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军警】家之魂(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00:12

日常生活中,他是个有不少毛病的长者,我曾不爱搭理他。但他的精神在我的心目中,却在不断升华,他是我家之魂!

二祖父同我祖父一般大,并不是亲兄弟,小时候两个交换吃奶,几十年在一锅里摸勺子,以兄弟排名次,我祖父是老三,这样称呼了一辈子,若不说,没有人知道他俩不是一母所生。

二祖父在我印象里,形成U字形。就是从喜欢,厌恶,敬仰,一个反复过程。

二祖父是种田好把式,耕耧锄割,收获,撒肥,邻近村庄是有名的。无管干什么,他总是第一个,从不怯场,也无敌手。那身姿,那手脚,那架式,那速度,那干净利落劲,真正是没说的。尤其是赶马车,可说是炉火纯青,绝了!什么样甩蹶子难驾驭的烈马,到他手里,乖巧得简直叫人难以置信。据说二祖父是个爱马的人,路上宁可自己干渴,也要让马喝上口水。轻意鞭子不打在马身上,只是甩得脆响,吓一吓。要打,鞭子一甩,专打马的耳根部,百发百中,从无虚发。赶起车来,那走步,那身子一幌一幌摇摆的,是行家没有不佩服得直伸大姆指的。除此之外,苫屋理草,扛,背,拿,驮,也是行家,年轻时他身骨硬朗,他拿动的物品,放到马身上,马都压得踉跄。

我由城里返乡,二祖父自然成了我的好老师。他也很热心,要求也挺严。农活十八般武艺,确教会我不少。我乍回乡,耕种收获,也帮了我不少忙。是我老师,也是帮手。

二祖父有三大毛病,一是嗜酒如命。干活,不吃饭不要紧,没菜就拔棵葱,捞点咸菜也没关系,只要有二两酒落肚就中。酒比娘老子亲。喝上几口,他情不自禁,又是秧歌又是戏,会手舞足蹈。捞不到喝他面孔板得吓人,一天也不会哼气。千方百计抿上几口才肯罢休。他喝酒还有个毛病,一喝就醉,睡得像个死猪,经常酒后误事。

我回乡的第二年,第三年上,妻子想到南方探家。二祖父闻讯来做我工作,说:“你妻子刚来,不要放她走,万一走了不回来就惨了。不如把这路费给我,让我跑趟青岛,你叔叔不会不给我钱。我有了,就不会借你们的了。我好了,你们也好了。”

我真的把钱给了他,说借只是好听。他没钱,有多少钱也不够喝酒,借钱从来没指望归还。

谁知我帮了个倒忙,到青岛喝醉酒,躺在大街上骂街,要同儿子儿媳割断关系。弄得满街人围观,都说我叔叔父亲根本不像贫下中农,倒像漏划地主。在那阶级烙印分明的岁月,对叔叔婶婶的政治生涯,带来极坏影响。

第二个毛病,都说二祖父嫖。隔壁人家,男人被鬼子杀死了,撇下孤儿寡妇的无依无靠。二祖父常去帮她耕种收获,抚养孩子,苦命的女人经常为二祖父买酒买肉买烟招待他,以身相报。后来孩子当兵,伤残返乡,成家生子。在我们老家对这种风流韵事最忌讳,传得沸沸扬扬,但二人仍一往情深,没断来往。

第三个毛病,就是不会过日子。分家时,财产差不多,但他运气好。他花光用光,碰上土地改革,划成分,我家是富农,他成了贫农。分了房子地。结果又全卖光,换酒喝了;又给他哥哥养老,住到哥的厢房里,田卖掉,照样可入人民公社。

二祖母活着时,生活安排还好点。一个人单过了,他是有粮就吃,有钱就花,好像难以过夜。下来小麦,天天换面条;分到地瓜,天天换酒;有了大豆,一天三顿炖豆腐……

吃完了,就来找我,拿粮,借钱,让我帮他‘度过这个坎’。逢年过节,人来客去,全都到我这里。款待他的客人,还要招待他。我家年节,平日来客,他是不请自到,从来没有缺过席。我同他一样分粮,还要拉扯孩子,也不富裕。但人都有老的时候,看在老家的面子,看在青岛叔叔婶婶和我们亲密的关系,我和老伴都习以为常,从没怨言。

我知道,二祖父一向是我们大家族中最能干的人,是全家的顶梁柱。老祖宗凡事总宠着他,让着他。他喜欢赶车,就给他买上大车,大马;喜欢喝酒,就专门买酒给他吃。在这个家族中,论出大力,他首屈一指。

有一件事我对他十分不满。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吧,七七年,七八年的样子,青岛婶婶回来探家,在我那里刚吃好饭,婶婶对她公公说:“你看他们从南方回来,上有老,下有小,白手起家,也不容易。媳妇还是南方人,什么都要从头学起,你不要老给他们添麻烦……”婶婶话还没说完,二祖父一下子蹦起来,说:“谁给他们添麻烦了?我从来不添过麻烦。我全靠我自己。”说着手指着我门上的对联念道:“‘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这是毛主席他老人家说的。我有自己的一双手,我活到今天这把年纪了,没谁能难倒我!”说得理直气壮,说完气哼哼地甩手走了。

婶婶说:“你不要火,没添麻烦最好了。就希望你能赌气!”边说边跟着出去。

我对二祖父的说法非常生气,我对妻子说:“二爷爷真没良心!当着他儿媳的面,三头六对面的,说我们没有帮他,照顾他,好像我们过去对青岛叔叔答应过,说我们会照顾老人的话全是假的,骗人的。我们那些酒饭白吃了,钱,粮食也白送给他了,一句良心话都不给。有意在婶婶面前出我们丑!”

从那以后,我赌气不搭理他了,至到我七九年返城。走前,我对祖父说:“我走了,我的房子最好给生产队用,你给谁住都可,千万不要给我二爷爷住,这人无良心!”

祖父满口应允,心里根本没有把我的话当码事,我们一走,便将二祖父接到我住的房里了。祖父到我处生活后才告诉我,我闻讯非常生气。

祖父说:“再不好也是一家人,亲兄弟住近一点,可互相照顾,比借给别人强。”更使我料想不到的是,祖父说反正不想回去,将房子以四百五十元钱卖给二祖父了。

我抱怨说:“我在农村生活了十七八年,你连个窝也不给我留!”

祖父说:“我们说好了,你将来想要,还可赎回。”

我说:“他那有钱?”

祖父说:“都是自家人,何必那么计较?房子又不会跑。”

祖父想回乡对二祖父说说明白,祖父返回家中没几天,二祖父因饮酒过量死在炕上。房子死无对证,只好作罢。祖父也觉对不住我们,懊悔不已。

两位老人都作古了。家乡没房子,也无我直系亲人。但我和妻子都怀念一起劳动的伙伴们,每年都挤时间回去住上几个月,同乡亲们有拉不完的家常话。现在不讲成份,不用担心界限不清,可直言不讳。通过几年的走访了解,特别在那腥风血雨,战火纷飞的战争年代,过去山村的一幕幕像电影一样在脑中翻腾,二祖父的形象逐渐在我的头脑中,像变成另外一个人,他普通的形象,逐渐变得清晰高大起来。

抗日战争时期,二祖父是伪村长,是八路军有意安排对付敌人的出头露面人物。也是可经常进入敌人内部的情报员。日本鬼子据点主要有两个,东面三十里是道头据点,属招远县,一般不过来。我村属西面十里驿道据点的管辖范围,日本鬼子,二鬼子,经常出来骚扰老百姓。

四零年年底的一天,道头据点的鬼子,得到叛徒密报,一大早便将村子包围了。当时八路军的十四团恰好住在村中,只好慌忙突围,两名战士在突围中牺牲,村长和村支书也不幸遇害。敌人疯狂扫荡,使村里的群众跑已来不及,只能就地躲藏。鬼子进村就挨家挨户的抓人,翻厢倒柜,搜八路军。村子里到处鸡飞狗叫,乱成一团。

二祖父的炕上就住着两个女八路,二祖母,大祖母,还有我的几个姑姑都在那里。二祖父闻声赶紧将门栓牢,用木棍顶紧。鬼子砸了几下门,没动静,又从旁边墙头豁口探过头来看了看,又缩回去。又绕到大门口,拚命用枪托再砸门。门砸得很响,砸了几个洞,几乎就要砸烂了。二祖母吓得连连哀求老天:“老天爷,保佑俺家别出事,俺给你烧香磕头了!”大祖母说:“门不行了,快砸碎了,开门让他们进来吧!”二祖父瞪着眼低声呵斥:“你要找死呀,你死不要紧,八路咋办?不保护好,谁为我们打鬼子呀!”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外面的哨音响了,鬼子集合了,砸门的鬼子也撤离了,大家才松了口气。

二祖父走出家门,嘱咐家中将门顶好,没他的话,任何人不要出去。竟自一人走到街上,见被鬼子拉来了不少乡亲,鬼子四外架着机枪,领着狼狗,正对着他们。村里的地主作奎正跪在地上,哭着哀求:“太君,俺们都是种庄稼的良民,求你们放了俺吧!”

二祖父一眼认出人群中有八路军战士,大步走向前去,冲着领头的鬼子叫道:“太君,我是村长,你们来也不预先打个招呼?”

鬼子狐疑地望着他:“你真是村长?”

“这还有假?不信你问问乡亲们!”说着冲大家笑了笑。“太君有事尽管找我,抓他们没用!”

“那好,管你是不是村长,先把你抓了再说。”鬼子施了个眼色,几个二鬼子便将二祖父五花大绑捆了起来。问他:“这里面有八路吗?”

“八路早逃走了,这里面都有是庄稼人!”二祖父说。

“你的不说实话,死啦死啦的!”鬼子亮着军刀比量着。

二祖父说:“皇军在这里,我还敢说假?死啦容易,皇军刀这么一挥,头就没啦!可我死啦,皇军就少一跑腿的了。皇军再来,与谁联系?”

鬼子问他:“你敢担保他们都是良民?”

“敢,我敢担保,你若不放心,可把我抓去!”二祖父面不改色,谈笑自如。

“好!如果查出你有半句假话,你死啦死啦的!”

“好!死啦死啦的。”二祖父仍从容不迫。

鬼子真的将二祖父带回据点,还带走村里的一个小青年。

鬼子对二祖父施行残忍的酷刑,老虎凳,灌辣椒水,通电……胳膊粗的松木棒子,打成几节,非要二祖父说出八路军的去向。二祖父说:“八路知道我为皇军办事,躲着我,我真没看见。看见了,也一定会报告皇军。”

审了一夜,鬼子还是将信将疑。第二天,将二祖父等又绑回村南河枪毙,村里人都赶来求情。

鬼子举起枪,“叭!”“叭!”前面两位,应声倒在血泊中。鬼子“叭”“叭”“叭”地又朝天放了几枪,那人纹丝不动,他就是我二祖父。鬼子凶狠地再问我二祖父:“八路在那?你说不说?真的死了死了的!嗯?”

“你打死我也不知道。知道我早说了。”二祖父仍然异常镇定。

二祖父话没完,跪在老远的那个年青人放声大哭起来;“连长啊,你饶了我吧,我会杀猪,也会杀羊,还会烧饭,你放了我吧!你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连长,饶命呀,连长!”

鬼子把注意力转到那年青人身上,要他带人去找八路。后来真的在一口枯井中捞到两只手榴弹,没有捉到人。

二祖父在生死考验中得到鬼子的信赖。鬼子说:“你是大大的良民。冤枉你了!有了八路消息,别忘了报告。”

“那一定,一定!”二祖父满口答应。

二祖父被释放了。不久给驿道据点鬼子准备的粮食,偷着叫咱自己队伍运走,他装着惊惶失措地跑进据点向鬼子报告。鬼子暴跳如雷,“混蛋,为什么不早点送来?”又将他打得鼻青眼乌。

这些流传在群众中的二祖父的传闻轶事,我听了很多。姑姑告诉我:“有一天,“俺爹到东边去赶大车,天己晚了,他见一个妇女在路边哭,哭得挺伤心。俺爹问:‘这么晚了,快回家吧。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那女的愈加伤心,说:‘俺不回去。俺男人厉害,直打俺,俺怕,不敢回去。’你二爷爷说:‘俩口子吵架是常有的事,男人在气头上,骂几句,挨几下打,消消气就好了。你一个人逃出来,男人在家也不会放心。这样吧,我送你回去,你就让他骂几句,我给你劝说劝说。我是过来人,不会给当你上。’好说歹说,把那女人送回了家。那男人也很感激,从那以后,你二爷爷跑到那里,常进去落脚,变成了好朋友。

“几年以后,你二爷爷同咱村的江令到东边去卖旱烟,被那里人当作汉奸捉了。那时世道混乱,无论二人如何解释,都不起作用。他们只当二人抵赖,不肯承认,便把二人吊起来,用木棍、皮带抽打,打得皮开肉绽。江令受不住苦,直哀求,说把东西,马,都放这里,还有一个人也在这里,放他一人回去写张证明,立即就回来。那些人信了他的话,真先把他放了。江令回家后,怕再回去挨打,便在家住下了,没有再回去。

“你二爷爷等了几天,也没消息。东边人更加坏疑你二爷爷是汉奸,变本加利地拷打,见问不出什么,怕留着添麻烦。准备杀掉算了。说也巧,上次被你二爷爷劝说回家的那个女人,就住在这个村,她听说明天要杀人,便在夜里偷着来看光景。用舌头舔开窗户纸,滋润后用手挖开一个洞,想看看明天要杀的是什么样的人。乍看,好像有点面熟,再仔细一看,不由得吃了一惊。便轻声问:‘你是不是掖县的老殷?’你二爷爷一听有人认识他,忙说:‘我正是掖县的老殷。’‘哎哟,恩人啊,你还蒙在鼓里,明天他们要砍你头了,你快想办法吧。’‘俺村的兄弟回去开证明了,不知明天会不会来?’‘明天要是再不回来,什么都耽误了。己经几天了,要来也早该来了。’怎么办?俩人都急起来,你二爷爷从地上捡起一张烟纸,找笔写了几个字,交到那女人的手中,嘱咐说:‘麻烦你设法交到东海司令部。’那妇女回到家,同家人打个招呼,又跑了八里路,叫了她兄弟一起,连夜小跑一般,跑了三十里,把你二爷爷的信交到了东海司令部。东海司令部第二天一早就来要人,村里只好放了。

“你二爷爷满身是伤,走路都困难了,马也瘦了。你二爷爷只好让马驮着回到家。江令老远望见,非常羞愧,不知该怎样对你二爷爷说。你二爷爷说:‘你要早打个证明过去,我何必再吃苦头?都差点回不来了。!’江令说:‘我怕回去,再也回不来了。’”

姑姑说:“有一次,鬼子在咱东屋放火,还把你二爷爷抓去,要他说出八路在哪,你二爷爷任他们打,什么也没说。他当那个伪村长可真在玩命,不知挨过多少打严刑拷打,胳膊粗的棍棒都打成一节一节的,砖头砸到头上都碎了。身上被打成一个个血洞,肉都打烂了。你二奶奶用烧酒清水给他洗,埋怨他多管闲事。你二爷爷说:‘该管的我还是要管,死算什么。’”

离休干部的女儿淑萍,对我也谈起二祖父的事:

“我爹当时在敌后干革命工作,有一次在南岭被日本鬼子抓住,日本人骑马在头里跑,把俺爹的系在马腚上拖,衣服磨碎了,身上的皮也磨擦去,拖得血人一般。后来关押在台上村,你二爷爷闻讯跑去,苦苦求情,给鬼子送礼,鬼子就是不放人。幸亏两个看押的鬼子是个大烟鬼,烟瘾上来了,支架不住了,顾不得看押,跑里屋去抽烟了。你二爷爷乘机把俺爹搀扶到屋子棚顶上,后来鬼子集合,把人忘了,俺爹才脱过一劫。

“还有一次,俺爹和另一位同志被日本鬼子抓住,绑在一起往道头押送,准备枪毙。你二爷爷也向日本人求情,不起作用。他暗地里给俺爹出主意,要他们走到山关岭时就逃跑。当走到山关岭,正赶上天黑了,俺爹和另外一个同志趁鬼子不留意,使了个眼色,二人一起顺着山沟跑了。日本鬼子地形不熟,不敢去追,打枪又找不着方向,只好作罢。现在俺爹在济南,另一位同志在潍坊,都健在。”

……

二祖父的故事太多了,年纪大的,都能记起几段。我也搜集了不少,基本上都大同小异。在那时究竟他从虎口里救出多少革命同志,做过多少贡献,同时代的人大都做古,无人再提供更多材料,也无人能说得清。我觉得,他嗜酒如命,有婚外情,不会过日子,或者同我的房子恩怨等等,比与他为国为革命,掩护群众,不怕流血牺牲的精神,为捍卫中华民族的气节比起来,这都是小节。从他身上我看到国格,人格,他才是我家真正的魂呀!

每次回乡,我总要到二祖父的碑前,吊唁一番,洒上点酒,为他坟头上加一点土,不止一次地对他道歉:“二爷爷,我走时怠慢您了,您原谅我吧,您是咱家好样的,向您学习!”

陕西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呢保定癫痫治疗专业医院是哪家?郑州治小儿癫痫医院好吗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