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菊韵】姐妹花的故事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3:16:57
在红河县阿扎河乡一个叫做普次的寨子里,混居着哈尼族和彝族。李家年是彝族,他的老婆是哈尼族,李家年有三个女儿,由于环境的因素,她们都会说两三种语言。
   李家年的大女儿叫李晓琳,二女儿叫李来男,听这个名字,就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了。三女儿是超生的,李家年给她取了个很独特的名字叫李文普,因为她是交了罚款的,他才给她取名叫李文普,(在当地彝族话里,文是买来的意思,普是很珍贵的意思,所以她的名字合起来就是买来的很珍贵的意思。)
   李家年的老婆叫刘公妹,她老是觉得自己很不争气,没能给老公生出个儿子来。
   李家年却故作开朗的样子,常常安慰老婆说:“是我们命里只带姑娘,不带儿子,所以那就认命吧,好好养女儿,女儿乖巧,老了跟着女儿过还不是一样的好。”
   正月还不到,哈尼梯田边的樱桃树上就开始有许多小花苞和花了,倒映在灌满了清水的梯田里。棕榈树总是要站在樱桃花树的旁边,陪衬着,樱桃花树虽然开了满树的花,却还没有叶子,它是先开花,再长叶子的。
   每年的这个时候,这里的女人们就要开始准备去龙树下祭祀的吃食,正月的第一个属龙日,寨子里所有的男人都要参加祭龙,李家年没有儿子,他一个人去不用带多少菜肴。
   唯独祭龙这一天,他是最失落的,看着龙树下长长的宴席里,家家都带着儿子,他一个人怎么也融入不到其中,就因为他没有个儿子。祭龙那里是不准女人上去的,据说这是他们那里的规矩,祭祀的地方神圣不可侵犯,女人和外族人都不能上去。
   李晓琳稍微长大点后,就帮着父母做家务,带两个妹妹,二妹李来男小大姐三岁,三妹李文普也只比二姐小一岁,在李来男的记忆中,她和三妹大多数的时间都是由大姐带着的。
   父母为了生计,不得不早出晚归地忙碌着,大姐为了帮父母带她们两姊妹,到了该上学的年纪,也未能去上学,直到她们两个都上小学时,大姐才能去上学,但是等到把妹妹都带大,她也早已经过了上学的年纪,就是能上,她也不好意思再跟着妹妹们一起了,所以她刚进学校就又回家了。
   就这样,一直到了十八岁,大姐也一直没好好上过学,二妹三妹也都相继长大,父母亲才想起她也该有她自己的生活了。李晓琳不会说太多的汉语,她只会说哈尼族话和彝话,要出去外面打工也不太容易,不说太远的地方,就连阿扎河乡,她也没有勇气出去。
   令人欣慰的是,她们三姐妹都像当地的樱桃花一样,出落得灿烂美丽。哈尼族和彝族的语言她们都能说得很流利,十里八乡的小伙子们都知道她们三姐妹,说她们是美丽的三朵花!一家有女百家求,上门提亲的人差不多都要踩烂她们家的门槛了。
   李晓琳看上了邻村的一个小伙子,他叫杨云匆,人长得俊朗,读过高中,嘴巴甜,很会说话,都说女人是用耳朵谈恋爱的,他没多久就用甜言蜜语彻底的把李晓琳的心给勾走了。
   父母看李晓琳江西癫痫病医院治疗癫痫病怎么样一心想嫁给杨云匆,就随了她,二老心里觉得亏欠着晓琳,连彩礼什么的都不要,他们只要她幸福就好。
   很快她们就闪电般的结婚了,李晓琳觉得自己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她自卑的认为:像她这样没进过一天学校,一个字都不认识,甚至连汉语都不太会说的女孩子,除了早早的结婚生子之外,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出路。
   结婚以后,杨云匆倒也对她挺好的,他去到哪里,就把她带到哪里。他一开始在矿山上给人家当小工,推板车打炮眼什么都干。每当他下矿井后,李晓琳就默默地在工棚里绣着腰带上的刺绣,差不多他快要回家时,就做好了饭菜等着他,那时候他们朝朝暮暮,天天相守在一起,平淡,而幸福。
   二妹李来男上初中后,她不喜欢自己的名字,因此熟悉她的人都叫她李二妹,而不叫她的名字。二妹比大姐还要漂亮,白曦的皮肤,高挑的身材,水灵灵的大眼睛,穿民族服装时有一种典型的哈尼族女子的气质。在学校时有很多男孩子追求她,而二妹却偏偏看上了一个已经踏入社会的哈尼族小伙子,他叫张阿诺,长得很帅,眼睛都仿佛会说话,还特别会跳乐作舞。
   张阿诺的家庭有些复杂,他很小就被亲生父母过继给了养父母。因为养父母家没有儿子,对他倒是很好,只是他的心里,对他的身世,还是不太能接受,他不知道他的亲生父母为什么要把他过继给养父母,他一想起这个问题,心里就会有一点悲凉的感觉。
   他总觉得别人的父母对自己的子女都很亲很近,而他和养父母之间,表面上和和睦睦,客客气气,心里却像是隔了一堵厚厚的墙,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二妹是个善良的女孩子,她很同情阿诺,常常听阿诺讲他的故事,久而久之,她走进了阿诺的生活,阿诺却走进了她的心里。她知道阿诺从十六岁开始就自己一个人到外面谋生,矿山上无论什么工作他都干过,二妹心疼阿诺这么小的年纪就要过得如此辛苦,她想安慰他略带苍桑的心灵,和他一起分担生活的艰辛。
   慢慢地,二妹上课时眼前都会浮现出阿诺工作时辛苦的场景,她的心跟着阿诺走了,整天魂不守舍的,再也无心上学,终于她离开了学校,悄悄去了阿诺工作的矿山上。
   阿诺并不高兴她从学校跑出来,他要她把初中念完了再说,二妹已经念初三,马上就毕业了。
   李家年知道二妹从学校跑了以后,也很生气,打电话沉重地对二妹说:“女儿呀!你可真让我们失望,你姐姐当初没上学,就是为了能让你们好好上学,如今你才十七岁,不上学你能做什么,难道也要像你大姐一样早早的结婚吗?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二妹心里羞愧,觉得对不起父母和大姐,可是她还是坚定的选择了退学,她恳求的对父亲说:“家里还有三妹呢,一定让她好好读书,以后招个女婿上门好好照顾你们二老,我是没办法留在家里招亲了。爸爸对不起!”
   二妹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她知道阿诺是养父母的独生子,不可能入赘到她们家当上门女婿的。
   父母亲拿她没办法,只有随她去了。快过年的时候,二妹就随阿诺去了他家,见了他的养父母,她们住在了一起,二妹都不回自己家了。
   紧接着她就发现自己怀孕了,四个老人不得不尽快为她们操办了婚事,结婚那天,阿诺的养父母送了头上戴的银饰品和银珠手镯给二妹,她戴上这些银饰品显得更漂亮,在当地,每个彝族女子和哈尼族女子结婚时都要戴银饰品。看着阿诺和二妹站在一起幸福的样子,阿诺的养父母都欢喜地笑得合不拢嘴。
   彝族和哈尼族有很多奇怪的风俗,女儿结婚那天亲生父母不到场;怀孕的女子不能用前衣襟去接长辈给的祝福礼,也不能磕头回来娘家,(就是回门),只有等到生了孩子以后才能回门。
   二妹结婚那天下午三点给长辈跪拜磕头时,是用抬菜的菜板接的礼金,大姐李晓琳结婚时没有怀孕,她就可以用衣服的前襟来接礼金。
   二妹和阿诺结婚后,一起和姐姐还有姐夫去了建水县的一座矿山上,二妹的第一个女儿就在那座矿山上出生了,这时大姐还没有孩子,她干脆和二妹住在一起,帮忙照顾她和孩子。
   二妹无意中看到了大姐夫眼中的失落,她知道大姐夫为什么失落,他和大姐结婚都快三年了,膝下还无一男半女。
   二妹的大女儿两岁时,她又怀孕了,阿诺抚摸着二妹的大肚子说道:“儿子,你可不要太折腾妈妈噶!快点出来和爸爸玩。”
   二妹有些不高兴了,她生气地问阿诺:“如果我生了一个女儿怎么办呢?”
   “那就再生一个,无论如何我们也要生一个儿子,”他不服气地说。
   二妹心里隐隐的痛了一下,她不知道她如果真的生了女儿,阿诺和他的父母亲会怎样处理。
   二妹怕什么,什么就来了,她果然生了一个女儿,孩子还没有生时,阿诺就提前把养母给叫来了。他在心里认定二妹会为他生一个儿子,可是他终究还是失望了!养母残忍的把女婴用开水烫死了,那时候计划生育特别严,农村户口的每对夫妻只能生二胎,她们要想再生一个儿子,这个女儿就不能要。二妹哭了整整两天,她不忍心,也舍不得这个女儿,可是她却做不了主,那段时间她都不说话,像变了个人似的。
   时间会慢慢抚平每个人的伤口,一年过去了,二妹看起来依然美丽,她的大女儿都三岁了,她才二十二岁。阿诺对她从来没变过,一直都很好,无论什么时候,他一下班就会马上回家,帮二妹做这做那的。
   如果不是因为他想要个儿子,他们会过得更好,二妹也想要生一个儿子,为了阿诺。
   她和阿诺商量,假如他们再生一胎还是女儿的话,不要弄死她,好好养着,大不了去交点罚款,要不然太造孽了,看着善良的二妹,阿诺同意了。
   二妹的大女儿四岁时,她再次怀孕,生下来的仍然是个女孩,这回阿诺没有把养母叫来,大姐也不在,他亲自照顾二妹和孩子,做饭洗衣服他都全包下了,二妹很感动,发誓无论如何一定要为阿诺生个儿子。
   李晓琳和杨云匆在建水县城里买了一套房子,杨云匆带着几个弟兄在矿山上干得还不错,他转眼成了村子里的富人。唯一有一点不如意,他们还是没有孩子,他带着李晓琳去过很多知名的妇产科医院看过了,都没用。
   就连香港和北京她们都去了,为了看病,也为了带李晓琳去玩,因为她想去,所以杨云匆就毫不犹豫的带她去了,还买了一套价钱不扉的首饰送给她。
   回到家后,父母亲开始逼他和李晓琳离婚,他们对杨云匆说:“儿子呀!你对她已经仁至义尽了,你在她身上花了这么多钱,都还是没用,离了重新找一个吧!我们不能没有孙子。”
   一开始他不同意,慢慢他发现,朋友和他说话时,也是话中有话,他总觉得他们都在取笑他,在背后说他不是个男人,他想证明自己是个男人,却又不想和李晓琳离婚,毕竟李晓琳是他的遭糠之妻,他又是那样的爱她,他当时天真的以为爱情能够超越一切。?
   父母对他施加更大的压力,还动员他的朋友也给他压力,他的那些朋友们老是在他的面前说,我儿子怎样怎样的……
   有一次他们甚至给他介绍了一个江湖草医,并且还说:“别老让你媳妇看医生,说不定是你的问题呢!什么都是有可能的。”每当这随州那家癫痫医院好时,杨云匆很是恼火。
   有一天他喝多了酒,在那几个朋友的撮合下,他终于出轨了,和在酒店上班的一个女孩发生了关系。这个女孩叫沈晨,本来她们之间只是一夜情,过了也许就过了,可是没想到不久她就怀孕了,杨云匆即犯愁又高兴,他要当爸爸了,这确实让他很兴奋,但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李晓琳。
   他只有把沈晨悄悄养在了别处,李晓琳一开始时一点都不知道,直到沈晨生下了一个儿子,杨云匆要带她们母子回家给父母看时,李晓琳才知道。
   善良的李晓琳一开始并没有责怪杨云匆,她把所有的责任都自己背了。
   当地有一句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李晓琳深深地知晓这句话的份量。
   尤其是在当地彝族人家,儿子对他们来说有着特别重大的意义,她理解杨云匆的苦衷,所以她选择了原谅。越是这样,杨云匆越是觉得对不起她,杨云匆不和她离婚,他说愿意一辈子养着她。
   李晓琳却很迷惘,她想离开他,却没有勇气,她从来没有去打过工,也没有孩子,她不知道离开杨云匆,她要靠什么来生活,还有谁可以依靠。
   为他生孩子的沈晨,书读得和杨云匆一样多,似乎也善解人意,她为杨云匆生孩子之前,并不知道李晓琳和他的关系。后来她也渐渐的爱上了杨云匆,还为他生了孩子,才知道李晓琳的存在,此时她已经舍不得杨云匆,更舍不下孩子,于是她住到了杨云匆家里,和李晓琳姐妹相称。
   杨云匆在县城里租了一间商铺,给沈晨开了个服装店,李晓琳就帮他们带着孩子,那孩子叫她大娘。
   杨云匆和李晓琳结婚时没有去领结婚证,李晓琳知道他和沈晨生了孩子后,才想起要去办结婚证,可是杨云匆总找借口说很忙,一直都没有办成,李晓琳不甘心,就这样一直熬着。
   李晓琳有她的想法,她虽然原谅了杨云匆,可是她还是不想和他离婚,这么多年了,她都一直跟着他,她的生活里除了他,什么都没有,离开了他,叫她怎么活。
   她打电话和二妹说:“和沈晨住一个屋檐下就住一个屋檐下吧!只要她能忍,我有什么不能忍的,再说了,还有个先来后到的吧!”
   二妹看得出来,其实大姐并不开心,大姐来她家里时,每当到了晚上,她就会听到大姐在偷偷的哭泣。
   杨云匆给她足够的钱花,为她买高档的化妆品,她还常常去美容院洗脸,把两腮的角质皮都洗得很薄了,脸上的红血丝都能清楚的看到。
   表面上,她光鲜亮丽,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些个漫漫长夜,她是怎么熬过来的,睡不着的时候,她把窗户打开了,看着月亮,数着星星,数着数着,任月光和泪水肆意的洒满美丽的脸庞。
   二妹让她放手,重新找个有孩子的人嫁了,她说:“二妹,你不知道,姐姐根本就没有什么交际圈,除了你姐夫,我几乎很少接触其他的男人,我生活的圈子就这么小,你叫我怎么去找呀!”
   二妹想着大姐的事情,又想着她自己的事情,她又再次怀孕了,不知道是女孩还是男孩。
   小妹李文普初中毕业后,也没再继续上学,她如愿招了个上门女婿,和父母亲住在一起。李文普和两个姐姐是不一样的,她嫁的人和她青梅竹马,她们一起长大又一起上学,他们彼此知根知底,互相了解,互相欣赏。

共 8896 字 2 页 首页12
杭州有名癫痫病医院value="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