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荷塘】矮 爷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5:38:08
伴随了自己一生的躯体,却隔离着一世的梦幻情思。苍天啊,何苦悲凉此生。在云里雾里,等我——愿化清风随君而去……
  
   (一)
   “吃呀,爷爷。您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
   凤儿用她那圆圆的黑眼珠子瞅了一眼满头白发的矮爷,可矮爷一点不听凤儿的话,矮爷什么也没有听到,浑浊的双眼空洞而呆滞。
   “爷啊,吃吧!我不叫你矮爷了,行不?爷啊,您已经见瘦了,我们都在心疼你啊。爸爸早晨嘱咐又嘱咐,让我蒸鸡蛋糕给您,咱家人都知道您爱喝鸡蛋糕啊。”凤儿把二尺见方的小饭桌往矮爷的跟前推了推,仍然拖着哭腔说:“吃一点吧,爷啊。土豆丝已经凉了,凉了就会发硬的,吃吧,啊?”
   矮爷仍旧不吃,仍是瞪着大柜上的一张挂历出神。他前边紫红色的小饭桌上,新煮的小米水饭已经凉了,一大盘切得均匀精细的土豆丝,那浓浓的香味已经淡去。矮爷的右手慢慢抬起来,夹起筷子。这双筷子咋这么沉啊!凤儿急得快要哭了。恨不得一把将筷子抓起来,放在爷爷的掌中。然后再把着爷爷的手,把筷子伸进碗里,夹起土豆丝,再放进爷爷的口中。这一切,只能在凤儿的想象中完成。凤儿实在是太害怕了,害怕惊动木头一般的矮爷。凤儿已经不小了,她知道,她怕自己的哪一句话不合适,或者是自己的哪个动作不合适,都会惊动矮爷那如丝如缕的思绪。
   毕竟是青春浪漫而又好动的凤儿,她忽然来了一种灵感,此时,如果有一架照相机拍下这个场面:禅师坐定一般的矮爷,专注而哀伤的面孔;饭桌上断了热气的土豆丝,还有矮爷的目标——北墙上的大挂历——把这张照片冲洗放大,在旁边再配上一首幽怨缠绵的离别诗,然后把它拿给奶奶看,奶奶一定会激动地流泪,一定会。凤儿只为自己的设想浪漫了一小会儿,就被眼前的现实击得粉碎。不但没有相机,不会有人给奶奶写出哀怨的情诗,更不会见到奶奶了。想到奶奶,凤儿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哭了。呜呜的哭声越来越大。她那涂抹了口红的双唇被泪水一抹乎,整个嘴巴子红彤彤一片,如同吃了死孩子。尽管如此,凤儿仍旧说着徒劳的话:“吃啊,爷爷!爷——”
   凤儿真恨自己,刚才,明显看到矮爷的右手夹起筷子,这一会儿怎么又放下了?凤儿现在才知道自己的激动原来是一种罪过。如果不哭,不那么激动,爷爷也许会吃上几口。哪怕只是吃一口啊!
   爷爷的左手又慢慢抬起来,又把那沉沉的筷子夹起。凤儿的心一阵激动!她怎能忘了,爷爷是用左手吃饭的。
   记得小时候,妈妈背后常常跟爸爸说,凤儿的爷爷多有意思啊。奶奶说要是一家人有四个人用左手吃饭,这个家的日子就会好起来的。会越来越富有的。全家五口人当中,爸爸,妈妈,奶奶,都使用左手拿筷子吃饭,哥哥还小。那时候凤儿还没有生下来。凑足四个人用左手吃饭的人数,看来只有爷爷了。爷爷从来不听这些婆婆妈妈的事情,认为那都是迷信。可那时爷爷不知怎么了。居然来了兴致,用左手试着吃了一次饭。别别楞楞的,惹得全家人都笑起来。爷爷觉得很有意思,大概是因为这个传说太有意义了,谁不希望会越武汉小儿癫痫怎么治疗来越好啊。爷爷动不动就用左手吃一次饭,一来二去的,左手使筷子居然熟练起来。吃饭时,爷爷再不会因为使筷子碰拐了,这多有趣啊!爷爷知道,左手使用筷子的传说,是奶奶从前院的大奶那里听来的。爷爷早就知道这个传说——中国北方的传说。可爷爷也学乖一次,当作头一次听说的样子。那时候,奶奶高兴极了,因为爷爷听了奶奶的话。而且,爷爷还照着奶奶的话去做了。看见爷爷用左手吃饭,全家人都高兴了,爷爷终于为奶奶改变点什么。尽管是用左手吃饭。
   爷爷笑了,一股惨淡的、不易觉察的笑。凤儿犀利的眼神终于捕捉到了这个信息。
   “吃吧,爷爷。”
   凤儿抓住这难得的稍纵即逝的感觉,不失时机地又一次央求。她感觉到爷爷粗重的呼吸在这两间房大屋里如此的清晰,渐渐急促起来。她感觉到爷爷的脸色发红了,头微微地颤抖,夹着筷子的手颤抖得更厉害。凤儿可不敢再哭了。她太害怕爷爷刚才的神情。
   刚才,凤儿按照爸爸的嘱咐,煮完了小米水饭,就去笸箩里掏鸡蛋。妈妈在家时,一大碗里只放两个鸡蛋。火候稍微一大,鸡蛋糕就会蒸老,满碗稀汤。凤儿为了把握起见,掏出三个鸡蛋。正准备往碗里磕打,爷爷一声高叫把凤儿吓了一跳。
   “蒸哪辈子鸡蛋糕!”
   这是几天以来爷爷第一次开口说话。爷爷似乎很凶很凶,又很烦很烦。凤儿虽然体会不出爷爷的心情,但是她理解爷爷,这是半个月以来预料到的事情,只是没有想到爷爷会不吃不喝。这简直要了全家人的命。可怜的矮爷!
   “凤儿,去炒碗土豆丝吧。”
   矮爷望着漂亮的孙女,缓了口气。矮爷说话的时候,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北墙上的那张挂历。只是那目光遥远而迷茫,已经穿透了挂历,视线射向无极的深处。岁月刻就的每一条皱纹,被连日来巨大的痛苦渲染得更加灰暗、沧桑,矮爷那苍老松弛的脸庞,如冰一般冷漠,让人窒息的冷漠,而冷漠掩盖下的痛苦和哀伤,让人肝肠寸断。
   “爷爷,您不爱吃土豆丝,您爱吃鸡蛋糕啊,我还是给您蒸鸡蛋糕去吧。”
   风儿说完这句话马上就后悔了,她知道爷爷的脾气,知道爷爷是个说一不二、做什么事情永不回头的人。她知道爷爷听完这句话会发火,但是她还是控制不住地说了出来,她就是想给爷爷蒸鸡蛋糕!她觉得这样说也是为了爷爷。毕竟是心疼自己、喜欢自己的爷爷,凤儿也心疼爷爷啊!凤儿心疼爷爷不亚于心疼自己的父母。她对爷爷即将发火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如果爷爷真的发了火,把火出撒在凤儿的身上,泄一泄心中的闷气,也许是对爷爷一种帮助。凤儿多么想帮助爷爷啊,可是怎么也帮不到。凤儿知道,任何人也帮不了爷爷啊。
   “蒸什么鸡蛋糕?炒土豆丝去!”
   爷爷嚎一般吼出这句话,禁不住大喘,进而咳嗽不止。口水从嘴角一直垂到胸襟上。那样子像个几个月大的幼童。凤儿害怕极了,吓得大气不敢出,爷爷已经是八十九岁高龄的人了,怎经得住如此的激动啊!她慌忙用小拳头轻轻捶打爷爷的后背,她恨自己无能,不能很好地劝说爷爷,她在爷爷的背后,泪水轻轻地滑落了。见爷爷稍微平静一些,凤儿只离去一小会儿,一大盘精细均匀的土豆丝就炒好了,往爷爷面前的小桌上一放,屋里顿时飘满了香味。可是,爷爷平静下来之后,就是发呆,不说话,仍然不吃不喝。土豆丝就摆在那里,渐渐地就凉了。
   爷爷惨淡的不易觉察的微笑,给了凤儿一种强有力的精神安慰。说明爷爷的思想在活动着。这浅浅的惨淡的微笑,让凤儿看到了希望。爷爷一定是想起了过去的趣事。
   对了,提一提往日的趣事,给爷爷讲个笑话,爷爷一定会高兴的。最起码,能把爷爷那飘得很远的思绪往回拉一拉。
   凤儿穿好了鞋子,找了一件妈妈的围裙扎在身上。她的这个举动是让爷爷明白,她准备再去烧火,去给爷爷蒸鸡蛋糕。因为这是爸爸和妈妈嘱咐又嘱咐的,如果不把鸡蛋糕蒸出来,凤儿会挨训的。凤儿也真心希望爷爷能喝一口鸡蛋糕啊。可是,见爷爷这个样子,凤儿走不开,也不放心走开。爷爷就像风中的蜡烛,她正小心地护着这个微弱的烛光。
   凤儿站在了爷爷的对面,故意挡住了爷爷的视线,挡住了爷爷那专注的目标——北墙上的已经发黄的二十年前的挂历。凤儿故作轻松又十分调皮地说:
   “爷爷您咋那么逗啊,我一下子想起小时候的一件事。您喜欢哥哥,因为哥哥是您的大孙子嘛,您变着法地和哥哥玩耍,您还记得吗?爷爷!您把一张纸条贴在哥哥的鼻涕上,哥哥就用小嘴噗噗地吹着。您称此游戏为“长胡子”,哥哥摇头晃脑,鼻子上的纸条忽忽悠悠,”凤儿说到这里忍不住笑起来。边笑边观察爷爷的表情。她多么希望爷爷的思绪转移到刚才的笑话中来。她又多么希望爷爷对她刚才的笑话有一点反应啊。大孙子是爷爷的命根子嘛。
   “爷爷,您那时候咋那么有意思啊!您突发奇想,竟然把哥哥的‘胡子’点着了!亏您还是一个精明的人呢。把哥哥烧得哇哇哭,您据说好几天不敢看妈妈了。爷爷,你咋那么有意思啊。”凤儿说完又独自笑起来。眼睁睁地看着爷爷,可是,爷爷一点反应都没有。
   “躲喽!”
   爷爷一点没有笑,也没有一点表情变化。他看都不看眼前美丽可爱的大孙女凤儿,他平时含在嘴里的宝贝孙女,今天就这样在他面前耍乖撒娇,可是爷爷就是不领情。矮爷的嘴唇好像连动都没有动,就说出了这两个严厉的字:“躲喽!”
   凤儿悲哀地往后退了一步,为自己感情加色彩的表演没能奏效而有些尴尬,进而更加悲哀,凤儿没有能力拉回矮爷了,矮爷已经深深地走进他的思绪里,拉不回来了啊。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凤儿的头脑里闪了一下,这让凤儿浑身发冷,满脸恐惧。
   爷爷还是激动了。凤儿发现爷爷的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双眼明亮而又悲哀,呼吸也更加急促起来。两片厚厚的嘴唇似乎蠕动着,好像说着什么,一定是爷爷在心里说着什么,而嘴唇只是配合着话语的动作。
   凤儿被爷爷的这句狠狠地呵斥“躲喽”给激怒了。凤儿突然使起了性子,特意往前迈了一大步,前胸紧挨着小饭桌,双目迎着爷爷的目光,故意挡住了北墙上的那副大挂历。凤儿歪着头和爷爷对视起来。凤儿黑幽幽的大眼睛紧紧盯着爷爷的眼睛,可爷爷的目光仍然是遥远而空洞。在这静静的两间房的大屋里,凤儿找不出爷爷目光的定格点。只是目光所迎的方向,是那个旧挂历。那目光已经穿透了凤儿,穿透了挂历,穿透了墙壁,刺向了无极深处。
   凤儿最终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不知所措地哭了。“爷啊,您到底吃不吃饭啊,您吃不吃鸡蛋糕啊。我到底是给您做不做啊。爷,您说话啊!”凤儿的哭声又大起来,干脆,就给爷爷哭个够吧,哭个痛快,让爷爷听一听凤儿的哭声吧。呜呜呜,呜呜呜,她委屈极了似的大哭起来。那趴在炕沿上的苗条的身躯,由于抽泣剧烈地颤抖,柔嫩而细腻的两手,弄得湿漉漉的,她边哭边数落,故意给爷爷听。她哭了一会又抬起头来。把扎在腰间的围裙解下来,擦着脸、鼻涕和眼泪。擦着双手,再擦拭让她弄湿的炕沿。擦着擦着,她的动作由缓慢变得急躁起来,用围裙把炕沿打得“叭叭”响。
   “爷,告诉你,”凤儿声调很高地和爷爷说话,“你又不是小孩子,我可没有时间总是这样陪着你。我一会儿就走了。我去姥姥家接妈妈。后天我就去上班了。妈妈要是再不回来,这个家我也不管了,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家。”
   凤儿故意把话拉长,拉硬,她要激一激爷爷。由于刚才一阵哭泣,压抑的情感好像轻松一些。其实,凤儿的心里是多么难过啊。她偷偷地望一眼爷爷,爷爷的脸上竟然挂着两颗浑浊的泪珠儿。凤儿的心一阵绞痛,她一下子跳进炕上,把爷爷花白的头揽在怀里。“爷啊,您平静一下吧,您这么大岁数了,千万别想太多了啊。我不去姥姥家了。妈妈今天就回来了。爷爷,我就在家陪着您,哪里也不去了。爷爷……”
   “凤儿——”
   凤儿抬起头来,把爷爷松开,她听得那么真切,那么清楚,爷爷在叫她。爷爷在轻轻地叫她。凤儿很乖,她干净利落地擦好眼泪,脸上挂满了期待的神情,那神情鼓励爷爷把话说下去。
   “凤儿,把挂历递给爷爷。你去喂喂猪吧,看那猪叫的,你没听见吗?别老在这里守着,我又没死。”
   凤儿的心被抽打了一般难受。她慢慢地离开爷爷。她惊诧于爷爷的老练和细心。怪不得爸爸妈妈都逃避了,把爷爷交给懂事的凤儿。爷爷也太能折磨人了。整个时候,她的整个身心都专注地投入到对爷爷的情感中去,爷爷的不吃不喝让她六神无主。爷爷的呆滞无语让她伤痛和悲哀。可是现在,爷爷居然听到了外面小猪的嚎叫。她感到很委屈。要不是因为爷爷,她不但把猪喂饱了,还能把屋子收拾干净,泡在盆里的脏衣服,也洗完了。
   凤儿忙着应了一声,把北墙上的挂历摘下来递给爷爷。她本想问问爷爷吃不吃鸡蛋糕,她犹豫了一下没敢吱声。她到外面把猪圈门子打开,小猪饿狼一般扑向猪食槽。
   “我真傻,傻死了!”凤儿意识到自己还是不懂事,为什么总是想着给爷爷蒸鸡蛋糕,这个时候,爷爷想的不是他自己了。她明白,爷爷心里想的,只有奶奶。奶奶最爱吃土豆丝了。奶奶吃土豆丝的时候,务必有大葱蘸大酱。夹一口土豆丝,在吃一口大葱蘸酱,奶奶说这种吃法简直是绝美的享受。每在这个时候,爷爷总是把嘴一撇:“那有啥吃头?”奶奶就不理他。爷爷偏偏喜欢喝鸡蛋糕,爷爷喝鸡蛋糕的时候,奶奶也把嘴一撇:“那有啥喝头?”
   凤儿没有在爷爷面前没有提起奶奶一个字,这已经表明她的强大的毅力和强大的抑制力了。其实,她也多么想不吃不喝不说话,在炕上趴上一两天啊,她也多么希望自己表达一下痛苦和哀伤,然后让人来嘘寒问暖求得安慰啊。但是她太坚强了。这个家中,几天以来死气沉沉。一切都失去了往日的色彩。爸爸整天一个劲地上班,妈妈为了逃避爸爸的急躁和爷爷的作闹回了娘家。哥哥远在他乡求学,对家中的事情一无所知。只有美丽的凤儿面对心碎的爷爷,面对心碎的父母,面对这个巨大哀伤笼罩的家。

共 14393 字 3 页 武汉小孩癫痫病怎样治疗ad?id=421077&pn2=1&pn=1" class="pre">首页123哈尔滨儿童羊角风医院好吗read?id=421077&p郑州好的癫痫医院在哪n2=1&pn=3" class="next">尾页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