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天涯】重提“救救孩子”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7:52:00
无破坏:无 阅读:3943发表时间:2013-12-12 15:07:16 摘要:上个世纪初叶,鲁迅先生大声疾呼:“救救孩子!”还语重心长地写下《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时光飞驰,如今已进入二十一世纪,我重新提起“救救孩子”,并非心血来潮,也非哗众取宠,只因现代不少人依然不知“怎样做父亲”,重男轻女的阴魂不散,溺爱、虐童现象屡见不鲜,重智轻德日益严重,少年犯有增无减,我忧心忡忡,不得不呼吁“救救孩子”,以引起有关当局、为人父母、为人师表者及社会各界的关注…… 上个世纪初叶,鲁迅先生大声疾呼:“救救孩子!”还语重心长地写下《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时光飞驰,如今已进入二十一世纪,我重新提起“救救孩子”,并非心血来潮,也非哗众取宠,只因现代不少人依然不知“怎样做父亲”,重男轻女的阴魂不散,溺爱、虐童现象屡见不鲜,重智轻德日益严重,少年犯有增无减,我忧心忡忡,不得不呼吁“救救孩子”,以引起有关当局、为人父母、为人师表者及社会各界的关注……   ——写在前面      (一)女孩的遭遇      有一天,我和小杨遛弯,说起子女的教育问题,我不由得想起鲁迅先生在1919年写过的一篇文章:《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我说:“时光流逝,如今已进入二十一世纪,仍然有不少人不知道怎样做父亲,这篇文章,值得某些为父者一读。”   小杨听了我的话,激动不已,她说:“我就有一个不称职的父亲,重男轻女,害得我姊妹三人好苦啊!一提起我的父亲,我就想哭。”   我说:“你是解放后出生的,怎么还有这等事?”   她含泪说:“你不知道,我父亲老封建,相信‘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重男轻女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接着,她就给我讲起她的不幸遭遇:   我叫杨余,1952年生,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大妹叫杨多,小妹叫杨改凤。父亲起名的意思是说,我们姐妹3人都是多余的人,要改“凤”为“龙”,不然死后无脸去见列祖列宗了。   从我记事时起,我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从未得到过父爱。父亲对我不是打就是骂,好像我不是“人”,是一件劣质商品,张口闭口说我是“赔钱货”。我在父亲眼里,是多余的人,所以父亲给我起名叫“杨余”。我大妹一出生,父亲把脸一沉,气愤地说:“又生了一个赔钱货,多,多,太多了!”于是他给大妹起名叫“杨多”。当我小妹出生时,父亲怒不可遏,他对我母亲大呼小叫:“下次你要再不给我生个儿子,我就休了你!”于是他给小妹取名叫“改凤”,希望母亲由生凤改为生龙。不久我母亲又怀孕了,她成天提心吊胆,怕再生一个闺女,给杨家没法交待。可是妈妈的肚子不争气,第四胎又生了个闺女。这时父亲实在忍无可忍,不由分说,他从妈妈怀里抢过孩子,活活将襁褓中的妹妹掐死,偷偷埋掉。妈妈敢怒而不敢言,只有背地里掉眼泪。从此我们姐妹三人成了父亲的眼中钉,肉中刺,妈妈在家的地位也一落千丈……   父亲对我除了打骂就是让我干活。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就知道只有多干活,才能博得父亲的好脸色。我长到8岁时就只拼命干活,起早贪黑,不是放羊就是拔草、拾柴禾,在家里帮妈妈烧饭、刷锅洗碗。直到我10岁那年,妈妈生了大弟,过了两年,又生了小弟。这时父亲的脸上才有了笑模样,他给大弟取名“杨宝”,小弟取名“杨贵”,他俩才是杨家的心肝宝贝,“宝”、“贵”的财富。自从妈妈给杨家生了两个儿子,地位有所提高。可是我们三姐妹的地位依然照旧,在父亲眼里女孩是“赔钱货”,只有多干活才会不折本。父亲对我两个弟弟格外疼爱,好吃、好穿的尽着他俩,妈妈护着,父亲宠着,他俩在家说一不二,从不参加劳动,还经常欺侮我们。父亲不但不闻不问,反说我们不对。说我们不知疼爱弟弟,叫我们凡事让着弟弟。两个弟弟从小娇生惯养,游手好闲,长大了不务正业,根子全在我父亲。   我12岁那年,我们村里的许多小孩都去上学去了,我跟妈妈说:“我要读书。”可是父亲听见我说“读书”,两眼一瞪说:“女孩子家读什么书?”父亲没有文化,却又说了一句文绉绉的话:“女子无才便是德!”也不知他是从哪里听来的,于是我上学成了泡影。可是我不死心,哭着对妈妈说:“我上学,不耽误给家里干活,我打草卖钱买书,不花家里的钱。”妈妈心软,经不起我的苦苦哀求,再说她也吃够了没文化的苦,就同意我上学。可是父命难违呀,她只好让我偷偷地去学校。为了瞒过父亲,我总是先把家里的活干完后再去上学。有时家里太忙,我就停几天学,把课本带回家,让同学帮我补习功课。有时晚上点油灯看书父亲也不让,他嫌费油。就这样我偷偷摸摸,断断续续总算把小学念完了。该上初中了,父亲坚决反对。我再三哀求父亲,他才答应让我上“半耕半读”的农业中学。上了两年农中,我和同学一块去县城参加考试,我竟考上了江海师范学校。我给父亲说“师范学校不花钱”,父亲不信,死活不让我去,说什么“你要敢去上学,我打断你的腿,永远不认你这个闺女。”于是我只好辍学。我两个妹妹的命运还不如我,她俩连一天校门也没进过。   我20岁时,父亲收了人家一笔彩礼,要我嫁给一个比我大10岁的男人。我不干,就大胆地对他说:“我的婚姻我做主,不用你操心。”父亲骂道:“混账东西,自古以来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自己做主的道理?反了你不成!”于是我离家出走,后来我嫁给一个转业军人,他在县武装部当副部长。我们的日子富裕了,经常给父母买点心、添衣服,有时还给家里寄钱,这样父亲才勉强认了这门亲。有人问我:“你父亲对你这样不公平。你怎么还这样孝敬他?”我说:“父亲对我再不好,可是他毕竟是我父亲呀!血浓于水,割不断的亲情呀!”结婚不到3年,我爱人暴病身亡,我带着1岁的女儿再婚,于1985年随丈夫来油田落户。我两个妹妹的婚姻全由父亲包办。父亲为了给弟弟准备聘礼,只好打两个妹妹的主意,他决不会把自己的女儿白白嫁人,他收足了聘礼才把女儿嫁出。我两个妹妹心眼好,在家经常看望父母,帮爹妈干活。   我的两个弟弟从小淘气,在学校不好好念书,初中没毕业就停学了,在家好吃懒做,不参加劳动,父亲也不管教,放任自流。他俩娶妻生子后,父亲老了,他们觉得父亲是个累赘,与父亲分了家。可怜父亲辛劳一生,临老了一个人孤苦伶仃地过日子,生活全靠我给寄钱,两个妹妹轮流照顾,生活非常凄苦。   前两年,我父亲突发脑溢血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两个弟弟互相推托,谁也不管。他们竟把父亲放在一间草屋里,每天只给口饭吃。我得知后马上带着钱赶到老家,只见父亲满面灰尘,嘴歪眼斜,屋里臭气熏天。我赶紧给父亲拆洗被褥,打扫卫生,并请来医生为父亲治病。我又把两个妹妹叫来,细心地照顾父亲,按时喂药,经常给他擦洗身子,有时把他扶起来活动活动手脚。我们还和他聊天,拉家常,来恢复他的记忆。父亲在最后的日子里,和我们说出了心里话,深表愧疚。他对我们说:“我对不起你们姐妹仨,是我混,都是我老脑筋黑龙江哪里医院可以治疗癫痫病,重男轻女,把闺女当成赔钱货,你们跟我没过一天好日子,我对不起你们。儿子不孝,都是我从小惯的,我酿的苦酒,活该我自己喝。”说完,父亲眼里流出了泪花。   可怜父亲受封建思想毒害,重男轻女,只疼儿子不疼闺女,把子女当作自己的私有财产,不会教育子女,又不懂什么是对儿女的爱,结果苦了自己也害了子女。   杨余最后说:“父亲说我们三姐妹是多余的,我偏不信。后来我把我们三人的名字全改了,我叫杨如,大妹叫杨朵朵,小妹叫杨金花,我们姐妹犹如朵朵金花。”说完,杨余由衷地笑了。   如今,中国男女比例严重失衡,女性仍然是弱势群体,重男轻女的思想何时休?!      (二)叛逆的子女      爱子之心,人皆有之;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人之常情。老牛舐犊,何况人乎?所以说“天下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但是,怎样才算真正的爱呢?有的父母对孩子无微不至的关爱却换来孩子的反叛,有的孩子甚至说“父母皆祸害”,还把父母的爱说成是“蠢笨的爱”,我百思不得其解。   有一天,我和一位80后的孩子聊起了这个问题,她的一番话,使我茅塞顿开。原来不少50后为人父母者,对80后子女的关爱,除了溺爱,就是按照自己的思维方式,把子女的一生几乎都安排好了,全然不顾子女的感受。他们是用自己那个时代特征留下来的印记来教育子女,来规划子女的未来,从而造成了80后子女的叛逆,由成长的矛盾炼成了“反父母”的心态。   人们常说:“父母是儿童的第一任教师,家庭是人生成长的摇篮。”家庭教育对于一个人的成长至关重要。正如柏拉图所说:“家庭教育是社会的基础”。没有良好的家庭教育,就不可能有良郑州哪家医院治羊癫疯比较专业好的社会道德。父母是人生的指导者,可惜不少父母却没有很好地肩负起教育子女的任务。    自古道:溺爱出逆子。50后为人父母者,大多只有一个孩子,故而视孩子为心肝宝贝,喻为“家中的公主、小皇帝”。人们的生活富裕了,独生子女在家庭中的地位往往高人一等,全家人围着一人转,处处受到特殊照顾。不仅吃“独食”,而且花钱如流水,要什么,父母就给买什么;在家,父母几乎包办孩子的一切,致使孩子生活懒散,目中无人,只有自己;父母期望子女成才心切,严加管教,而又不得法,致使孩子疲惫不堪;孩子大了,父母管不了,于是矛盾激化,两代人才形成了如此严重的对立的局面。   由于两代人之间思想沟通不畅、尊重不足,才造成了彼此的心伤。拂开某些偏激的言语,难道不值得为人父母者深思吗!   那么,应该怎样教育子女呢?   笔者以为,对孩子千万不要溺爱,从小养成艰苦朴素的习惯,不穿名牌衣服,少吃高档食品,粗茶淡饭足矣。不要为孩子包办一切,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要让孩子干点力所能及的劳动。对孩子的要求要实事求是,管教得当,切不可期望值过高,更不能揠苗助长,须知“行行出状元”、“儿女自有儿女福”的道理,孩子将来能干什么就干什么,切莫强求。   父母不要总是以家长自居,“老子天下第一”,学会与孩子平等沟通,像朋友那样与孩子相处,设身处地为孩子想想,最好想想自己小时候父母是怎样对待自己的。我想,如果80后、90后的父母这样想,这样做了,与子女的对立情绪定会大大减少,甚至会成为知心“朋友”。   我们富裕了,切不可因溺爱而害了孩子,千万不能因富得祸,因富遗患啊!   有些父母对子女的爱,说到底还是为自己,想在子女身上实现自己没有实现的梦想。如若不信,请听一位80后孩子对我的诉说:你们那个年代的人多幸福啊,一切全由自己做主。可我们这一代人没有这个福气,在我读小学的时候,我还不懂得人生是怎么回事,可是我的父母早已把我二十年的人生都规划好了。父母希望我像邻家的阿姨那样,从小学一直念到大学,考研,然后衣锦还乡。当我懂事的时候知道父母这样做,我心中涌出无限的愤懑:我的前途,我的爱好,我的自由,全都给父母剥夺了,难道我自己就没有掌控自己命运的权利吗?   我上小学、中学的时候,学习负担之重,你是没有体会。我说给你听听:除了上课,还有做不完的作业,没完没了的考试,名目繁多的补习,从早到晚忙得不亦乐乎。可是父母还在不断地加码,成天逼着我学习,一见面就说学习学习,唠唠叨叨没完没了,真是烦死了,好像世界上只有读书上大学才是唯一的出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好像是一句空话,我感到迷茫。   更可悲的是,我的父母竟然相信棍棒底下出人才这样的鬼话,在父母的打骂下我得不到一点清闲,成天忙忙碌碌,12点之前很少睡觉。即使忙成这样,父母的唠叨有增无减。在父母的呵斥、威逼下,我终于熬出了高一。高二开始文理分科,我被数理化折磨得差不多有点神经了,我喜欢文学,我不顾父母的反对,执意选择了文科。这下不得了,父母开始不停地对我说:根据近年来的国家政策,就业形势,学文科前景渺茫,毕业后就业肯定成问题,威逼我学理科。可我心里却在想,社会日新月异,难道就不会有变化吗?父母只会人云亦云,跟着别人走,却不想人与人是有差异的,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才能无往而不胜。对于父母的说教,我说什么好呢?只好不客气地说他们“蠢笨”。   由于我的拼命坚持,父母不得不妥协,但并非支持我,而是打击我,说什么别人能学好理科,你为什么就学不好?于是我做出反抗说,如果让我继续学枯燥无味理科,我就出走,到外面闯荡闯荡,创造出自己的一片天地。于是父母害怕了,他们一再强调,社会是多么复杂,你出去能做什么?他们的结论是:我是一个不听话的孩子,对我没指望了。我感到绝望,连亲生父母都不相信我的能力。我既然选择了文科,就开始拼命念书,不为别的,只是想证明,我不比他们所说的某某同学差劲儿。我终于拿到北京大学人文学院的录取通知书。这一刻,我没有半点喜悦,全然是复仇的快感,这是呈献给“蠢笨”父母最好的“礼物”。   我的成绩使父母得到极大的安慰,亲戚朋友无休止地夸我,我分明看到父母现出皱纹的眼角挂满泪花。这时我忽然感到,父母毫不掩饰他们心中那种“恨铁不成钢”的疼爱,是在于他们不懂得如何让那一份沉重的爱转个弯,轻柔地落在我们十几岁孩子的心底。   孩子们说得何其好啊,如今有知识的父母,对孩子的爱为什么不被孩子接受呢?我想不只鄂州哪家医院手术治癫痫比较好是父母的爱不会转弯,而是对孩子的事包揽得太多。在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孩子们的智力超前,懂得的事多,喜欢自由,而父母却以为孩子永远长不大,什么也不懂,所以凡事越俎代庖,致使子女反感,甚至造成对立情绪。这不由得使我想起我们那个时代的孩子。就我的体验而言,我生在农村,父母没有文化,我是长子,父母非常爱我,但他们对我的管教可谓是“放任自流”,从来不过问我如何读书,更不设想我的人生道路。我的事全由我自己做主长春的中医医院能治疗癫痫吗。那时,我去外地考学、上学,都是独来独往,父母从不过问。我学文还是学理,就业还是上学,父母一概不管,一切听从我的安排。相反,从我上初中开始,父母认为我是读书人,知书达理,懂得多,凡事还向我们请教,特别听我的话。而我对于父母的建议,好则行,不好则解释,决无对立情绪。那时的父子、母子关系,其乐融融,绝无“父母皆祸害”之感。 共 739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6)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