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流云】家乡的梨园(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12:27

我觉得家乡犹如母亲的孩子,在他人眼里可能一无是处,但是他确实是母亲世上的最爱。家乡的一草一木,犹如孩子的一颦一笑,母亲会永记在心中。

我不时会想起家乡的那片梨树园,对于那片梨树园的记忆,从爷爷开始。

我家与爷爷住在同一个院。爷爷天天背着背筐、拿着长杆烟袋出门。春天看见爷爷,问爷爷干嘛去?爷爷说去梨树园,夏天到秋天几乎看不到爷爷。初冬看见爷爷,问爷爷干嘛去?爷爷还说去梨树园。长大了才知道,夏天到秋天几乎看不到爷爷,是因为爷爷需要住在梨树园子,日日夜夜守护着那片梨园。

爷爷是中等身材、清瘦、干净、利落的老头,古铜色的脸庞透着对生活的执着与坚持。好像觉得爷爷一年到头都是一身黑色的衣服,只是随着季节不断变换着衣服的厚度。偶尔看到爷爷穿一身马卦,那肯定是爷爷又参加重要场合。

爷爷出门就背着他的背筐,回家时,背筐或多或少都不空着,有时会是几根干枯的树枝,有时会是几个粪蛋。从我记事起,好像爷爷就守护着梨树园,在梨树园的时间比在家里的时间还多。

最早对那片梨树的记忆,是从爷爷不时背回的梨树枝开始。春天爷爷背回的梨树枝上有鲜嫩、油亮如绸缎的绿叶,绿叶中还隐藏着几朵白色的梨花。我看到那可爱的梨花,觉得干死了可惜。我在爷爷的屋门旁,挖了两个小坑,将梨树枝种上,并且浇上水,期待着那梨枝能成长梨树,梨花能继续盛开。栽种完工,我又跑出去玩了。不一会大我几岁的堂哥跑来叫我说:快回家看看吧,你的梨树长出新枝来了!我信以为真,急急跑回家,原来是他们在我的树坑里插上新枝,我非常失落,引来他们的一阵坏笑,一个哥哥坏笑的样子现在想起来就如发生在昨天。

对于吃梨,定格在我八岁的那一年的初冬。上一年级的我生病了,我不知道是什么病,只记得,自己躺不下,自己也起不来,只有娘搬着我的脑袋才能起来或是躺下。吃了几天药后,村里的赤脚医生说,上医院吧。爸爸相应国家号召,根治海河去了没有在家。娘用独轮车,一边放一块土坯,一边放着我,娘推着独轮车走在了去公社医院的路上,一路上,村里的医生还不时替娘推着我,娘还是出了一身的汗。不知道娘走的多长时间,也没有记清医生说是什么病,只记得医生说:“这孩子晚来两天你家就不用要了”。当时还想:我家不要,谁家要啊?也忘记在医院住了几天。回家后的很长时间我还是不能上学。爷爷共有五个儿子,二十个孙子孙女,所以孙辈没有感受到爷爷太多的疼爱,没有记得爷爷抱过谁背过谁。可是我却例外,爷爷尽管也没有背过、抱过我,但是爷爷特别关注过我。

那一年爷爷时常在哥弟不在家的时候,给我拿来一个梨或是一块糖,问几句我的病情。感觉那个梨皮薄、咬一口,梨汁就顺着嘴角流出来,非常甜,直到现在我没有吃过那么甜的梨。老师还家来看我,说我再耽误就不能升二年级了。我见了老师不敢说话,娘说我在家也看书,那是真的,因为我自己待腻歪了,就看自己的书本(因为没有其他玩的)。在全家人的呵护之下,我又能上学了,参加了年终的升级考试,我也没有留级。

从我八岁那年开始对爷爷的梨树园就有了向往,但是还没有进去过。真正近距离接触是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初中学校与爷爷守护那片梨树园相邻。

在粉装初裁、梨花带雨时,我们时常拿着书本,来到梨树下,赏一赏梨花的舞姿,数一数梨花的花蕊,瞧一瞧勤劳的蜜蜂,嗅一嗅梨花的芬芳。我们时而徜徉在梨花丛中,学着老秀才倒背着手踱着步子满嘴的“之乎者也”地背诵着古文;时而满嘴的ABCD朗读着英语。更多的时候是时而依偎在梨树下,憧憬着我们美好的未来;时而嬉戏打闹惊扰满树梨花纷飞如雨落。

梨花开了,梨花谢了,小小梨疙瘩就粉墨登场啦。我们就再也不得随意出入梨园,爷爷就日夜守护这片梨树园。家家户户就可以分到爷爷因疏果剪下来的梨疙瘩,梨疙瘩生吃非常酸涩,娘就给我们蒸熟了吃,蒸熟的梨疙瘩没有了涩,面嘟嘟的,那也是我们物质生活极度匮乏时代的开心果。

七月十四这一天我们这儿的习俗是吃饱子。娘蒸熟饱子后,会让我给爷爷送去,我可以又一次走进梨树园,行走在黄橙橙的梨树下。

梨树园的外围有一圈排水沟,沟楞上种植刺槐组成的梨树园的围墙。爷爷把梨树园清扫的非常干净,没有杂草与野菜,只有片片树叶在地上飞舞,好像是在感谢爷爷的辛勤培育。

梨树的主干都不高,大枝上长小枝,枝枝桠桠伸向四周,犹如一把把巨型的绿伞。浓密的树叶在伸展开去的枝条上微微的摆动,怎么也藏不住那累累的沉重的鸭梨。那淡黄的鸭梨犹如满天繁星,冲我眨巴着眼睛。我的眼睛离不开梨,这儿一个大的,那儿那个更大,这个还大……满目应接不暇。头顶上时而传来“叽叽喳喳”的鸟鸣,打破那幽深树园的静谧,也好像在为爷爷庆祝丰收。

爷爷居住的小屋子在梨园的西北部。我喊一声爷爷,爷爷会从梨树下来到小屋门口微笑着看着我走近他。爷爷的脸与梨树干一样的颜色、一样的坚毅。爷爷在小屋旁种植了葡萄与葫芦,一串串紫色的葡萄、一个个别样的葫芦守护在爷爷的小屋旁。很想守着爷爷多呆一会,很想亲手摘下几只大鸭梨,可是爷爷不允许,因为那是生产队的!

在收获的季节,我们村每家每户都可以分到梨。我不知道我家分到多少,但娘会分给我们一人一个。余下的八月十五过节送给亲戚。

霜降过后,厚重的梨叶慢慢变红,染边梨园。爷爷等到梨叶慢慢飘落,化泥护根时,才又搬回家。

那一片梨树,

承载了我们几辈的供养。

古铜色的脸庞,

古铜色的脊背,

古铜色的胸膛,

那是父辈的颜色。

绿油油的庄稼,

红褐色的土地,

古铜色的父辈,

淳朴无华的乡情,

那是家乡的记忆。

那片梨园已经老了,也因为包产到户,那片梨园已经早已不复存在。每一次路过那片旧址,我会情不自禁地抬头望一眼,那曾经的梨园。

在我的记忆深处,那里仍然盛开着一片洁白的梨花。

癫痫有什么好的方法的广东靠谱癫痫医院怎么找南宁看癫痫的好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