又透射出驭人的锋芒。我恍然觉得,她来北方不仅仅是看看故乡,拜会同学。她似乎是在寻找什么失去的东西:是那份真实?那份无争?那份纯朴?那份宁静?那份生命本真的状态……   后来,我有时能接听到她打过来的电话,每次都说她很累,时常感到胸闷气短,从她的语气里我感觉到了她的疲惫,渴望放下重轭休息而不能。半年后,她死了,死于心肌梗塞。据说,弥留之际,叮嘱她的丈夫把她葬在淮阴境内一座宁静的山坡上,她的生命在那里化作永恒的符号。 共 288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