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轻舞】乡村不言谢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56:26
摘要:乡村人的淳扑、善良,互帮互助,可亲可爱,永远令我难忘。 也是猛然间发现,在我的老家,那个紧靠沂河岸边的小村里,我从来没有听见近邻大爷大娘婶子嫂子们说过“谢谢”两个字。   在儿时的记忆中,邻里之间相互借东西是经常见的,借劳动工具、针头线脑乃至柴米油盐、10元8元的钱。每次借的时候,借东西者自然大方,直接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没有低三下四或忐忑不安的感觉。   “他大叔,你家的铁耙在不在?我想把北湖里的地拢拢,平整平整。”   “他大婶,我家的黑线用完了,你有没有?”   “今天他大舅来了,油瓶空了,二嫂,先给我倒点儿。”   被借者绝没有丝毫高人一等的感觉,忙把东西找出来,送到来人面前,还要说上几句体贴的话。   “二哥,你真勤快,闲不住,隔天我也得把地用铁耙拢拢,平整平整,别耽误了春种。”   “线够不够,不够,我再给你拿。”   “咳,我也有过这样的事,那次晌午头他姨夫来了,坛子里盐没了,我还是到老杜家那儿拿的。”   别看东西小或者少,必定要还的。还铁耙的会高声问:“他大叔,铁耙用完了,放这里了,你这铁耙真好使,又轻快又下地。”铁耙的主人会让还铁耙的坐一会儿,忙着去拿烟,抽上一袋,闲聊一会,好像借东西的是自己。   还线的主妇会在拉完一会儿呱后,在要回的时候,把东西掏出来随处一放。主人会责怪:“三嫂,你看你,这点儿东西还拿过来,太见外了!”主妇会说:“我家现在有了,没有我也不会还你。”   借油的会打发孩子还东西:“俺娘说,这是俺家刚榨的油,让大婶你尝尝。”大婶会撵着孩子给他点儿捎瓜之类的东西吃。   在经常发生的借和还中,老家的人虽然不说谢谢,但都通过默契的方式把内心的感激表达了出来。在老家的人眼里,“谢谢”这两个字,有点儿绕口、别扭、夸张,与人的自然和质朴不相称,如果说出来,就疏远了彼此之间的距离,人也变得更生分了。   记得我读小学五年级的那年夏天,舅姥爷去世了,母亲去奔丧,家里只有摔断了腿的奶奶和还不到上学年龄的弟弟。弟弟约了其他几个小伙伴在我家的柴火垛里玩捉迷藏、过家家,不知何时,柴火垛突然冒起了滚滚浓烟,着起了窜天大火。听到奶奶拼命的呼喊声,住在隔壁的本家六奶奶拎起一铁筲水,爬过豁了口子的墙头,飞奔到我家。先把筲里的水泼向柴火垛,看见还在柴火垛旁已经被火烧得昏过去的邻居孩子,二话没说背起孩子飞跑着送到赤脚医生那里,经过及时抢救,那小孩命保住了。后来,邻居孩子的母亲领着孩子,带着礼物,到六奶奶的家。孩子在母亲的命令下,扑通跪在六奶奶面前“嘣嘣嘣”磕了3个响头。六奶奶手足无措地转着圈子,一个劲儿地反复埋怨着孩子的母亲:“他二嫂,你这是干啥呢,干啥呢……”那位母亲大声说:“六婶,孩子的命是你给的,以后让他给你当牛做马都成,磕几个头算什么!”自始至终,我没有听到一个“谢”字。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时候,村里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土地分到各家各户。我家4口人,分到了5亩多地。可父亲在县城脱产上班,顾不上家。姐姐、我、弟弟年龄都还小,种地、收获庄稼的重担自然而然落到了柔弱的母亲的肩上。   我的一个本家大叔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不善于言谈,总是在忙完自己地里的活后,和大婶悄没悄声地来到我家的地里。小麦熟了,帮着娘收麦子,收完麦子再帮着翻地种玉米。深秋,帮着一起刨地瓜,切地瓜干子。娘看在眼里,总是感激在心里。父亲回家的时候,娘铺排父亲,买化肥别忘了给他大叔买一袋。过年的时候,母亲总是把熬好的猪头肉先盛上满满一大碗,让我给大叔送去。那几年,我也没听大叔和娘相互说一个“谢”字。   后来,我们家农转非,家搬到了县城。1991年,我参加了工作,特别是在供电公司这个面向千家万户的窗口服务单位工作,听惯了您好、谢谢,也习惯说您好、谢谢。   前段日子,母亲身体不好,住进了医院。一天上午,我的那个本家大婶冒着寒风专门坐着客车前来探望,拿了一箱牛奶,还有二十多个鸡蛋。送她出医院门口时,看着她那张布满了皱纹的脸,知道她自从大叔去世后,一个人为儿为女结婚娶嫁,生活的也是非常艰难,我很感动,情不自禁地对她说:“您这大老远地来看俺娘,谢谢您呀,大婶!”大婶愣了一下,嗔怪道:“看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说谢谢,咱娘俩就远了!”    重庆癫痫病正规的医院甘肃癫痫医院看的好湖北去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抽烟喝酒对癫痫患者的危害有哪些?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