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流年】古城墙上好读书(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43:49

道县一中出后门,是一巨大的田径场,是曾经旧时的演武厅,南侧在清朝也有一家书院。操场里南边那口吊水井,还在。

在这个被两条河流裹挟的古城,涨洪水是居民习以为常的风景。每到春夏涨水的季节,河边的古城墙,就成了爱看热闹的居民们的最佳看台。

上了年纪的老人,一说起涨洪水就会说,一九六零年涨大水时,在城墙上面可以洗脚咧。“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他们大多不知屈原这句话及含义。而这山洪席卷了城乡的角落时,藏污纳垢,是连洗脚也是不行的。我自然没见过在城墙上洗脚的情形,抬头看古城墙,有两三层楼高,也想象不出洪水涨到城墙边是怎么个样子,但可以肯定这座古城就只是露出一个葫芦顶来。难怪,古代的县衙真会选址,相中了这个葫芦顶,既可以自然造就几十级高高在上的台阶,使得黎民百姓有种天然的仰视,让县官有种高屋建瓴的尊贵和威仪,重要的也是有种战略的考虑。县府的大门口,就是高高的古城墙。此处的城墙自然也要比别处地势要高出很多,不用了望台,在县衙门里就可以把方圆十数里的敌情一目了然。高大厚实的城墙,加以东来的濂溪、北去的潇水作天然护城河,还可以防御洪水的侵袭,就是百年不遇,也可高枕无忧。

现在的城墙早失去了防御作用,残存约一千三百米,大部分城垣及西门、北门石拱被拆除,做了脚下马路的某处基石或者某户人家的墙基。城墙内外尚存部分条石、卵石铺就的狭窄街道,出南门往西门去,有木板吊脚楼逶迤城墙根,形成一逼仄的街巷,古韵犹存。城墙还在发挥它的余热,县府门前东西延伸数百米的古城墙,已成了几十间民居的天然基础,居民直接建房于城墙之上,有的地方已经有拆除、毁损。

古城墙上还好读书——发现古城墙这一妙用的,首先是北宋年间曾任道州司马的寇准。出县府往左沿寇公街往北直下一长坡,在城墙南门至东门段中部那些建在城墙上的民房中,有座古檐——寇公楼,是纪念寇准的。这楼,准确地说,是寇准的藏书楼,他闲暇时读书之处。官至宰相的寇准,一零一九年遭奸臣丁谓陷害,被贬为道州司马。此时,历经了升迁贬谪无数次的四十年仕途险恶,已是年过古稀的他,在高高的城墙上,筑楼藏书。公务之余,或诵读经史佛道,或凭栏远眺,依风长吟。

大概是和寇公有共识,或是受寇公的启发,六十年前,城里的名士们也在古城墙的东门,发现了一读书的好去处,依古城墙东门建了一所高级中学。学校的前身为一九一三年创办于长沙的永郡濂溪中学,是以本土走出的世界级文化名人周敦颐(号濂溪)命名,在一九四五年战乱中迁回道州故里。一九五一年更名为零陵地区区立中学,两年后正式定名为县一中。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中期,我在这城墙上的校园里念了六年书,享受了“古城墙上好读书”的妙处。

校园的东边有两三百米是就古城墙做围墙的。准确地说来,走过古城墙南门洞数十米,就是学校大门,地势渐高,水房、澡堂、食堂兼礼堂、操场、游泳池,皆以古城墙作地基,一路并排而建。操场的尽头,就是东门。从早操、运动,一日三餐,开大会听报告,到打开水洗澡,古城墙都在我们的视野里或者在我们的脚下潜伏。学校南屏北去潇水,西眺都庞逶迤。一个小植物园名为“知春园”,有几十种菊花、夜来香、玫瑰、月季、美人蕉,课余闲暇,少男少女们怀一腔的青春心思,去剪枝、松土、弄花。月上树梢头时,那个有着古旧文人气息的任老先生,就会把我们吆喝而去,赏花、吟诗、笑谈。红墙绿瓦的平房教室前,那些葱郁的橘树,为了给它挖一个深坑,娇嫩的手上磨出水疱,疼得眉黛紧蹙、娇喘微微。而在橘子还泛着青色时,夜晚轮流站岗守夜的少女,在鬼魅的黑夜里胆战心惊熬着,闲话扯得寡淡乏味时,也经受不住夜的瞌睡和饥渴,被一起值守的男生怂恿着,为胆大的他们偷摘橘子去望风,分享那青涩满腮、酸得呲牙咧嘴的轻声欢叫……

当地人要骂某人的脸皮厚,就会用手往城北古城墙方向一指画,说,比城墙转角加五个火砖还要厚!城墙到底有多厚,他们也不知。这古城墙到底是哪个年代修的?到底有多长有多高有多厚呢?把这城墙东南西北转遍了,转了六年,我当时也没能弄清楚过。天还是墨黑的,起床号把我们从学生寝室的地铺上极不情愿地催了起来,眯着眼睛跑到城墙边的操场集合,然后从石拱东门鱼贯而出。跫音在头顶石头墙上轰然作响,磕碰着穿过了古城墙,沿着城墙根,高一脚低一脚地顺着潇水前行,杂乱的脚步和哈欠声惊醒了静默的木楼、沉睡的竹林和家狗的清梦。在这些破旧的木楼中,不经意就有年代久远的“江西会馆”,有清代大书法家何绍基的故居群落,及其父探花何凌汉授学、诵读诗书的“东洲草堂”。在河边的修竹、老树下,还有唐代被贬州官、文学家元结,在河畔吟诗作文、钓鱼游玩的“五如石”、左溪、春安石桥等。

在田园乡间土路上颠簸西行,晨风里充盈着水稻蔬菜青草野花的味道,掺合着牲畜粪便的乡野晨露气息里。同窗中有的练就了好功夫——闭着眼继续着夜里的梦魇,脚还能机械地跟着队伍跟着节奏,高一脚低一脚地跑着。从东门到北门的石城墙,地面的建筑已不明显,大概跑了两里地,就到了北门。北门早已荡然不存,只留下一个地名符号。从北门跑进城里,还是一片菜土一条砂土路。不到两里地,就跑回了南门口,回到学校大门。这样,不知道有多少个清晨,在睡眼朦胧中,古石城的东、西、南、北门和小西门五扇城门,我们穿越了四扇,将“周五里”的古石城跑了半个城。

另一半古石城,完整地走过,我仅有一回。那年夏天,是涨大水的时节。我在城墙上一眺望,潇水河把东门何绍基家门口的东洲都淹了,只露出一些葱绿的树梢,像盆景里的水仙一样。连接水南的那架渡船串连而成的古浮桥,被大水一刀两段,泊在河的两岸,码头的石阶不见了,房舍被洪水拦腰浸泡。洪水淹过城墙脚,涌过城墙西门洞,直扑学校大门。我回家时,只好绕道北门,沿残存的古城墙地基,一直上了现在的县委西门——还是在地势最高的葫芦顶,到了城墙南门。南门的门洞已经没有,但两边的古石墙还很坚实,我的两位要好的同学,家就建在南门东边的城墙上。再在西关桥上坐船,船在大马路上行了两三里路,才到二中的坡下,上岸。

古城墙上好读书的地段,最佳处是学校球场边南临潇水的石墙上。年岁的久远,城墙上已是树木蓊郁,毛竹、夹竹桃、苦椋树,还有香樟之类的,是读书的好屏障。在没有洪水的日子里,读累了,视线在潇水河逡巡。古浮桥、石码头、米豆腐小店;捣衣、担水、投亲访友、赶集进货的过桥人;对岸无边无际的橘林,更有“望梅止渴”的功效。视线再延伸,一座古塔在山尖耸立。那是上关乡宝塔村的雁塔山,距县城有七八里地。那塔,俗称“宝塔”,在小城居民的心里是镇城之宝,总与什么龙脉龙头、当地出的“文星”之类一起演绎成各种传说。塔是清乾隆二十九年(一七六四)兴建的,七级八角,高二十五米。底层用青料石围砌,有石门八扇,东、西、南、北四门上各有横额,分别刻题“万里云程”“气蒸丰岭”“一州砥柱”、“秀挹宜山”这类。塔内有石刻对联“文星常主照,地脉永钟灵”。两层以上,均用青砖砌成,逐级压缩,各层间有蹬道相通,盘旋而上,直至顶端。——这些是我在一些乡土资料上读到的。一个暑假,我曾与住在宝塔脚下的一位女同学结伴,步行去过。登上那塔,可东望东洲山,及我所在的学校,西眺县城全貌,北观潇水,当时觉得很壮观。在古城墙上与宝塔对望时,联想最多的是父亲的说古,是关于何绍基以“宝塔尖尖”和“五指尖尖”对对联的智慧故事,常常希望自己也能够被宝塔的“文星”高照。

因为本土在历史上出了周敦颐、何绍基这两大名人,学校便办起了文学社和书法协会,分别命名“濂溪”和“东洲草堂”。虽然,濂溪先生这位先辈乡贤并不是以文学成就而名震东西,是以“宋明理学的开山鼻祖”而名世,但他的那篇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千古名篇《爱莲说》被作为文学社的宣言,“濂溪”的盛名激扬着这些后学做起了文学大师的梦。至于学“何体”练书法的,在擅长模仿“何体”的颇有艺术风骨的指导老师引领下,也真使不少后生的书法有几分像样。

在北门的土墙旷野里,也是读书的好去处。因为从东门到北门的石城墙,地面的建筑已不明显,就没有南门古石城墙上读书的发思古之悠然,但却更可专注于书中之黄金屋。出学校西面后门,是一巨大的田径场,是曾经旧时的演武厅,南侧在清朝也有一家书院。现在是县里最大的露天运动场和集会地,常举行全县的各种运动会和一些演出,不时有公审宣判大会在那里开,开全县风气之先的团县委带头教青年人跳交谊舞也在那操场里,围观看希奇的比跳舞的多得多。更有趣的是,操场里南边还有一口吊水井,所有的集会,都没影响附近的居民照常在井边洗衣汰菜挑水。

傍晚时分,邀三两同好,在操场散步,到井边看看希奇,喝口水,洗把脸,再沿东北高高的菜地里走去,人渐稀少。到了一高高土埂,据说就是倾圮了的古石城墙的断壁残垣,同窗分散找好地方,或就砖墙而坐,或席地而坐,开始了各自的读书。因为空旷,四周都是菜土和荒岗,没有房屋,可以随意地阅读,还可以肆无忌惮地大声朗诵。读得乏了,索性就势往草地上一躺,摊成一个“大”字,看天际的晚霞沉落,远处农人荷锄牵牛,淹没于村野,甚至懒懒地做起了周公梦。被虫子叮咬起来了,就放开喉咙唱歌、吼叫,采几把红的黄的野花……在高考前鏖战的那些日子,甚至白天有时也到这城墙的遗址上读书,一读就是大半天。

后来,我从县志上读到了关于古城墙的详尽资料,那一串串的数字,在我的记忆里把坍塌、毁损的城墙形象逐渐地修复。古城墙创建于隋大业十一年(六百一十五年),比西安古城墙早筑三年,当时是土筑的城墙。古石城,则是在明洪武二年(一三六九年)修建。椭圆形,全用块石砌成,周五里九十六步(近两千六百米),高二丈六尺(约八米),宽一丈五尺(近五米),四周有东、西、南、北门和小西门五扇城门。城墙上“设有串楼七十三间,窝铺楼三十七座,敌楼三座,门楼五座,垛楼一千七百五十二个,垛眼二百一十个。城墙外,从东门至小西门有护城壕沟,长九百五十六点六丈,深各宽一丈……”楼阁众多,宏伟壮观。明代崇祯末年(一六四四),农民起义军攻占道州城后,发动士民增修城垣,较前加高加厚,四周开有炮眼。前清道光二十五年(一八二五)大修一次,加高加厚,设垛口一千五百个,城楼八座,炮台十五座,望楼十二座,并用青砖在城墙上加砌女墙。城墙西南面建有钟楼一座,尚存一口径约八十厘米的铁钟,置于新建的“钟鼓亭“内……

先人恐怕没料到,他们曾经孜孜矻矻累筑累毁的城墙,他们希望用来夯实家园抵御外寇的围城,现在,今人早把它践踏在脚下,它的余热,只是成了几十座民居的天然基础,再就是可供后人在上面读读书、思下古而已。但先人也应该感到安然,小小“周五里”的城墙外,已是南北伸张近十公里的新城闹市,在歌舞升平的日子里,它只能成为线装书里一页发黄的平面图,一个乡土教材的活标本。只是,希望它的后人,能够善待祖先这份永久的遗存,待后人的后人,要知道“城墙”是为何物时,还能寻找到与先人沟通灵魂的磁场。

道县之道,有诸种说法,是不是也因为曾经有众多读书的名流,汇集于这么一个“周五里”的小城池,才成其为“道”的?一周城墙护卫的,要么是商贾带来的繁华,要么是文化筑就的历史,道州的古城墙想必应是后者。

重庆癫痫病治疗好的医院福州癫痫医院的排行榜哈尔滨手术治疗癫痫需要花多少钱呢海南治疗癫痫需要多少钱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