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故事他大力叫门对妻子大打出手原是被鬼附身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06-10 23:01:29

第八章:人鬼双影

“哎呀,哎呀,好痒,痒死我了!”柳春梅忽然咯咯咯的笑起来。

我也不管她,使劲搂住她的腰,又写下一个字符后一转身子,将柳春梅的身体推到了床上。可能是我这动作太猛,柳春梅轻轻一呼,就趴到了床上。

我趁机而上,一下子坐到了她的臀部,就这么压着她继续写符。等背部的写完,我起身将柳春梅反转过来,开始写胸前的那部分。

我将头埋在她的身前,也顾不上看她的表情,就感觉柳春梅热辣的呼吸打在我脸上,她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兄……兄弟啊!”柳春梅轻轻叫了我一声,禁不住用手搂住了我的后背。

我心中一顿,低声道:“专心,不然就不灵验了。”

柳春梅这才醒悟过来,急忙收回手去。我听见她大力的咽了口唾沫,“兄弟,你快点啊!”

我将一只手压在了她的胸上。这边正写的起劲儿,突然的,店门啪啪啪的响了起来,不知谁这么缺德,正大力的拍打着我的店门。

我跟柳春梅同时愣住了,不是吧?我这店里平时半天不来一个客人,今天都关门了,咋还会有人来敲门呢?

我屏气凝神,正在想如何应对的时候,拍门声更大了起来:“开门,快开门,春梅,吴修兄弟,你们是不是在里头呢?”

卧槽,是王哥!

我跟柳春梅都紧张起来,这要被王哥看见我们这般赤身露体的模样,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啊。我急的满头大汗,再看看桌上的香,烧的只剩下一小截了。

王哥不死心,仍旧大力拍打着店门,柳春梅恨恨的咬了咬牙:“这个挨千刀的,捣什么乱啊!”

阴阳符写了一半,这时候要是停下来,先前写的也就前功尽弃了。我将情况说明后,柳春梅让我不要管王哥,继续写就是了。

我趴在柳春梅身前刚想下笔,那拍门声太大,震的我心头一颤,差点写错了。这真是怪了,平时的王哥性子温吞,他绝对不会这么大胆的跟柳春梅作对的。

就在这时候,我那店门咔嚓一声,居然被王哥一脚给踹烂了。我一惊,就看见王哥迈着大步朝屋里走来。

而此时,我跟柳春梅的姿势实在不雅,我在上她在下,即便我自己清楚我们之间什么事也没有,可这种情况,说出去谁能信呢!

柳春梅瞪着一双惊恐的大眼睛看着走过来的王哥,她平时放荡,真遇到这种事也知道自己理亏,一时间紧张到无所适从。

我也顾不得时间问题了,急忙从柳春梅身上爬起来,支吾道:“王哥,你别误会,其实不是你看到的这样子。”

柳春梅将衣服拉过来盖在自己身上,她平时的嚣张气焰顿时不见了,低着头,一张脸憋的通红。王哥却癫痫病的药物治疗误区不说话,直直的朝我俩走过来。

柳春梅太了解王哥了,就算王哥再生气,他也不敢对柳春梅发火。抓住这一点的柳春梅发横道:“看什么看,你自己没用还不准老娘自己找乐子?”

王哥没说话,仍旧大步朝柳春梅走来,此时的柳春梅是外强中干,她鼓足勇气发出来的横,很快就被自己的理亏压了过去。

我见王哥不冲我来,倒是死死的盯着柳春梅,一步一步的朝她走去。这情况不对啊,一般遇到这种事,不黑龙江癫病治疗军海劯攻勊是先打奸夫么?

柳春梅抓起衣服套在身上,她正系扣子,王哥却猛然抓住了柳春梅的手腕,然后恶狠狠的看着她。

柳春梅一愣:“你,你做什么?想打我啊?”

王哥咬了咬牙:“打你?我还想杀了你呢!”

柳春梅吓傻了,她平时骄横,那是因为王哥不跟她一般见识,真要动起手来,柳春梅怎么能打得过王哥呢!

就在这时,西宁儿童癫痫治疗医院王哥果然从地上抄起拖鞋,抬手就对柳春梅打了下去。他使得劲儿大,一拖鞋甩在了柳春梅的背部,登时落下一片鲜红的印记。

柳春梅发了泼,一边跑一边破口大骂,而王哥压根不理会,只一个劲儿的围着柜台对柳春梅大打出手。

我一看这情况,急忙跑过去拦住王哥,:“王哥你真误会了,我在给春梅姐画阴阳符,我们不是……”

我话还没说完,王哥忽然一道凌光朝我射了来,看的我一冷,心中顿时发毛了。卧槽,平时温温吞吞的王哥,怎么此时的眼神这么凌厉啊!

他推开我,保定市癫痫病的治疗医院哪里好继续追打柳春梅。我发现情况不对,因为此时的王哥只在柜台右边追打,柳春梅跑到左边柜台的时候,他就停止脚步不追了。

柳春梅咋咋呼呼的对王哥大声喝骂,真是什么难听骂什么,骂的王哥直瞪眼,他发狠的样子,真是太吓人了。

我朝地上一看,卧槽,王哥的影子怎么是重叠的?在王哥的影子之上,居然还有一个飘忽的影子,而这个影子,居然是半截身子。

我这才醒悟过来,王哥这是被那恶鬼附身了啊!难怪他一言不发只知道打人呢。这时候柳春梅已经被王哥逼到了墙角。

我大喊道:“姐啊,快跑,他不是王哥。”

柳春梅倒也聪明,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她瞅准时机,一猫腰直接从“王哥”腋下钻了出去。此时我就站在菩提手串旁边,柳春梅直接朝我这边跑了过来。

“王哥”傻傻的站在原地看着我们,柳春梅瑟瑟道:“兄弟啊,你说他不是你王哥,那他是……”

“姐你看地下的影子!”

柳春梅一看,顿时倒吸了口凉气,险些吓晕过去。她平时哪里见过这种阵仗,自己的丈夫被恶鬼附身,还对自己一顿毒打。

好在我们站在菩提手串旁边,那恶鬼也不敢走近。我见此时的他面色铁青,时不时的咬咬牙,一副狠辣无比的样子。

糟糕了,一定是我的功力不到家,写出来的阴阳符不足以震慑他反而把他给惹毛了,他这是要收拾我们啊!

我扭头一看,乖乖,香头上仅有的一点火星子,突然一歪掉到桌上熄灭了。

本文来自小说《阴阳鬼符》

热点情感文章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