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江南】杭州游记(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38:03

三月三十日至四月一日,去了一趟杭州。

是病中去的,对风景的感受力弱多了,甚至可以说无动于衷。

三月六号,从武冈回到北京后,因气候太凉的原因,我感冒了。

七号开始低烧,三十七度五。

连续两天低烧后,退烧了,但开始咳嗽。

这一咳,迁延难愈,至今还没有好愈贴。

八号去了朝阳医院就诊,拍了胸片,验了血液。

血液检查结果表明,白细胞和中性粒细胞增长,说明身体有炎症。胸片显示支气管周围炎症明显。

医生开了鲜竹沥什么口服液、乙酰半胱氨酸胶囊、复方甲氧那明胶囊等药。因家里有头孢,这次就没有开了。

医生说要吃头孢才行了,炎症不轻的。

去看医生,是女儿在杭州时在网上预约的。

朝阳医院,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朝阳医院的呼吸科,在北京是比较有名的。

可惜女儿没有预约到专家门诊,专家门诊太俏了,约不到,只约了普通门诊。

早在二月中旬,女儿就说,公司将派她去杭州开会。要我带外孙女一起去杭州。

我说你去杭州会开,要我带孩子去做什么?因身体不适,我不想去。

可女儿第二天就要网上预订了三月三十号去杭州的机票。我手机上收到了预订机票的短信。

她说,她出差杭州,一家人住一个房间,可以报销的。省了一笔住宿费,还不好吗?

就这样,我被迫带着孩子,与女儿在杭州走了一遭。

杭州,美名其曰,地上的人间天堂。

稍微看点书,就知道杭州太有名气了。千年名城,曾经是几朝古都,南宋王朝首都临安,就是今天的杭州。

杭州的西湖,如西子的明眸,荡漾的不止是一池清水,还有数不清的诗歌典赋、历史传奇与美女风情,出没于烟波浩淼之中。

西湖边上,历代的文人墨客云集这里,写下无数的流传千古佳作。

其中风流才子柳永的词《望海潮》,写尽杭州的物产富庶与四时之美,给人印象良深。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重湖叠瓛清嘉,

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据说,金主完颜亮,就因为看到柳永写杭州的一阕《望海潮》,神往于“三秋桂子,十里荷花”之美,“遂兴投鞭断流之志”,大军的铁骑开始南下征战,侵略南宋。

我略知西湖上有苏堤、白堤、有断桥、有柳浪闻莺以及倒掉的雷峰塔,还有白娘子与许仙、李慧娘与裴公子的神话与传说故事。

还知道,大诗人李白也来过杭州,写下“越女天下白”脍炙人口的绮丽名句。

在邵阳的时候,看到浙江人来邵阳做生意的杭州妇人,大多是白净苗条,身材匀称。

在我的印象中,浙江人靠海而居,吃鱼较多,所以很少肥胖,身材条条的蛮秀气娇柔。

仅从这个,我对杭州就有一个良好的印象,对它产生了神往。

早在一九九二年,我和单位动力科的郑某出差上海,采购广播设备上的电子管。

头两天将事情办完后,郑某说,我们去打火车票,去杭州耍一天才回邵阳好不。

我没有答应他,说,杭州不能去,去了不好交差,不好报销出差费用的。

郑说,好报销的,只要领导签了字,把车票贴在一起,就报销了。

后来,我也有点后悔那次没有去杭州看一看。其实正如郑所说的,我们那次去了杭州的话,报销车票其实很容易的。

一晃二十六年过去了。去杭州的梦想,终于实现。

女儿不听我的劝阻,给我打了去杭州的机票,也正好遂了我去杭州的心愿吧。

女儿比我和孩子早去杭州一天。

三月二十九日下午三点钟,她就提前下班回来,准备行李。然后拖着行箱,打车去首都机场,赶下午六点钟的航班。

她说,去了杭州之后,她将下榻的酒店地址告诉我,我到杭州后,滴滴打车来酒店就是。

我坐的航班,是东方航空公司三十日下午两点起飞的班机。

孩子上午有课,中午十二点才放学。

如果不提前下课的话,时间很吃紧,很有可能赶不上班机。

只好与班主任许老师说好,让孩子在十点左右提前出来,我来学校的南门传达室接她。

而我整个上午,像是高速运转的陀螺一样,无法停下来。才搞了早餐,送孩子到学校后,就得赶紧准备中餐,在十点钟以前,把中餐的饭菜弄出来,盛在蒸锅里以保温。

然后风风火火地去学校南门,等待孩子提前放学出来。

这天上午,我身体不舒服,一点食欲也没有。

可精神很紧张,生怕像前次回武冈那样,没有赶上班机,误了大事。

我在上午九点钟,就通过滴滴打车软件,约好一位司机,七零后,白色起亚车。

他答应十一点钟,开车来小区南门,接我们去机场。

滴滴打车不贵,去机场,搭顺风车,不拼车也只要四十元七角。

可等我把孩子从学校接出来,在家里匆匆吃了饭,两人下楼来到小区南门,打司机的电话时,这家伙竟然不接我的电话,而且还取消了行程。

其实,时间离下午两点起飞还有整整三个多小时,我到南门等车时,还不到十点五十。

时间充裕,完全可以去北门的望和桥搭机场大巴去机场的。机场大巴只要二十五元,小孩不要票。

我站在车路边,赶紧在手机重新发布打车消息。

在路边站了四五分钟,没有在网上叫到车。我就留意路上的出租车。

终于有一辆现代出租车是空车。我拦住了它。

事后,我很后悔坐出租车,比网上打车多花了一倍的车。

出租车开出南门不远,还没有到芍药居地铁站,我在网上发布的打车消息,就有人接单了。

司机给我打电话,说你在哪里?

我说我在出租车上,前往机场。

他说,你要在网上取消行程。

我答应了他,操作手机,将网约车的行程取消了。

坐出租车到T2航站楼,我花了七十三元钱的打车费,还加上五块钱的高速公路费,一共是七十八元钱。

差不多是网约顺风车的两倍整了。

而在杭州,我从萧山机场到女儿下榻的全季酒店,在网上打顺风车,花了六十五元钱。而女儿呢,在网上叫的是快车,竟然花了一百二十六元钱。

她说,怕什么,反正是公司报销的,不要我掏。

我和孩子到得机场,才十一点半钟。

在机场的登机口,待了两个多小时。

下午一点半钟,开始登机。

飞机在下午两点准时驶向起飞跑道。可

途中停留的时间太长了,跑道总是在起落飞机,只好在原地等待。

一直等到两点四十八分钟,飞机才接到指令,马上进入跑道起飞。

机场也太繁忙了,飞机好难捞到起飞的机会。

要是在武冈机场,说什么时候起飞,就什么时候起飞,方便得很,不要等待。

可能等到明年,北京的新机场建成启用后,机场就没有这么忙了。

出门在外,心总是悬着吊起的,放不下来。尤其是带着孩子出门,更是不放心。

三十号这天去杭州打车,总遇到烦心事,一点也不顺利。

在北京遇到司机放我的鸽子。

到了杭州的萧山机场,同样也有司机放我的鸽子。

我出了萧山机场的门,在外面站了一会儿,就在网上打到车了。

这家伙说一口杭州的塑料普通话,听又听不清,说得很快的。

他又不打字,只打我的手机电话。我听不大清楚,只听他说,他在另一层,同我不在同一层楼。

我在一层时,他要我去二层上他的车子。

我领着孩子,赶紧坐电梯上到二层。

可在二层,怎么也找不到他的车子。

我下到一层,再打他的手机。他说,行程已经取消了!

气煞我也!

外孙女说,我打不赢他,要打得赢他,真想揍他一顿了!

我说,你打得赢他,也找不到他。

我只好重新发布行程。一位八零后司机接了单。

他不打我的手机,只打字。告诉我,他在一层的停车场上。车位是在G区。

杭州打车,怎么这样难,车子不开过来,要客人去找车。

人生地不熟的,去哪里找停车场的G区?

打上车的时候,我还在二层。

赶紧带孩子下到一层,再去向当地人打听一下。

问了三个人,才问清楚,停车场的G区,就在路边右手边。

你到了停车场后,顺着路边走,很快就看到了。

果不其然,我们到得停车场后,没走多远,就看到了一块老大的白漆牌子,上面写着一个斗大的G字。

可能是太高兴了,慌乱中,我和孩子又走错了。走到F区去了。

我提着女儿忘记拿的稻香村京八件。这东西是礼品,女儿网购好,准备送给杭州同事的。

走错了区位,一直走到顶里头,还是看不到车主红色马自达车子。

往回走时,我在F区和G区的路口,终于发现了红色马自达。

找得好辛苦的,好不容易上车了。

司机说,全季酒店的西溪店,离萧山机场有六十多公里,这时候是下班高峰时间,可能要走两个多小时。

一路堵车,杭州的交通很糟糕。五点五十走的,到得全季酒店时,已经是八点半了。

女儿还在外面,没有回来。

她打电话给酒店,说她爸要来,给我一个房卡。订的房间在九一零。

可怜孩子饿坏了。办了房卡,上楼放好东西后,就赶紧带孩子到外面的店子吃东西。

一家不知什么地方的店子,十五块钱一碗面条,先扫码付款,再吃面。

杭州这地方的三月底,已经很热了。店里的小伙,穿件圆领汗衫,忙着端碗,将面条送给食客。

面条是手擀面,又宽又厚的面条,一点口味也没有。

吃不到臊子,更吃不到肉什么的。好像有一些菜叶混和在里面。

而且面条有点咸,吃了老口干。

后来才知道,这面条要放到宋城里出售,价钱还会翻上几倍。

女儿在孙一娘的人肉包子店,买了五个包子,两碗清得能照人影的南瓜粥,花了四十五块钱。

五个包子,一口可以吞下三个。也做得太小了。算了一下,两碗清粥算十块钱。五个包子算三十五块钱。七块钱一个的包子,有北京的小笼包子那么细小。竟然卖七块。我们小区北边的小笼包子,有八个,才六块钱呢。

酒店倒是不错,四星级规格。装修一新,竹制地板,竹制的桌椅。看上去清雅素套,简洁明快。两层窗帘从天花板上挂下来,紧挨着地面。

住一晚要四百多。住了三晚,交了一千三百多块钱,还包早餐。

后来才知道,杭州有许多的全季连锁店。西溪的全季酒店,只是其中一家中等规模的四星酒店。单位不能报销五星店,四星可以报销。

一会儿,女儿回来了。她是从杭州公司的单位上走回来的。

第二天在店里吃完早餐,打了车子,去看西湖。

没想到杭州城里的隧道何其多也!车没开出多远,就要过一个隧道。

可恨的隧道是对开的双车道。车子一到隧道口,就堵得一塌糊涂。

车子在一个长隧道口堵了快一小时。

等到我们进入隧道后,才看到原来是两车追尾了。两个出事的司机在互相扯皮,没有交警现场处理事故。才导致堵车。

女儿说,要是在北京,交警早就来拍了照,把车拉开,然后再处理事故了。

杭州人,也太拖拉了吧。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又碰上一个二百五司机。他将准备看西湖的我们,往山上带。

车子绕山而行。女儿和我发现不对,这里看不到西湖呀。

怎么到山上来了呢?

司机说,这是西湖风景区,

但离西湖有点远,自然看不西湖了。

女儿说,你把我带错地方了。我们要去西湖。

司机推诿道:是你选择路线不对。去西湖,你应该选西湖苏堤、白堤什么的,不应该选择西湖风景区。你点了西湖风景区,导航就导到这里来了。

又吃亏了。不要争吵,争吵没用,只好赶紧重新规划路线,开车去西湖苏堤。

兰州的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沈阳到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呢?湖北得了癫痫病该怎么治疗武汉的羊癫疯医院哪些比较专业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