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绿野“时间的痕迹”征文】时光轻语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56:31
嘹亮的歌声中透露出一抹沧桑,不停的挣扎着从歌手的嘴中逃出,像调皮的孩子想要逃脱家长的控制。   “沧桑”这个词是老大最喜欢用的词,他说这个词显得成熟、稳重,很有男人味。   台上的歌手纵情的唱着,台下的观众忘我的看着,仿佛想在这最后的时光里留下一点印记。哪怕是一句歌,哪怕是一声呐喊。   又是一年毕业季,时光不轻易间又偷走了我们四年,四年的青春,四年的喜怒哀乐,四年的青涩与成熟。   “哎,要不我们爬到那个圆柱子上看看?”老三建议道,眼前充满激情的音乐已经不能引起他的兴趣了。   “可是毕业演唱会还没结束耶。”老四小声的说道,他的声音在这喧嚣的篮球场上显得那么不堪一击,还没发出就已经被淹没了。   下一秒,老四已经被老五和老六驾着向远方的圆柱子跑去。老四和老五是行动派,话很少但是动作利索。   黑色的夜空露出贪婪的大嘴,仿佛要吞噬一切。   远方泛着光的演唱会渐渐远去,老五和老六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   老四大骂着从老五和老六的胳膊上挣脱开来,昏黄的路灯投射下他瘦弱的身影,风一吹,便消散了。   老四已经开始在爬那个圆柱了,“为什么你们每次都不经过我的同意就逼迫我去做这做那了?我受够了,这次我要做主角。”   老五和老六相视一笑,路灯下的影子重叠在一起,一起前进一起后退。正是知道你想做什么,我们才带你去,正是因为理解才可以肆无忌惮。   “我们比赛吧!”   高大的圆柱耸然而立,多少个夜晚,他就这样默默的注视着整个校园,像一个最忠诚的卫士。   一节一节突出的钢铁上隐约有几个身影,老五老六很快就赶上了老四,并且越爬越快把他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呼呼……”老五老六大口的喘着粗气,终于登顶了。   “来,喝点水吧。”老大递过来了两瓶水。   “咦,老大,你怎么在这?”老五老六异口同声。   “嘿嘿!我先来踩点啊!”老大望着浩瀚的夜空轻轻的说道。   “老大我来了。”老三从旁边爬了上来,还带着一大袋子啤酒和炸鸡。   天空依然是那么单调,只有无边的黑,像沉默的老人给人一种敬畏之感。   “老天爷,干杯!”   “干杯……”   “干杯……”   “哎,不对啊,老四了?怎么没看见他人啊?”   “老四,快点!说好的比赛怎么这么慢啊!”   “等等我,给我留只鸡!”老四满头大汗大声的叫着。   “再不上来,鸡都要吃完了。”   “哈哈哈……”   “哈哈……”   “……”   人人都想成为主角,可是又有多少人为此做出努力了。即使你爬的慢也不要紧,只要你一直坚持在往上爬。   “干杯!为无悔的四年!”玻璃瓶碰撞的声音,激起少年心中的热情与豪迈。   一场离别的盛宴在这个小小的天台上演。   星星还是出来了,像老人睿智的眼睛,俯视着一切的平凡与不平凡。   2   时光轻语。   分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聚。   当我们迈着矫健的步伐离开一个地方,走进另一个的地方时,就预示着我们将会遇见新的人,他们或许会成为你的朋友、老师甚至敌人。   我们都要感谢他们,把最美好的时光给了彼此。我们也从中收获了一份心情,一份成长。   陈逸从踏进大学校园的那一刻起,就决定了要成为老大。不仅因为自己的成绩优秀,更因为自己的年龄,高考复读了两年,他相信自己应该比绝大多数人都大。   可是他错了,当他看到封不凡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彻底错了。那一脸的沧桑,那一脸的络腮胡子,这哥们不是大叔吗?哪是学生啊?陈逸一度以为自己是走错了地方,可是门上617的号码牌告诉他没有错。而且“大叔”还在往床上捣鼓着棉被之类的东西,看来真的错不了。   “大叔,呃,不,同学,来的真早啊!”陈逸礼貌的问候了一下。   “你好,你也挺早的啊。”大叔的声音还挺萌的啊。   陈逸找到自己的床铺,利索的把东西都搞定。对于初中和高中都留校住宿的他来说,这些都是小菜一碟。   可是对面“大叔”却不一定扛得住啊,看着封不凡把床搞的乱七八糟,陈逸主动过去帮忙。   大叔嘿嘿一笑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看来也就这牙齿的颜值高一点啊,陈逸偷笑。   一切准备得当,陈逸准备和不凡一起下楼买点生活用品,这时宿舍其他的同学也来了。陈逸独挑大梁,又开始主动帮助其他人整理铺位了。   看来今天是有的我忙了,陈逸满头大汗。   “谢谢你啊!”老三甜甜的一笑。   “没事,小意思,互相帮助。”陈逸为帮助他人感到高兴,更高兴的是他今天见到了自己以后可能要相处四年的伙伴,而且看起来大家都不错。   太阳像一个娇羞的姑娘从云朵中露出半边脸,窥探着底下的一切。   陈逸记得那是他们第一次并排走在一起,那气势颇像干了一大票的绿林好汉,呃,不,这比喻。   反正陈逸高兴的是那次他第一个走在前面,其他五个跟在后面,就像大哥领着小弟一样。   兄弟几个选了学校附近的一家小餐馆,一顿吃喝以后,就开始天南地北的胡侃。   “为了咱们哥儿几个显得亲切啊,每个人都得有一个小名。”刘辰光提议。   “对,这样挺不错。”陈逸十分赞同。   “好,好。”   “同意。”   陈逸和封不凡的年龄一样,但鉴于封不凡特殊的外貌,大家都尊称他为“大叔”,于是陈逸竟然还是当上了老大。   刘辰光因为觉得“老二”这个称呼不雅,于是就当了老三。   老四,老五,老六。   兄弟六个一条心。   “干杯!”   有些事不需要刻意的去安排,只要顺着自己的心去做,说不定就会水到渠成。   白云终究不能遮挡太阳的光芒,刺眼的光线旋转成青春的形状,却没有显出一丝焦躁,只有热烈。   “哎,不对啊,没有‘老二’这个称谓,可是为什么我不是‘老三’了?”   “哈哈哈……”小小的餐馆响起了一阵笑声。   封不凡感到了一阵深深的恶意。   3   “不要这么容易就想放弃,就像我说的,追不到的梦换个梦不就得了。……”   空旷的校园里响起杰伦轻松的rap,陈逸不知不觉也跟着唱了起来,这首歌曲曾经是他最喜欢的歌。   嫩绿的枝桠模仿小鸟的叫声,风搅动叶子旋转成忙碌的形状。形形色色的人来来往往,好不热闹,陈逸说不出来自己是高兴还是悲伤,抑或孤独。   不凡注定是一个不凡的人,他那独特的外貌竟然使他在军训期间积累了一定的人气,这也就导致了竞选班长时多票当选。   兄弟们都很高兴,陈逸却有些失落,因为他也参加竞选了,并且也是竞选的班长。他一直保守着“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到最好”的信念,可是现在什么都没得到。   有一种孤独就是失败了再也不敢尝试。   陈逸也以为自己是这样的人,可是当听到杰伦这首歌时,他又想到了自己的辉煌,浑身又充满了力量。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值得骄傲的事情,那是经过自己努力后的成功,是每个人的精神支柱。   “嘿,老大,一起去吃饭啊!”不凡迈着大步子跑了过来,脸上满是兴奋。   陈逸看着那随风飘扬的小胡子,不自觉的笑了笑。   “好啊。”   “今天我请客!”   “今天应该我请,恭喜你竞选成为班长啊!”   “哈哈!你讲的也很好啊,只和我有一票之隔。”   “开玩笑,我高中可是班长,经常上台演讲。”   “哈哈……”   阳光正好,两个健壮的身影笔直的行走在蜿蜒的小道上。   还不算太亏,在寝室陈逸还是“老大”。   接下来陈逸参加了很多校园社团,理由是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   “我看你也没啥特长,也就腿特长。”老四笑眯眯的说道。   “瞧你说的,不试试怎么知道了?”   高中时候的压抑到现在终于可以解脱了,我们就像重获自由的小鸟。鸟笼打开了,你还不扑腾扑腾翅膀,有多远飞多远。   “对啊,开心就好。”老六也附和道。   “我想把它做好,所以我能做好。”陈逸总结道。   窗外的梧桐树叶子晃了晃,仿佛更绿了。   于是每天早上,室友都还在酣睡之中。陈逸却早早起床了,洗漱完毕后就开始追赶太阳。   朝霞掩映,阳光从云缝中照射下来,像无数条巨龙喷吐着金色的瀑布。   “金鳞岂非池中物 一遇风云便化龙。”   陈逸相信自己就是那条龙,一个会武术的龙。   所以他加入了武术协会。   4   清晨,万籁俱寂,微风像母亲慈祥的手,抚摸过我们每一寸肌肤。   好不惬意啊!   不过这手怎么感觉这么厚实了?   “哎呀,我去。”老三大叫着,“老四,快把你的手拿开。”   老四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不仅没有拿开放在老三肚子上的手,反而半个身子都压在他身上了。   老三一把推开了老四,说道:“不带这样占便宜的啊!”   老五、老六互相拥抱着,还沉浸在梦乡中,他们做的是什么梦了?春梦吧!   陈逸早早就醒了,坐在一旁正以90度仰望天空。   “这脖子,咋这么酸了。”   天空正以一种不可企及的高度俯视着底下如同蚂蚁般娇小的生命,仿佛还在嘲笑着昨日的挥汗如雨。   夏日给每一丝空间都涂抹上了最艳丽的颜色,就连氤氲的空气也清晰的触目可见。   当每个人的热情快要挥霍殆尽时,天台则成了大家补充能量的好地方。   每一个向往天空的人都喜欢漫游在天台,当然这是比较文艺的说法。   现在的天台则被一个个赤裸着身子的大汉占领,毫无文艺可言,可是在陈逸看来这就像是大家一起做了一件很厉害的事情。   没有屈服于夏日的炎热。   当光阴旋转90度,大家彼此可以盖一条毛毯的时候,也就亲密的可以无话不说。   所以陈逸就发现了老大的秘密。   “昨晚,那雷声挺大的啊!”   “哪啊?”老四一脸迷茫,刚才被老三一闹现在清醒了不少。   “老大说的还不明白吗?”老三指指不凡。   “大叔”正以“人”字形肆意的躺在泛着光的凉席上,嘴里还不停的打着“呼噜”。   “呃,哦,原来是这个意思啊!”老四终于开窍了。   “快起来,太阳都晒屁股了。”老三给了“大叔”一脚,再不拯救他,恐怕他就要成为整个天台的公敌了。   “好烦啊……”不凡不高兴了,难道他也在做春梦?   “哎,你这人……”老三也开始不爽了,准备找不凡理论,却被老大拉住了。“别管了,他已经醒了。快叫醒老五、老六,该回宿舍洗洗准备上课了。”   阳光一点一点的撕裂天空,刚出来就显示了自己的主场气势,仿佛要告诉大家这个夏天它才是老大。   不凡翻了翻身,眼睛有点睁不开,其实他昨晚并没有睡好。   为了强忍住“呼噜”。   周围的同学陆陆续续起身,那翻动的声音就像自己的“呼噜”,一旦开始了根本停不下来。   可是他还是想和他们一起,来参加这场有关尊严的战斗,同炎炎夏日做一场有关男子汉精神的搏斗。   战斗虽然结束了,不过过程好像并不愉快。   “快点啊不凡,都等你了。”老大又来到天台,注视着不凡,目光和蔼的就像一个老头。   不凡摸摸自己的胡子,是该剪剪了,剪掉顾虑,剪掉一切不信任。   阳光正好,穿过青春的缝隙,散发着朝气与活力。   5   树叶的晃动证明风儿曾来过,斑驳的影子证明太阳曾经来过,而我从这走过拿什么证明了?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人想要证明自己,小孩为了证明自己故意调皮捣蛋,学生为了证明自己拼命的努力学习。   男生为了吸引女生注意,总是会做一些特立独行的事,来证明自己的与众不同。   大学若是爱情的天堂,老三则是长着翅膀的丘比特,到处释放爱神之箭。他通常是给别人一箭,然后再给自己一箭。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这是他一贯的托词。   “老大,你相信一见钟情吗?”老三一脸严肃。   “相信,为什么不信?”老大很诧异,看来这次老三要玩真的了。   “可是,我不信。我不信自己只看了她一眼,就被她俘虏了。哦……”老三捂着肚子,作痛苦状。   “快别装了,瞧你那傻样,你又给自己放了多少箭?”老大不屑道。   “我中毒了。”   “中毒了?不是中箭了?”   “中了爱情的毒。”   “我去,我俩的对话没法进行下去了,都快给我酸死了。”老大作势要跑。   “别,别走。”老三一把抓住了他。“我们多演练一下,这样下次见到她就不用不好意思了。”   爱情真的是说来就来,就像一阵龙卷风。   不过,这阵风太强了,差点就把陈逸他们哥几个刮的没影了。   因为老三口中的那个女生竟然是他们专业的代课老师。   从此以后那门课程,老三寝室的哥们还包括他们班上的所有男同学都是全考勤。   “我说,你们还有救吗?”陈逸看着早已被老三他们抢占的第一排座位。   “我们这是遵从毛爷爷的教导‘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老四凑了过来。   “以前不都是抢着坐最后一排吗?”老大没办法,只好坐到了后面。   “不好意思占了你的位置,为了兄弟们的幸福,你就委屈委屈啊。”老三屁颠屁颠的从后面走了过来,然后坐在了老四的旁边。   陈逸捂头,看来是真没救了。   这堂课上的并不愉快,因为老三口中的美女老师并没有出现,而是被一个戴着眼镜的小老头所取代。   所以不到一会儿,老三他们几个就开始倒头哈哈大睡了。   陈逸对于这群活宝们已经习以为常了,希望周公能够在梦里好好教育一下他们。   不过这老师讲的也太差了了,连陈逸都开始犯困了。   十堰治癫痫的西药河南最佳的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关于癫痫病的诊断是怎么回事呢癫痫医院在那里可以冶序

热点情感文章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