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丹枫】我军徒步横穿塔克拉玛干(散文)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2:41:53

1949年12月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五师15团奉命从新疆阿克苏出发南行,徒步塔里木,横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中心地带,进驻祖国西陲重镇——和田。

这是一次极其艰巨的戈壁行军。塔里木是举世闻名的大戈壁。这里,茫茫沙漠,滚滚流沙,随时都有可能吞噬人们生命的大飓风,还有滴水难寻、干渴致命的严重威胁,因而千百年来人们把这里看成是一块可怕的死亡境地。但是,我们英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指战员都全然不顾,他们怀着对祖国和人民的忠诚,以坚忍不拔的革命意志,挥戈跃马,一往无前,历经15个昼夜,行程1500余里,终于胜利完成了这一次历史性的进军任务。

1949年是中国革命历史根本转折的一年。是年4月21日,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向中国人民解放军全体指战员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4月22日,我人民解放军胜利占领南京,蒋家王朝反动统治宣告彻底破灭。这时,在西北战场上,蒋介石残余匪帮已成惊弓之鸟,散窜于西北5省区的漫长战线上。为了坚决、彻底、干净地消灭这些反革命武装。我第一野战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长驱挺进,从关中入陇西,从甘南到青海,翻越飞鸟难逾的风雪祁连山,直插河西走廊。在这种形势下,新疆宣布和平解放。随即,我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15团,又经过千里戈壁的急行军,于1949年11月28日进驻南疆重镇阿克苏。然而,新疆一小撮与人民为敌的反动分子仍不甘心自己的灭亡。在美国间谍马克南的指使下,反革命头子叶诚、马程祥和“泛土耳其主义”分子伊敏、经南疆逃往国外,暗地勾结和田国民党反动政客和当地封建庄主,策划组织叛乱,企图负隅顽抗。

我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15团到达阿克苏的第2天,二军政委王恩茂和军长郭鹏就来到15团,向15团政委黄诚和团长蒋玉和详细分析了当前的情况。政委王恩茂严肃而亲切地说:“你们长途行军辛苦了,但不能在阿克苏停留太久,经过短暂休整后,要迅速进驻和田,结束那里的国民党反动统治。”军长郭鹏接着说:“你们一定要迅速解放和田,这不仅因为那里有几十万人民在深苦受难,而且那里还是我们祖国的国防前线。进驻和田,制止反革命暴乱,关系着维护我们祖国的领土完整和国防安全。”15团政委黄诚和团长蒋玉和同志代表全团指战员愉快地接受了这一十分艰巨而光荣的任务。

阿克苏到和田有三条路可走:一条是沿公路经喀什、莎车到和田;另外一条是过巴楚顺叶尔羌河到莎车,再到和田;第三条线路则是沿着和田河,徒步横穿塔里木大戈壁直奔和田。当时,因没有汽车,徒步行军是肯定的。走前两条路,是通行大道,沿途有人有水,行军自然方便,但要绕五、六百里路。

解放和田的任务很紧,时间不能太久。于是,我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五师15团决定选择第三条线路。横穿塔里木戈壁,要经过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的中心地带。“塔克拉玛干”在维吾尔语里是“进去出不来的意思”。

部队出发前,二军政委王恩茂再次来到15团做了详尽指示,并决定要15团政委黄诚和副团长贡子云率领大部队穿越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另由团长蒋玉和和政治处主任刘月带领一支小分队,乘汽车先行到和田,代表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展工作。

二军政委王恩茂嘱咐五师15团政委黄诚和团长蒋玉和等说:“进驻和田后,部队既要执行战斗队的任务,又要执行工作队的任务,特别要解决贯彻执行毛泽东主席亲自制定的党的民族政策,团结各族人民,警惕反革命分子的阴谋破坏活动,维护地方治安,保卫国防,同时要参加生产建设,和各族人民一道,为建设边疆而奋斗!”

接着,团、营、连层层传达,层层动员,全团指战员纷纷订计划,表决心,互相开展革命竞赛,动员工作达到高潮。

消息传出后,阿克苏地区各族人民纷纷奔走相告,男女老少都不遗余力地支援部队,给部队准备了十几万斤大米、白面和马料,100多顶帐篷,300多峰骆驼,200多匹马、驴。有经验老猎人和商贩都争先报名给部队当向导。各族人民的热情支援和鼓励,激励了广大指战员横穿塔里木的雄心壮志。

12月5日这天天气晴朗。

清晨,一声军号响起,车辚辚,马萧萧,我们的队伍出发了。在广场上,街道旁,成千上万的各族群众敲锣打鼓,跳着舞,唱着歌,欢送部队出征。

在行军途中,战士们全副武装,昂首阔步地前进。每个人都身背着一卷行李、一条步枪、一把刺刀、四十发子弹、四颗手榴弹、一把圆锹,外加五斤炒面;机炮连战士的负重更大。背负着这么沉重的东西,在漫无边际的沙窝里行走,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战士们都争先承担困难,争扛最重的东西。四连战士李慧敏,脚上打了四个血泡,一直“保密”不告诉别人,帮助体弱的同志扛枪、背背包。七连战士李春贵脚上打了十一个泡,仍坚持把一挺机枪扛到和田,别人想办法也夺不走他扛的机枪。一次,他腿上缠得绷带开了,旁边的同志认为夺枪扛的机会来了,说:“这次看你把枪往哪里放?”他笑着把枪往裤裆里一塞,夹得十分牢固。打好绷带,他又继续扛起机枪快步前进了。

在沙漠里行军,许多困难都是难以想象的。迷路,是最常见的。在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大沙漠里,既没有现成的道路,有时又分不清东南西北。特别是夜间行军,不小心就会丢失人马。后来,他们想了办法,由走在最前面的侦察排负责点燃篝火,隔一段一堆,队伍便朝着有篝火的火光行进。有个叫宋宏道的战士,在一次风暴中抢救老乡,追赶惊跑了的骆驼,迷了路,在一道沙梁上走一天一夜,后来听到部队的歌声,顺声追去,才找到了队伍。这样,篝火和歌声成了部队行军的路标。

夜晚宿营帐篷不够,为了和严寒作斗争,战士们想出了一些新方法,用柴火将沙地烧热,然后灭掉火,弄去柴灰,大家偎依在一起,暖暖和和就是一夜。还有一种办法是之间架一堆火,有哨兵负责加柴,大家便一个挨着一个躺在火堆四周,虽是隆冬宿营,睡得却还分外香甜。

从第三站到第四站的那天,部队从天不亮到黄昏行走近百里,已经是人困马乏了。这时,忽然接到侦察排的报告,说宿营地是一片光秃秃的沙滩,没有柴火。战士们背着几十斤重的行李、武器和粮食,经过连夜的行军,脚上都打了泡,已经劳累不堪了,但听到报告后,在二十里外就开始沿途拣拾洪水期间冲下来的枯枝朽木,放在已经很沉重的行李上,一直背到宿营地。战士们不仅背够了自己烧饭取暖的柴火,还给以后将要通过这里的一支兄弟民族骑兵部队准备好了柴火。

最使人伤脑筋的要算是生活用水的问题。和田河在地图上看来是一条不小的河,但实际上是一条干涸的小河,只是在夏季发洪水期间才有点流水。为了在河床低洼寻找一点积水,一路上他们费劲周折,常常只能喝到苦水,有时根本找不到水喝。

行军的第7天,夜间凌晨3点钟部队就出发了,一直搜了12个小时还未找到一滴水。战士们一个个嘴唇干裂,渴得连笑都不敢张嘴。当时,部队指战员中还出现了一种怪病:身上起小黑疙瘩,皮肤发青,眼窝深陷。眼看身体支持不住了,有几个人晕倒过去,处境十分危险。

怎么办呢?政委黄诚和贡副团长商量了一下,由贡副团长照顾部队,政委黄诚带着警卫员和向导阿不都拉大爷前去找水。阿不都拉老人眨巴着深邃的眼睛思索了一会儿,然后用鞭子一指,说:“走吧!我记得前头有个水潭,早年我在那里住过,不过水不好喝。”赶到后,才发现河床中的一个积水潭,已经干涸得连点湿土也不见,老人沮丧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政委黄诚鼓励他说:“不要泄气,继续再找!”黄昏时,远处河床的尽头,有一小块地方明光闪闪。他们满怀希望地向前赶去,果然那里有个死水潭,上面结了一层薄冰,阿不都拉老人趴下尝了一口,有腥臭味道。但就在这时,他们发现前面有烟火。他们判定是侦察排发出的信号,赶上去不出所料,打前站的同志已经找到了水。天快黑时,部队赶到了,就在这一天,部队忍饥挨饿,身负重荷,竟徒步走了180里。

行军途中,部队要克服的另外的困难就是战胜大风暴。沙漠里风暴一来,黄沙滚滚,遮天蔽日,一座座小山似的沙丘,刹那间可以搬得很远。部队行军的第10天,就遇到这样的风暴。霎时天昏地暗,飞沙走石,部队不少的马和毛驴都惊跑了,骆驼也卧倒在地,发出恐惧的吼叫。大风卷起来的沙砾打得人眼睛睁不开,脚站不稳。风暴过后,战士们一个个像刚从沙窝里爬出来,脸孔、耳朵、鼻坳里,浑身上下都是沙土。

这天,部队走了110里。就在这一天的大风暴中,他们失去了一位战友,他的名字叫李明,是一营二连的一个排长。李明患有严重的胃病,从阿克苏出发时,本来决定让他跟团长蒋玉和一起坐汽车走,但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他说:“我是一个共产党员,应该到最艰苦的地方去,不能叫我丢下自己的战士。”

沙漠里行军的前几天,李明还帮助战士背枪,给大家讲长征故事,讲南泥湾大生产运动,鼓励同志们克服困难,加快行军步伐。经过几天的行军,李明的胃病日趋严重,但是,他尽量克制着,不让别人看出来。他常常瞒哄大家说:“我这个老胃病,卫生队治不好,可是沙漠行军治好了,看我这身体不是越来越棒了吗?”就在他们遇到了大风暴的这天清晨,他还按着自己的肚子走,并指挥战士们一个拉着一个前进。风越刮越大,而他的胃也疼得越厉害,渐渐地腰都直不起来了。他拣起一根红柳棍子,拄着走,营里派来担架,他说什么也不坐,不愿意给十分疲劳的同志们增加负担。可是,没有走出几步,他就晕倒了,再没有起来。同志们怀着悲痛的心情,就地掩埋了排长李明的尸体。战友们没有办法在他的墓前树碑,心里却永远记住了他。

黄昏,他们来到了两座小山下,风暴还在呼啸着。不少维吾尔族老乡已经在这里等候部队许久了。他们是专门从和田走了六、七百里的沙漠来迎接部队的。老乡们用牲口驮来了宰好的羊、面粉和各种干果。一见到咱们的队伍,他们犹如久逢甘雨,亲热地拉着战士拉家常,有的谈着谈着就诉起苦来了,他们都知道,解放军是他们的救命亲人。

部队行走了12天,终于走出了沙漠的中心地带,来到了有水有柴的西尔库勒。指战员们围坐在一起庆幸跨过了这段艰难的历程。这时,和团长蒋玉和一起坐汽车走的王文坛参谋骑马赶来,王参谋浑身冒着热汗。他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封信递给了政委黄诚,这是团长蒋玉和写给政委黄诚的一封亲笔信。

原来,在大部队日夜和狂暴的大沙漠作斗争的同时,由团长蒋玉和带领的一支小分队,按计划乘车顺公路先行到了和田。他们一到和田就陷入当地反动势力的重重包围之中。以伪副专员王兆智、专员安筱山和伪前任专员郝登榜为首的一小撮反革命分子阳奉阴违,表面上响应起义,背地里却在美帝国主义间谍的指使下,纠集当地的大封建庄园主、武装匪徒、披着宗教外衣的反革命分子等密谋暴乱。与此同时,团长蒋玉和一面和敌人周旋,一面派王文坛参谋骑马赶来同大部队联系。

此刻,大部队距离和田还有400里地。为了争取时间,15团政委黄诚召集团党委会研究决定,集中全团40多匹马,组成一个加强排,一昼夜赶到和田,并由政委黄诚带队,同时又决定大部队12月19日走150里赶到斯马瓦提。假使情况紧急,就留一个营在斯马瓦提,其余两个营和炮兵连轻装前进,于12月20日一天走250里赶到和田。在团动员大会上,政委黄诚宣布了团党委会的决定,指战员们高昂地高呼:“四天路程一天赶到,坚决扑灭反革命暴乱!”因为马匹有限,最后决定加强排由教导队组成。这个排大部分都是班以上干部,绝大部分是共产党员。他们带上干粮,挎上冲锋枪,骑马扬鞭,向和田方向驰骋。其余部队昼夜兼程前进。

一个夜晚过去了,加强排赶到斯马瓦提的时候,只停了一会,吃了点干粮,喂了一下马匹,又连忙策马前进。前面还有250里路了,政委黄诚算了一下,当天晚上可以赶到斯马瓦提,他计划在斯马瓦提等待后面行进的大部队,把加强排交给作战参谋高焕昌率领。

第二天,大部队也赶到斯马瓦提后,政委黄诚又带了一支轻装队,飞步挺进,赶到距离和田30里的英尔里克。当夜,大部队也赶到距离和田不远的阿塔栏杆住了下来,按兵不动,以观动静。夜晚,政委黄诚悄悄带领二、三十人进入和田。当城里的同志们知道了骑兵加强排和大部队的神速赶到,都非常高兴。

12月22日清晨,我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15团的指战员们,满怀胜利的豪情,雄赳赳、气昂昂开进和田古城。这一天,古老的和田城,万众欢腾。各族群众都涌上街头欢迎我人民解放军。大街上人山人海,许多人站在房子顶上、院墙上,有的还爬到树梢上。欢呼声、锣鼓声连成一片,千年古城顿时沸腾起来了。人们穿着节日的盛装,载歌载舞地迎接盼望已久的人民子弟兵的到来。部队在异常热烈的欢呼声中列队进城。至此,我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15团终于以15昼夜时间结束了1550里沙漠长途行军,胜利征服了举世闻名的塔里木大戈壁,完成了进军祖国西陲重镇和田,解放和田的光荣使命。

家住乌鲁木齐市西八家户路北一巷,现在已是82岁高龄的原步兵15团战士陈光明老人说:“谁都知道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是被人们称为进去出不来的神秘世界。然而,为了解放新疆,我二军五师步兵15团奉命以顽强的意志,超人的毅力,克服了种种难以想象的困难,徒步横穿700多公里的渺无人烟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创造了史无前例的进军记录。”

湖北重点癫痫病医院江西少儿癫痫病医院昆明的治癫痫病正规医院抚顺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怎么找?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