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梦想征文】香妮又哭了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03:28
香妮是在娘去世刚刚过了十天,想到家里债台高筑时,又哭的……   爹劝她说:“妮,别哭啦!学费那么高,咱上不起,就不上啦!干脆,老早的找个活儿干,挣钱……”   香妮“哇”一声哭得更伤心了,打断了爹的话。   香妮哭着跑进了屋……      香妮一夜没合眼。她想去上大学,她想起了娘在世时,经常说与她的那句话:人活着,不吃那口馍,也得争那口气!   香妮想,当初娘咽气时,她一直就守护在身边,自己如果是个医生,懂得药理知识,懂得急救常识,也许,娘根本就不会离开这个世界。   香妮把娘的死,最终归咎于了自己。她认为是自己的错,是自己酿下了心灵上永远的一道伤痕!一种遗憾!   香妮就发誓,就立了志愿,将来上大学,一定要上个学医的。   如今,梦想的大门就在眼前,正等着自己去迈进。可是,高昂的学费,又成为横亘在她脚下的一道鸿沟,让她望而却步,成了一种心痛。   香妮想到了借钱,可当初爹给娘看病,家里已负债累累,再到哪里去借呢?   香妮突然间想到了打工,“对,离大学九月十五号开学的日子,还有俩月多的时间,拼命干上俩月,再说。”   对门的邻居三奶奶劝她说:“妮啊!不是我说你,你娘走后百天未过,尸骨未寒,该是你守孝尽忠的时候。你穿着一身白,就出去打工,成何体统?这是大逆不道、不尊不孝啊!”   香妮跪在娘的遗像前,一字一泪地说:“娘会原谅我的,娘会保佑我的,娘会理解我的,娘会支持我的。我想上学,我一定要去。”   香妮想到了档发厂,听说那里的工资挺高的。她想起了村里的二胖婶,在那厂里干活七八年了,据说都已当上了车间的领班,工资每月五千多。   香妮找到二胖婶,说了这事。   二胖婶听了一愣,望着她瘦削的身子说:“妮,工资是计件算,多劳多得。你娘刚去世,你又没干过这活,可累啦!能行吗?”   香妮眼含热泪,认认真真地说:“婶,我没事,能挺得住!啥不是学的?再苦再累俺也不怕,俺就是为了能挣到钱上学。”   二胖婶叹口气,惜怜地说:“我说了不算,还得经过业务经理的批准,明天跟我去试试吧!”   香妮躬身谢过二胖婶。      翌日一早,香妮草草吃点东西,给爹说了声,便骑车跟着二胖婶去了档发厂,找到了业务经理。二胖婶满脸堆笑,好话说得没数,恳请经理留下香妮。   经理不屑地瞅了眼香妮,哼了句:“试试看吧!”   香妮跟随着二胖婶进了拉档发的车间。   二胖婶拿起一束长头发,手把手做给香妮看。然后,又叮嘱她一番注意的事项,就走开了。   香妮看到头发在二胖婶的手里,上下翻飞,轻松自如。一把头发,不多时便被拉得条理有序,长短分明,可到了自己的手里,手不听使唤不说,头发怎么拉也拉不齐头,乱成了一团麻。   业务经理来车间巡视,很快就发现了香妮,狠狠训了她一顿。接着又吆来二胖婶,吼了一通:“这里只招熟练工,不招学徒工,这规定你能说不知道?不想干了是不?马上走人!”   二胖婶苦笑着脸,慌忙解释,说香妮是个苦孩子,娘刚刚去世,她又考上了大学,想挣些学费……   经理冷冷地说:“这里是工厂,不是慈善机构。厂里的规定,你又不是不知道,马上撵她走!”   香妮是两眼噙着泪花,离开档发厂的。   香妮回到家,爹正蹲在门旁吸闷烟,看到她两眼红红的回来了,爹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扔手中的烟头,站起身来说:“妮,你守家吧!爹这就去找你大才叔,跟他往建筑队里干活去,给你挣上学的钱。”   香妮知道爹的身子也不好,哭着进了屋……   娘过“三七”祭日时,香妮跪在坟前,哭成了泪人儿,谁也拉不起来……      夜深了,香妮一人独坐在灯下,却没有入睡。她用手一遍遍抚摸着满头的秀发,透过桌上的镜子,呆呆地注视着自己……眼泪,不自觉地流下来,滴落在桌上那张鲜红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上面,滴落在那张压得她好沉重的学费单子上面……   香妮想了好多好多……她想到了去世的娘,想到了为家憔悴的爹,想到了做人的艰辛,想到了上学的学费……   香妮抹了下眼睛,她想上学,她实在是于心不甘呢!   鸡叫头遍,香妮吁口长气,终于拿定了主意,果断地操起桌上的剪刀,对着镜子,“咔嚓咔嚓”地剪掉了满头的长发。接着便将剪下的头发,梳理成把,拿着敲开了二胖婶家的门……哭着恳请二胖婶教她如何拉好档发。她说,她还要去档发厂里干活挣钱。   二胖婶又惊讶又感动:“我的天呐!这么好的头发,都给剪掉啦!要卖好几百(元)呢!多可惜呀!”   香妮眼里流着泪,认真地说:“婶,我不在乎!爹身体不好,我不想让他再为我出苦力挣钱!”   二胖婶摸着香妮剪得不男不女的头,哭笑不得,心疼地说:“女孩子家,没有了头发说不在乎,是瞎话。婶也是女人,心里最清楚,这简直就等于要了女人的命啊!妮你却不怕这些,好要强的孩子,婶真的是服你啦!”   香妮抽泣着说:“婶,我就是为了要上学。”   二胖婶感动得热泪盈眶:“好孩子,婶一定教会你,咱现在就开始练。”   ……   数日后,香妮穿身蓝运动服,把自己打扮成了个男孩子,跟着二胖婶又来到档发厂,找到了业务经理。   二胖婶附个笑脸,又提出来让香妮来厂里干活的事。   经理心不在焉地瞟了眼香妮,一愣怔,不耐烦道:“上回你领来个女的香妮啥也不会,这回又领来个男小子相机,工厂里一般不招收男工人,这你还不知道吗?”   二胖婶瞅瞅香妮,赶忙又说:“经理,咱厂里也有男工人,您就再给我一个面子,照顾一下吧,这是个苦孩子,干得不好马上撵他(她)走!可以当场面试!”   经理“嗯”了声,说:“再给你个面子,让他试试吧!”   香妮很快就上机操作了,那娴熟的手势及动作,令在她身后驻足观看的经理,满意地笑了……可经理哪里知道,这“熟练”的背后,是一颗倔强的心,付出了一头秀发作代价,不吃不喝一连熬了数天数夜,苦苦“修炼”出来的结果啊!   香妮当天,就被厂里录用为一名正式工人了。   经理安排人到办公室去给香妮登记备案时,开玩笑地跟二胖婶说:“真行啊你,上回领来个女的一窍不通,这回领来个男的却是个高手。看模样跟上次来的那个,敢情是亲姊妹俩吧?这小子厉害!”   二胖婶笑着张开嘴,看看香妮,没直接回答经理的话,停了停,说:“俺存放的高手还多着呐!”   香妮低头悄悄地笑了。      为了能多挣些钱,香妮跟爹说好,从此开始吃住在厂里。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好好干活,多挣钱,她要上大学;她要让在天堂的娘,认为她是最棒的,为她这个独生女感到由衷地高兴自豪!   香妮每天干十一个钟头的活,几乎顶两个人的工作量。二胖婶看在眼里,怕她时间长了身子撑不住,劝她说:“妮,一定要注意好身体,不要硬拼,还要上学啊!”   香妮向二胖婶投去感激的目光……   第一个月下来,香妮就挣了三千多元的工资,可把她给乐坏了。   香妮拿着工资卡,激动地哭了。   香妮决定,暂先不告诉爹,等下个月底,一块把俩月的工资取出来,再回家给爹个惊喜……   第二个月底很快就到了。   这天上午,香妮正坐在机前,紧张地忙碌着,突然感到一阵头晕,昏了过去……   香妮醒来时,已是在医院,二胖婶正俯在她跟前守护着。   香妮的眼泪,“哗”一下流出来……   二胖婶见她醒来,吁了口长气,说:“可把我给吓坏啦!我马上回家通知你爹去!”   “婶——不要……”香妮马上喊住了二胖婶,“婶,求求你,别去啦!我既然醒来了,就别让爹知道了,他身子也不好,知道了再吓他病了。”   香妮停了停,又问:“婶,我正干得好好的,咋晕了呢?啥病?”   二胖婶激动地说:“我早就说过你,不要硬拼。是给累病的,是身子极度虚弱造成的,看看你,都瘦得皮包骨头了。”   两人正说话间,经理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香妮醒过来了,问道:“感觉着没啥事吧?”   二胖婶随站起来,给经理打招呼。   香妮激动地喊了经理一声:“叔——没事!”   经理有点动情地说:“你是个坚强的孩子,你的情况,二胖婶都已经给我说了,太了不起啦!我原以为你是个男孩子,差点儿没闹出笑话。真没想到,两次来厂的竟都是你,差别太大啦!”他顿了顿,又说,“以前我慢待你不周,请原谅!这事我已给总经理作了汇报,签于你在厂里良好的表现,你就在这里安心养病,工资照发,医疗费全部报销。”   香妮的眼泪,不觉又溢出来……   半月后,香妮出了院,高兴地回到了厂里,一问今天几号,才知道是九月的十四号,她兴奋得不得了,因为明天就是她大学开学的日子,她就要走了。   香妮拿着工资卡,早早起出了俩月零十天的工资,共10600元,咋这么多呢?她不解地找到二胖婶,问道:“厂里咋给恁多?是发错了吧?”   二胖婶一笑,说:“经理已跟我说过了,你第二个月的工资四千多,加上俩月的超勤奖,加班补助,还有各种福利什么的,都在里面,不错的。”   香妮激动极了,她觉得自己上大学已不成问题啦!   香妮高兴地取出600元,将下剩的一万元放好,然后邀着车间的一个好伙伴,很快去了邻近的一家服装超市。她早已想好了,打算给二胖婶买件礼物,表示感谢。再给爹买身好西装,让爹穿身上也潇洒一回。想想爹拉扯了自己这么大,操劳了半辈子,连身像样的衣裳都没有,惭愧啊!   香妮觉得,第一次用自己的辛劳所得,感恩大人,很幸福!很甜蜜!   香妮想,要是娘在,该多好!   香妮很快在超市里给二胖婶买了身休闲内衣,又给爹精心挑选了一套笔挺的西装。   香妮想,爹穿身上,一定很帅。明天就让他穿着这西装,去送自己上大学……   香妮将休闲内衣送给二胖婶时,二胖婶说啥也不要,最后感动地说:“真是个懂事的好闺女啊!”   香妮让二胖婶领着,去跟业务经理道个别。   经理很感动,说:“以后假期里想再来,这里随时欢迎你!”他说着,随手掏出来一个红包,递给香妮,“这是总经理和叔叔我两人的一点心意,你的精神感动了我们,我们还得向你学习呢!祝福你在大学里进步、快乐!”   香妮激动地说不出话来,给经理深深鞠了两个躬。   香妮和二胖婶从经理的屋里走出来,突然看见村里的大才叔,正站在厂里的大门口,冲她俩急急地挥着手……   香妮和二胖婶赶忙走过去,只听见大才叔上气不接下气地对着香妮说:“孩子,不好啦!你爹出事住院啦!医院里正等着要交押金呢!”   “咋啦?”香妮一怔。   “你来这里后,你爹就找到我,非要跟我去建筑队里干活,说是给你挣学费。没想到他有恐高症,一下从三层楼上摔下来了,正在医院里急救呢!”   “啊!”犹如晴天霹雳,当头一棒,香妮顿感头上“蒙”的一下,眼前一片眩晕……   二胖婶慌忙伸手扶住了她。   香妮缓过神来,二话没说,马上跟着大才叔,匆匆赶往医院……   二胖婶望着他(她)俩远去的身影,怔怔地站在大门口。不知何时走过来的经理,连喊了她几声,她才回过神来。   经理问发生了啥事?这样魂不守舍的!   二胖婶含着眼泪,说出了香妮爹摔伤住院要交押金的事。   经理怔了怔,说:“真是祸不单行啊!好苦命的孩子,这么要强!”他停了停,又说,“快去车间干活吧!我找总经理去!”      香妮跟着大才叔,火速赶到了医院,医院里马上催促着说,快去交住院押金:一万元。   香妮想都没想,随从身上掏出来已暖得温热的一万块钱的工资,交给了医院。   一切办妥后,香妮找到急救室,看到了正挂着氧气瓶、浑身包扎着的爹……她禁不住“哇”的一声,忙用手捂住嘴,退出了急救室。   香妮倚在走廊的墙上,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她咬牙暗示着自己,爹已经这样了,自己坚决不能再倒下去,一定要挺住,来照护爹。   香妮抬起头来,眼里饱含泪水,“苍天啊!为何?咋又给我带来这么大的不幸!”   香妮回家取住院的东西,推开家门,走进自己的房间,一眼看见了放在桌上的那张鲜红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还有那张学费通知单,不觉泪如雨下……   哈尔滨治疗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癫痫的症状南京看癫痫的医院哪里靠谱?长沙癫痫哪个医院治疗好

热点情感文章

古代诗词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