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天涯】奇异情缘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0:04:57
心里的酸谁人知,   心中的苦向谁说。   生生世世念着你,   日盼夜等想着你。   恨啊,怨啊,   有泪只能往肚里咽。   伤啊,痛啊,   酸痛的心一直牵挂着你。   无奈啊,无奈,   我该怎样去爱你。   不求富贵不求你,   只求苍天给我一个温暖的家……   ——题记      第一章以身相许      一      1968年盛夏的一天,晴空万里,艳阳高照,一辆解放牌大卡车在杂草丛生的原野上奔驰。车上满载着30多名少男少女,他们是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到北大荒安家落户的。个个群情激昂,异常兴奋,一路欢笑一路歌。   这时,只有一个女学生坐在汽车的角落里,一声不响,低头想心思。她叫岳梅,刚满16岁。9岁那年,她妈妈病逝了,偌大的四合院里,只剩下她和父亲两个人。当文化大革命开始的时候,院子里一下子住满了红卫兵,他们父女俩被赶到一间原来的库房里居住,那库房又潮又暗。后来红卫兵走了,这座四合院又成了街道幼儿园。   这座四合院是岳梅家的祖传住宅。父亲岳浩曾留学德国,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在燕京大学当教授。文化大革命开始时,他是反动学术权威,又有“特嫌”,因此被造反派揪出来游街、批斗,最后关进了“牛棚”。岳梅受父亲的牵连,在校被同学骂作“狗崽子”;在家遭人白眼,冷冷清清,心情特别压抑。那时她只有一个心思,就是尽快儿离开京城,离开学校,离开这个倒霉的家。机会终于来了,她刚读初二时,毛主席号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说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她高兴极了,立即报了名,学校工宣队领导很快批准她去北大荒安家落户。虽说满足了她的心愿,这时她却又牵挂起关在“牛棚”里的父亲了……   汽车在原野上奔驰了一天,终于来到了一个叫靠山屯的小村庄,这里是一个知青点,所有知青都是集体户,住在统一建筑的土房里,由专人为他们做饭,随社员一起参加生产劳动,同工同酬,并适当给以补助。   岳梅在未来北大荒之前,她看过一部描写北大荒的电影《老兵新传》,觉得北大荒虽苦,但很美,她想象着北大荒那块神秘的黑土地,迷人的北国风光:蔚蓝的天空,白云飘飘;青青的草原,牛羊成群;汩汩的流水,清澈见底;平缓的山坡,荆棘丛生;皎洁的月光,银色满地;茂密的深林,郁郁葱葱,还有那一望无际的田野,到处是大豆、高粱,村庄的周围是晒场、马厩,谷仓、羊舍……   可是她来到靠山屯,却大失所望,她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孤零零的村庄,沟渠纵横,杂草丛生,一片荒凉。一想到自己要在这荒凉的黑土地里度过一生,她的心不禁恐慌起来。   不过,令岳梅感到欣慰的是,生产队长对她很好。她一来到靠山屯,队长就很喜欢她。他见这个姑娘生得俊秀,身体单薄,在安排农活时有意照顾她,总是给她安排一些轻松的活儿让她干,有时还手把手地教她点钟、收割。后来村里的“赤脚医生”出嫁了,队长就让她去县城医院学习了半年,回来后就当了村里的“赤脚医生”。农村的赤脚医生,也是靠工分吃饭,不过平时在村卫生站给村民看病,有时背着药箱下田巡诊。岳梅非常感谢队长对她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   生产队长对岳梅的照顾,却引起了知情连长徐解放的不满,因为他早就爱上了岳梅,他也说不清是爱她的美丽呢,还是爱她的朴实?那时他还有点自卑,心想:“人家父亲是留德的大专家,自己是走资派的儿子,怎能配上人家呢?”所以,他只是偷偷地爱她,没有勇气向她表白。不过,他一看到队长对她亲近,心里就酸溜溜的,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徐解放是京城军区参谋徐大海的小儿子,他从小就想当一名解放军战士,可惜生不逢时,让他赶上了文化大革命,没当成解放军战士却来到北大荒当了新式农民。北大荒虽苦,但这里有他心爱的人,虽苦心里也觉得甜。队长对岳梅的过分关心,他心里总有一种想法,觉得队长这人油腔滑调,对岳梅肯定没安好心,他生怕队长会伤害他,所以处处留心。   其实,岳梅在心里也爱上了这个干部子弟,她也说不清到底是爱他什么。是他那英俊的相貌,还是引人入胜的谈吐?再不就是喜欢他那件黄呢子大衣?有人说,爱是没有理由的,解放那种热辣辣看自己的目光,总使她又惧怕又渴望。   有一天上午,岳梅正在村卫生站坐诊,队长走了进来,他说自己肚子痛,要岳梅给他扎几针。岳梅让他到里屋的床上躺下,她掀开他的上衣,消毒后刚要开始扎针,不曾想队长挺身而起,猛地把岳梅抱在怀里,口里不住地说:“我这样无微不至地照顾你,你可怎么报答我呢!”   岳梅还没转过神来,就被他按在床上。她用尽全身气力想挣脱他,想大声喊叫,但都无济于事。村里的男男女女都下地干活去了,只剩下小孩和老人,周围静悄悄的。再说她也不是他的对手,于是乎她只有喘息的份儿,却没有还击的力量。这时队长的胆子越来越大,他开始粗野地撕开她的上衣,接着又扒她的裤子,她感到手脚麻木,浑身上下再无一丝力气了,身子像散了架似的,任由他摆布。   正在这时,徐解放突然出现在队长面前,只见他手里握着一把镰刀,怒视着队长,大声喝道:“大天白日,欺人太甚,住手!”   这声怒吼,犹如晴天霹雳,队长被镇住了,他马上停止了动作。他一见解放这阵势,先是一惊,而后镇静了,他放开岳梅,一下子蹿了起来。他见四周没有别人,就大声嚷着:“你们这两个狗崽子,竟敢合伙要谋害革命干部!”   解放平静地说:“队长,今天这事儿咱们是私了还是公了?我知道你怕老婆,但是你更怕丢掉乌纱帽!”说着,他晃了晃手中那把镰刀:“你还怕这个!”   队长大声骂道:“放你娘的屁!我看你敢!”   队长一边朝外走,一边还大声嚷嚷:“还反了你们了,等我叫几个民兵来,说你不好好干活,回来乱搞男女关系,被我堵在屋里,我叫民兵把你俩捆起来交到公社处理。”   解放听了,他从后面快步追了上去,一脚把他踹了个跟头,然后把脚踏在他的身上,抡起镰刀把朝他的小腿狠狠地敲了下去,只听他惨叫一声,趴在地上不动了。   解放一边敲打着队长的小腿,一边说:“告诉你,还不定咱俩谁捆谁呢,你若敢把我关起来,我的几个铁哥们儿也会替我收拾你的。”   这时队长从地上爬起来,跛着腿,一瘸一拐地灰溜溜地走了。   事后,岳梅问解放:“在紧要关头,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你怎么会预料到他会对我图谋不轨?”   解放说:“我早就感觉这小子对你不怀好意,今天我见他在地里领着大家干了一会儿活就借故急匆匆的回村,我知道村里的知情就你一人,我怕你出事,就尾随他回了村,果然不出我的预料,他竟癫痫病能治愈吗?敢干这种缺德事。”   从此以后,岳梅和解放就好起来了。他俩商定,只要队长不找咱俩的麻烦,咱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自从岳梅爱上了解放,她的生活充满了阳光,也让她第一次尝到了爱情的甜蜜。   队长也有所顾忌,自此没有再找他俩的麻烦,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了,岳梅和解放的感情日益加深,谁也离不开谁了。   转眼3年过去了。就在这年春节,别的知情都回京城过年了,岳梅一来没有路费,再说她也不想回京城那个冷清清的家,所以她留下来没有走。解放怕她孤独,又怕她出事,所以也留下来陪她。   春节那天,他俩来到村外,站在北山脚下,面对着一片挺拔茂密的白桦林,他俩拥抱在一起。就在那一刻,他俩的心紧紧贴在一起了。这时的岳梅,完全忘却了世间的一切折磨与痛苦,只是感到心情无比舒畅,能和他在一起,她感到幸福极了。   就在那天夜里,岳梅背着1书包苹果、1瓶烧酒,还有几瓶罐头,抱着自己的被子,来到解放的屋里。在昏黄的灯光下,他俩在炕上相对而坐,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就这样他俩住在一起来。   岳梅之所以主动与解放同居,她是这么想的:“我爱解放,我想替他做些事,哪怕能帮他一点忙也好。但是,我一个弱女子,身单力薄、要什么没什么的姑娘,能帮他什么呢?只有我的身子是属于自己的,而他又是那样渴望得到她,那我就把自己奉献给他吧,只有这样,我才感到心安,也感到无比幸福。”至浙江羊癫疯医院去哪家最好于今后如何,她没有多想,也无法预料,但她坚信不疑,无论今后命运将他俩抛到何方,他俩将会永远在一起,今生今世永不分离。      二      就在这一年的夏天,解放的父亲徐大海从干校回到京城,重新出来工作。到了秋天,解放作为工农兵学员回到京城上大学。   解放走后,开始他俩书信不断,大约有半年的时间,他的书信越来越少了,口气也较从前平淡了许多,思念之情荡然无存,而且来信的时间间隔也越来越长,有些信简直像是应付差事。   凭着女人独特的感觉,岳梅好像预感到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她恨不得立刻飞回京城去见解放,但又害怕,怕他对自己说些什么,怕自己的预感得到证实。在那些日子里,她苦苦地煎熬着自己,那怕能和他一起维系这个骗局也好,她也会心安理得的。这时村里的人见了她,都说她两眼发直,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好像得了神经病似的。   岳梅实在忍受不了了,就在那年春节,村里的知情们都回家过年了,只有她一个人在村子里,那时解放已有两个月没有给她来信了。她不吃不喝,只是躺在炕上哭,哭完就睡,醒了还是哭。窗外大雪纷飞,北风呼号,她一个人躺在冰冷的炕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春节刚过,岳梅实在无法忍受这种孤独的日子了,她便不辞而别,只身回到京城。她来到京城后,立即去找她的同班好友高敏。   岳梅来到高敏家,高敏刚下班,正在收拾房间,她见岳梅风尘仆仆的到来,心里非常高兴,笑着说:“是哪阵风把您刮到这里来的?”   岳梅说:“我刚从北大荒回来,还没回家,先来见你。”   高敏见岳梅疲惫不堪、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酸溜溜的,心痛地说:“你在乡下吃苦了,听说你和解放结婚了,日子过得还好吗?”   岳梅听到“解放”的名字,“哇”地一声哭了,她边哭边说:“他回京城上大学了,已有几个月没有给我写信了。我这次回京,就是想托你帮我打探一下他的消息。”   高敏说:“你先别哭,详细说说你俩的情况,我在化工学院熟人多,打探他的消息不难。”岳梅擦干眼泪,接着就把解放回京上大学后的种种表现一五一十地告诉她。   高敏听了,先是震惊,后又平静下来,安慰她说:“你先别急,先在我家住下,一有他的消息,我就告诉你。”   岳梅暂时住在高敏家,等待解放的消息。   过了几天,高敏对岳梅说:“我听同事说,解放和他学校校长的女儿好上了,据说他俩很快就要结婚了。”   岳梅大惑不解,她对高敏说:“我不懂,患难爱情为什么竟然这么不堪一击呢?”   高敏心平气和地告诉她:“他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想通过联姻的手段,达到毕业后不回北大荒的目的。”   岳梅从高敏家出来,心里非常难过,可怕的预癫痫的种类料终于成为现实,她欲哭无泪,欲诉无门,整个人儿麻木了,不知道自己今后该怎么办才好,她想到了死!她恨自己:“我算什么呀?整个儿是一个让人家玩腻了的村姑!他是北京人,将来的国家干部,前途无量。失去他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就在那一刻,岳梅对生活的所有梦幻和憧憬全都破灭了。   岳梅回到家里,神魂颠倒,不吃不喝,父亲看她这个样子,心急如焚。当他得知女儿的遭遇时,更加心疼自己的女儿,但他也没有好的解决办法。不过,他没有大发雷霆或指责,只是平静地对女儿说:“你别犯傻了,和他断了吧,找个北京人结婚吧。”   岳梅听了父亲的话,茅塞顿开,她同意了,心想:“干嘛不结婚呢?既然他能为了不回北大荒而背叛爱情,我为什么就不能为了重新做一个北京人而在这里结婚呢?”         第二章奇异姻缘      三      岳梅开始在京城找对象了。   几年没回京城了,岳梅对京城感到非常陌生,在偌大的京城找对象,谈何容易?茫茫人海,到哪里去寻觅另一半呢?那时报章杂志不准刊登征婚启事,也没有婚介所,一个没有户口、没有工作的下乡知青,通过自由恋爱喜结良缘显然行不通,只有靠亲朋好友介绍了。   街坊邻居一听说岳梅要在京城找对象,热情帮忙的人很多,尤其是她的姑妈和高敏,一连介绍了几个不错的对象,她就接二连三地被拉出去和不相识男人见面。每一次相亲,她都抱有很大希望,接连激动好几天。两人一见面,男的见她年轻漂亮,个个垂涎三尺,恨不得马上就和她成亲。可是一听“她是下乡知青,结婚必须给她落北京户口”时,马上就打退堂鼓,相亲随即告吹。如此这般,循环往复,大概和她见面的男人不下十几个。   岳梅面对一次次的打击,一次次的婚姻破灭,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作为女人的那种自信也就荡然无存了。但是,这一切丝毫没有动摇她“一定要留在北京”的决心。正当她感到绝望的时候,一个男人出现在她的面前,结果又一次改变了她的命运,这是后话。 共 18199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