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农中”的记忆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7:21:58

记忆中,我念小学时,有一年的某一天,大队在挨着小学校西头教舍,又接了几间房子,来了一帮大个子学生,有男生还有女生。老师告诉我,新房子是农中的教室,大个子学生是农中的学生。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农中”的字眼。农中是什么学校?我心中第一印象是朦胧的。直到几年后,当时农中的老师,当了我念中学时的校长,才对农中有了一些新的认识。

农中,系半农半读的学校。是人民公社办的,业务由县教育局统管。课程设置有农业技术和一些文化课,生源为小学毕业和中学辍学的农村孩子。农中教育宗旨是培养有觉悟、有文化、有技术的农民以及初级的农业技术、管理人才。用现代话来解释,似乎与农业职业学校相差不离。

记忆中,我们大队的农中,是公社暂借我们学校的地方办的。当时,全公社就这么一所农中学校。我们村地处全公社中心地带,大队干部又热心教育事业,就把农中设在我们这儿了。

记得那时全大队搞文体活动,以各小队、小学为单位,农中也被列为其中。每当下课,我会仰脸瞅着农中学生来回走;每当他们与社员篮球比赛,我也会坐在篮球场白灰线外观看。可以说,在童年的印象里,农中是我们农村的最高学府。

记得一个星期天,我与父亲上北大界拉柴禾。地里有一群人在摘红花,走近一看正是农中的学生。红花绿叶,一片海洋,浮现出一群中学生嬉笑的场面,好似幅美丽多姿的乡野图画。

当时父亲告诉我,这是队上给农中拨的校田地。学生自个侍弄,自个经营,办学费用要从地里出。学费、书费、杂费,学生一切费用都免,只背一个空书包就能念书。

那时候,农中的学生很吃香。在小学校招聘老师时,与统招中学的学生同等条件下,农中的学生优先录用。我的一个远房亲属,就靠沾政策光,当了一辈子“孩子王”(老师)。

其实,那些届农中毕业生,也有出息不善的。三排三有个农中毕业生,我们很熟。他从社员到小队会计,从小队会计又到大队长,之后又当大队支书;生产队解体后,继续当村支书,到现在快到七十了,老百姓还不让他让位,因为他干得好村里人拥护他。

记得上些年,一次偶然的机会见到他,无意中谈起农中的往事,他还沉醉其中。还感慨地说:“这一晃,在农村骨碌一辈子,算起来起步还是从农中迈的呀。”

当年,我家住的村子,是松嫩平原上一个较落后的大队,办农中的时间照南方还是晚点。我们大队的农中,创办时间约是1965年左右,文化大革命初期搞了一段“停课闹革命”,后不久就迁到公社所在地,在红卫兵搞完串联不久就停办黄摊了。

说黄也不算黄,是取消了农中教育,在原农中的窝子上,建起公社正统中学。原农中的校长,为中学校长。校舍变了,生源变了,但记忆却是永远没有变。

如今,半个世纪过去了。家乡的农村教育,普遍达到高中水平;城里国办的、民办的高等学校、中等学校,发展迅速,遍地开花。当年家乡的农中教育形式,早已离我们渐行渐远了。不过,在建国后的教育史上,曾记载农中教育辉煌的一页是不能撕掉的。

上段时间,我回趟老屯,又见到当年农中的窝子。有五十多年历史的村完全小学黄了,小学校西头的农中校舍早就见不到废墟的影踪了。然而,从这里走出的农中学生,大都近七十岁高龄,却一辈子也没骨碌出垄沟垄台,还在庄稼地里忙碌着力所能及的活。世态炎凉,岁月沧桑。不管社会对农中咋样说长道短,但我还是时常怀念那悠长缠绵的农中里的故事,虽然其中有些苦涩,可嚼咕起来还是有些味道,在记忆深处也难以抹去。

2015.10.2

郑州看癫痫医院郑州癫痫病治疗癫痫病的早期症状有哪一些

相关美文阅读:

思念的句子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