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山水】过了天津才是海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9:07:50
一   火车终于到了天津西站,孟二川扛着行李下了火车,东张西望地走过天桥终于到了出站口。接站的孟大川高扬着手招呼:“二川,我在这儿呢!”   二川疲惫的脸上终于绽开了花:“哥,可见到你啦!”   大川从弟弟手里接过行李,嗔怪地说:“我去信不是说了么,别带嘛东西,怎么这么大行李?”   “俺是来工作的又不是住几天就走,铺的盖的穿的用的,咱娘都给带齐了。”   “你嫂子都给准备好了,还用从家带?”   “不是怕嫂子烦气吗?娘嘱咐俺别老赖在哥家不走,有了工作,就赶紧搬出去。”   “干嘛干嘛?跟哥见外是吗?”大川生气了,“你嘛时候结婚,嘛时候再搬出去。”   “哥,说话别老这味儿好吗?俺听着生分,才来天津几天啊你就不会说老家话啦?”   “二川,你是不知道,这天津人势利眼着呢,你要说老家话,人家会笑你是‘老坦儿’,以后你也得学着点儿。”   二川撇撇嘴:“哼,在火车上俺挨着一个天津人坐,听了一道儿了。天津话就好听?娘们儿腔。”   大川说:“到了家可别这么说,你嫂子可是天津人啊。”   二川点点头,又歪着脑袋问:“哥,俺的工作有影儿了吗?”   “着嘛急呀?先好好玩几天,等上了班就不自由了。”   “行,哪天俺去看海。”二川左右看了看,“哥,海在哪呀?”   大川指了指东边:“过了天津老远才是海。不着急,我也没去过,等有了空儿哥跟你一块去。”      二      大川家住的是单位家属宿舍,一排排平房,矮矮的,有个小院,窄窄的。正房对面有间两米来高的小屋和一个用石棉瓦搭的厨房。大川说,这是单位分的房。二川说,单位还能分房?嫂子淑荣说,城市不比乡下,房子差不多都是单位给的。大川指指小屋,二川,你就住这间小房,狭窄了点儿,凑合吧。嫂子淑荣说,别看它狭窄,那可是我跟你哥捡了半年多砖头盖的,脱了好几层皮呢。大川说,等哥嫂给你找个有实力、房子多的单位,到时一结婚就有房。   第二天吃过早点,淑荣对大川说:“你上班去吧,我请了半天假,待会儿领二川去办暂住登记。”   “暂住登记?”二川从来没听说过。   “是,从外地来的人都得登记。”   二川愣了愣,心想,老家来了客,没听说谁登记过啊,这城市高人一等?   八点半到了居委会,大门上还挂着锁。等到差一刻九点,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婶提着暖壶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淑荣忙上前打招呼:“您早,蔡主任。”   “家来客人了?”蔡主任看看二川,“开证明办暂住登记是吧?”   “是的,蔡主任。”   “好,屋里坐。”蔡主任边开门边说。   二癫痫发作会不会尖叫川瞅瞅居委会的办公室。房间很小,比老家大队办公室差远了,但很干净,地上没有痰墙上没有鼻涕。靠窗户摆了两张旧桌子。对面墙根有一个长条椅。进了屋,蔡主任指指长条椅,客气地说:“坐会儿,稍等!”   “够忙吧,蔡主任。”淑荣问。   “可不,居委会就我一个人,天天忙得四脚朝天。”蔡主任拿抹布擦擦桌子,倒了杯水,坐下后伸出手,“把户口本和证明信给我。”   “嘛,证明信?”淑荣一愣。   “原住地证明信啊!”   淑荣问二川:“带来了吗?”   “啥,啥证明信?”   蔡主任说:“起码你老家大队一级的证明信啊。”   二川摇摇头:“来俺哥家住几天还要证明信?”   蔡主任微微笑了笑:“小伙子,老早就实行了,出门都得有证明信,好证明你的身份啊。说白了癫痫有什么症状吧,没证明信谁知你是好人还是坏人?没证明这介绍信我怎么给你开?没居委会的介绍信,派出所也不会给你办暂住登记啊。”   “蔡主任,咱这么多年的街坊,您老还不了解我?照顾一下吧,两千来里地不至于再回去一趟吧,谁让我这小叔子是‘老坦儿’呢?”   “啥?老……”二川刚要争辩,淑荣赶紧捅了他一把。   “等小张来了看能不能变通……”蔡主任指指门外,“哦,正好,他来了。”   “所里临时开了个会,对不起,来晚了。”片警小张小跑着进了屋,跟蔡主任打完招呼又看看淑荣和二川,“大姐你们早!”   “小张,孟大川家来了客人,要办暂住登记,可是没带证明信,你看能不能……”蔡主任以商量的口气问小张。   淑荣立马站起来:“小张,这是我小叔子,叫孟二川。”她拉起二川,“二川,这是张警官。”   “哦,张……张警……官。”二川差一点把警官说成警察。   “这不是第一次出门吗,来得又急,忘了开证明信。我们家大川您不是不知道,哥俩是一个模子脱出来的,都是老实巴交、八架磨盘也压不出个屁的主儿。您看……能不能……”淑荣央求着。   小张摊开手说:“没介绍信怎么能证明他的身份?”   淑荣指指二川:“你瞅瞅,还看不出他的身份?”   “不是我看得出看不出的问题,是存档的需要。一旦将来出了嘛案件,好查啊!”   “这怎么办?”淑荣着急地搓起手,“要不然我写个保证书,按上手印?”   小张琢磨片刻,说:“这样,让孟大哥单位开个信给证明一下吧。”   “好的好的,太好了,这会省我们多少事儿啊!小张真是咱们这片居民的贴心人,谢谢您啦!”淑荣无限感激地点着头,“赶明儿到我家跟您大川哥喝酒,虽说嫂子手笨,好歹也能给你们扒拉几个菜不是。”说完从蔡主任手里接过街道介绍信拉着二川高高兴兴地退了出来。      三      哥嫂上班后家里就剩下二川,他打开话匣子,来回拧了几遍也没找到满意的电台。他想找点活儿干干,可找来找去发现在这个家里还真没有他可干的活儿。拿起几本书翻翻,又有点儿心不在焉……百无聊赖,他只好锁住家门出去溜达。   大川跟他说过,天津的街道都是斜的,甚至是弯弯曲曲的,分不出东南西北,生人容易转向,出去玩注意点儿。开始二川不敢走远,也就是围着家转悠。过了两天,渐渐熟了才扩大了范围。他游过中山路,去过大悲院,到过海河边,上过慈海桥、金刚桥,还围着望海楼转过两圈……几天之后,他开始觉着这样转悠没啥意思,我二川来天津不是为了游玩,是来当钳工的,是啊,应该找个工厂看看,长点儿见识才对。   他有意识地朝背离海河方向的地方溜达,到处寻找工厂。一天他穿过两条街,在一个胡同口终于听到了轰隆隆的响声,心里一阵惊喜,立刻应声奔去。果然,轰隆声来自一个大房子,门口挂着“红光街兴华机械加工厂”的木牌子,他欣喜若狂,毫不顾忌地走了进去。   厂里有男有女,都穿着同一式样的蓝灰色工作服,各式各样的机床让他眼花缭乱,噪杂的声响震得他几乎听不清人们的说话声。一个五十来岁的师傅走近二川,问,您是来加十堰治癫痫较好的医院是哪家工的?二川听不清他说什么,点了点头。那师傅像接待客人一样陪着他边走边热情介绍:别看我们是街道小厂,但设备还是齐全配套的。你看车床、刨床、铣床、冲床样样俱全,还有线切割,光车床就有四种规格。职工技术熟练,四级以上钳工就有四位,嘛样的活儿都能承接。我姓吴,有什么技术问题尽管问我。   像走进大观园,二川痴迷地辨认着仅仅在书上看到过图片的各种设备,心里痒痒的,禁不住大声问吴师傅,俺来这儿上班行吗?吴师傅惊讶地看看他,你不是来加工的?二川说,俺是来学习的。吴师傅大失所望,原来这样,那我可做不了主,得问我们厂长。厂长到局里开会去了,改天再说吧!说完,便拽住二川的胳膊说,加工重地闲人免进,在这儿瞎转悠危险,请出去吧!   被请出门的二川舍不得离去,手扶着厂门仍伸长脖子不断向里张望。   第二天一早,二川直奔“红光街兴华机械加工厂”而来。他倚着大门向厂内踅摸了半天,终于又看到了吴师傅。吴师傅问,你干嘛又来啦?二川说,我要见你们厂长。吴师傅无奈地摇摇头,好吧,跟我来。   二川被吴师傅带到位于厂房一角的办公室,对坐在办公桌后面的那个人说,苟厂长,这位年轻人想来咱厂学习,你看行吗?二川一听就想笑,咋还有姓“狗”的?但不管他姓狗还是姓驴,只要能答应他来厂上班就行,于是先给厂长鞠了一躬,然后说,俺叫孟二川,想来你们厂当钳工,行不?苟厂长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说,目前我们厂没有招工指标。二川说,俺来当临时工。厂长说,听口音你不是咱天津人吧?俺是西北人。是不是天津户口?不是,可俺哥正在给俺办。苟厂长摇了摇头说,不是天津户口当临时工也不行,等你嘛时候办成天津户口了再说吧。二川有点着急,忙说,狗……厂长,俺来这儿帮忙……学习,不要钱,白干还不行吗?厂长说,白干?那不是受剥削了吗?二川还是不死心,厂长,俺甘愿受剥削,只要能当钳工,说啥都行。苟厂长很为二川的诚意所感动,思索了一会儿又摇起头来,小伙子,不行啊,没有户口,未经上级批准,我是没有任何权利让你进厂的,简单说吧,要是出了人身安全事故,谁负责?说完站了起来,示意吴师傅送客。   吴师傅连推带搡地把二川送出厂门,不好意思地说,小伙子,别费劲了,等有了户口再说吧。说完,把两扇大门关了个严严实实。      四      天气晴朗,风和日丽。大川醒来就听见两只喜鹊在窗外槐树上嘻叫。今儿个是好日子,说不定二川的事有戏了。   果不其然,大川一进车间,正要换工作服,突然电话响起。是人事科马科长来的电话,让他马上过去一趟。   他风风火火地跑上办公楼,腿还没迈进马科长办公室的门槛,就急急问:“马科,有事?”   “老弟啊,你托我的事有戏了。”马科长欠了欠屁股,手指对面的椅子请大川坐。   “好啊,那太感谢您啦!”   “我朋友的一个老同学单位有个江苏人要调回上海……”   “腾出的进津指标可以给咱用?”大川忙从兜里掏出烟,递给马科长一根,手有点儿抖,火柴划了几根才点着。   “瞧把你激动的。”马科长抽了一口,说,“是这样的。你知道上海户口可比咱天津户口金贵得不是一星半点儿。”   大川立刻接过话茬:“是,人们不是说‘天南海北’么,按顺序,天津、南京、上海、北京,一个比一个难办。”   “所以人家也是花了大价钱的。”   “那咱理解。直说吧您了,人家要多少?”   “这个指标你知道有多少人在争吗?”马科长并不提钱,不紧不慢地伸出三个指头不问自答,“三百!”   “啊,那么多!”大川又给马科长递上一根烟,“我既然托了马科就是信得过您,老兄答应了的事兄弟我绝不含糊。”   “你知道,眼下这进市指标可是僧多粥少啊!”马科长吐了几个烟圈,眯眼看看大川,“钱么,不算多可也不是小数。”   “马科,多少您尽管保定癫痫医院治疗效果怎么样说。”   “我跟人家争执了多少回合,好不容易才落到这个数。”他伸出食指和中指。   “二百?”   “哎,那是打发要饭的。”马科长伸着两根手指头的手来回转了两圈,“两千!”   像被烫了手,大川激灵一下,慌忙甩掉烟头。   “难哪,哪个关口都得拜,哪座佛爷跟前都得烧香啊!不过,我为了老弟可是费了不少唾沫,磨破嘴皮子人家才答应分两次付清,先给一千五,算是定金吧,等你弟弟户口粮食关系一切都办利索了,再付五百。”   大川眼睛眨巴了两下,那可不是小数目,月工资才42块钱的他,两千块钱即使不吃不喝也得攒四年,淑荣能答应吗?可他又想起了二川那张渴求的脸,那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弟弟,当哥的既然答应过,即使砸锅卖铁也得办啊!他抬头看看马科长,马科长的双眼像刀子一样一直盯着他,等待答复。他心一沉,猛地站起,胸脯一挺说:“不多,值!”   “痛快,够爷们!”马科长翘起大拇指,“那我给那边回话啦?”   “好,您受累,回吧。”大川猛嘬几口烟,“马科,容我几天,等凑齐一千五,还请老兄代劳。”      五      求爷爷告奶奶,一千五百块钱终于凑齐并亲手交给马科长后,像当年从部队转业到了天津一样,孟大川似乎又完成了一件人生大事,饭也香了,觉也睡得安稳了,连续三天他都做了同一个梦:二川下班回来,一手推着自行车,一手提着一条大鱼,嘴里哼着秦腔,乐呵呵地走进家门。淑荣接过鱼,高兴地扔进油锅,只听“刺啦”一声响……这才让他在满屋鱼香中醒来。一千五百块,不,还要马不停蹄地再筹措五百,难是难了些,压力是大了点儿,但想到全家就要在天津团聚,变成人人羡慕的城市户口,怎么算他都觉得值。   大川高兴得有点发晕。一定有神人相助,不然他们兄弟怎么会有如此好运?就拿自己说吧,应征入伍时,全乡五六个适龄青年,只有他一路绿灯,跨过道道关口,顺利当兵。部队期间,他也是步步顺畅,很快升为连级干部。部队裁员时,他一直担心会复原回老家种地,没想到幸运之神再次光临,他又遇到了转业天津的机会。到了天津,有的分到团泊洼劳改农场,有的分到西郊监狱,都远离市区,而大川又是幸运中的幸运儿,被分到了还算在市区的一个主要安置刑满释放犯的特殊钢厂。由此,他创造了老家人们的几个第一:扔掉锄把子当兵的第一人;孟家祖祖辈辈第一个军官;离开穷乡僻壤在大城市工作的第一个干部。父母来信曾自豪地说,你在老家的名声可不得了喽,乡亲们都在夸奖你呢。 共 1147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热点情感文章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