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丁香青春】心在守望山的那一边(散文)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2:56:38

朋友,当你和家人长假团聚、围在一起吃团圆饭、看着电视、为智能手机刷屏兴奋不已的时候;当你和亲人好友驱车外出旅游、拿着数码相机,美拍江山风采和自己倩影的时候;当你驾车穿越在高速公路,欣赏着沿线风景,一掠而过的时候;在如今科技发达、信息飞跃传递的时代,你有没有想过,去一个交通特别不便利,网络经常断网,或者根本没有网络,或者直接说,十天半月内你跟外界断绝一切联系,让你去那里的无人区生活一段时间,体验体验在如今这个时代,与世隔绝的生活体会,你会想象出怎样的结果?我估计很多人的答复都是“难以想象”四个字,或者说“我会疯了”四个字。

然而,世界上就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常年四季,一直守望在这样的生活环境里,他们在这里驻扎下来,默默无闻地在这里生活工作。他们为了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付出了自己的青春,甚至于生命。这些人只要驻扎停留下来,他们一呆就是四五年,甚至于十来年,工作生活条件的艰苦艰辛,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他们自己能够领略和体会。他们就是奋战在全国各地,祖国版图的周边,特别是跨越大山大川、河流湖泊江河的铁路公路战线的路桥人。在青藏高原,也不乏这样的人群,比如青海至西藏的天路(青藏铁路),刚刚通车不久的花久线、循隆线、还有正在紧张施工的大循线,这些建设工地的每一位参建者,都值得我们尊敬和学习,他们顽强的拼搏精神和毅力,确实令我发自内心的感动。

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路桥建设者,我的确没有参建过国家更大的建设项目,我虽然不是很深入地了解路桥人的平日工作生活,以及他们生活工作的艰苦艰辛,然而,他们的心酸和不易,或多或少,十几年的路桥建设工作经历和生活阅历告诉我,他们的每一个善举、每一份付出,都值得我们这些普通民众学习和敬仰。

我来青海已经十三个年头,一直跟随青海路桥单位,从事公路工程原材料试验检测,以及公路工程施工实体的质量动态检测。二零一四年,我因为朋友介绍,应聘青海省大循公路试验员,没想到竟然应聘顺利过关,截至目前,一直跟随中交路桥技术有限公司大循公路中心试验室从事试验工作。大循公路的建设施工中,公路建设者们的工作、生活、和学习,可以说我是历历在目,亲身体会,他们的每一天,真的很不容易,我一直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大循公路,跨越青海甘肃两省。这里,守护着高原雪域的神奇;这里珍藏着丝路古道的曾经繁荣;这里,悠悠黄河流淌着华夏大地的血脉;这里,曾经称为积石锁钥;这里,曾经女娲补天;这里曾经大禹治水;这里,曾经流传着华夏千年的文明和历史。地处青海省东部的循化县,位于黄河河畔,这里居住着回族、撒拉族、藏族、土族等多个少数民族;这里,民族风情浓郁、民风淳朴,青山绿水,四面群山绵延,环山绕水。大小清真寺,佛塔更是错纵林立,大河蜿蜒清流如镜;这里流过的黄河是华夏民族的水库资源。

千百年来,黄河一直滋润抚养着,世代生活在这里的黄河华夏儿女,然而,沟壑纵横,江河肆虐,千变万化的自然环境,给生活在这里的人民带来了生活的困扰。海拔4636米的大力加山,横亘绵延在青海甘肃两省之间,高寒缺氧,雨雪频繁无常。这里海拔和青海省循化县落差接近两千八百多米。成为阻碍青海循化、甘肃临夏两地经济发展、进行经济腾飞的拦路虎。穿山越岭十八盘,修筑天路通神州。修筑大循高速公路,为两地经济发展和腾飞牵线搭桥,已经成为为势在必行的必然局势,成为了青海循化和甘肃临夏两地各族人民的共同心愿。走到山的那边去,成了国家大搞基础设施建设大环境下的热门话题。青海省高速公路网,形成的三纵四横十连线的横三,作为青海省西南出省进入甘南地区的第二条大动脉,大循公路,她承载了几代青海少数民族人民的心愿和梦想。

从二零零六年开始,到二零一四年初的八年时间里,经过青海省政府、青海省交通厅、青海省建设管理局等多家单位的多位领导、数十位专家的调研、勘测、论证,经过不懈地努力和前期的研究考证,二零一四年后季,大循公路终于进入建设施工阶段。这条公路总投资达五十亿元,这里有西北第一条公路螺旋隧道,这里有穿越大力加山5.5公里的特长隧道,这里有青海省第二高墩特大桥梁;这条高速公路同步设计、同步施工进场、同步拆迁、同步建设,开辟了公路工程建设新模式。大循高速公路的建设者,中交路桥的每位公路人,都是这条高速公路的参建者和见证人。

大循公路全长五十七点二七公里,起点位于青甘两省交界的卧龙沟,穿越大力加山直达循化县城,全线大大小小桥涵不下百十处,地理环境复杂多变,自然环境更是变幻离奇,深不可测。从循化县城到大力加山落差几千米,四季气候同时存在。

春天的循化县城,百花盛开,春光明媚,风光无限。人们已经走出户外春游,或者已经进行各种生产劳动。姑娘们盛装民族服饰,春装艳丽,多彩多姿,各个漂亮俊秀,淳朴大方;循化的小伙子,各个帅气聪明伶俐,他们都已经开始忙碌各自的生意或者工作。人们都在幸福地演绎着他们的幸福,唱着他们的牧歌和情歌。而大力加山至卧龙沟的这条公路线上奋战的公路人,他们仍旧在冰雪交加的严寒中,拼命地奋战,他们战天斗地,一年四季几乎都是棉袄裹身,随时准备着迎接暴风雪的洗礼。

2016年春天,异常暴雪一场,整个大力加山上,循化至临夏公路全面封死,施工车辆、社会运输车辆,全面堵塞不能通过大力加山,中交路桥项目所有员工,在干好本职工作的同时,组织一个青年突击队抢通除雪,终于让工程施工计划顺利实施,而且为当地百姓带来了出行的方便,得到当地百姓的好评。或许你会不动心,认为这些不算什么,项目部大多数都是年轻人,大家无非是出点力气流点臭汗,忍受一点点风寒。然而,项目部的感人故事比比皆是,枚不胜数。

循化大力加山正常施工时间,要是和内地比起来,绝对有天壤之别。可以说一年之内,不落雪、不刮风、不狂风暴雨,也就是四到八月一百多天吧。在青海海西州柴达木盆地里,虽然说是戈壁沙漠,风沙大,太阳辐射强,可是干旱没有雨季,一个月足足施工三十天,很少有休工,和暴风雨雪的袭击。而在海东地区的循化县,由于地处黄河边沿,就大不一样了,施工时间对于施工人员来说确实很有限。然而为了顺利施工,为了和当地百姓打成一片,项目部除过自己的正常施工任务以外,经常还要为当地的村庄和百姓,维修生产路和灌溉用水利水渠,为他们正常的农业牧业生产提供便利,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虽然我并没有做过详细的统计,但据我估计,中交路桥在此项投资过的人工、机械、路用建筑材料也价值斐然。

为了施工进度和质量同时有保证,各个项目部,在安置好自己的职工工作岗位的同时,又吸纳当地老百姓几百名,在各项目部打杂务工,既解决了当地百姓的就业问题,又给当地百姓带来了经济收入,可以说一举三得。二零一六年五一节,大循中心试验室,在搞好自己的试验检测工作的同时,还为当地的道维乡一个村子小学,捐赠了读书和文化娱乐工具,给孩子们送去了我们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在你的眼里,或许这些谨小慎微的小事,对于一个施工的公路人、对于一个国企的下属单位来说,并不算什么大事。然而,作为亲力亲为的我,作为一个为中交路桥打工的务工人员的我,我觉得中交路桥和他的员工们已经很了不起。因为我更了解,在这里施工的不易。

二零一五年至二零一六年前季,我一直在路基和试验室负责标准试验和外业检测,当时我觉得,虽然这里自然条件比起内地,条件是差了许多,然而,要比起我坚守七年的青海海西州,那确实要好了许多倍。

然而,二零一六年后季,试验室调我去大力加山的卧龙沟隧道进口施工时,我突然深深体会到了不容易。因为在这里,气候要比起山的那一边的循化,确实差了许多。在这里,五月份以前,全是雨雪天气,五月至八月份,暴雨冰雹随时袭击。等待天气转好,刚觉得人的身体能够适应,准备甩开膀子大干,八月底左右,一场降温过后,也就是十天左右的时间,整个山间的绿草顿时变黄,所有的生命,在此顿时没有了生机。大雪已经来临,山路泥泞行动不便,这时候你就会经常看见有人在盘山公路上,蹒跚而行,那是项目部在公路上撒盐除雪的工人。不撒盐的话,出渣车和公路筑路材料运输车辆将会难以前行。

其实,并不是所有道路撒上融雪的工业盐,车辆就可以顺利通行。今年似乎冬天来的更早一些,就在我写稿歇息之余,眼前看到的更让我担惊受怕,出渣车要去的弃渣场便道,即使撒上工业盐,一个渣土车,前边装载机用钢丝绳拉着,后边装载机推着,然而却寸步难行,移步唯艰。下雪天了,掌子面的工人们不洗澡吧,脏的实在上不了床吃不了饭,洗澡吧,出了澡堂实在冷的难以接受。然而在工地,我会经常看到,那些掌子面辛苦一天的工友们,拎着上班的脏衣服,他们经常大冷天光身子穿个短裤出入澡堂,一个人的时候就常想,他们到底是怎样一个群体?难道他们钢铁铸就不成?然而他们,确实是实实在在的血肉之躯,是普普通通的平常人,他们和你我没有什么两样,并没有特异功能,他们,就是我心目中的路桥人。

除过每年五月份挖虫草季节,六七月挖党参季节,平时就是几个放羊的藏族牧羊人,就是天空的鸟儿也很有限,她们也懒得光顾这里的青山绿水。在隧道的进口驻地,我大致数了一下,一共有八座山峰环绕四周,隧道进口右侧旁边,有一小溪清流自西向东悠然而去,牛羊成群,野花野草嫩绿无比,虽然环境看着似乎很是幽静,然而,从驻地到拌合站三百米的小坡坡,走起路来,你不能走的太快,必须学着高原人们的走路模式,要缓慢前行,因为缺氧,一直是高原困扰人们的主要话题。由于山峰连绵不绝,在这里风流不畅通,空气里的尘埃,更是污浊不堪,这里施工的路桥人,每到夜晚上床,鼻孔里跟煤矿上刚爬上地面的工人没有两样,鼻涕污秽全是黑疙瘩。

每天翻越大力加山,通往循化和临夏的班车虽然也有,如果你万一遇见急事,那可真是唤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这不前几天,家里出点急事,走出驻地半天,几个小时却等待不上救命的班车,项目部虽然有的是生活车辆,但也不可能围着一个职工的个人私事打转。可以想象,如果说家里有人命关天大事,我估计这里施工的路桥人,你有可能很难见上亲人最后一面。这些当然也没有那么玄乎,或许会有一线生机,那就要看老天爷高兴不高兴,命运能不能转机,一切拜托只有靠神灵了。

比起以上这些困难,还有一个更大的困难,四五年来,它一直困扰着这里施工的中交路桥人,这个困扰更让人头疼。那就是因为在这里,大山连绵,沟壑不断,虽然青海甘肃两省的移动公司常年有人在沿途维护维修,移动网络已经覆盖大江南北的祖国山山水水,可以说这个时代,上厕所都会蹭个WIFI。然而在这里,我们进工地时,这里就是信号盲区,后来,虽然项目部申请了专线,可仍然每月总会有那么十天半月,筑路的中交路桥工人,和家人不能正常通电话联系,这些琐事,对于这里的公路人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然而他们始终在埋头苦干,却没有一人去埋怨其中的苦闷,为此去发恼骚。工人们的智能手机,在这里仅仅只是一个看时间的手表而已。朋友,如果换做是你,你作何感想?你还能留守工地吗?

在这里,当然也有刚来工地几天,就立马逃脱的人们,我不否认。但是,也有大学刚刚毕业的莘莘学子,有如花似玉的姑娘,有年轻的帅哥,有刚结婚的新巢燕尔,也有一家老小三辈全家出动的家庭。他们来自全国各地,他们来自五湖四海、天南地北。他们一直在守望他们的目标。在项目部的餐厅吃饭时,你会经常听到,他们在互相交流攀谈,还剩八百米就到山的那边,还剩六百米就到山的那边.....

他们的心灵,一直在守望大山的那一边。相向施工的他们,彼此的心里,只装着山的那一边。前几天,当朋友圈看见一位工友发的循隆公路通车的链接后边,有这样一句话:“循隆公路已经通车了,亚历山大啊”,不知你看到此话,作何感想?我当时确实心动了,眼睛有点湿润了,因为我,也是其中的一员。

这一现象,当然不仅仅是大循公路的中交路桥公路人,在全省、全国,公路、铁路又何尝不是呢?为路桥人点赞,为公路人讴歌,向你们致敬,向你们问好。

再次预祝你们,工作顺利,幸福安康,开心快乐每一天。

写于2017年10月9日请海循化

西安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保定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癫痫发作会意识丧失吗继发性小儿癫痫的治疗方法是什么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