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荷塘】稻米香里忆流年(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1:45:17

时光荏苒,岁月流转。几十年的光阴,足可以让沧海变桑田。但我相信,有种味道,永远不会随着岁月远去,就像那白白米饭的香味,因为,那原本就是——母爱的味道啊!

——题记

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而今,“有米也难为巧妇”了。这不,晚饭刚一端上桌,女儿的眉头就皱起来了,声调也高了“八度”,“唉,妈妈呀,怎么又是米饭,看着我都没有食欲,您做饭就不能有点创意吗?”兴冲冲正端菜的手,瞬间僵住了。一双无形的手“呼”的一下,在我面前推开了一扇厚重的时光的门,我依稀看到了,三十年前饭桌前的那个小女孩单薄的身影......

那年,我五岁,还没有上学。有一天,和同龄的孩子,在家门口那条长长的巷子里,疯玩了一上午的游戏后,个个饥肠辘辘。一阵阵饭香味随风扑鼻而来。

“一定是我家做香喷喷的米饭啦!”小伙伴中不知谁喊了一嗓子。

“怎么一定是你家呢,我闻着是我家呢!”有的小伙伴不服气了。

“我家的啊!”“我家的啊!”小伙伴们开始打嘴仗了。

第一个喊话的小伙伴自顾自先行跑了,我们几个随后做鸟兽状散了,个个撒腿跑回家寻找香味的来源了。幽深喧闹的巷子立刻沉寂了下来。

我也兴奋地往家跑着。所有争着抢着说香味是自家的小伙伴们中,我是唯一一个没喊的。说不上是我内向使然,还是内心深处更渴望一种——意料之外的惊喜啊!

三步并作两步跑回家,母亲已经坐在饭桌前等我多时了,她习惯了这样的等待。每每做好饭喊我吃饭时,我总是答应着,直到肚子“咕咕”响着抗议时,才不得不慢吞吞地、一步三挨地挪到饭桌旁。桌子上,永远是我闭着眼都能猜到的东西:一小盘咸菜、一大笸箩红薯和玉米饼子,间或是一摞地瓜煎饼。经年累月,一成不变。像岁月。偶尔会有两个炒菜,一盘炒花生米,一盘葱花炒鸡蛋。那多半是在乡镇上班的父亲回家了,或是家里来客人了。

果不其然,“香味”没有带给我意料之外的惊喜——不是我家的。我呆呆地坐在饭桌旁,有些歇斯底里地哭着,喊着:“为什么顿顿吃这样的饭?我吃够了。我也要吃米饭,我也要吃香喷喷的米饭!”

一顿饭的时间,我就这样兀自吵着,闹着,像受尽了千般委屈。母亲没有训斥我,贫穷苦难的岁月,让原本不善言谈的母亲更加寡言少语,此刻,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紧紧地,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说不上是母亲怀抱的温暖,让我感觉安然,还是我业已哭累了,我渐渐停止了哭泣,甚至,不知不觉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到母亲的双肩抖动,身体在轻微颤抖。我扬起泪痕未干的小脸,忽然,有咸咸的东西再次爬满我的双颊。是母亲的泪,无声地打湿了我的脸。记事以来,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母亲流泪,少不更事的我,不懂得母亲泪水的含义,但却深深记住了母亲流泪的神情,是无奈,是心酸,是痛苦……

“娘,我不吃米饭了,你别哭,别哭!”我慌乱地伸出小手,为母亲擦着那好像永远也擦不干的泪水。

那以后,我仿佛瞬间长大了。生活原本就是苦涩的,我不能强求父母为我改变什么。我看到父母和周围的人们,每天披星戴月早出晚归,苦苦经营着艰难的岁月;我看到他们疲倦的神情,麻木地连眼珠都不愿眨动;我看到他们劳累过度的身影,单薄地像一片秋天的叶子;我看到他们被生活的重担过早压弯的脊背,像一张拉满了弦的弓箭,好像随时要射向茫茫黑暗……

我明白,“香甜”不仅仅是我——一个孩子最初的梦想,更是我的父辈们终其一生为之奋斗的家园梦。

如果,如果没有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或许,童年关于“吃饭”的记忆,就确实没有香甜可言了。

我自小就体弱多病,上学后,劳累加上长期的营养不良,身体愈发虚弱不堪了。终于有一天,我晕倒在课堂上。醒来时,我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映入眼帘的,是白得刺眼的墙壁,和母亲红肿的充满血丝的眼睛。

“娘,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在这里?”听到我开口说话,母亲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了,疲倦不堪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孩子,没事了,你只是太虚弱了,娘这就给你做好吃的。很快,你就能背着书包健健康康去上学了。”

母亲走了,我忽然看到,不到四十岁的母亲,脚步竟然有些蹒跚。哥留下来,守着我。功夫不长,母亲就回来了,左手端着饭盒,右手提着保温筒。哇,好香啊!还没打开盖儿,哥已夸张地大声嚷起来。刹那间,连病房里刺鼻的来苏水的味道,也被这突如其来的饭香味冲淡了。我和哥贪婪地吮吸着。

母亲带来的是香喷喷的大米饭和葱花炒鸡蛋。我迫不及待吃了起来,一阵“风卷残云”过后,我才注意到,母亲正爱怜地看着我,哥正不停地吞咽着口水。

“娘,哥,你们也一起过来吃点,看,还剩这么多呢!”

“孩子,娘吃过了,你多吃点儿,身体才好得快啊!”

我看到,哥张了张嘴,刚要说什么,被母亲用眼神制止了。“小妹,哥不饿,哥不喜欢在医院吃,哥回家再吃。”哥说这些话的时候,目光一动不动地紧盯着饭盒。

“让你妹休息会儿。”,母亲找了个借口,把哥给支走了。

我佯装闭上眼睛,贪婪地享受着这片刻“欢愉”。是的,我喜欢米饭的香甜滋味,我更喜欢,母亲专门陪伴我的香甜时光。

记忆里,母亲有多久没有这样陪伴我了呢?那个缺衣少穿的年代里,母亲陪星星,伴月亮,倾其所有,去侍弄家里那些有生命和无生命的一切,唯独,没有时间——陪我!

第二天,吃完母亲送来的丰盛的“大餐”后,我找了个时机问哥:“娘怎么天天给我送米饭、鸡蛋?娘去哪里弄的?”捉襟见肘的日子,我觉得接二连三的“美食”,未免有些奢侈。

哥告诉我,我昏迷不醒的时候,一直喊着“米饭,米饭,我要吃香香的米饭……”母亲听着听着,就一次次用衣襟擦眼泪。回家后,母亲就把家里唯一一头正下崽的猪卖了,到集市上买了一袋子大米。

哦,我有些若有所思。

母亲再来送米饭时,那诱人的香味,还是一个劲儿往鼻孔里钻,我却忽然觉得鼻子酸酸的,难以下咽。

“孩子,不舒服吗?还是饭菜不可口?”母亲有些不知所措,也有些惶惶然。

我笑了笑,故意冲母亲撒娇,“娘,我吃腻大米饭了,想吃你做的玉米蔬菜饼子了。这次,你和哥就在这里替我‘消灭’了吧。”母亲疑惑地看了看我,我别过头去,装出没有食欲的样子。哥好像早就等不及了,没等母亲下命令,他已经“狼吞虎咽”吃掉大半了。母亲最终一口饭没吃,她舍不得自己吞下那份来之不易的“甜”,因为里面凝聚着太多生活的“苦”。于母亲,“粒粒皆辛苦”,于我,“粒粒总关情”啊!

......

日子在苦难中,亦渐行渐远了。八十年代初期,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华夏大地,也吹到了我们这座海滨小城。“包干到户”极大地调动了人们生产的积极性,家家户户不仅能维持温饱了,有的家庭还有余粮了,甚至大米、小麦等普通人家曾经望尘莫及的细粮,也源源不断进入了寻常百姓的粮仓了。

那个时候,每年冬天,乡下外婆就会带着舅舅家的小表弟,来我家住上一段日子。每次临走时,表弟总是吵闹着不肯走,外婆就骂他“小馋鬼”。因为表弟贪恋这里,顿顿有白白的大馒头,餐餐有香香的白米饭。每每这时,我总会劝外婆让表弟多住些日子。因为我仿佛看到,乡下饭桌前表弟孤苦落寞的神情,一如多年前的我。

九十年代初期,人们生活水平有了更加明显的提高。记得师范毕业前夕,我们班每个女生的手里都有好多好多的饭票,意味着好多好多的大馒头和米饭,就这样地“富足”了。

乡下表弟也已经不在过年过节期间来我们家小住了,因为乡下的生活几乎和城里一样了。表弟打电话说,他现在的饭量还不抵小时候了,说记忆中的馒头好甜,米饭好香,姐姐挽留他的情意好浓啊!

……

“妈妈,你愣着干吗?赶紧放下菜吃饭啊”,女儿的话,蓦地让我回到了眼前。看着餐桌上荤素搭配的四菜一汤,还有我煞费苦心做的“八宝粥”,里面有大米、小米、黄米、香米、薏米等,我说:“孩子,妈妈做的饭没有创意,那妈妈讲一个有创意的故事吧。”女儿雀跃着,放下已经拿起的筷子。精神生活确实很重要,但无论何时何地,都是在物质生活满足的前提下。

于是,在二零零九年初冬的一个晚上,在一张摆好了食物的餐桌旁,我给十岁的女儿讲述了一个关于“米饭”的故事。故事里的人,一路“追寻米香”、“品尝米香”、“珍惜米香”。女儿的眼睛亮亮的,不声不响地拿起了筷子,喃喃地说:“快吃吧,妈妈,米饭凉了就不香了。”

......

时光荏苒,岁月流转。几十年的光阴,足可以让沧海变桑田。但我相信,有种味道,永远不会随着岁月远去,就像那白白米饭的香味,因为,那原本就是——母爱的味道啊!

遗传性癫痫的症状有什么?癫痫病应怎么治黑龙江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强癫痫病哪些方法治疗最好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