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流云】家乡的甜橙树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12:18
摘要:这两棵橙子树啊,是我人生宝贵的财富。 家乡的橙子树,丰盈了我的人生,那甘甜的橙汁,融入我的血液。阅树无数,难忘的还是家乡的橙子树。   我十来岁居住的桂花坪老家,记忆中,地坝边有两棵甜橙树,其中一棵树是外公的,另一棵是桂表公的。这两棵甜橙树在我记忆深处,有着不同的人生感悟,一直安放在心里,永久怀念。此刻用笔写出文字,来怀念过去童年的岁月。   八月中旬,回老家吃堂弟嫁女的喜酒,我情不自禁地便前往桂花坪老故居走了走,看了看。原来居住在此的表公、表叔和喊习惯了的外公们有的已经去世了,有的已经搬到别的地方居住了,只剩下三合院六七间摇摇欲坠的青瓦房了。   正当我和随同一起来的女儿纳闷时,中间堂屋的门“吱呀”地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位七十开外的老者,朝着我们父女俩盯着,看上去表情十分的诧异。我赶忙走上前去,拉着老者手,一边自我介绍:“外公,我是华儿呀,这是我女儿吴霞,三十多年前住在你隔壁的顽皮小子兴华呀,我妈妈是你的侄女,叫张治青,现在住在学校边的吴家院子。”   外公一边搓眼睛,一边若有所思慢慢的嘀咕道:“哦,是华儿啦,快三十年没有见到了啊,你华儿不喊我一声外公,就还是认不清了哦!”   “嗯,那时我还是个小孩,现在我的小孩都是二十多岁了。”   “好快呀,华儿的女儿都成人了,还没有成家吧?”   “没有,还没有找对象呢?”   “哦,莫着急,慢慢找。”   “嗯,现在的孩子都提倡晚婚。”   我和外公一根接着一根抽着烟,与他聊起了一些往事。   虽然是深秋了,太阳仍然火辣辣的,地坝外的李子树和橙子树上,蝉儿还在不停地欢叫。据外公介绍,过去的三十多年桂花坪变化也很大,除院子里的桂表公、表婶娘去世外,其余的舅爷、表叔、表弟、表妹都出去打工了,挣了钱都将房子修到吴家坝南樊公路边上了,留下他一个人看护老家院子(外公自己不愿住下面新房子)和地坝边的果树。   我抬头向外看,地坝边的李子树,甜橙树依然紧挨着,李子没有了,只是满树叶子。甜橙树上,小碗一样大的橙子在树上密密麻麻,弯着腰吊在树枝上,被秋天的风吹拂摇来摇去,彰显着果实的丰硕。   小时候我每天放学回家,就喜欢在外公家的橙子树上玩。外公的橙子树很特别,大碗粗的底部直上一米处拐了一个弯,平伸出约三米的树杆像犁头那样弯着,每间隔一米长了一根枝直上,共长了三根枝,每根枝小碗粗直上两米成扇形又分支,整个树冠高约十多米,树形面积约十二三个平方。在橙子花开的季节,橙子树的花密密麻麻,像一串串小小的灯笼,白润润的,质感如玉,香如栀子,蕊如金丝,落在了地上,其色不变。在浓浓密密的大叶子间,花密密匝匝的开着,而蜜蜂和野蜂是成群结队的来,嗡嗡嗡的响着。阳光落在叶面上,花香蒸发出来,在很远的放学路上就可以感受到花香的味儿。   在树下,一般是看不到天空的,我和小伙伴们只捡花瓣,捡着捡着就捡到黄豆般大的橙粒,它们挂不住果,被风和蜜蜂带落地面。树下的地上,就有遍地带着绿如玉珠样的小橙子。站在树下,可以看见枝叶间一坨一坨的橙子,就是看不见天空。我和院子的小伙伴们爬上橙子树,坐在拳头般粗的树枝上,嗅着花儿的香气,看着蜜蜂飞来飞去辛勤的采蜜,闻着蜜蜂的声音躺在树枝上,甜甜的睡上一个好觉。有时妈妈把饭煮好了,一声“华儿”吃饭了,我才从树上迷迷糊糊地下树,回家吃饭。   曾记得有一年,也是橙子树花开的季节,我们家喂养的蜜蜂分家,要飞到其它地方去安家。可是,爸爸却不让蜜蜂飞走,找来表叔、外公他们帮忙,往蜂群里喷水,把沙子往蜂群里扔。不一会,蜂群就歇在橙子树上。我见大人们这样做感到好奇,也就用沙子往蜂群里扔,还跑来跑去,还爬到橙子树上去,却遭到了蜜蜂的攻击,被蜂子刺得哇哇大哭掉在橙子树下。外公离我很近,赶忙将衣服脱下来包裹着我的头部,把我带到屋里,用表婶娘的奶水抹在蜂子刺的伤口上,才减轻了一些疼痛。好多年,凡是橙子花开的季节,我都不敢爬到橙子树上玩耍了。   特别是随着秋天的到来,橙子伴随季节越来越长大了,我和院子里伙伴的口水常流到地下,贪婪的眼睛经常盯着橙子不放。那时候,一根果树就是一家人的摇钱树,命根子,油盐酱醋和买点肉全靠卖橙子来维系一家人的日常开支,   我那时比较顽皮,经常把牛儿牵到屋后兰竹林,偷偷摸摸返回家里,一旦瞅见院子没人,就迅速爬上橙子树,摘下一个最大的橙子跑到屋后兰竹林里,悄悄地饱餐了一顿。久而久之,外公发现树上的橙子少了,却没有吭声,他知道是我这个顽皮孩子做的事。一天下午,外公的儿子到屋后见到我在吃橙子,又发现了草丛里的一堆橙子壳,这让小舅舅抓了一个现行,让我的心里发慌,心想,这下完了,晚上要挨父亲的兰竹刷条子了,屁股一定来个皮开肉绽。于是,我忙将牛儿牵回圈内,跑到两里外的奶奶家里避难。   当晚,母亲找到我,没有骂我,还带来了一个橙子。我心里感到非常奇怪,毕竟在读初中了,能够察言观色,看母亲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我也就大胆起来,支支吾吾承认了自己错误,不该偷偷摸摸去摘外公的橙子。母亲见我承认了错误,先前不悦的脸堆起了笑容,又叫幺姑拿来菜刀,把橙子剥开,一起吃了母亲带来的橙子。随后的当晚,母亲把我带回了家,弟弟和妹妹拉着我的手说:“哥哥吃了外公拿的橙子没有,哥哥,橙子好吃呢。”严厉的父亲在旁边的椅子坐着,显得没有事儿一样,只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要不是你外公大度,今天你非挨打不可。”因为我知道父亲严厉。   第二天,从学校放学回来,外公站在橙子树下,我想避开他,却被外公叫住,外公说:“来,兴华你上树去摘一个橙子!”我忐忑了一下,心想昨天的事儿还没有了结,今天还让我明目张胆地上树去摘橙子。外公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突然笑了笑说道:“兴华,昨天的事你舅舅告诉了我,不就是摘了个橙子嘛,有多大个事呢,吃得的东西,不算啥,不要挂在心里,你想吃随便摘。”   时隔多年,从在外读书,参军到部队到退伍回家参加工作,我把外公的宽怀大度记在心里,也想记着报答外公的恩情。   然而,同是一个院子,同是一个地坝边上的橙子树,却有着不一样的遭遇和感悟。   那时的我幼稚得很,以为桂表公家的橙子也好吃。于是,我和谭表叔的儿子会茂放学回家,下午把牛儿赶到一个叫道湾的林子里后,返回地坝院子,见桂表公他们没有在家,也就爬上树摘了一个比较大的橙子。当天晚上,桂表公一家就坐在院坝里破口大骂。那天晚上,我藏在屋里,会茂也躲在屋里,都没有敢到院坝里玩耍。父母听着桂表公的骂声,也只好忍气吞声咽进肚里,只是将我狠狠地骂了几句:“一个读书的孩子,要学好,不要去摘人家的果子,穷也要有志气。”此后,我也争气,从没有去摘外公和桂表公的橙子了。   和外公聊着一些往事,不知不觉太阳快要当顶了。告别时,外公叫我摘了两个橙子,离开了桂花坪。   当夜,在父母家里吃了外公赠送的橙子,味道很鲜美,也甜在心里。坐在院子里乘凉,和父母聊着龙门阵,讲着山村发展变化。   躺在床上,听见村子安静吉祥,开门关门的声音一次一次响过之后,听不见人语声,却听见水泥路上行走的脚步声,是那样铿锵有力,令这日子平安踏实。迷迷糊糊之中,我又想到了桂花坪的外公,他和我妈妈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是妈妈的长辈,比亲外公还要亲。   鸡叫二遍的时候,妈妈在偏房的瓦屋里升起炊烟,忙着给我们煮早饭。我起床的时候,太阳已经明晃晃的照着我们巴山大地了。   回县城快一个月了,每当我站在窗前,看到张家坝对面那一块一块的橙子园,就如同我看到桂花坪的两棵橙子树。于是,我用心敲下了铭记久远的记忆,留下了这段难忘的文字。   这两棵橙子树啊,是我人生宝贵的财富。   当看到橙子树,就会想起家乡,想起那个养育我的地方! 河南癫痫医院哪家专科吉林癫痫有哪些管用的治疗方法武汉的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效果好佳木斯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