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西风】山湾里的老井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5:48:06
无破坏:无 阅读:1442发表时间:2018-05-05 21:07:24 摘要:山湾里的井就是脑海里最亲切的记忆,也是儿时成长的象征。    山湾里的老井,就像一把古色古香的琴弦,弹奏着古老的歌,流出了忧伤和苦涩的调子。   古人云: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每次回到乡下老家,总有些感触。岁月如水,逝去的不仅是昨夜的星辰,温柔的山风,也逝去了往日地坎的轮廓,熟悉的山脊,曾经炊烟袅袅的老屋。更令人感慨的是,逝去了水波粼粼的水井和许多沧桑的脸庞。   那些沧桑的脸庞我知道他们到哪里去了,那一个个馒头似的土堆,静穆地矗立在清明的山岩下,几株刚发嫩芽的小草,几朵还未开放的花朵,几枚晶莹的露珠,从冬天的沉睡中醒来的柏树……   而那些水井们呢,仍静静地躺在山野里。或接受人们仓促的一瞥,或受到人们厌恶的哀叹:我们早就吃上自来水了,你们早就该退出历史舞台了。   然而,那些井的影子如雾一般萦上了我的脑际……   我的老家是一个呈椅子似的大山湾,住着几十户人家。自我有记忆起,这里就有三个大的四合院。东面的叫窑湾头,中间的叫老屋头(因被火,只有一半院子,在院子的西南角另有一个小院子),最西面的叫角上。房屋一律是川北典型的屋架穿篾式,挨挨挤挤,很是热闹。窑湾头和角上两个大院子还有高高的朝门,朝门大约有三尺那么高,小孩子都翻不过。听说以前,朝门外都栓着一条大狗,不熟识的人是进不了院子的,而我小时候却没有看见过这样的大狗,只是爬朝门时,院子里祖祖、爷爷们都赶过来帮我。一边扶我,一边说,看你门槛都翻不过,啷个娶婆娘?院子内立即传来阵阵哈哈的笑声。我也不知怎么回事,便张开流着口水的嘴巴也啊啊笑起来。突然,来了一位挑水的长辈,老远就听见扁担嘎吱嘎吱地响,肩上的扁担像风吹树枝一样起伏,一阵气喘的声音传来,娃儿,让开!让开!我立即从朝门上翻下来,站在一旁去了。   水是从哪里来的?离院子两百米处,就是我们湾头的老井。   自我有记忆起,老井就在那里。清亮亮的,绿幽幽的,深不见底。四周是用不整齐的石块砌成的。石缝间还长着一株株青草。在离井边几十步远,就长着桃树,杏树,李子树。春天一到,井边就铺满了各种各样的花朵,把老井打扮得非常漂亮。最让我们惬意的是夏天有月亮的晚上,我们光着屁股,被大人们拉到井边,大人们就用木瓢一瓢一瓢地舀出井水,往我们身上冲洗,洗去我们玩耍嬉戏在身上留下的污垢和泥土。每当一瓢凉水冲上了头顶,一股凉意像触电般浸透了全身,我们便啊啊地吆喝出来,稚嫩的声音便响彻了山湾,惊动沟底的青蛙,树上的鸟儿们。青蛙们便更大声地呱呱地叫着,鸟儿们便扑棱一声飞进了岩石边的竹林里去了,而月亮仍静静地沉到井底,像一块碧玉一样。从井里打水的时候,木桶呼啦呼啦划过水面,水被搅动起来,水底的月亮便碎了,金子般跳上了水面。井里便全是哗啦哗啦的耀眼金子。又是哗啦,哗啦的声响,我们洗澡水被倒进了井外边的沟渠里流向了碾子沟去了。   在繁星满天的夏夜里,我们也感到快乐。借着微微的星光,我们脚上穿着用草做的或用旧车轮做的凉板(拖鞋)来到井边戏水。这时的老井,是另一番情景。水面上浮着星光甘肃哪家医院治癫痫好,水气在井边飘散。望望四周,黑黢黢的是不远处的竹林,桃树,柏树和高大的岩石。向远处望去,是高耸的罗成岭,郭家山和赵家沟。老井上边是一条大路,把这湾里的三个大院子连接起来了。这夜里也有人来来往往地走动。大人的脚步,小孩的脚步,男人的井边,女人的脚步,我们都能分得清清楚楚。只要听到大人的脚步,我们就会停止向老井里扔小石头,否则,就会听到轻轻地责骂声,舅子,耍的没事干,不要整脏了,都要吃啊。我们便蹑手蹑脚地退到井边一米开外的地方,围成一个小圈子,一边拍着手,一边在井水轻轻拍击井边岩石的声响里唱起来:   月亮婆婆,烧个馍馍   馍馍落嗒,位爷(外爷)捡嗒。   位爷告状,告成活状,   活状买牛,买得沙牛。   沙牛耕地,耕成沙地,   沙地种麦,种成大麦。   大麦烤酒,烤成烧酒,   烧酒待客,待成百客。   百客行礼,行成大礼,   大礼磕头,磕破额楼(额头)   我们稚嫩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湾里飘荡,传得很远,还可以看见对河白坡上有几朵灯火在飘动,胆小的女娃儿们会说,那是鬼火吧,我们这些胆大的男孩子们会说,不是,世上哪有鬼,那是赶场的人在赶路。又过了很久,夜已经很深了,我们一边玩水,一边唱着,似乎在等着星星们离去。这时,就有大人的声音传来,快洛阳哪家医院治癫痫效果好回家睡觉吧,明天还要到书房嘴上学,等明天晚上月亮出来了再唱哈尔滨专业的癫痫医院有哪些你们的月亮婆婆,到时,月亮婆婆给你们两个馍馍,馋死你们。我们于是只得站起来离开老井回家。哗啦,一只青蛙跳进了井里,一会儿,老井又郑州癫痫病哪家医院能治好恢复了静寂,等待我们和老井的,是一个漫天星斗的梦。   老井一天到晚一年四季都不会闲着。山湾里的曙色才刚刚来临,井边就响起各种声响:扁担嘎吱嘎吱地声,扁担铁扣扣撞击的声音,打水时水桶溢出水的哗哗声音,挑水人相互问候“早,早”的声音,水井的水像潮水一样起伏的声音……不久,井边就响起了踢踢踏踏的声音,哗,水被打起来;哗,水桶里按进了甜菜,莴笋,菠菜,白菜,瓢儿白,湾里的妇女们也起来了。   你听,井在轰隆轰隆地响着,就像很小的雷声似的,那是妇女们在用红苕歘歘红苕。那时,湾头人的早饭就是一大锅红苕,几颗米和一大把酸菜。但人们吃着带劲,吃完早饭之后,就背着背篼,扛上锄头,犁头,簉耙,牵着牛,沿着窑湾头的一道有两三百步的石梯子,爬上青冈梁,到牛石嘴或关河湾做活路去了。那老井仍静静地躺在那里,目送大人小孩离去,又盼望他们晚上归来,归来再喝上这甜甜的井水。   老井也有让人伤心的时候。听说一位比我大得多孩子因在井边玩耍,掉下去淹死了。但我们湾里人从不怪罪老井。自这湾里有人起,恐怕就有了这老井,老井从没有做出过伤害人们的事。她供你吃供你喝,供了一代人又一代人,据我考证,至少也有几百年,从来没有人在老井边警示过你,老井就是你的祖宗呢,她保佑着我们,养活着我们。   当年,在井边玩耍的光屁股们现在都老了,都长出了白头发,白胡须了。离开她多年了,有时在梦里还能看见她。   树影婆娑下,清亮亮,绿幽幽的老井,何时再能看见你!   2018.4.6 共 238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9)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