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江南】补 酒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3:16:32
美酒佳人好似缺一不可的孪生姊妹。然而,现代的醇酒不知何时开始狂加佐料,海马、海狗、虫草、鹿茸……恨不得把酒兑成中药汤,释放生活的紧张压力、焦躁、郁闷带来的体力不支,唤起新的激情燃烧。补酒,应势成了男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可身处经济大潮中的“一把手”急需补的何止是功能,大脑都严重积水了,药还管用吗?老百姓都知道:这年头,连王八都缺补,你吃了能补个啥?!
  
   园林局长余培林在温泉池中挺了挺身子,坐在石阶上叹了口气说:“哎呀,难得休息一下,放松、放松。”办公室主任曲京凑过来说:“谁说不是呢?这一阵忙的咱们前心贴后心,就剩喘气啦。什么改造、扩建、打造森林城市,三、五年的事压到一年干,搁谁身上也背不起这份量,我这脑子反正早就装满了,再加载就得溢出来啦。”看着曲京滑稽的样子,余培林笑道:“这话轮上你说了吗?你是寡妇养活孩子,有老底嘛。”曲京也笑了:“余局,我这算啥,我不是看着您整天跟我们一块拼死累活的干,不忍心吗?”余培林无心听曲京没完没了的穷叨叨,把目光转向四周看着池塘周围的花草树木陷入思虑之中,不经意间,透过淡淡的水雾,一双白色露趾高跟凉鞋出现在眼前,细细的带子在鞋跟划出美丽的曲线。凉鞋上踏着一双精致的美脚,白嫩的脚趾,纤细的脚掌,粉红色的脚后跟,高高隆起的足弓,细巧的脚趾上涂着粉红色的趾甲油,看起来越发迷人。余培林正在发呆,曲京递过一支烟来,举着打火机说:“来,冒一根?”余培林无奈的点燃香烟,等他再抬头望去,那女人已随着他吐出的烟雾向山下走去,只看到飘飘长发,白色连衣裙裹住的细细腰肢……禁不住懊恼的骂了一句:“你小子,真不长眼。”曲京顺着余培林的目光望了望,吃惊地说:“哎呀,让美女从眼前溜过去了,罪过,罪过。”说着,爬出水池,拉过浴巾向前跑了两步说:“我去看看,是哪家仙女下凡啦。”余培林哼了一声:“你呀,猴摘帽子,啥都不干啦。”
   曲京几经周折,还真打听到这位女子的下落。此人叫魏洁雯,北方园林绿化开发公司的经理。余培林得知此情,得意的笑笑说:“真没想到,这园林系统腌萝卜、泡白菜的还能开出这么水灵的花儿来。二环路绿化带马上就要开工了,不怕她有食不吃,让生意从眼前溜过去。”曲京说:“是啊,咱们这阵子项目多,有钱不挣那是傻子。咱们是大马路上弹琴,听不听随你便。”果真不出所料,魏洁雯托人请客,开始公关了。余培林抑制着心头的喜悦,假惺惺的以不是今天有会,就是接待上级领导为由半推半就。而这边,魏洁雯始终攻势不减,频频示意。余培林觉着火候差不多了,才答应了魏洁雯的宴请。二人一见面,余培林差点跪倒在魏洁雯的石榴裙下。几个回合下来,便丢掉了官腔空话,如同吃了迷魂药一般,乖乖就范了。不等魏洁雯报完绿化树种,余培林便爽快地答应了魏洁雯的要求,还添油加醋的说:“冬青、紫叶小檗、金叶女贞,你有多少,咱给他都种上。你种个7、8千株,我按1万株结账。”魏洁雯没料到事情竟是如此顺当。她举起酒杯说:“余局,想不到您这么爽快。放心,工程干下来,我知道该怎么做。”余培林笑道:“你一个弱女子,出来闯世界也不容易。现在的社会太复杂了,我之所以这样对你,还不是怕你上了坏人的当,为你担心呢。”魏洁雯顺势说:“是啊,现在社会真是太乱了。我原来也在机关工作,我们那个狗屁处长,有事没事找个借口让我陪他加班,总想占人家便宜。我一气之下,就把工作辞了,自己干公司。哎,苦和累不算什么,我这长相惹了不少麻烦,人们都说美女也是生产力,我这一点感觉都没有。”余培林同情的说:“是啊,是啊,你也真不容易。不过别担心,以后有我呢。”魏洁雯说:“是啊,打一见您的面心里就踏实了,就想和家人一样亲切、和蔼,我就叫您一声哥吧。”“啊……”余培林的心微微一颤,整个人都酥了,吱唔地说:“好,好。”
   俗话说:杨树开花不成梨,石头蛋子孵不出鸡。好不容易找了个俊妹子,自个儿下边倒不争气,把余培林急得又嚼西洋参又喝枸杞酒,时不时还来碗甲鱼汤。曲京苦笑道:“余局,那玩意儿都没用。王八都是速生的,本身它就缺钙,能补咱吗?我朋友那有几瓶力酒听说效果不错,咱喝着试试咋样儿?”余培林擦了擦眼镜,叹着气说:“试试,什么三鞭酒、正根酒,都试试,不行,把海马绑上,看它有用没用?”曲京说:“您是心情太焦虑,放松放松也许就没事儿啦。”余培林说:“放松?再放,就彻底怂啦。没想到这机器老化的这么快,还没咋着呢,就转不动了,质量问题,没有引起足够重视。”曲京说:“不晚,知道先天不足解决了,不就正常了嘛。”忽然,曲京凑近余培林说:“最近,咱局的余怀水正在写什么情况,反映二环路工程招标不公开,是明招暗定。”余培林把手中的文件摔在桌上说:“又是这个余怀水,不看着和他是同乡的份上,早就把他办了。他一个副科级也敢跟领导叫板,也不撒泡尿照照,有他说话的份吗?”曲京说:“他还口口声声说,纪委要实行群众监督,他有权反映情况。”“群众监督?”余培林冷笑道:“他连门都甭想进来,还监督?咱开车走了,他也得追的上啊。这些个理论都是执法室那个大老李煽动的,理论上可能,其实就是没门儿的事儿。群众监督领导那不是灯芯做琴弦,不值一谈(弹)的事儿吗,屁股底下上弹簧,蹦不到哪儿去。”曲京说:“可咱也不能不啊?这小子要是把这件事往纪委捅,真捅出个窟窿来,麻烦可就大了。”余培林愤愤的说:“量他也没这个道行,既然这小子这么损,咱也不是吃素的,他叫什么余怀水,我孙子就叫余怀火,跟他弄成一个辈分儿。”曲京笑道:“可您现在还没孙子呢?”余培林说:“将来会有,要不先我把养的狗叫怀河,把这小子损死。”曲京乐的直猫腰,说:“高,实在是高。要不怎么领导站位高呢。大姑娘送情郎,老是走在前面。”余培林叹了口气自语道:“魏洁雯?听着怎么像未接吻,这样的女人真是梦里难寻呢。”
   魏洁雯的到来,让余培林喜出望外。看着眼前,修长美腿上的透明丝袜,光滑的脖颈和丰满的臀部、蜂腰一般的蛮腰,在一袭白裙下托出凹凸有致的玲珑曲线,迷人的微笑,令人产生无限遐想。余培林有点眩晕,他不敢相信眼前是仙是人。魏洁雯翘起纤纤手指,给余培林广西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递过香烟来,余培林颤抖着接过来,点了几次竟没有点着。魏洁雯微微一笑,替他打燃火机,余培林吸了两口,稳了稳神。魏洁雯说:“哥,听说政府要加大绿化景观的力度,要大种树,种大树,打造城市森林公园,这对咱们可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我已经组织人开始搜罗银杏、桂花、红豆杉等名贵树种,为美化咱们这座城市做点贡献。”听着魏洁雯娓娓道来的娇声细语,余培林兴奋地说:“对,对,妹应该从大局着眼,从做大入手,为我分忧嘛!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哥按着办就是了。”“哥……”魏洁江西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雯发嗲的叫了一声,把余培林的魂都勾酥了。魏洁雯边说着边从手包里取出一小纸盒,放在余培林眼前:“哥,你常年在外面喝酒,早晚会把身体喝坏的,这是解酒护肝的药,听说效果不错。你记着,喝酒前吃两粒,身体是工作的本钱,身体没了还干得了什么工作。再说,我还指望哥这棵大树越来越挺拔、越硬朗呢。”余培林心里一酸,心说:瞧瞧人家,还知道心疼我呢。不像家里那个黄脸婆除了逛街购物哪还有这份心思。唉,要不怎么说人生难得一知己呢。想到这,余培林浑身发热,隐约着找到了感觉。他站起身来对魏洁雯说:“妹,你先喝杯水,我去洗个手。”说着,转身走进洗手间,从挂架上取出“力酒”来,一仰脖喝了一大口。魏洁雯见余培林从洗手间走出来,不好意思的说:“我也方便一下。”余培林愣了一下,忙说:“去吧,没关系。”余培林侧耳听到洗手间传来的淅沥水声,心不住的狂跳起来,下身好像也出现了冲动。余培林闭上眼睛,思忖着:这力酒果然很给力,还是这女人的刺激作用呢?眼前飘浮着魏洁雯洁白的肌肤,余培林长出了一口气。此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的遐想,他恼怒的问:“谁?进来!”办公室主任曲京伸进半边脑袋来说:“余局,有客人。市纪委的李主任来了。”余培林心里骂着站起身来,说:“请他进来吧。”话音未落,执法室主任大老李笑呵呵的走进来,余培林迎上去问:“李主任,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哪阵风?”大老李往沙发上一坐说:“你这大搞绿化的风呗,搞这么大动作,不来给你鼓把子劲,你小子还不得掉链子啊。”余培林笑道:“你呀,说是来鼓风的,其实还不是敲警钟的,你那套,地球人都知道。”正说着,魏洁雯从洗手间走出来,看见大老李一怔,忙低头笑笑拿起郑州癫痫病能治好手包对余培林说:“你们先忙着,我就告辞了。”余培林说:“好,那我就不送了,路上注意安全啊。”魏洁雯一摆手走出屋去。大老李望着魏洁雯的背影说:“我说一进屋就觉得气味不对呢,原来你这也是聂小倩光顾,无心苦读,插空偷欢呢。”余培林不满的说:“行了吧,老兄,光顾我这的就得是马寡妇、孙二娘那样儿的,就不兴有朵鲜花嫩草的?”大老李说:“看你能的,见了美女你还能咋着?也就是养养眼得了。”余培林说:“女人和女人可不一样,就是茄子也分好几个品种呢。人家这样的,穿着衣服是美人,脱了衣服是性感美人。哪像咱们,穿着衣服是局长,脱了衣服一身囊肉,谁待见咱这号的算是活见鬼了。”大老李说:“少给自己打马虎眼,人家瞄的是你穿衣服的时候,看的是你手中的权,别把自己说的跟叫花子似的,你这上这么大的工程,我就不信苍蝇找不着没缝的蛋。”余培林倒了杯水,递给大老李问:“我说,别听风就是雨的。工程不怕大,咱的措施严。干了一辈子工程,想翻车还没找到沟呢。”大老李故作惊讶道:“呵,蛤蟆打哈欠,口气不小哇,我这还没敲锣呢,你就打起保票来了。告诉你,再巧的瓦匠也难垒不透风的墙,让你找漏洞堵管涌,你先把堤防吹的固若金汤,本身就是麻痹大意。我倒要问问你,这工程不公开招标,咋还搞什么邀标,排斥有实力的公司进不来,头一脚就踢得没水平。”余培林思虑了一下说:“老李,我这里情况特殊,你别听有些人瞎哄哄,工程质量是断定好坏的唯一标准。不要强求形式嘛。”大老李说:“你少玩这一套,招投标要公开、透明这是原则,你们这么干首先是违规违法的,这里边你敢说没有‘猫腻’。”余培林说:“别说那么邪乎,我们是局委会定的,是集体研究的。再说,扶持本市企业,扩大税收这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大老李说:“集体研究也得符合招投标法,你们领导班子无权决定谁中标,这是市场行为,不是你们班子定的事儿。”余培林说:“市场?现在市场都不健全,只能在宾馆招标,一时也规范不起来,这也是没法儿的事儿。”大老李说:“这点儿你不用担心,明年咱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建起来,各类项目都集中统一规范的进行交易。你这一把手,又省心又免得犯错误。”余培林问:“统一集中交易,这招可够损的。又是你们纪委的馊主意吧?要说你们管的面也太宽了。搞搞监督、检查,查处有问题的干部也够忙活了,还时不时出点馊主意。”大老李自豪地说:“你还别说,我们就是针对查出的问题,找到堵住问题缺口的办法,像集中支付和、小金库治理和现在的公共资源交易都是改革的具体措施。我们不但要发现问题,还在探索着解决问题的办法,说我们是改革制度的先驱一点都不为过。”“行了,行了,别人还没夸自个儿倒吹上了。”大老李笑道:“怎么着,不服气行吗?”余培林说:“服,当然服气,就是你们也少点事儿,天下就安生多了。”大老李说:“你说的天下是你们这些官的小天下,我们要的是大天下,是所有人的天下,大天下不安生,你小天下能安稳吗?”余培林不满地说:“看,又来了,你呀,脑子老是一根筋。”正说着,曲京进来:“余局,中心公园森林方案设计出来了,人都在会议室等您。”余培林一摆手:“行,让他们先议去吧,我过一会儿过去。”大老李说:“你忙,我就先回去了。记住,工程一定得公开招标,不然,人家可要举报你了。”余培林笑笑:“都是为工作,咱又没私心,再说,还有你保驾护航呢嘛。”大老李站起身来说:“去你的吧,为的是你少犯错,咱们还能多共事几年。”说完,转身就要走,一回头,看见余培林弓着腰直不起身子,便说:“咋的,你这腰间盘?”忽然发现余培林裤裆胀起的大包,便笑道:“该突出的不突出,不该突出的癫痫病的最新疗法倒起来了。你这心思肯定还是被美女勾了魂了,注意影响哟。”余培林苦笑道:“我这早就不行了,最近喝点补肾的酒,谁知道把这玩意儿逗起来了。”大老李说:“见了美女不动心,那是有病,可见了美女起歪心,那可得吃药啊。”“什么药?”“补药呗。”“你呀,算我在你面前丢人了。”说着,余培林凑到大老李跟前小声说:“最近,我这工程不少,有什么事儿你就吩咐。”大老李笑道:“我可不趟你们这池子浑水。哎,哪天把美女叫上一起吃个饭还行。”余培林也乐了:“你呀,看来美女人人爱,汽车都爆胎呀。”大老李说:“美女还是留着自个儿观赏吧,给我介绍那是关帝庙求生孩子——拜错神了。”

共 667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