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江南青春】一个有故事的人(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01:23

齐海蛟在我们学校教数学,但进修报的却是大学汉语言文学教育;他整天跟方程、函数、对角线打交道,却偏偏爱好唱歌和书法;他是个大老爷们,女老师们有时候聚餐,却常约他入伙儿,学校没人说他不正派。最近,他还上了省电视台的“模仿秀”,一曲刘和刚的《儿行千里》,唱得情真意切,赢得观众频频喝彩。

海蛟到底何许人也?连我这个学校初创时期就跟他一起打拼过来的人也说不清了。学校创办初期,就招了八个初中班,四层的教学楼巍然屹立,32间宽敞明亮的大教室却多半闲置。女校长在办公室里沉思了半天,对我们几个助手说,招几个小学高年级班吧,明年的生源起码有了保证。于是,呼啦啦广告撒向县城内外的集市、村寨。大概是因为寄宿制,家长可以腾出大把的时间去经商、打工吧;大概是因为国办学校,师资力量有保证吧,一时间报名者络绎不绝(新世纪初年,我们这儿还未实行划片招生)。经过考试,500多报名者选录了200人,四个六年级后备“部队”很快满员。学生有了,谁教他们呢?校长请示教育局,很快就有了回音,再补招10个小学老师。于是,海蛟就以小学老师的身份走进了这所新办中学。

应聘者中,几乎清一色的“娘子军”,阴盛阳衰几乎是小学的通病。试讲那天就要结束的时候,有个浓眉大眼、戴着眼镜、发型酷似陈坤的小伙子,头上冒着热汗,急匆匆赶来,说是刚在进修学校听完课,怕耽误了试讲,路上骑车快了点。说完,他有点腼腆地冲我们几个笑了笑。女校长皱了皱眉头,大概是嫌他太没谱儿,拿这事太不当盘菜了吧,最终还是点点头,示意我“按程序进行”。我可不这样想,像我们这样一个寄宿制初中,管理任务比走读学校重得多,没几个男丁支撑门面,那怎么成呢?再说,小伙子特重视给自己“充电”,这样好学的老师着实不好找呀。于是,抽签——10分钟准备——自我介绍——试讲——才艺展示,跟其他应聘者毫无两样地进行下去。在最后一个环节,他演唱了一首《校园的早晨》,声音饱满圆润,充满朝气,让人眼前仿佛闪现出一幅幅小学生身背书包,迎着朝阳蹦蹦跳跳去上学的精美画面。这首歌给评委留下深刻的印象。最后,评审小组少数服从多数,海蛟的试讲顺利通过。

眼瞅着没几天就要开学了,可木器厂才把学生的床铺、碗橱等宿舍用品赶制出来,两辆平板汽车你来我往,晃晃悠悠,超高搬运,一下子把东西全塞进了学校,卸得宿舍楼前后满地都是。找农民工吧,工钱总得付吧,学校初创,财力有限,再说时间也不等人呀。求人不如求己,女校长一声令下,全体应聘老师不分男女老幼一起上阵,往楼上搬运床铺。两人结合一组,海蛟解手回来轮了单,没人打伙,他就往楼上背碗橱。只见他在碗橱后猫腰下去,两手反向朝后一伸,反扣住碗橱的两边,直起身子,“噔噔噔”就上了楼梯,别人抬轿一样走一趟,他几乎能上下两趟。只是中间休息的时候,小伙子撩起衣襟擦汗,我看到他的后背上红红的一片……

开学之后,我把关注的重点放在了初中班,听课、座谈、教改,还有一大堆的闲杂事,每天把时间排得满满的,很少去顾及小学部的工作。只是每天转楼的时候,走马观花般地瞧上几眼。一次,黑板报评比,小学部的板报图文并茂,独具特色,远胜过初中八个班,给我印象极为深刻。再就是我一向担心的小学部会对初中部形成干扰问题也一直石沉大海,我这才对海蛟他们另眼相看。

这还不算,更引人注目的事还在后头。那时候市面上刚有了直板手机,女校长掏出她那个“摩托罗拉”打电话的时候,我们羡慕得不行,觉得挺有范儿。海蛟也不知通过何种途径搞来一个能播放歌曲的手机,可把学校的老师们眼馋坏了。他随身携带,只要不是上课,那手机似乎永远播放着流行音乐。有一次,海蛟到厕所“出大恭”,将响着音乐的手机放在隔断上,不知让谁顺手牵羊拿走了。海蛟人缘好,脾气大,用他手机的哥们儿挺多,音乐消失了,他连头也不抬。解手回来,他找好跟他开玩笑的人索要手机,都说没有拿,这可把海蛟急死了。于是,上报政教处协助调查。当时,有两个江苏小伙子正在实验楼安装实验桌,政教处几个自称“福尔摩斯”的人,拍着胸脯保证给他“限期破案”。夜里十二点钟,万籁俱寂的时候,海蛟在政教处座机前悄悄拨号,几个“福尔摩斯”潜伏在实验室窗外谛听,一连几个晚上,“案情”毫无进展。他爱人得知此事后,气哼哼地数落道:“幸亏没把你偷走,丢人现眼,看你以后长不长心眼儿。”“案情复杂”“福尔摩斯”们也束手无策,最终不了了之。

学校第一届初中毕业班,在全校师生三年如一日的努力下,取得圆满成功,中考成绩以微弱优势拿到了全县第一。学校声誉瞬间鹊起,局长挺着大肚子,带着县政府的贺信也前来祝贺。校长一颗悬了三年的心,总算落了地。让人纠结万分的生源问题将从此不再是问题。一时间,小学部的存留成了老师们热议的焦点。海蛟私下对我说,学校可不能卸磨杀驴,学校发展到今天也有我们的贡献。我说,你们为初中输送了大批优质生源,大伙有目共睹,我会把你们的想法及时转达给校长,相信学校会让你们满意的。班子成员开了一天会,最后达成一致意见,所有小学老师低职高聘转教初中副科。海蛟从此就成了初中的书法课老师。

打铁先得自身硬,海蛟深知此番道理。除了上课,他把所有的课余时间都用在研究书法上,练习纸用了一摞又一摞,幸亏练字用的是钢笔,要是使用毛笔的话,说不定在我们学校也要出现一个墨池了。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硬笔书法水平就像芝麻开花——节节攀升。一次春暖花开时节,他带学生参加全市中小学书法大赛,竟然有八名学生荣获一等奖。载誉归来,他脸上没有出现那掩饰不住的兴奋,我知道他内心深处的数学情结,仅凭获奖是远远不能“中和”和化解的。于是,我送给他一本魏书生撰写的《班主任工作漫谈》,并给他讲起魏书生在电机厂当工人期间,为当一名老师,6年多的时间里,以每半月一次的频率,用口头和书面两种形式,先后向领导提出了150多次申请的故事,还让他认真研究初中数学课本及近几年中考数学试题,为教数学做好充分的准备,积蓄足够的能量。临行,我还叫住他,在送给他书的扉页上题写下这样一句名言:十年磨一剑,不敢试锋芒;再磨十年后,泰山不敢当。半年后,他带着翻卷了边的数学课本和装订得厚厚的一本中考数学试题集,再次找到我陈述他的夙愿。他着急的样子,使我感到再不说服校长答应他的请求,他会不会变疯实在难说。

2008年,他在苦苦等待了5年之后,终于如愿以偿当上了数学老师并兼一个班的班主任。得之不易,才懂得百倍珍惜。从此,他的工作热情就像火山的岩浆一样喷发出来。在班级管理上,他借鉴魏书生的做法,实行值日班长制,每天由一名学生当一天班长,负责班级的大小事务,并详细填写“班级日志”。他还借鉴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将班级开灯、关灯,门窗开闭,乃至笤帚的摆放等细节小事都责任到人。每天他只要往教室、宿舍一走,就知道谁尽职尽责,谁耍滑偷懒。其实,孩子们天真无邪,活泼好动,根本谈不上“耍滑偷懒”,充其量就是在做法上有不当之处。比如,卫生区值日,有的小组效率不高,时不时耽误上课。他站在宿舍玻璃窗前仔细观察,发现症结所在,不是学生磨洋工,而是有的学生从小娇生惯养,压根儿就不会扫地。于是,他就走到值日生中间,手把手教给学生。为防止其他班学生将垃圾丢在他班“防区”,他还设置了卫生保洁员一职,发现垃圾及时“清空”。从此,他班的纪律卫生量化积分一直在全校名列前茅。在学法指导上,他的做法更是独树一帜。他将班级60余名学生,前后桌每四人划分为一个学习小组,设组长一人。讨论问题也好,检查作业也罢,甚至“兵教兵”,全在小组里进行。他将十六个小组量化打分,用特制图表在黑板右侧用曲线图标注得清清楚楚。学生们最喜欢竞争,只这一招儿,就把学生的学习积极性调动得淋漓尽致。

去年,学校组织老师去江苏洋思中学参观学习,人家“先学后教,当堂训练”的做法,使海蛟大开眼界。他是个不甘寂寞的人,而且认准的理,八匹马都拉不回。洋思的老师一堂课只讲8分钟,海蛟经过半年的实践,每堂课只讲5分钟,有时干脆1分钟也不讲,把授课任务全盘靠给了几个学生,他自己坐在教室的后面当起了评委和听众。而且学生的学习热情空前高涨,效果还出奇得好。当他把自己的“探索与发现”转告与我的时候,我也兴趣盎然地走进教室体验了一把,果真没有一点添油加醋。一上课,学生们在“小老师”的引导下,先是看书,然后分组讨论,连讨论也解决不了的问题,才提交给“小老师”,最后,“小老师”在黑板上有板有眼地边写边讲,一堂课的“难点”就这样被层层消化和吸收。海姣的任务是做最后的“专家点评”,跟电视台综艺节目的做法大同小异。

听课之后,跟海蛟交换意见。我连珠炮似的提出一个个问题,海蛟胸有成竹,对答如流。问:这个“小老师”,他(她)是何时学会的?答:“晚自习,我先教会的。”问:“这样会不会耽误学生的学习时间?”答:“不会,初一课业轻得很,寄宿制学校时间更多。”问:“你是怎么想起让学生替你讲课的?”答:“初衷是想换个厨子做道菜,没想到新厨子的菜更对学生口味。”问:“你想长期坚持下去吗?”答:“摸着石头过河,到了初二、初三视具体情况而定。”问:“你这样做,想达到什么目的,有没有意外收获?”答:“调动学生学习积极性,变‘要我学’为‘我要学’。讲课的学生表达能力提高很快,综合素质也优于其他学生。”谈话结束,我跟他紧紧握手,并告诉他:“我坚决支持你。”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升入初二不久,他的得意门生“小老师”之一的赵兴玮同学,因患感冒到医务室拿药,下台阶时不慎摔倒,右膝盖骨重重地磕在地上。送到医院一照相,膝盖骨破裂,医生建议休学三个月。这可把海蛟急煞了,“头号种子选手”意外受伤,而且很可能因耽误功课太多而被迫留级,这无疑给了海蛟当头一棒。他坐卧不宁地“晕”了几天之后,终于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解决良策——回家补课。科任老师一人教两个班,还有家庭需要照顾,显然力不从心。他父母健健康康,父亲还是小有名气的针灸按摩“土医生”,爱人在职教中心上班,课业不重,照顾孩子绰绰有余。于是,他上完自己的课,就走进教室继续听外语、物理两门学科,自己学会了就开车赶到兴玮家,讲给他的弟子听。好在兴玮脑瓜子挺聪明,自学能力又高,语文政史,偶有问题,跟老师打打电话就能解决,数外物理,那真叫一点就通。在兴玮养病期间,海蛟差不多每周补课两到三次,初二的功课愣是没有落下。期末考试的时候,兴玮在母亲的护送下到学校参加了考试,结果出来后,教务处的老师们都惊呆了——在家休养的赵兴玮居然是年级总分第一名。兴玮家长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不善言辞,也不知怎么想起把一面锦旗送到了学校,握着海蛟的手,嘿嘿笑着不知道说些什么……

今年,兴玮就要毕业了,她一直保持着年级第一的荣誉。海蛟所带的班也是年级十二个班中当之无愧的排头兵。我问起海蛟还有什么夙愿未了,他说:“我想让兴玮冲击全市第一名,全班学生都考上县一中。”我再次握紧他的手说:“你有这个实力,我全力支持你。”

最近,在全校举办的“拥抱春天”文艺汇演上,海蛟特意穿上一身西装,把他的陈坤头认真地打理了一番,深情演唱了一首《神奇的九寨》。学生们对他们心中“偶像”,报以雷鸣般经久不息的掌声。我想,他之所以学唱容中尔甲的这首歌,大概是特中意“神奇”二字吧,他十几年如一日,不甘寂寞,默默追求,不就是在诠释教育的神奇魅力吗?

癫痫病难治疗不?辽宁著名癫痫医院继发性癫痫病的危害常识哈尔滨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