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绿野】小平总算出头了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30:03
印象中的勤福叔(小平之父)为人并不勤奋,爱抽烟,不沾酒,属好吃懒做的类型。尽管住着父辈留下的破烂房子,但他依旧十分乐观。因其没什么手艺可赚钱维家,结果小平只读了几年的书,才去学泥水匠手艺,有饭吃和工钱拿,从而减轻了家里经济拮据的窘境。   海螺婶(小平之母)也没什么特长可弄到钱花,但她先前帮人煮饭做火头工活,能炒得一手好菜,为人大方和善。光靠叔婶夫妻二老在生产队出勤赚点工分收入,也的确难以维持家计;何况勤福叔娶海螺婶进门时,家里也欠了一屁股的债务。这就更迫切需要有人站出来挑起家庭的重担了,毫无疑问,就只能依耐小平弟这个后生出大力啊。   刚开始时,小平文化不高,又年幼无知,加之学徒阶段工钱较低,自然,一年劳作下来也赚不了几个钱。作为年轻人嘛,多少有点应酬活动,也需点钱花,以前家里借亲朋好友的钱,总是要归还的,不可能无限期地不去履行偿还事宜吧。   每年春节的初三,是我村例行办“赢信酒”的大好时期,所有亲朋好友都会在这天来拜年和道喜。记得新根(四叔的大儿子)弟的尚贤乡庐下村有一位老表曾对我说:“你们这几个因与新根表弟是兄弟关系,所以,我就特别关注,尤其看到小平一家这种境况,则有种实在说不出口的滋味和无奈,挺同情他家的。”。   对于小平一家,确实如此,我也无能为力,只能在心中暗自祝福:希望小平往后有出息。   小平家并没借我的钱,似乎他曾向我开口说过一次,但没钱借给他,因为当时我也刚还掉读书、结婚、丧母等一连串的欠款啊。   九十年代初,听说小平家大概欠了三万多元钱。此时的他也有二十多岁了,正是谈婚迎妻的年龄。眼看那些同龄的富家子弟,都相继成家立业了,小平很着急,叔婶也担忧。当然,作为同族的兄弟,我们也非常难过。   二   面对小平家三万多元的欠款、房子破旧欲倒的危局,有谁家的女儿会看上他呀?请人物色了几个对象,但都被吓退了。   幸好小平还有个一米七四的身高,壮硕如牛的长相,这就足够能引起不爱钱财而爱人品的姑娘的芳心眷顾。这不,还真有一位托人找上门来:张中凤,容貌瑰丽,知书达理,愿与小平喜结连理。   姑娘既然这么好,叔婶自然高兴,于是请人做媒,上女方家求婚,又向村人或亲戚借了一万多元为小平和中凤举办婚礼酒席。   叔婶房屋虽旧,但没一整幢,只就一半多点,婚房暂时布置在上屋相对较好的地方。这也总算圆了小平大龄青年的婚姻梦,也终结了叔婶二老那悬挂而担忧的心。   然而,小平与中凤结婚不久,婆媳之间的矛盾就跟平常人家一个样: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婶婶嫌儿媳慵懒而嘴馋,可媳妇则怨家婆宽管且话多。   因为婆媳之间屡有磨擦,就自然不能相处在一起,必须要有一方作出让步。于是,中凤就提出到吉水县城租屋住,决心离家婆远点,省得再次吵口。   本来家境就不好,小平收入也不高,这给穷困潦倒的叔婶又来了个当头的一声棒喝。眼看儿媳离家进城租房无可挽回,叔婶只得央求同堂嫂媳帮忙解决此棘手问题。   我大嫂和四婶应邀出面调解,以善言劝海落婶和中凤道:“你俩的矛盾主要是家穷所引起的,各自退让一步就能解决问题;当家婆的应少埋怨一下媳妇,而做媳妇的也要体贴家庭的实际困难啊。”。   一边是娘,一边是妻,小平许久难决断,只得低头作哑巴的寻思状:如果听了娘的话,就得让妻子中凤忍受娘的唠叨,毕竟她人老而话多了些;假若顺了妻子,就需去县城租房住,钱从哪来呢?只怪自己没本事多赚点钱。唉,唯有沉默不语才算上策哟!   见小平这般无奈,中凤像被激怒似的,当众突然大吼:“如果不去县城租房,咱俩就得离婚各自走人罢了。”。小平愕然顿悟,像电击一般昂头曰:“我还是听从老婆的,必须在县城租房呀!”。   三   说小平怕中凤,这事一点不假,但凡怕老婆的人,最终都会发大财,此也许是必然的规律吧。古人云:“怕老婆有财发。”。你还别说,这真有道理。如果娶的老婆不蠢,只要她能做到精打细算、省吃俭用者,最终迟早是要发财的。   事实证明:男人的钱赚得再多,如果没有一个很会当家的老婆为他保管,那么最终他还是个穷光蛋喽。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中凤为小平先是生女而后养崽。面对欠债、房租、父母、子女、学费等等的巨大压力。小平戒掉烟酒,减少应酬,节衣缩食。凡是无人干的,只要钱多,脏、累、苦等全然不顾,他皆抢着去做。   尽管小平如此节俭和劳累,但债务和开支却越来越大,简直压得他透不过气来。老天似乎也跟他结怨似的,在某年的夏天突然下起大暴雨,顿时山洪奔泻,江水猛涨,瞬间把正在过江回家的勤福叔冲向深潭……傍晚时分,有个村人才发现他被水淹死后,浪涛将其冲到沙滩上。   同堂兄弟发电报告知小平,要他从广东赶快回家料理父丧。获悉噩耗,小平焉敢还乡?因为他深知老爸的死真不是时候,为什么要在他最困难时期选择离开呢?这又给原本穷困的家庭又来了个雪上加霜的重创。老天呀,你为何不长眼睛总害苦命之人啦?   于是,小平就索性不回家安葬父亲。村人都说他没良心,婶婶也哭成了泪人。同堂兄弟们只得凑钱为叔叔安排后事,我也大概出了二百元钱吧。   当时,我们不理解小平的行为,都责怪他做得太过分了,有钱没钱但总得回家一趟,何苦给村人落下话柄而让兄弟们蒙羞呀。   家境的贫寒,父亲的意外死亡等等,这一系列的不幸事,接二连三地袭击着年幼无知而毫无防避的小平弟弟,尤其令他悲伤难忍。   只有经历了这些沉重教训的人,才会比常人更为刻骨铭心的伤痛。这就不难理解小平父丧时的非常之举,村人能随意说他没有良心吗?   四   不同寻常的经历,方能造就超凡脱俗的能人,我想这个道理谁都没有异义吧。   我每年回老家走走,有时也会买点东西去拜访一下海螺婶,个别年份还塞几十元钱给她零花用。当婶婶请我和妻子去她家吃饭时,虽然菜不多,但弄得干净可口,还温壶“冬酒”让我俩喝。   婶婶热情好客,但家穷才使她难做巧妇之炊。她时常于我面前提及儿媳不该在县城租屋住,言媳妇特别不懂得节省;还说自己老弱无能,管不了,也就懒得管他们啊……接着眼泪汪汪,表情沮丧地自语起来。   有一次,大哥带小平来县城我的家中做客。吃中饭时得知大哥还没手机,可我刚买一个新的,正打算把旧的送给他,但大哥说:“我不要,因为不晓得用呀。”。待吃晚饭时,这款旧手机则不见了。   大哥说,肯定是小平弟离开时拿走的。但通电器还在,他怎么使用呢?我就打小平电话问是否拿了,并要他过来取通电器,可他一口回绝并说没有拿这旧手机呀。   三十多岁的小平,已经成熟稳重多了,中凤也及时为他生了个可爱而聪明的儿子。几年后,两个孩子上学,夫妇俩觉得肩上的担子更重。中凤会时常在枕头边点醒小平:“你不能光靠卖苦力赚点小钱,应找别的门路挣些大钱才能摆脱家庭目前的困境。”。   小平认为妻子说得对,泥水匠工钱低,自己出师能当小老板了,为何不改项去搞基建工程一试身手碰碰运气呢。   以前一般是去外省打工,人生地不熟的难以赚钱,但最近十年就在本地的农村搞些土木工程。因为本地凭熟人关系可拿点基建工程项目,一年下来也能挣到十多万元,这比在外地打工或承包工程强了几倍哦。   人穷则志短,以前的小平遇事缩手缩脚,前怕狼后惧虎的。且不说勤福叔被水淹死不敢回家,也不数落他拿了我的旧手机不愿认账。就连每年的清明节小平都不肯和我们一起挂青,只带老婆和孩子等独自一家到父母坟前祭拜一下就算完事了。   今年却不同,小平用新摩托载着全家四人从吉水县城赶往老家,并在电话中催促我要快点回去挂青呢,估计他从此再也不会一家单干了吧!   一同清明节挂完青后,小平约我来到村中因搞新农村建设而被拆除的他家旧房处。远望去,多幢旧屋被机械推倒,视野空旷,只见地上断砖碎瓦狼藉一片……   小平对我说:“正打算明年之内在自家原地重建一栋三层以上的新房子,让一辈子含辛茹苦的妈妈享受晚年的幸福。”媳妇中凤也为人母,也知道心疼婆婆了。由此还得知他在县城买了一套新的商品房,当然还有一套廉租房,三者合计价值上百万。据此可断言:小平家在村中屡出洋相家庭困顿,婆媳不和的时代将一去不复还啦。   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啊癫痫病发病如何急救哈尔滨治疗癫痫的医院昆明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

热点情感文章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