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流年】转身,你依然是我不变的牵挂(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10:44

三月的微风,在西北的天空下,抚过脸颊,仍旧有着沁心的冰凉。于是,捧一杯清茶,透过清亮的杯壁,暖着冰凉的手指,满身的寒意,就这样缓缓敛入这一沉一浮中。

习惯在这些不经意的时候,用慈悲的柔肠,收藏红尘中过往琳琅。总有一种不舍,一种恋,情深独赏,只因为,会有一些人、一些事、一些景,一旦放手,便是此生再也不见!

我来讲一个故事吧,故事中的主人公,是我在红尘中遇到的有着特殊况味的女孩,她有魂,有灵,有决绝的刚烈和欲语的留恋,她深藏在我的记忆里,安然栖息,一住,或许就能成千古。

其实,她的故事很简单,简单到每每想起,就要湿人眼睛。

初次相见,是在两年前,我的办公室里。随着咚咚的敲门声,一位身着精致男装、休闲的有点不安分的、看上去二十六七岁的“男孩”出现在我的门口。我放下待整理的文件,看着这个帅气的大男孩,问道,“你需要什么服务亦或是帮助吗?”那人大大咧咧地坐下,问我有没有特别知名的律师,他要请法律顾问,不羁的口气与眼神,让我莫名对他有了好奇感。

我说,“知名的律师有,但你得说说你找律师要处理你哪方面的事务。”

他说,“你是律师吗,如果不是,给你说有屁用,我要找的是律师,报酬随意,多少都行。”一脸的浅薄及顽劣不羁。

我笑了笑说,“那你等会吧,特别知名的律师有,他正忙呢,你喝水吗?”

他斜着眼看了看我,“什么样的律师,架子不小,本姐我等不及。”说完就听到了她气急败坏的、略带粗野的漫骂及带上门的碰撞声,这是个什么人啊?直接一个无事生非、浪荡纨绔子弟的形象!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她那声“本姐”及略带纤细的女孩的声音就从脑海中崩出。来不及生气,忙向窗口望去,一米八几的身高,大概一百八十多斤的体重,超短超流行的发型,眼神中透露的几分轻浮及走路时的随意,让我一时恍惚,这样的形象会是女孩?不由地叹息,直至无语!

时光如水,记忆似尘,一瞬间花开花谢,一刹那春花秋月,我以为,短暂的相遇,轻松的抚去,便无痕。

再一次与她相遇,却是在一个特殊的环境里。

那一天,我在看守所管教的办公室里闲闲地看窗外云起云落。一声“报告”,让我回过神来,门帘开处,一眼就看到辗转了几次,才被男监区的管教送回女监区的那个“大男孩”。一时恍惚,在哪儿见过呢?怯怯的眼神,几乎找不到当初的不羁,但在她那份傲然的神情里,她的影子迅速从脑海中启封,而她,已不记得我。

我亦如她,装作互不相识。取下入监登记,填写她的家庭情况及联系方式时,她回答时嘴角的弧度,不是上扬的,有本能的排斥。那个表情让我再一次对她产生了好奇,心微微痛了一下,暗叹,在这个特殊的环境里,你的本性,可是不由你自己做主的,狂也枉然。

以后的日子里,她慢慢适应着这个群体里该遵守的法则,虽心有不甘,偶尔也会有叛逆的表情,但失去自由的身,是不能和灵魂一起飞翔的。也许人生本就如同一场戏,只是戏说的调子太潦草,入了生活,那就不是戏子一箱情愿的诉说,就如她,演绎的生活,是脱离开了戏说的。

后来,看她落寞,说不出为什么,心有微微地痛。于是,在看守所允许出去干活时,带她走出监室,去做一些不费体力,但也不轻松的活。在劳动中,与她慢慢相熟,慢慢的,她嘴角的孤度有了上升的趋势,当所有的戒备都化为零时,她娓娓道出了有关于她的故事。

她说,她的父亲身价上亿,只是一年里很少见她父亲的影子,更别说回家,当然,更少有她父亲的消息,给她最多的,是每个月信用卡上的5位数。

她说,她的母亲如她一样,爱美(说这话时,嘴角有微微的自嘲)每年至少有三次大型整容手术要做,回来后休养的那段时间里,她全权照顾。于是,她学会了做饭,但她还是想尝到到母亲亲手为她做的饭菜的味道;

她说,她不喜欢男孩,她生来就对女孩有好感,我脸上露出的震惊,让她的诉说微微停顿。

她说,“你不接受是可以理解的,这样的性格,是与生俱来的,任谁都不能说服,包括我的父母。”

在父母不在的日子里,她找了女友,两人双栖双飞,恩爱如一对小夫妻,曾轰动了她们那个地方的所有人。

她说,她在父母的嘴里永远是个宝,父母在她的眼里,只是造钱的机器,而在她心里,父母是这个世界上她最爱的亲人。

她说,她可以为她的亲人去做任何事,包括她的女友。她看不得她的父母及女友干体力活,或者看不得他(她)们受人欺负。

后来,她真的做了,为了父亲的生意,为了母亲的虚荣,更为了女友的安全。她把父亲生意上的伙伴打了,而且还瞎了一只眼,不懂律法的她,本以为逃离就可以躲开这一切,本以为有钱就会摆平这一切,可是,她最终进来了。

她说,进来后,觉得很委屈,父母为此是否为她奔跑申告。最初的她,很想知道,可是,看守所的戒律清规,不是她想知道什么就会知道的。慢慢的,在那儿呆久了,她忽然就不想再知道除此之外的那个世界里将要发生的任何事,觉得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轻松,委屈也变得不值一提。

慢慢的,她学会了随流,学会了唱只有看守所才许唱的歌,学会了吃没有一点油味的饭,学会了洗衣,适应了看守所清苦乏味的生活。本就爱清洁的她,乐此不疲地劳作着,转眼三个月就过去了。

三个月后,她出去了,走时,她哭了,全监室的人都哭了,只因为她的真诚,只因为她的善良,只因为她的随和,还因为她的豪爽……唯我,没有哭。

这一程,她叫我“妈妈”,只是,依然没记起我。人,生而孤单,转身寂寞。我在我的世界里,独守着敛尽寒枝不肯栖的清冷,用不声不响,善待这样的遇见,而在内心深处,不止百遍地祈愿她,早日走出高墙,迎接阳光。

走后的日子里,时有她的信息与电话。她说,她想我了;

她说,到我老了的时候,还想牵着我的手,陪我去看夕阳;

她说,夜晚睡不着的时候,她会想起我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

她说,她知道了怎样做人才不会让自己遗憾;

她说,她学会了隐忍及宽容;

她说,在她无助的日子里,很想让我陪在她身边;

她说……

太多的她说,在时间的长河里,慢慢变得弥足珍贵,我珍藏着。

最后一次见她,是在一次她说很想我,然后开了八个多小时的车,到了我所居住的这座城市。依然不羁的眼神,依然傲然的风姿,只是,脸上多了一份成熟与沧桑,眼神中带着几许出尘的空灵,淡淡的哀愁,分明透露着心事。她却只用沉默来接待我,而这份无言,让我看了只想握住她的手,给她一生的暖。

那夜,她喝醉了,抱着我的胳膊不肯放开。在醉语中,我知道了她的父亲因欠了生意伙伴的巨款而逃匿,至今下落不清;

她的母亲因父亲的不规矩或是不负责也丢下她离家出走;

她的女友因她脾气不好,很难与她相处而绝然与她分手;

她独守着那个烂摊子,面对她从没经手过的所有工厂的业务及人事,她无所适从。

最后她说,她不要宝马香车,她不要挥金如土,她很累很累,太想去那个曾经驻留过的“世外桃园”。她朦胧的泪眼里,点点哀怨,像深潭里摇碎的月光,有着沁心的冰凉和无意收拾的浅伤。

我泪眼朦胧,默默陪她安静下来,看着她静静睡下后,悄然离开。

第二天一早,我早早去看她,宾馆里已是人去室空,她没给我留下任何信息,打她电话已关机。我猛然醒悟,昨夜的她并没有醉,而她,是来和我告别吗?没有缘由,或许这种无由,就是天意!果真,她换了手机,关了QQ,让我从她的微信中彻底消失,而她的故事,也将停止在这里。

一株野草闲花,也有对着蓝天的梦想。人的一生,到底能承载多少奢望与苦痛!有了权势地位,还要求一个现世安稳,岁月静好,而当这些都不能再去求时,关上心门,是否就会安宁?我无从知道。

我只知,有些感觉,任你费尽唇舌也是说不清的。只有经历后,慢慢坐下来向前回忆,而后把这一段段经历,尘封上岁月的泥,埋在最深最深的红尘里,随岁月的流失而发酵成醇厚的佳酿,珍惜的温良,也苍茫!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需要剖析个彻底,有过这样的相逢及相知,能让自己依恋,就是牵挂。

孩子们可以吃什么来预防癫痫成年癫痫治疗方法武威市有没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热点情感文章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