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心灵】小镇上的时代女性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49:23
无破坏:无 阅读:3776发表时间:2013-12-21 13:03:23 摘要:几个真实女性,各有不同的人生轨迹,书写了不同的人生结局。耐人寻味! 一、“小辫”   上班途中,迎面开来一辆豪华“别克”。就在与我檫肩而过的瞬间,“吱扭”一声,“别克”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个时髦女郎:戴着茶色太阳镜;头上梳着无数小辫子;口红搽得很艳;灰色裘皮大衣敞着怀,显山露水;红色羊绒裙很短,露出细细的双腿;高跟鞋跟超过10厘米,下车时歪了几歪,差点没站住。站在那里像个细脚伶仃的圆规。   “老师,您还认得我吗?”我愕然地打量着眼前这个“洋妞”,搜遍了记忆的角落,也没搜寻到此人的一点影像来,我尴尬地嗫嚅了老半天,搪塞地应付着。“我是‘小辫’,10年前您的学生。”“噢,我想起来了!这些年没见到你,财发得不小哇!”“哪里啊,只是嫁了个好老公耶!快……快下来见见我的老师!”这时从车里挤出一个圆滚滚、谢了顶的秃男人,估计也有60多岁了。“您好哇,老西(师)!”“秃男人”伸出手来,向我展示了镶着绿宝石的硕大的戒镏,同时也露出粗粗地黄金手链。我只是象征性地与他拉了拉手,几句寒暄之后,我逃也似的疾步离开这对“老夫少妇”。连句留客的客气话也忘了说。   “小辫”——我当年上中学支农时房东的女儿。当时约摸四、五岁,头上光光的,像个小尼姑。爹妈渴望她能长出理想的头发,取名“小辫”。10年前我调到当年上中学的学校任教,恰好给“小辫”当了老师。那时“小辫”并不优秀:邋邋遢遢,浓鼻涕巴着嘴;不甚稠的头发零乱地蓬松着,像个鸟窝;衣服破破烂烂,脏兮兮地,似乎许多年都没洗;成绩很差,还不遵守纪律;是个典型的“脏乱差”学生。同学们嫌她脏,不跟她玩,像避瘟神似的躲着她。“小辫”很孤单,见到我也总是怯怯地。我多次批评过她:“脏,不讲卫生……”   10年不见,“小辫”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在“小辫”身上得到了诠释;“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是我经常给学生讲的,用在“小辫”身上再恰当不过了。“小辫”的影像终于从我记忆的遗忘角落里找了出来。但怎么比对,过去的“小辫”与现在的“小辫”很难扯到一起。我只能用“天壤之别”来解释。真没想到昔日的“丑小鸭”变成今天的“金凤凰”——真是不可思议!   “小辫”、“小辫”……放电影般地在我眼前荡来晃去:邋遢——光鲜、丑陋——美丽、卑微——高贵、鄙视——羡慕……一个下午我的大脑似乎全被腾空,“小辫”占据了所有空间,终于捱到放学,但还是没能够从“小辫”那灼人的形象中走出来。是羡慕——一个不起眼学生如今却成了“阔妇”。出有香车、入有豪宅;吃不完的山珍海味,穿不尽的绫罗绸缎;披金戴银,挥金如土。我一介寒酸的教书匠望尘莫及。是嫉妒——如果我当年托生个女的,凭我天生的几分姿色,幸许比“小辫”强,也许能找个更有钱的老公,也许早就成了更富贵的阔太太了……   呀呸!(我是吐自己)你看我这点出息。人家是人家,我是我,何必嫉妒呢?好歹我也沾点儿光,有了可以炫耀的资本,也能在别人面前自豪地说:“你看我那学生‘小辫’……”      二、“小荷”   “小荷”,姓张,与我同龄,儿时的玩伴,两小无猜。   “小荷”出生在大队(现在叫村)干部家庭,排行老四,虽然上有哥姐,下有弟妹,但由于“小荷”天生的出类拔萃,倍受父母宠爱。   儿时的“小荷”,隽秀、靓丽,像一支出污泥而不染的尖尖“小荷花”。粉嘟嘟的小脸,弯弯的柳叶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像两潭清泉。腮边深深的酒窝,人见人爱。由于家庭殷实,加上父母的宠爱,“小荷”穿戴也出类拔萃,大家都爱称地叫她“花蝴蝶”。   “小荷”晚我两年上学,算是我的师妹吧!“小荷”是名副其实的“校花”——长得俊俏,穿着漂亮,加上特殊的身份。同班同学乃至全校师哥、师姐、师弟、师妹都喜欢接近她,“小荷”能和谁玩,那是莫大的荣幸。由于众星捧月,“小荷”成了“骄傲公主”。她乐意时,还能施舍一丝笑容,一旦不高兴,便成了“扭鼻子霸王”。令人望而生畏,敬而远之。   初中毕业后,日渐成熟的“小荷”日益出落成一朵绽放的美丽“荷花”,招来蜂蝶为之群舞。亭亭玉立的身姿,迷倒了无数垂涎三尺、春心涌动的少男;两潭醉人的秋波里不知“淹死”多少痴心的小伙子。她是人们追逐并希望得到的偶像,成了众人心目中的“小凤仙”。“小荷”能嫁给谁?究竟会成为谁家的儿媳妇?人们猜测着、奢望着、努力着,都企盼能有这个福份。小伙子们都梦想着“小荷”的绣球能抛向自己。可“小荷”最终嫁给了本队会计的儿子。得到这个确凿消息的人们瞪大了惊愕的眼睛,为之惋惜:会计的儿子,五短的身材,有点驼背,龌龊自不必说,还是出了名的“歹霸王”,是个无人敢惹的主。平时全队大人小孩避之唯恐不及,“小荷”嫁给他,不是往火坑里跳吗?真是不可思议!原来是因为“小荷”父母势利,惧怕会计的户族势力,贪恋会计更殷实的家庭生活,违心的将“小荷”许配会计的公子。懦弱的“小荷”迫于父母之命,难违媒妁之言,应了“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俗语。   再次见到“小荷”是今年的年初。不期而遇的我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邋遢的女人竟是我印象中当年那个标致、美丽的“小荷”。无情的岁月在她脸上刻下了道道褶皱,两鬓染霜的她显得有些臃肿,三个孩子磨褪了姣美的容颜,衣衫褴褛,与当年的“小荷”判若两人,怀里抱着的小孙女,酷似当年的“小荷”。当“小荷”喊出我的名字时,我怔怔地端详了老半天。大脑一片空白:这个熟得不能再熟的女人,红颜薄命。嫁作他人妇后,低眉顺眼,掩藏了心中无限的向往,封闭了自己的内心世界,抿灭了七情六欲。虽十二分的不愿意,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扁担扛着走”的封建礼教还是迫使她信了宿命论。“小荷”相夫教子,百般温顺,仍常遭皮肉之苦,不知珍惜的“歹霸王”把她当作发泄的工具,稍不如意便拳脚相加,就这样如花似玉的“小荷”他的淫威下低头哈腰,成了花凋叶损的“残荷”。   “小荷”……“小荷”——曾使无数雄姿英发、自命不凡的小伙拜倒在石榴裙下的“小荷”,刚过四十便使自己成了“豆腐渣”,成了地地道道的农家“老妇”。我曾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然而时过境迁,岁月沧桑早已冲淡了我美好的记忆。“小荷”怀中的癫痫患者应该怎么预防癫痫的发作“小小荷”正在成长,也许她是“小荷”的影子,我相信“小小荷”长大后会自己安排自己的命运,决不会重蹈覆辙,也许“小荷”也是这样想的。      三、“小莲”   “小莲”是邻家的女儿,今年大约30岁。继两个哥哥之后,“小莲”的出生给邻家老老少少十几口的大家庭增添了无穷的欢乐。“小莲”遗传了父母的全部优点,没有继承他们的半点不足。儿时的“小莲”,一头不经染色的金发打着卷儿垂挂下来,映衬着粉白泛红的小脸,十分娇媚;淡淡的柳叶眉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分外明亮;山杏似的小口两边各镶嵌着一个深深的酒窝,俨然一个俄罗斯小姑娘。美丽的容颜、乖巧的性格、甜美的声音,谁见谁夸、人见人爱。“小莲”具有国宝级的地位。   少年时的“小莲”,心灵手巧。擅长画画,尤喜音乐。德智体美全面发展且成绩都非常优秀,全校师生无不称赞,家长引以为荣,倍感骄傲。人们都说“小莲”前途无量,日后飞黄腾达,稳操胜券。   初中时代的“小莲”,靓丽大方,貌美无比;粉面桃花,楚楚动人。成了青年小伙追逐的对象,择偶的标准。任凭媒婆踏破门槛,“小莲”金口不启,谁也不应允。不是“小莲”没有中意的,不是“小莲”清高,“小莲”自有人生目标:先立业,后成家——不愁天涯无芳草。然而“小莲”人生转折就是那场不合时宜的暴雨:一天放学后,离家5里的“小莲”走在半道上,突降暴雨,前不着村,后不挨庄,躲也无处躲,避也没处避。衣着单薄的“小莲”眼看就要成了“落汤鸡”。正在这危急时刻,一个似曾相识的男孩打着伞与她檫肩而过,男孩毫不犹豫地把伞给了“小莲”,自己却冒雨匆匆而去。这倒像是《白蛇传》中的“许仙送伞”,也许是上苍有意的安排。“小莲”在充满感激的同时,春心荡漾开了:这么好的男孩世上不好找啊!几经思量,“小莲”芳心暗许——此生非他不嫁。   由于那场雨中邂逅,“小莲”整日春心萌动,再也无心学业了,成绩一落千丈。老师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多次找她谈心、劝说,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力劝“小莲”早日回头是岸,可“小莲”铁了心,就是不买老师的账。老师找到家长,希望家长帮助“小莲”重整旗鼓,继续扬起理想风帆。没想到“小莲”走了极端——干脆不上了。老师无望的摇头,家长失望的叹气,认识“小莲”的人都说她毁了。   几经周折,不足20岁的“小莲”如愿嫁给了“雨中送伞”的那个男孩。婚后夫妻恩爱有加,生活像蜜糖一样甜。不久,一双儿女相继问世,更增添了家庭的欢乐,把小夫妻的感情拉得更近。左邻右舍人人羡慕。然而随着负担的加重,已为人父的男孩为了生计,不得不外出打工挣钱养家餬口。全职太太的“小莲”在家除了照顾好两个孩子和操持家务外,寂寞难耐。渐渐地学会了打麻将,从此一发而不可收。丈夫得知此事,颇有意见,干脆不再寄钱给她。断了财源的“小莲”日子艰难但又不思改过,如吸毒成瘾一般,夜以继日地酣战麻将场,赢赢输输,没钱就借,债台高筑,无力偿还,不惜以身抵债。自从“小莲”感情出轨,邻里传言四起,丈夫很快知道了此事,一纸离婚诉状将她“休”回了娘家。爹妈无地自容、痛不欲生;哥嫂鄙夷不屑、指桑骂槐;同学为之惋惜;朋友避之惟恐不及;当年狂追而没如愿的男人们幸灾乐祸------飞短流长时时煎熬着她。众矢之的的“小莲”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再次见到“小莲”,她与从前判若两人:风韵不在,憔悴邋遢,精神恍惚,宛如穷途末路的“祥林嫂”。只有那一头金发还是那样飘逸漂亮!   静心反思:这又怨谁呢?玩物丧志、丧志失身,能说是麻将毁了她吗?不能。只能说“小莲”游戏人生,不自重、不自尊、不自强、不自爱。自掘坟墓,葬送了美好的前程,葬送了幸福的生活,葬送了金子般的人生!      四、斜挎背包的女孩   在通往乡政府的柏油马路上,经常可以看到一个穿着另类、打扮新潮、斜跨背包的女孩,她就是去年上任的大学生村官徐薇。她家就住在本镇b村,她的父母以及祖辈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土里刨食的农民,和千千万万庄稼人一样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亘古不变的生活——大学生村官徐薇是鸡窝里飞出的“金凤凰”!   徐薇从小就乖巧伶俐、玲珑剔透。见啥学啥,学啥会啥。从小学到大学一直成绩优异,去年大学毕业后,一路过关斩将,挫败了洛阳能把癫痫病治好的医院在哪里高手如林的竞争对手,脱颖而出,一帆风顺地考取了被称作“凤毛麟角”的大学生村官。老辈人赞不绝口,同龄人羡慕不已。只是徐薇身上许多自认为是“优点”的东西不被人们接受——人们武汉癫痫病最好疗法不能接受,也不愿接受!   徐薇好打扮。农民出身的徐薇,接受了许多外界新潮的东西,也就是所谓的“自我开放”:春天,她戴顶遮阳帽;夏天她打把遮阳伞;秋冬她戴副大墨镜。波浪似的烫发翻卷着垂挂下来,乱蓬蓬地好像一蓬衰草;时不时地齐颈捆扎,又像乱糟糟地马尾巴。很惹眼,也很扎眼。徐薇穿衣反季节:夏天穿得很厚,冬天又穿得太露。天寒地冻的三九天她常常穿着短裙子、露脐装,冻得瑟瑟发抖。人们根据她编了句歇后语:三九天穿裙子——美丽动(冻)人。她养成天天涂脂抹粉的习惯,口红搽得像吻了血。出门总爱斜挎着背包:线一样的包带特长,小包坠在臀下,骑车倒还无所谓,一旦步行,小包便有节奏地拍打着屁股,发出有节奏的“啪、啪”声——徐薇每天不知挨了多少打!   徐薇爱虚荣。事事都想争第一,喜欢听奉承话,只要你说她漂亮、前卫、思想进步、工作扎实、政绩突出,比谁谁强,她最乐意,眉飞色舞,喜不自胜。别人做的事情她都想做,别人有的东西她都想有。她试图改变出身农家的不争事实;她不喜欢母亲那一对麻花大辫子;她不接受父母信奉的“男不露脐,女不露皮”的封建礼教;她希望父母能像城里人那样衣着光鲜、超前消费;能像城里人那样栽花种草养宠物;她不习惯门前的粪池粪堆;她更不习惯听到窗棂上拴着的老牛“扑哧扑哧”喘气声;不习惯为了防偷,鸡圈支在屋里的满屋子鸡屎臭;更不喜欢父亲张嘴庄稼,闭口牲畜。她盼望父母能随着自己的意愿而改变——他忘了父母的身份和职业。   徐薇不务实。除了学业,徐薇做什么都癫痫病怎么治疗效果好是虎头蛇尾。尤其是考上村官之后,她总是异想天开,希望凭借自己的知识才华,在农村这片广阔天地里大有作为;希望一夜之间所在的村能天翻地覆,彻底改变落后面貌,能迅速跻身全县、全省乃至全国的先进行列。听说种植致富快,她不切实际地号召村民搞种植:种小杂粮、种经济作物、种药材,结果是收的没有种的多。听说养殖能赚钱,她东施效颦般地搞养殖,结果不是销路不好,就是闹瘟疫,赔了个血本无归。听说加工来钱快,她又组织村民外出参观、考察、学习,回来后不惜一切代价搞加工,结果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纸上谈兵的徐薇累了自己,苦了大家!   几番失败之后,徐薇不得不深刻反省自己:无论做什么事还是要理论联系实际,一切从实际出发,因地制宜。不能好高骛远,更不能一味地求大、求新、求奇、求洋。不能像自己衣着打扮那样随心所欲。在农村大波浪烫发没有麻花辫耐看;超短裙没有长裤褂养眼;鸡鸭猪狗牛是农民的命根子;鸡鸭猪牛粪农民闻着是香的,因为“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化肥永远也代替不了农家肥——农家肥种出的粮食、蔬菜被称作“绿色食品”!   徐薇当村官一年多,真正知道她名字的并不多,大家都叫她“斜挎背包的女孩”。徐薇倒也不反感,而是心安理得的笑纳了。——他认为这个另类的名字才适合她!   共 531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7)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