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墨香】古城·印象平遥系列之生活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33:12
摘要:平遥的生活就是这样的调子,慢慢的,但又不同于慢生活的调子。要是跟成都比起来的话,平遥没有舒适闲趣的模样,跟古镇的慢时光比较起来,平遥又没有文艺复兴的掠影,但它的慢脚步倒是跟绿皮火车“咣当咣当”的声音一般,能回到过去,也能穿到未来。 脚步快的话,总能赶上前面的人,但争着抢着,回过头来,羡慕的还是身后慢悠悠的晃着荡子的脚步。   平遥的生活就是这样的调子,慢慢的,但又不同于慢生活的调子。要是跟成都比起来的话,平遥没有舒适闲趣的模样,跟古镇的慢时光比较起来,平遥又没有文艺复兴的掠影,但它的慢脚步倒是跟绿皮火车“咣当咣当”的声音一般,能回到过去,也能穿到未来。   看不到奢华的外表,也看不到文艺的内秀,荒凉的北风吹着,总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这但江南不一样,我无法用柔情去述说一个故事中的生活。但也不是旷野,因为生气是十分的充足的。我无法去寻到一个准确的调子来形容平遥,一路走来,从太原到平遥,有荒芜,也有荒凉,可以是荒野,也有是旷野。冬天的北方似乎是没有颜色的,我难以形容平遥的颜色是属于哪种的,想必就是艺术家的内心也不能很好的抓捏到的吧。   所以,我的步子很慢,也无法快的起来,这跟调子无关,生活的掠影像是瓦缝里枯萎的生命,高高的树立着,若不是颜色的萎缩,实在是看不出这已是一棵死了的生命。但高傲的挺立,任凭北风呼呼,即便是没有了活力,仍是瞻望。这让我不禁想起了这样的一个画面:在一块遥远的荒芜的大地上,一个牧民赶着一只羊,天地之间彷佛只剩下他们,一个人,一只羊,一种生命,两种生活,相依为命,生存在世界的荒凉之地。但这并不是一个悲剧,因为活着,是为了等待下一个春天的到来,当一切都苏醒的时候,一切也都复活了。   牧民在等着复活,羊只在等着苏醒,不管是谁,生活都在生命的体系下维持着。   因此,从太原到平遥,一路的天地灰色茫茫,即便是城市,也难以见到绿色。更何况我算是走在城市的边缘,往最接近生活的方向迈出脚步。因此,不禁感慨,北方的色调显得沉重,有些沧桑,但无法联想到悲伤,关于这一点,还是值得高兴的。   所以,牧民生活的很快乐,羊只也不会特别孤单。   我不知道你是否也能理解我的心情,但走进平遥,最好是选择在一个清早,看个日出;抑或是傍晚的时候,等个日落。但一直觉得,坐在高处,赏着月色,却是极好的。虽说不是塞北,但这样的意境总能想到塞北的明月。因此,来到平遥,勿要把它看作是一个文艺的北方小女孩,总觉得她是一个老艺术家。   ——亲近于民,艺术生活,源于平凡。   每到一个古城或是小镇,我总喜欢待上几天,然后慢慢的享受着这里的生活。每个地方的生活都是不一样的,哪怕是吃饭,走路,睡觉,做一个梦,都是那样的不一般。遇见的人,碰见的事,都像是小说情节里一般,不同人有不同的生活,不同的生活有不同的故事,不同的故事有不同的人生。所以,为了饱满我这个可怜又单薄的人生,我只能选择读书,或者是出去走走。   灵魂与身体的话,我不想说的太完美,怕是会误导了谁,尽管这话的确是好听,又显得美好,但一直不赞同为何灵魂和身体只能选择一个在路上呢?倘若灵魂丢在书里,身体遗弃在路上,很想问问自己,这算是一个漂亮的堕落吗?   因此,同往昔一样,我不会丢下任何一方,让自己独自上路,否则只是一件躯壳。背着沉重的包袱溜达在城里的时候,天气正好,阳光落在肌肤上比风温柔,这令人的心情十分愉快。曾经,读朱自清先生笔下的《南京》的时候,我甚是喜欢,因为南京是一件古老的古董铺子。但这话,倘若是放在平遥,怕是再适合不过。一砖一瓦,哪怕是土,都是上好的稀物。更何况,是散落在城里各个角落的店铺子跟前的那些密密麻麻,琳琅满目的玩意儿。这里我想称之为“古董”。   凡是在景区的,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被冠名了一个“假”字儿。但作为一个追求不多,不懂艺术的文盲而言,这些“古董”怕就真的是“古董”了。只敢看看,不敢摸摸,生怕手脚僵硬,破坏了这沉重的气氛。像是这里的生活,不敢有所怠慢,更是不敢敷衍,这话听起来骇人,但确实是这样。倘若走马观花的匆匆,那我宁可此生不曾遇见这里,甚至是路过,因为实在是太辜负了。哪怕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人的生活,一旦闯入了,就要小心翼翼,这并不是你所能猖狂的。   所以,就是吃碗面,我也得小心翼翼一番,毕竟生活不容易,作为远方人,来到这么一块远方的地上,这脚步必须得扎稳的走着,而且还不能太快,否则内心会产生愧疚,怕是辜负了这种质朴,热情的生活。路上,我两次遇见了一对卖煤的老夫妻俩,第一次是我刚进城门,不经意的相视一笑,就接着擦肩而过。缘分是一个奇妙的东西,看不见也抓不住,但碰上了就不得不承认了。所以,当我在莫大的古城里瞎转悠(一般先开始熟悉熟悉环境)的时候,不知道是在哪条道上哪个胡同旁又遇见了他们。   这里,我不想用缘分来诠释这种相遇了。   我想说是生活。放慢的脚步,是纯粹的,就像是生活,卖煤的老夫妻俩在城门处的一个笑容像是一个印章,当我们相视的时候,这种笑容就已刻在我的脑海里。所以,生活的一道轨迹在无形的轨道上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山西煤矿是出了名的,往年的“煤老板”等同是一个土皇帝,叱咤风云,远名四方。但今天的山西煤矿似乎是没有了当年的辉煌和气势,夫妻俩的生活就已经是证明了这个衰竭的事实。一车子的煤堆得高高的,像是个山坡,但谁也爬不到山顶,骄傲的大声说“我是煤老板”。当然,这样的措词并不愿意见,怕是会坏了接地气平凡生活。老夫妻俩虽说不辉煌,一车子的煤卖得也不好,而且又廉价,有时候跑了几个地方,也卖不完一车。这日子似乎说的有些凄苦,令人叹惜。但瞧着老夫妻俩总是笑着,这是无法允许我们暗自伤神的。似乎在他们的眼里,生活就是这么一回事——凑合凑合,简简单单,喝饱穿饱,有个地儿。   这对于今天的我们而言,这恍如是回到父辈的小时候的年代里头。   所以,庆幸的是在这个荒唐的今天还能碰到质朴的眼神,这算是一件幸运的事儿,毋庸置疑,我就算是个幸运的人了。或许是北方的缘故,古城给我的气息实在是太凝重,当然这个话题暂且还不适合放在这里。因为生活不应该是凝重的,人们为它而忙碌,或奔波,是将从凝重拉出来,使其变得欢快一点,毕竟是谁都想过上没有沉重的轻松日子。尽管说,古城的凝重与生活的沉重是两回事,但还是习惯分开的品味,或触碰。   只是渐渐的,我发现我错了,错得还很离谱。如果没有这座城,或许质朴的生活早已跟风沙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又或者是在新的地方又了建立了新的土壤,开始了新的生命。但一切,都不再是从前的模样,不管是城,还是人,生活始终是变得面目全非。所以,从心底里还是很感谢这座完整的城,继续延续了一个完整的生活。当走在居民区的时候,这种强烈的感觉变得愈发不可收拾,触碰着烟火的砖瓦,生活就在你的脚下,实在无法想象这里还是以前的样子。想想,身居都市的我们,还能找到多少以前的踪迹?因此,我的脚步更是不敢加快了,它慢得像是我的呼吸,一点一点儿在熟悉着这里,妄想融入其中,   如果不是我带着相机,如果不是我穿着冲锋衣,如果不是我的眼神带着寻觅,如果不是我的灵魂与身体在行走着,我想,没有谁会注意到我,也不会有人停下脚步看我一眼。——是,是的,这就是生活与旅行者的区别。很遗憾,我没有能抓住。   因此我的步伐还是一个局外者,好在,我就这样碰巧的遇上了这里。   请原谅我不用缘分这一个词,两个字。因为有时候,缘分并不知道是浪漫的身份,它或许还是一种悲伤的开始。我不愿自己每到一个地方,留一个脚印,就结束了这个地方的行程,这对我是残忍的,对这座城是极其不公平的。因此,第一次的相遇,我只道它是碰巧,如果还有第二次,那将是缘分。   我不知道这种心情你是否明白,抑或是不能理解。但没关系,如果有一天,你跟我一样,遇到一个这样的城,令自己这样的一座城,或许就能明白此时我的心情。      哈尔滨能治疗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吃哪些食物有助于癫痫病癫痫患者的饮食都有什么山东什么医院治癫痫

热点情感文章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