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星月】今夜,我想裸睡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6:04:10
   好友媚来找我,已是华灯初上之时,我正在厨房忙着准备晚饭,媚一进门就将窗帘拉的严严实实,然后将自己脱的只剩了一身内衣,光着脚丫子在屋里走来走去,俨然将我的家当成她的家了,我已习惯了她的行为。   我将饭菜端上餐桌,她连手都不去洗就要大吃特吃,我提醒她去洗手,她压根就不理我,依旧是那样的大吃。我已明白了:她肯定是有什么心事向我诉说,今晚,她也一定是不走了,我这个并不快乐的老单身的住处,已是她的避难之所。我一边疑惑的看着她,一边细嚼慢咽地吃着自己的饭菜。她埋头大吃,不停地发出特大的动静,没有一点的女人味,像个粗犷的男人。   我们就这样共进晚餐。   上了床之后,一丝不挂的媚像是一光滑的美人鱼一样,滑溜溜地钻进我的被窝。早已习惯一个人睡的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美人鱼”压抑的有点睡不着。   媚却在我的身上乱摸了一番,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掀开被子赤裸裸的坐在我的面前。我被她神经兮兮得动作吓了一跳,打开橘黄色的灯,屋里朦胧的浪漫起来,我睁大眼睛看着她。她却大骂起我来:“要死呀!一个人睡还将屋里弄得这么浪漫。真是老土,现在谁睡觉还裹的那么严实,人家是越露越好,恨不得在大街上裸奔,你倒好,睡觉还穿这么多,不怪你写的那些破文章没人看,人和文章一样是乡巴佬,要裸知道吗?越裸越吃香。”   我拉了拉被她弄乱的睡衣,我和她是截然不同的,从一个人睡觉的姿势就看出一个人的秉性:她自信张扬,而我自卑低调。我也坐在床上骂起她来:“你才要死呀!发什么神经,我这儿没有男人,不回家在你老公面前发骚,跑到我这儿卖弄啥?”媚的脸上闪过一丝失落,很快恢复到冷漠的表情:“我们离了,今天下午办的手续,给你看。”说着,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绿本子,摔在我的面前。   我一看真是离婚证,我有点接受不了。我、媚、媚的老公裘文豪,现在应该说是媚的前任老公裘文豪,我们三个人从幼儿园就在一起,青梅竹马的一块儿长大。要说天下所有的人会离婚,我相信,说他俩离婚,我是一点都不相信,可是眼前的绿本让我不得不去相信这是真的。我惊慌地问:“裘爱怎么办?他还是一个需要一个完整家庭的孩子。”媚的眼里没有一丝的不安,冷冷的说:“有他爸呢。”好像裘爱不是她的孩子一样,可是裘爱确实是她十五岁的儿子。我没有见过天地下有这样的母亲,对自己的儿子冷漠如冰。   媚不在乎我对她的看法,继续向我诉说:“裘文豪有了新欢,我有了新爱,我们谁也不妨碍谁,就离啦!你知道,我的新爱是谁,他可是一个大老板,固定资产就上百万,香车豪宅,那叫一个气派,你是没有见过,见了你也会心动,想想他,我就幸福,唯一不好的是——他身边美女如云,不过,那也没关系。”这句话好像是媚自我安慰地说给自己听的,虽然她是满脸笑意,但有一丝犹豫和无奈掠过的她的容颜,很快她脸上的表情消失了,她接着兴高采烈地说:“他现在要找的是一个老婆,他儿子的妈,只要能对他儿子好就行,只要他儿子说谁好,他就娶谁,我正好被他儿子相中了,他就要和我结婚,只要我和他领了结婚证,他就给我买一部车,给我的卡打20万……”媚说起她的新爱,就像是一只沙漠里的饿狼,眼睛都发绿。   媚用洋洋洒洒的兴奋,来掩饰自己的不安,她认为自己演得很圆满,殊不知,我是写小说的,我有比常人多一倍的洞察力,有时,我觉得作家是一种很卑鄙的职业,每次都悄无声息地躲在一个角落里,将世俗中一点细微的东西都能观察出故事来,不要说一个人了,在作家的眼里,世俗中的一切都是赤裸裸的。   我鄙视的看着这个和我一起长大的媚,我和她之间一下子陌生了许多,我已经不认识她了。可是媚仍旧是神采飞扬地给我说她的新爱:“对啦!他还没有见你,正好你给我参谋一下。”她说得如此轻松,好像她不是这出戏里主角,离婚的悲痛和她毫无关系。   我倒是哭的成泪人,为他们近二十年的夫妻情意,哭的天昏地暗,我一下子成了这个悲剧的女主人,我是目睹了他们的爱情,那比琼瑶小说里的爱情还要坚贞,可是这场让我曾经是那么羡慕的爱情,今天也走到尽头,我的伤心不亚于我失去爱情的悲伤。   不过,我在伤心欲绝的情况下还是答应了媚的请求。   第三天的晚上,在一家火锅店里,我见到了媚的新爱——一个五十多岁的秃顶男人,肥头大耳,满脸麻子,一双绝对是色狼的大眼睛,中等身材,挺着一个类似于七、八个月身孕的大肚子。媚小鸟般地依在他的怀里,语气里多了几分妩媚和柔情,故作娇气地给我们做着介绍:“这位是我的好友,小女人、大作家的南宫云朵,这位是我的未婚夫刘盟先生。”卖萌可耻,媚却把卖萌当成她勾引男人的工具。   我已经被媚的介绍气晕了,把“刘盟”听成“流氓”,不久就闹出了一个笑话。可是现在,在这个火锅店里,我亲眼目睹了媚和“流氓”的演出,越发觉得恶心,他们脸上的皱纹都可以装满一火车皮,还在这儿故作少男少女似的毫无顾忌的接吻。媚是十二份的投入,而“流氓”的眼神却不停地在我身上游离。   我压抑着我反胃的恶心,埋头吃着这顿美餐,不为别的,只为我的脑细胞,我已经是山穷水尽,没有给脑细胞增加营养,还要每天用它们,我想它们也到了山险水恶的境界了,为了它们,我什么也不顾忌,只是埋头大吃。   “流氓”是一个见了女人就想吃豆腐的男人,他的这种心理已经成了“职业病”。我从骨子里看不起他,可是他却不停的给我暗送秋波,说他想请我娶吃日本料理,后来听媚说我爱吃火锅,所以才到会这个不起眼的地方。问我最近都在写些什么,他想给我赞助出书。我一一回答却是一笑而过,这种男人我是不想和他有交往。   一个雾气很浓的早上,我在湖边为我的一本小说构思一个情节时,无意间看见让我心痛的一幕:裘爱和一个比他大几岁的女孩子在湖边亲吻。起初我没在意从他们身边经过,我面对平静的湖水,沉思在我小说环境里。   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在骂人:“你妈的,看啥?没见过你爸你妈在这儿接吻。”我回过头,看见鸡毛弹子似的头发下那张熟悉、俊俏、充满稚气的脸,清瘦的身子被流里流气衣服包裹着,他正冲着围观的人们大声地骂着。围观的人群里,有人已经抡起拳头。我赶忙冲过去用身子挡住,给他们诚恳的道歉,人群这才撒开。不过人群里有人大骂着:“天下还有这号当妈的,站在旁边看着儿子胡来。”   我生气的将裘爱拉到一边,裘爱却玩世不恭的瞪着我,我刚要开口,他却先说了:“姨,你不用劝我,还是先劝劝你吧!一把年纪,找一个人嫁了算了,何苦守着,让青春苍白无力,像白纸一样流失,人世间最靠不住的是感情,只有私欲,看我爸我妈,他们俩就是为了性活着,连给我起个名字都叫裘爱,整天爱来爱去的,其实,他们只爱自己,其实看开些,早玩也是玩感情,晚玩也是玩感情,何必那么固执。这年月人人都想老牛吃嫩草,越嫩越吃香,我要趁着自己还是嫩草的时候多赚几把……”裘爱一脸的得意。   我被这家人气疯了,老的、小的个个出口成章,可是这是什么谬论?我压制内心的火:“裘爱,你还是个孩子……”裘爱瞪大眼睛:“孩子?谁把我当成孩子,我爸?我妈?你?你们大人都是骗子。人生如儿戏,既然是儿戏,谁都有玩的权力,只要自己在游戏里玩的爽——就行……”“啪”我的巴掌落在裘爱的脸上。裘爱恶狠狠地瞟了我一眼,捂着脸跑了。   我拼命的给裘文豪打电话,他接通只说他很忙就挂。我给媚打电话,只要我提裘爱,她立马说裘爱已经归他爸管,她现在忙得只想做好别人的后妈。后来,他俩的电话,我一个也打不通,媚换了手机号,裘文豪去了外地,连音讯也没有。这下真让我火冒三丈,我想我非要收拾他们不可。   我正在挖空心思的计划、怎么去收拾这两个不负责任的家伙时,“流氓”的电话来了,正好我在大街上闲逛,我一看是他的电话就有些窃喜,这个大头鬼的“流氓”,不请自来了,他在电话里的声音还是有一定的魅力,他说:“我是刘盟,大作家你还记得我吗?我可是无时不再想你,你最近忙吗?有时间咱们约一下。”我只顾自己窃喜也没听清他的自我介绍,我声音特大的冲着手机话筒大喊:“哦!你就是XXX公司的老总流氓先生,你们XXX公司在什么地方,流氓先生。”电话那端一阵难堪的沉默,紧接着又是他富有磁性的声音:“对不起,大作家我叫刘盟,不叫流氓。”   “……”这下轮到我尴尬的沉默了,我瞟了一眼我的周围,才发现人们向我投来异样的眼神,大家肯定觉得我脑子有问题,人家一个大企业的老总能叫这么一个不雅的名字吗?   可是在我心里想,叫他流氓是名副其实的,叫刘盟,叫流氓都一样,反正他就是个流氓。想到这儿我心里更乐了,嘴上还是很客气地对他说:“对不起,我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记性不好,你也别在意,对不起!对不起!”当时我的态度表现的很诚恳。刘盟也很大度只说:“以后可不许你叫错,别人叫我什么,我都无所谓,可你不能叫错。”然后他告诉我他来接我。我说,不用了,你告诉我,你们的公司在什么地方就行。   他告诉我,他们的具体的地址,我回家精心收拾了一番,从衣柜的一个角落里,取出那件我出卖自己时,才穿的粉红色旗袍,在镜子前重温了一下自己出卖色相的风姿,心灵的那一道伤疤再一次被撕开,一股鲜血无声无息的流淌着……   在镜子里,我一遍又一遍练习得让自己更妩媚,人老珠黄的我失去的太多,唯一留下的长春治疗癫痫病医院大全也许只有这一丝风霜漂染的风姿。   我到了刘盟的公司,一个帅气的门卫将我拦在门外,问我找那位。我直言不讳地告诉他,我找他们的老总流氓,帅气的门卫愣了半天,迷惑的看着我,我这才想起来自己又将他的名字说错了,赶紧更正了自己的口误。门卫让一个漂亮的女孩将我带到刘盟的办公室。   刘盟正在他宽大的办公室了,偷着乐。   看见我进来了,更是春风得意赶忙让我坐下。他年轻漂亮的秘书给我沏茶,然后不怀好意地微笑着退出房间。偌大的办公室就留下我们俩,刘盟面带桃花笑得灿烂极了。可是我看着心里一阵阵的反恶心,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去屈身于他,我陷入自我的矛盾中,这一次我是又违心又屈身了,裘爱的影子在我的面前闪来闪去,为了裘爱有一个完整的家,所有的委屈我也会受的——我豁出去了。   我妩媚地冲着刘盟醉人一笑。刘盟已是魂不守舍了,软绵绵的就想往我身上贴,我巧妙的躲开了他。我要把握好火候,让这把火不能烧的太快,也不能烧的太慢,我要让他进退两难。刘盟这会所有的心思都在我身上。我却一再强调我是一个不见棺材不落泪之人。   情场高手的刘盟何止是一个不好对付的人。   武汉中医癫痫病医院位于哪不过他被我迷得语无伦次,但他心里明白,他不满足我的心,我是不会满足他的要求。所以他还是和我先谈出书的事宜。我将他烧得火急火燎的时候,我起身告辞了,这样他才会对我念念不忘,这就是我迷男人的秘诀。他要用车送我,我拒绝了,并告诉他,我希望他的车能接我。刘盟会意的笑了。   过了三个月,我的书在全国各大书店上市了。刘盟迫不及待地给我打电话,我在电话里流着泪答应了他,我能听得出他在电话那端的兴奋。不过,我给他加了一条附加条件,他并没有问我条件的内容,就满口答应了我。   于是过了一个小时,他的车准时在我的楼下等我。我利用这一小时的时间将我打扮得格外妖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我觉得我前世一定是一个修行千年的狐,所以我今生依旧拥有狐的血液和狐媚,所以我不断的出卖我的带有狐骚味的肉体。男人就爱骚味十足的东西,越骚他们越爱。这个世界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纯情可言了。   在我痛恨这个世界的时候,其实我满身狐骚味的肉体里包裹着一颗纯洁的心,只是没有人能够发觉到罢了,不是我将我的纯洁隐瞒得太深,而是这个世界不再需要一个人的纯真了,我们力所能及的也只有将它们收藏起来。   等我出现在刘盟的的面前的时候,他丑陋的嘴脸充满了欢天喜地的笑容,这更加让他丑陋了。他手里捧着999朵玫瑰花,笑容可掬地将玫瑰花送到我的怀里,殷勤地为我开车门。   这一刻,我不知道是男人可怜还是女人可怜,这就是欲望的力量,欲望能让最高贵的人不再高贵,甚至会让他变成没有自尊的可怜虫。我觉得有时人是最可笑的东西,明明知道给自己摆谱的人根本不会爱自己,甚至还会侮辱或是作贱自己,自己却是一厢情愿地陷进他精心策划的爱情漩涡里,不能自拔。   很快我被刘盟带到他的别墅里,我没有心情去欣赏他的起居环境,因为我压根就不需要这份诱惑,只想着怎么和刘盟提条件。刘盟拥着我,恨不得一下子将我拥倒在床上,我阻止他,拿出我早已拟好的协议书放在他的面前,他连看都没有看就在上面签字。我让他将媚赶出他家,永远和媚断绝关系。他满口答应并当场给媚打了电话。   我听见媚在电话那端的哭声,我能想象到她哭的伤心的样子。我也没办法,为了裘爱,我只能这么做。刘盟挂掉电话,满脸的喜庆将我抱的放在宽大的床上,很温柔的将我的扣子解开,热血沸腾的压在我的身上。   第二天晚上,媚哭肿了双眼来向我诉苦,说刘盟不知为什么就和她分手,给了她五万块钱作为赔偿。我将她揽在怀里安慰她,这不是挺好的,裘爱需要你。媚说她真的爱上了刘盟,她割舍不下这段爱情。我挖苦她:“亲情都能割舍,爱情就割舍不下,你是爱上了他的钱吧!”媚依旧是赤裸裸的躺在我的被窝里哭泣。   两个同伺候一个男人的女人,知人、知面、不知心地赤裸裸躺在一张床上互相安慰着,当然媚并不知道我和刘盟的关系,只是很诧异的问我,为什么你也——裸睡。我谈谈的说:今夜,我想裸睡。   说完我的心在滴血。   共 524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武汉治疗儿童癫痫病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