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江南短文学】一盏马灯(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18:54

一盏马灯,已经被珍藏在流年的记忆深处,尘封在吊脚楼上那一间杂物房里很久,似乎再也不会走出来。而我眼前仿佛一直有一盏马灯,照亮着那条在走向村口的蜿蜒小路,在黎明前的黑夜里,闪烁着暖暖的灯光。

“来电影戏咯!”,“今晚来电影戏了!”小时侯最想听有人在那条悠长悠长的村巷里,这么大声地吆喊几声。那时候没有电视,报纸,杂志也很少,除了看一些小人书外,看电影就成为我们小时候最盼望的事情之一。只要听到有人喊,村里的小孩,当然也包括我,马上就会扛上一张长板凳,飞似地跑去大队部操坪,给自己家里抢占一个好位子,不一会儿操坪上摆满了横七竖八高矮不一的板凳。小伙伴们都在猜,今晚放什么电影,有人猜是《地雷战》,有人猜是《地道战》,还有人猜是《闪闪红星》,更多的人是想看新片子,一张张幼小的脸上充满了好奇,充满了看电影的渴望。

桃树湾上的最后一抹晚霞渐渐地淡去,夜幕降临,几颗星星零乱的嵌缀在灰蒙蒙的夜空,那一弯玄月似抱着琵琶的含羞仕女,不知躲在天上哪一座宫阙,任村民怎么呼唤也不肯出来。母亲提着那一盏油渍斑斑的马灯,带着我们去大队部操坪看电影。

橘黄色的灯光照着蹦蹦跳跳的我们,在村巷的青石板上晃着飘逸的流影。几乎每家的大人手里都提着一盏马灯,那一盏盏马灯好象湛蓝夜空上的星斗,在曲径通幽的石阶上面流过。

青石板路边的那两口池塘里,几只青蛙只是自顾自的在“呱呱”地喊叫着,似乎在比谁的嗓音大,比谁的悠长。路边草丛里的蟋蟀忙着弹奏着自己悠扬的琴声,爱在晚上凑热闹的蝙蝠随着这琴声在池塘上,旋舞着,飞翔着,翻滚着。有些不知名的小虫子好奇地围着我们的马灯转悠,有时撞到玻璃灯罩上,晕晕忽忽掉在青石板上,打几个滚又继续地向马灯飞来。

看到电影里的高粱几秒钟就从地里钻出来,长成绿油油的高粱林,村里男女老少都发出“喔”“喔”的惊叹声。随着潘冬子杠着红樱枪走在红杜鹃盛开的山坡上,高亢优美的闪闪红星的歌曲回荡在深幽幽的夜空。大人们又陆陆续续地点亮了各自的马灯,牵着自己小孩的手,在回味着影片里的欢乐中,扛着板凳走回各自的屋里。那一盏盏飘向村里各个角落的马灯,远看就好像一只只萤火虫一样,飞舞在安然寂静的村巷里,是一盏盏照亮我们寻找故事源头的明灯。

虽然那时小学功课不多,但每晚回家还是要做一点家庭作业。这时候我们几兄妹就围坐在吃饭的八仙桌,中间放着那盏玻璃灯罩被父亲刚刚擦得透亮的马灯,忙碌了一天的父亲守候在我们面前,黑黝的脸盘显露着慈祥的面容,手拿一把蒲扇给我们驱赶着乱飞的蚊子。一生节约惯了的母亲不时地喊着父亲把马灯拨亮一点,心怕我们看不清,写错作业。有时候母亲为了不影响我们,经常摸黑搓洗我们换下的衣服。马灯虽然没有现在台灯的光那么明亮,但那盏发出柔柔亮光的马灯一直陪我度过了懵懵懂懂的欢乐童年,给我带来了几许春天里的雨丝,使我在家乡那湿润的土地上,渐渐地发了芽,绿了叶,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春天。

“嘎吱”地开门声把我从梦里唤醒,打开老杉木板做的房门声在凌晨寂静的院子里格外的响亮,偶尔从鸡灶屋传来一声“咯咯咯…”的鸡鸣声。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窗户外面的天空还是漆黑一片;只怕睡过头了的母亲已经起来给我准备早饭,今天我要去县城学校读书,须起早去搭乘乡里唯一一班去县城的班车。母亲摸黑点燃了灶台上面的马灯,好像感觉我已经醒了,连忙喊着要我多睡一会儿,要我等她弄好早饭再起来。

“哗哗”的舀水声,“哔啵…哔啵”的杉树叶子燃烧声,火钳的“吭呵”声,锅铲的“呛呛”声,熟悉而又温馨,犹如一首完整的晨曲。记得我每次去外面上学,母亲都起得很早,那时候家里没有闹钟,母亲有时候一晚都没有睡什么觉,只要鸡开始叫第一声,就起来给我弄早饭。父亲也起来给我准备扁担,用塑料布裹着的被子是用蓝色的印花土布套着,虽然有点土气,但我感觉幸福而又暖和,因为这是母亲自己缝制的。父亲削制的竹子扁担,透着一丝丝竹子的清香,布袋子里装着我自己的书籍以外,还塞满了母亲给我炒的几罐菜,几个大梨子,一捆凉薯,满满的一大袋,那装着的是父母亲浓浓的关爱和殷切的期盼。

放下碗筷,打开堂屋大门,外面的雾很大。父亲挑着扁担走在前面,母亲提着马灯走在后面,晨雾笼罩着的村寨格外的宁静。“嗒哐”“唦唦”的脚步声是否惊醒了还在梦乡的院落?一盏行走在黎明前黑夜的马灯显得是那么的明亮,晨雾轻轻地飘向身后,扑面而来的是一幅幅朦朦胧胧的大写意画,路边的鱼塘笼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一朵朵睡莲还在迷香的梦里,恬燥了大半晚的鸣蛙也在睡莲上面躺着。路边几丛菊花沾满了露珠,也羞哒哒地收起自己那一丝丝的花瓣。路旁的稻田隐隐约约挤满了黄澄澄的谷穗,田埂上的高粱杆上垂缀着一串串如红樱一样的高粱米,在浓雾的缭绕下时隐时现,如一排排站岗的哨兵。溪边的古枫树也在晨雾中静静的眯着,白天高歌的知了也趴在树枝上打着盹儿,树下那一条潺潺溪水,依旧在吟唱着熟悉而古老的清欢。

马灯照着我们行走到了笼罩着晨雾的省道边,天际开始泛起了点点鱼肚色的白光,远处传来了客车的轰鸣声,两束客车灯光慢慢的变得刺眼,父亲一手提被子,一手拿着大布口袋,吃力的把我送上了拥挤的客车上,母亲叫着我的名字,叮咛我在学校好好读书,听老师的话,天凉了记得添加衣服…。

客车漫漫地启动了,我站在车上透过窗户,看见父母亲提着熄灭了的马灯站立在雾朦朦的路边,不时挥着手,而母亲的发际也被晨雾浸湿了,想着就要第一次离开父母去远方寻找自己的未来,泪水刹那间模糊了我的双眼。随着父母亲的身影渐渐地退向那一座座的山里,家乡那些熟悉的山水,熟悉的村巷也渐渐地离我远去,而那盏熟悉的马灯一次又一次闪亮在我的眼前,照在走向村口的小路上,照着我去找寻自己的梦。

儿童患继发性癫痫病是什么原因呢佳木斯治癫痫的医院在哪小儿癫痫病治疗治疗癫痫的常见方法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