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心灵作家专栏】来自乱葬岗的故事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7:53:19
无破坏:无 阅读:1397发表时间:2014-12-04 10:18:27 曾经的西北风带来过一首歌,叫做《黄土高坡》,近乎呐喊的歌声不仅抒发着西边边陲的心声,也唱出了全中国人们的心声,何尝又不是我家乡的真实写照:“我的家乡并不美,低矮的草房,苦涩的井水,男人为你累弯了腰,女人也为你锁愁眉……”   由于历史和地理位置的原因,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前,我的家乡几乎是北京癫痫病治疗医院清一色的居住着低矮的草房,贫困到好多人家连一副板门都购买不起,尽管长年累月地在生产队的田野里,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辛勤耕作,到头来还是吃不饱、穿不暖,过着半温饱的贫困生活。   当人们的意愿得不到实现又无计可施时,在苦思冥想中找不到很终的答案后,思路就走向了虚无缥缈的世界。百无聊赖地想起了那句当地的一句曾经流传的话:“要得旺,敬祖上!”人们时不时地到自己的祖坟上,去焚烧纸钱冥币,去祈祷祖上的荫护。于是,在我们村子东黑龙江哪个儿童医院看癫痫病好边的那个本来一贯宁静的乱葬岗,渐渐地骚动起来。   这种祭祀祖上的做法是一种中国孝道的传承,本是无可非议的事,但,过分的行动和偏激的想法,甚至将希望去寄托到本身都无法改变的事实而让祖先去解决,不能不说是件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事过境迁的今天,倘若你去想一想,如果没有党和政府的改革开放的好政策,你就是将全国的造纸厂的纸张全部烧完,也是无济于事的事,说要住进别墅或者高楼大厦肯定是一个黄粱美梦。   但,在当时的草根百姓又能够怎么样?于是,那个乱葬岗,隔三差五就会有袅袅的烟雾升腾在它的上空,去的人多了,发生的故事或者传说就多了起来。特别是每年的清明节前后,人们不顾当时反封建迷信的政治局面,纷纷地走进乱葬岗,使得那里人头攒动,来的人手里大多拿着铁锹、铁锨、铁叉等工具,各自到到自家祖先的坟上,去补缺、加大、增高,更换坟头后还要焚烧一些祭祀物品,还要带着自己的子女一起跪拜坟前,待烧完后再磕上几个响头,才会转身依依不舍的离开。   男人虽然被贫困的生活压弯了脊背,但内心和表面还是坚强的,尾随的孩子也往往是懵懂无知的,往往是应付一下而已,可那些一道上坟的女人,平素里就锁紧了愁眉,此时在祖坟上触景伤情,想起了祖上曾经对家庭的恩泽,想起如今那些无奈的现实,不禁要嚎啕大哭起来,路过的人就会走过去相劝与她,有些女人一旦心情得到释放后也就擦干眼泪,爬起来回家算事。可是就有一些女人哭起来没完没了,让人左右不是,十分为难。   我们村子上就有这么一个大嫂,论家庭条件尚属上等人家,家庭和美,儿女双全,可是每次上坟总要大哭特哭一场,呼天抢地,天昏地暗,从早上哭到晚上,有时第二天还会去接着哭,好像肚子里全部是苦水,另外她一有空闲还会经常去哭。为了她自己的身体健康,也为了村子里的人的安宁,害得许多人数次聚集在一起商量对策,可往往又是无果而终。   这件事,就连在朝鲜战场上、面对残酷而狡猾的美国鬼子都连连打胜的村支书,也无计可施,都感到头痛。就在第二年的清明节前,人们又开始害怕她哭时,时在越南支越当兵的、回家探亲的大哥,回到了家,听说此事后,他想了一下说:“老支书,这个事情交给我去办吧,我保证她今年主动回家,不要任何人去劝和拉!”   正如杜牧曾经写过的那句诗:“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清明节那一天,就在人们刚刚吃过水饺后(当地的风俗:清明节那天上坟前要吃水饺。),天就开始暗了下来,不一会就开始下起了如烟似雾的雨,给那个清明节增添了一份忧伤。   人们按例前往乱葬岗去填坟,那位大嫂按例去准备哭。   那一年的乱葬岗里,芦苇已经长出了大半人高,虽然是烟雨,却也在青绿色的芦苇的叶子上凝聚细细碎碎的、晶莹剔透的水珠,在暗淡的天色里更加明亮。地面上尘土只是表层有些湿润,人一经过,就将现出了灰黄的脚印。   因为阴天,前往填坟的人们赶紧把自家的祖坟填好后,大多将纸钱烧完了就赶快回家了,她的老公也不例外,知道他老婆又要哭了,连纸钱也没有烧就想回家。她的老公刚刚转身,就听到了她哀哭声,头都没有掉就走了。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乱葬岗里的人也安静了下来,大哥就在这时,轻手轻脚地溜进了乱葬岗,并悄悄地来到了她家祖坟边,躲在她对面。   由于她一直在放声大哭,所以对大哥的行踪根本没有注意到。   天色越来越暗,没有尽兴的她毫无觉察,当她抢天呼地地哭喊“大大(方言,就是父亲的意思)”时,她朦胧地听到了回应:“啊,啥事?”在无人的乱葬岗中显得非常的低沉,似乎就是从坟里发出一般。   乱葬岗,毕竟是死去的人呆的地方,她抬起头向四处望了望,发现四周并无他人,就认为是自己听错了,大白天的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于是她又开始哭了起来,可当她刚刚喊一声“大大”时,又明确地听到:“啊,啥事?”这回她相信了自己的耳朵了,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在坟的四周转了二趟,结果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心里也开始狐疑起来。心想:“难道大大真的能够听到?”不过她马上又坦然了,绝对不会!复又开始哭了起来,并开始注意声音,就在她哭*一声时,“坟”里又传来了声音:“媳妇,快回家吧,再不回家,我可要来气了!”   这回,她相信了自己的耳朵,明明确确就是她公公身前的声音,就在她开始慌张时,又听到了:“假如你再不回家,我可要来气了!”接着,她听到了那芦苇荡发出了一阵“沙沙沙”声音,就在她回头观望时,一把泥土撒得她没头没脸,刚一转身,又从另一面撒来了泥土,而且她发现那些泥土都是干燥的,类似那些黄鼠狼洞穴口边的那种泥土。   终于她感到了害怕,赶紧拨旺了纸钱的火焰,将篓子里所有没有烧完的纸钱全部倒了上去,连屁股都没有拍一下,就慌慌张张地跑出了乱葬岗,头都不敢回地一溜烟地走了。这时,大哥站在她家的祖坟上哈哈地一笑:“看你下次还敢来这里那样哭不?!”原来,她听到和看到的事情,全部是来自大哥的“杰作”。   不过,从那一次开始,那个大嫂再也没有敢单独留在乱葬岗里去哭了,就是清明节,她也草草地哭上几句就跟随她老公回家了。   事隔十年后,从部队转业到县城工作的大哥,一次回家看望父母时,知道实情的老支书笑着谈起这个事时,无意中被那位大嫂听到了,她脱下鞋子,手握鞋底,满村子去追打我的大哥,也惹来村庄的上空笑声飞扬……      (二)是巧合,还是真有此事   小时候,每当我淘气闹人时,妈妈就会说:“让你烦,如果你再烦人,当心乱葬岗里的那个小狗来咬你!”经不住妈妈的恫吓,我就会不哭不闹地往妈妈得怀里钻,并自己主动地用衣袖将眼角上的泪水擦干。   听妈妈说,那是一只皮毛金黄的、不到三十公长,高不过十五公分的小狗,多少人都想活捉到它,可是就是无法捕捉到。每到下雨的傍晚,就会在乱葬岗里四个角落上狂叫,当人到它叫的地方,声音又会从对角线上另一个角落去叫,捉迷藏一般,神秘莫测。另外,倘若谁家的孩子故意闹人,它就会在夜晚,到那个孩子的梦中将那个孩子咬醒,十分吓人。   于是,天长日久,我们村子上的妈妈们,就会拿那个传说中小狗去吓唬不听话的孩子,也奇怪,虽然没有看到和听到那个小狗的模样和叫声,一听到妈妈的吓唬,就会和我一样,乖乖地不闹人了。   那么,那吓人的乱葬岗里的小狗,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据说就是一个有灵性金犬。它由黄金铸成,镶有钻石的眼睛和白玉的牙齿,是一个价值连城的宝物。究竟是何年何月何日何人遗落在乱葬岗的地下迷宫中,不得而知。   有时候,好像是一些无稽之谈,却又会被传说所验证。大约在我八岁那年,我遇到一个让我害怕却又费解的事情,那是一个当时只有二十三岁的女孩,家住在离我家有近十五公里的一座山上,天生生得如花似玉,却被传说中的大仙附体了,经过多方治疗无效,结果被她的父母强行带到我家治疗。   我父亲在她父母的多次跪请的情况下,拿出了看家的绝技,用七根金针按照穴位针灸,吓走了大仙的魂魄,治好了那位姑娘的病。说来也怪,那天晚上我们村子东边的乱葬岗里那个小狗,在里面到处乱叫,一夜不停,而那位在我家等待病情观察的女孩,似乎有什么感悟。   第二年的春天,那些春花的蓓蕾还在梅花的暗香浮动中清梦时,一辆牛拉的大车装载着一口黑漆棺材,吹鼓手开道,丝竹管弦断后,一路上吹吹打打,两行孝子披麻戴孝,俨然就是大户人家的送葬队伍,直奔我们村子东面的乱葬岗而去,很快就安葬了棺木,据目击者说,他家竟然采用了人们都忌讳的棺位——正子午向,是被风水先生划定为绝门又是辉煌的方位。   时近中午,去年带闺女来看病的那个老头,来到了我家,来看望我父亲,言谈中父亲得知他是到乱葬岗去迁藏自己父亲的棺木的,据说是源于其闺女那天病好时的很后一点记忆,那样可以得到那个有灵性的小金狗。   第二年,那个老头有违新坟安葬后需三年才可迁移的常规,居然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就将坟迁走了,并安葬到原址上,令人费解,好多人都在背地里骂他鬼迷心窍。   后来听说,他在重新安葬完他父亲后,不久就将自家的房产变卖了,一家人前往了江南,后无音信了。   当我们村子上的大人再次用那句话来吓唬孩子时,才发现就在那个老头来乱葬岗安葬他父亲后,就再也没有听到那狗的叫声。后据风水先生说:那只金狗已经被他家得走了,不会再有那狗的叫声了。   此时是事实,并非传说。但他家是否真的得到了宝物,始终是一个谜。      (三)人怕恨鬼怕恶   乱葬岗,是人们往往不愿特别是夜晚去走进的地方,无论是唯物主义者,还是唯心主义者,都一样,无不例外。但我们村子上曾经就有一户人家几乎就住在乱葬岗里,家前屋后以及房屋的东边都离坟不足十米,只有西边与砖瓦厂的二间堆放工具的破旧房子为邻,但那仓库很少有人出入。   这家的主人姓徐,他和夫人都是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的军人,曾经在东北军区官至正团级,就是这样一个屡立战功的人,在那场*的、被人们称为浩劫的文化大革命中,却被红卫兵诬陷为潜伏的特务,划为反革命,从东北三省一下子扔到了我们那个南方的沿海的小村庄,来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当地的红卫兵为了防止他的“流毒”扩散,就故意划了一块乱葬岗的空隙之地,作为他家的宅基地。虽然是非人待遇,他却以共产党员的品德没有说什么,并很快地亲自动手盖起了土房,砖瓦厂就在前面不到200米得距离,他也没有捡拾半块,用乱葬岗生长的芦苇缮房顶,用乱葬岗的小树做门窗的外框,甚至连土墙的泥巴都是乱葬岗边取出的,用他自己自嘲的话来说:我住的就是一座坟。   后来,他们夫妻又生了五个儿女,一家十口人其乐融融,安然无恙。一天,他的老婆徐大娘来我家串门,和我母亲唠嗑时才发现她内心的酸甜苦辣,才知道他们一家住在乱葬岗那些无奈。他虽然和自己丈夫参加过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战场,经历过好多战友英勇献身的很后一刹那,也亲手击毙过许多敌人,从来没有害怕过什么,可是居住在乱葬岗边却有着无尽的苦衷。   一次,一个深秋的晚上,吃过晚饭后,她到院前的猪圈去喂猪,秋风已凉,月光如水般地笼罩着周围的一切。刚刚低头给煮舀食时还躺在坟坡的杂草捆子,却晃晃悠悠地站立了起来了二、三个,这种瘆人的事情并没有吓住她,人高马大的她(大约有一米八的块头)赶紧将跟在身边的二个孩子不声不语地搀回家。然后独自一人拿起一把雪亮的镰刀,来到了那座坟上,砍断捆绑草把的稻草,划着了火柴,一把火给烧了。   当我妈妈问她是否害怕时,她望了一下在坐的人一眼,接着说:要说不怕是假的,可怕又有什么用呢?只好硬着头皮过吧,哈哈!人们说的那些鬼魂,这个还真没有看到,但时常出没的黄鼠狼和蛇,还有夜间的鸟儿的叫声,真够瘆人的呀。每年的春雷一旦炸响,就惊醒了初秋入蛰的蛇,就会慢慢地从洞中游出,饥饿的它们等不得天晚就到处觅食,时常光顾她家的院落,不知道被她打死多少条。气人的是那些黄鼠狼,有时间会三五成群地钻进她家的鸡圈里,偷吃了鸡子还不说,高其兴来,它们还不断地舞动起鸡毛,武汉治疗癫痫病去哪里比较正规除非她拿起锹锨之类的工具去,它们才会被吓跑。   鸟语本来是常人听起来悦耳的旋律,可有时它们会在夜间发出怪叫,不知道是它们爱的死去活来的纠缠声,还是被其它动物捕猎而发出的哀鸣,让人无法接受。特别是春乱花开之时,就是中午也让人不得安宁,俗话说:“春风抬老牛”,谁不想在中午休息一下呀,可是那些鸟儿真厚皮,偏要到你眼面前来做爱,发出让人心烦意乱的呢喃之声。她那不紧不慢的话语让人不禁要哈哈大笑起来。可她还是一本正经地说下去,好不容易盼走了鸟儿得发情期,一转眼初夏又到了,嗨,那些蝉驹不知道从哪里爬了出来,太阳一晒干它们的壳子,它们就在脊背上裂出了一条缝,瞬间就脱出了厚厚的外套,长出透明的双翅,变成了漂亮的蝉,从早到晚地叫,甚至在闷热的夜间也不闭嘴。   本以为出了夏天走进秋天就会安静下来,可是,芦苇中的局娘子和草丛中的蟋蟀又较起劲来了,整天唱个不完,再悦耳的音乐会,让人整天听,也会烦的……   也许是她曾经在部队中干过文娱宣传队的演员,所以说起话来十分让人爱听,也不断地引起哄堂大笑,而她自己却一直一本正经地说着。   “那到了冬天就安静了吧?”不知道是谁插了一句,不料又引起了她的话题:“屁,冬天才是鬼哭狼嚎的季节,白天忙事,一般听不到,可是晚上夜深人静后就显得吓人了……”刚刚那位问话的人惊诧地说:“真有鬼吗?”   “说哪呀?有没有鬼?我倒没有看到,但那些声音却够你吃一壶的!冬天的夜晚,乱葬岗人迹罕到,特别静。可西北风劲吹,绕过那座坟,撞到那快碑,来不及转弯就跌进了那些干枯的坑塘,刚刚爬上岸,又满怀是坟,不断地发出呜呜、呀呀、啊啊的的声音,都说夜长梦多,多个屁呀!往往让人彻夜难眠,吓得我只往那老东西的怀里钻,三钻二钻,他就压在了我的身上,非折腾得我昏昏欲睡不可!”   “哈,哈哈……”她那半荤不素的话语,直引得在座的人无法不捧腹大笑,从此,给她老公留下了一个夜猴子的诨名。      通过这几个来自乱葬岗的故事,我们不难发现,乱葬岗只是一个安葬故去的人的地方,是他们安息的地方,其实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地方,所谓容易出鬼的地方,只是人们自己的心理作用,或者说是因为某种原因而形成的,是一个未解之谜罢了。   1984年,当地政府按照*的规定,取缔了土葬的遗俗,实行了火花的政策。推土机发出隆隆的机声,将高高低低的乱葬岗夷为平地,种植的棉花年年高产。五年后,由于集镇的扩建被征用了,只一年功夫就成为繁华的闹市区,也使得我们的村庄也成为了集镇的一部分,或者说是成为集镇的西大门,村庄成了集镇的门卫。      共 565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5)发表评论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