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墨香】那年,花香(外一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00:51
摘要:潮起潮落,月缺月又圆,沧海桑田,春去春又归,缘起缘灭,花开花又落。昨夜入梦,繁花飘了一地,眉间心上,拂了一尘身还满,你踏花归来,白衣梅妆,衣襟纷飞,在烟火阑珊处,垂眸浅笑,我轻轻伸出双手,还未触到你的气息,那人身影早已不见,唯有残灯幢幢,在这夜色里摇摇曳曳。 那年,花开妖娆,山河静好。那年,笑颜如花,时光嫣然。那年,清风漾,水波荡,碧天一色无尘杂。那年,彩蝶舞,雁归来,人面桃花相映红。那年,你很美。那年,我们很傻。   那年的野菊花开满了山间,那年的杜鹃殷红如血,那年的蔷薇格外妖娆,那年的蝴蝶飞舞满天际。那年,我们遇见。   如果说执起一双手,今生一起走是人生的完整,那么遇见你就是我这一生最美好的邂逅。总有那么一个人,会在最美的年华里,踏着岁月的馨香来到你的身边,会让你怦然心动,会让你情不自禁,会让你生命完整,却无关风月。   月色,温凉如水。夜色,氤氲如墨。莹莹的星火闪耀在天际,你的眉眼划过我凝望的眼角,绽放在微微亲启嘴角。梦里花落,无意间落在了谁的肩上,凭添了一丝牵绊,一江春水泛起了丝丝涟漪。青丝如梦,谁白衣点梅妆,误落凡尘,雪落檀林,衣襟染香,温柔了谁的心弦。繁花落幕,挥一挥衣袖,带走了谁的思念,回首,不见你的脸,心底已成霜,渡口夕阳斜,何时雁归来。   被风吹邹的似水流年,拨弄着岁月的经轮,渡口的摆渡人轮回了几度,花开花落,望穿多少个秋,凭栏独倚,云烟深处水茫茫,何时你才会泛一叶偏舟归来,挚起我的双手,拥我入怀。菩提花开满宫墙,花下谁对影成双,繁华绽枝头,抵不过苍凉,肠断心底殇,亦不过分离。西风吹,百花残,故人何处去,唯有燕双飞。清风过,烛光曳,独舞无人赏,花瓣随风荡。   夜未央,月微凉,繁星落眼眶,拾一段柔软的光芒,携一缕情楼丝丝,捻在掌心,贴紧胸膛。菩提树下花静晚,下弦月照烛影斜,走笔凝墨西风凉,湖心水动影无双。陌陌红尘,一腔心事只为你搁浅;漫漫长夜,一帘幽梦只为携你入。红尘紫陌,疏影横窗,雪落太行,玉楼朱颜,黄土戚戚,茶靡开至,青苔满墙,枕琴听雨思悠悠,高山流水影茫茫。   梦里,花落,锦瑟韶光,残影幢幢,只影天涯踏秋殇,落花丁零雁无踪,我模糊的双眼,看不清你的身影,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月色微凉,这漫漫长夜静如水,雾里雾外,充斥你的音容笑颜。一缕月色,怎奈心事满江,凉上心头;一抹殷红,怎奈时光如流,风过无痕。错落的清愁,斑驳的思念,在梦里下得飘飘洒洒,浸湿了整段韶光。   潮起潮落,月缺月又圆,沧海桑田,春去春又归,缘起缘灭,花开花又落。昨夜入梦,繁花飘了一地,眉间心上,拂了一尘身还满,你踏花归来,白衣梅妆,衣襟纷飞,在烟火阑珊处,垂眸浅笑,我轻轻伸出双手,还未触到你的气息,那人身影早已不见,唯有残灯幢幢,在这夜色里摇摇曳曳。   走在轮回的小巷里,花开满树,时光嫣然,心却在彷徨。没有你的淡花纸伞,为我遮挡心底的落寞,没有你的笑颜如黛,为我温暖这寂寞的深秋,那些逝去的韶光,我该如何安放。我在青石上刻下你的名字,这样便不会在轮回里迷失你的身影。一念,一程,一份苍白的思念。一山,一水,只为寻找你指尖留下的温度,流转的眉眼,是我对你的依恋。   用眼泪谱写的诗行,在苍白的心底默默的流淌,原来,真的有一份情,无关风月,却刻骨铭心。真的有一份爱,牵动了心头,搅乱了本该沉静如水的年华,牵挂痴缠了一生。原来,真的有一个人,让你不自觉沉醉,舍不得放开,舍不得遗忘,作为一个无关爱情的守护者,给的却是全部的温暖,满满的爱。   花期短暂,如同最美的年华,总是转瞬即逝,那彼岸的灯火,是如此的闪耀,你在那头可好?渡口边,无法离去,无法将你忘记。你似一场烟花雨,绽放在我寂静的岁月里,绚烂,绮丽,留给我无法割舍的情缘,在岁月里紧紧地纠缠,点亮了我灰暗平白的年华,你怎么忍心就这么离去,你怎么放心?   你的温柔把我葬在思念里,陌生的巷口,谁来挚起我的双手,给我指明前进的方向。难过的季节,谁来携我入怀,给我安慰。彷徨的时候,满眼的黑暗,谁来为我点亮......白衣点梅妆,误落凡尘,雪落檀林,衣襟染香,你是上天赐予我的一场繁花梦,奈何我贪恋太多,失了你,如同失了全部。   今夜,我又携你入梦,你踏花归来,白衣梅妆,衣襟纷飞,在烟火澜珊处,垂眸浅笑,你伸出双手,将我紧紧地拥抱,繁花飘飞起舞,铺满了那条名为轮回的小道,如同我无数个寂寞夜里的梦一样。这次,我闻到了,花开的香味。      《风华是一指流沙,苍老是一段年华》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丈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纳兰容若   初识纳兰是在“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的感伤里。从此便扎根深陷,直觉告诉我这当是个有故事的人。   那个至情至真的男子,一生淡泊名利,他是相国公子,御前侍卫,所以,他的一生注定是富贵荣华,繁花锦簇的,也许是天意弄人,“身在高门大厦,常有山泽鱼鸟之恩。”自叹“不是人间富贵花。”   我常幻想,这当是怎样一个男子。品其词,写情真挚浓烈,写景逼真传神,但细读却又感淡淡忧伤,催人泪下。   那个渴望“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男人,有谁知道他的寂寞他的无奈。“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人知”繁华的背后,是不为人只的感伤。他只有把内心的激荡化为精神的火焰,投身于词,勾勒了一片属于词的新时代。   渐渐的他厌倦了官场世俗生活,迷恋上了江南文人的淡淡诗词,感情的诸多不顺,也使他身心疲惫,昔日的豪情壮志随一江春水向东流,风干在一片一片低吟浅唱的诗词里。   浮华过后,纳兰常想,这一生还剩下些什么?也许只能守着满清第一才子的虚名,在一片片的寂寞诗词里,抑郁终老。“这样也罢”他想,这样也就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怀中的佳人渐渐冷去,纳兰的所有感情也随着佳人的冷去,凉了!“夜寒惊被薄,泪以灯花落”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这个对感情真挚的男子该是何种的伤心,才在一片冰冷的诗词里寻求温暖,上苍何以如此残忍,带走这个男人仅剩的那一点快乐。   “肠断月明红豆蔻,月似当时,人是当是否?”这个感情丰富的男子终是放不下。每当夜深人静时就会感慨“近来无限伤心事,话与谁人更?”在一片片春星中痴数,寻求那位美丽的女子的容颜。   “此情可待成追忆”这个总是幽怨的男子,上天给了他好的开始,却未给他一个好的结局。都叹造化弄人,这个昙花一般美丽的男子,他的幸福也注定向昙花一样,开得芳华绽现,却也去的瞬息而已。   梦终是要醒来的,我却不希望他醒来,这个已经百目疮痍的男子,再也经受不了尘世的雨打和风吹了。好梦最易初醒,多情自古空余恨,对情最是重的男子,最终被情所伤。词人带着他的才情和满腔苦伤,去另一个世界寻找他的失落。   在内心的万般愁苦下,纳兰走了,留下一曲催人泪下的千古咏谈,纳兰用他内心伤痛的笔,勾勒了这个男人凄美的一生。纵然“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的心愿多么美好,在一片被寂寞风干的诗词里,也只能叹一生“直道当时是寻常”。   我仿佛看到这个男人初入官场的豪心壮志。我仿佛看到明珠府的花园,两个孩子的欢声笑语。我仿佛看到,佳人逝去庭院中这个男人痛到极致的哭泣。我仿佛看到这个把满腔情感化身为词的男人的无奈与悲辛,我仿佛看到……   风绝不会为云停留,云最终化成了雨,纳兰最终不会因浮世停留,上天感受到了这个男子凄凉,最终带走了他,没有尘世的纷扰纠缠,这个如玉般的男子该当幸福。   这个像诗、像画,像迷一样的男子,从此驻进了我的梦里。多想抹平他的忧伤,这样的男子,上天何以如此弄人。   谁能从一片凋零的诗词里发现这个男人的全部,那么我们所痴迷的究竟是什么,是这个人吗?是自己的心绪,还是缠绕在自己心头那铮铮的心痛。   梦里、最终我什么也没做,只是感受着他的悲伤他的点点快乐,想让他不那么孤独。梦外、窗间月色正浓,泪早已湿襟头。   癫痫的诊断标准是什么武汉儿童羊角风最好医院湖北的羊角风医院那家便宜荆门治癫痫最好的疗法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