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流云】老屋_3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58:08
摘要:愿老屋如桂花树一样,永远长青,在我的心里能够花开不谢。在悠悠岁月里,老屋永不谢幕,那些美好晶莹闪亮,永远留香! 岁月更迭,时光变迁,记忆中的老屋,在转眼之间,渐行渐远。站在时光的交叉路口,我在找寻着老屋的影子。我哭着喊着,让时光等等我,让我与老屋作最后的告别,偷偷捧老屋里的一把流光,细细珍藏……   常常在梦中,会再一次感受到老屋的温度,如幻入仙境般,来到老屋的门前。我站在哪儿,静静地看着,生怕自己突然“造访”,惊扰了老屋。   站在老屋的门前,玉梨树枯萎的树枝探过院墙,一片萧瑟。风轻轻一吹,玉梨树来不及挽留早已经腐朽的小树枝,砸在我的脚趾上,生生地疼!   玉梨树是当年爷爷亲手种下的。爷爷是个苦命的人,小时候饭都吃不饱,更别说是梨这种水果了。在那个物质极其贫乏的年代,大家是一起去公社干活,一起挣公分,换取微额的收入,勉强维持生计。那个时候,生活很穷,不管什么最不过平常的生活必需品,都是要拿对应的票去换。听爷爷讲过,当时家里炒菜是几乎不用油的,因为一年到头,家里也就那么可怜的几斤菜籽油,炒菜也就用稻草做成的小团,蘸点油,擦一下锅,这就算是放油了。   在那个连饭都吃不饱,油都没有的艰苦年代,梨,成为了爷爷那时候的梦想。爷爷多么希望,自己家里能够有一棵玉梨树,等到玉梨成熟的时候,可以痛痛快快地吃上那么几个。爷爷小时候,连做梦都想吃梨。爷爷那时候把小手放进嘴里,以为手上拿的是魂牵梦萦的梨,这一口下去,可不轻,直接把熟睡中的爷爷,一个激凌,痛醒了。听完这个故事,我情不自禁地哈哈大笑。再看看爷爷,我从他的眸子里,读懂了不一样的深意。从那个时候,爷爷就在心底埋下一颗种子,一定要种一棵玉梨树。   爷爷的梦想,实现了。可是今天,爷爷也不在了,爷爷亲手种下的玉梨树,在风中凌乱。枯萎腐朽的枝条,经不住风吹雨打,地上留下玉梨树的残骸。   秋风萧瑟,留我在风中凌乱,独自一人。   我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推开院门,映入眼帘的是破败不堪的老屋,显得格外沧桑。两扇大门,尘封着古老的故事,那里有我最为美好的童年时光。虽然现在住在新房,但还是会常常回老屋看看,看看这位沧桑的老人,与她进行心灵的对话。   大门上有两个大大的铁环,用于敲门等之用,上面已经生了锈。伸出手去触摸,铁锈滑落,我的泪,也跟着唱和。在晶莹的泪滴里,折射出门旁竖立着的风车。   风车是农村每家每户所必备的工具。以前乡村没有现在那么先进,可以直接把稻谷脱粒,直接得到一粒一粒的白花花的大米。那时候,这道工序很麻烦。先是把准备好的稻谷装袋,用大板车运到村里面指定的地点,等待具体负责人来开机,碾米。这样刚开始得到的是粗米,还要再进行第二次。完了之后,家里会得到大米还有米糠,米糠也有粗细之分。当然,这种碾米的方法,可以得到米糠,不过要付相应的费用。   那个时候,非常麻烦。因为指定的地方不是随时开机的,有指定的时间,所以家里都是一次性碾好多袋子稻谷。经常会出现大米有气味,甚至有米虫。有时候吃饭,由于有个把虫子没有淘洗干净,吃饭的时候,常常回吃到含有丰富蛋白质的米虫。看到了米虫,也就用筷子夹掉,继续吃。   在这之前,都是要经过风车的工序。需要把刚从机房运回来的大米,进行“提纯”。在农村,稻子从稻田里收割回来,需要晾晒,有的会用人工搬运到楼房上面去晒。如果是没有做楼房的,那就只能在自己家的院子里晒了。有的人会去剪那种很密的网,用来晒稻谷;实在没有的,直接倒在地方,与泥土做亲密接触。在这个过程,难免会有小石子混入其中,有时候遇上年情不好,稻子发虫了,会有那种黄色的物质粘在稻谷上。这下风车的用处就大了,可以扇去小石子、树叶等一些杂质,保证稻谷和后续的大米的干净。   把稻谷晒干之后,都会用风车进行第一次加工。把稻谷里面的杂质初次过滤,有些秕谷(指子粒不饱满的稻谷或谷子,也叫“秕谷子”)也会被扇出来,这样的秕谷可以用来喂鸡鸭。   除了那些作用之外,风车对我们小孩子也是有着重大的意义。很小的时候,家里没有风扇,中午热的时候,就去风车那里“乘凉”。我和弟弟两个人,一个现在风车的不同位置,一个人摇,一个人享受凉风,这样彼此交换进行。风车扇出来的风还是蛮大的,就这样,我们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夏天。   眼前的风车,现在已经是破败不堪,在黄昏时刻,显得异常地沧桑。原先光亮的大风车,现在在老屋的一个角落,默默叹息。在秋风的萧瑟里,我似乎听见了风车的叹息,那么催人泪下。呈现在眼前的风车,被太阳暴晒,风雨洗礼,露出了一道道岁月的痕迹。风车外面的木板,已经是裂痕斑斑,透过光阴的缝隙,可以清晰地看见那些散落在流年里的故事。   站在老屋风车的前面,不由自主地伸出颤抖的手,轻轻触摸风车。一触碰,风车“玉碎”,腐朽的木板上鉴刻出一个大大的窟窿,还是不是伴随着早已被虫蛀的粉末。那粉末,迷离了我的双眼。我后悔伸出手去,破坏了风车的完整。那一刻,我呐喊,我咆哮,为什么光阴无情地夺取我心爱的风车。然而徒劳无功,只留下我独自一人在那里流泪、叹息,那么无助。   老屋的左屋檐处,残留着柚子树在那儿飘零。当然,柚子树也难逃一劫,和玉梨树一样,只留下了光秃秃的躯干,一览无余。不过庆幸的是,柚子树比玉梨树保持得要完整一些。这与柚子树本身的属性有关,柚子树比玉梨树要更抗腐蚀一点。柚子树很厚实,就算是小的柚子树,它的躯干很重。原来柚子树生长得非常好,到了时节,开出白色的柚子树花,芬芳了我家的小院。过几天,柚子树花落了一地,那种场景,很有诗意。只可惜我不是诗人,不能把这些美景,用最诗意灵动表达,撼动每一个心灵。   大概到了夏季要农忙的时候,这时候柚子树上已经是满树的柚子,绿油油的,煞是惹人喜欢。每年这时候,奶奶和母亲都会用柚子制作橙皮酱,非常好吃。橙皮酱出来之后,我几乎早上都是用橙皮酱下粥,能吃上好几碗。有时候也疯狂,满桌子的好菜,不吃,偏要吃橙皮酱。对待我们如此表现,大家摇了摇头,相视一笑。   站在柚子树下,我觉得我好渺小。迷离中,眼前呈现出柚子树蓊蓊郁郁的场景,记忆回到从前。记得有一次,下雨天,一只小斑鸠停留在柚子树上,刚开始我还以为是雨太大了,小斑鸠躲在这里躲雨。等雨停了之后,我发现小斑鸠还在哪儿,调皮的我,赶紧扛了根竹竿,来到树下。当然,小斑鸠落地,成为了我的俘虏。仔细一看,原来小斑鸠受伤了,一只翅膀被划伤,翅膀拖在地上。那一刻,我心痛了,以为是我的粗暴把这个小生命弄成这样的。爷爷看到我这样沉默不语,就来看看。后来爷爷得知后,同我一起帮助这个小生命。当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后来小斑鸠顺利闯关,不久后,我们放飞,让它回归大自然,回到它本属于的地方。   这株柚子树,对我来说,有着不一样的人生意义。今天看到如此萧条的场景,不禁黯然神伤。   在老屋院子里的另一个角落,还有一棵柚子树,柚子树下是猪栏。猪栏以前是用粗的木桩围成的,上面和周围是用稻草编织的,用来遮风挡雨。猪栏依树而建,柚子树可以用来遮风挡雨,也给猪栏一个很好的依靠。到了柚子树花开的季节,连猪栏里面的猪也兴奋起来,陶醉在芬芳当中。   家里每年出栏的猪都很肥,足足有三四百斤,别人都非常羡慕我家每年出栏的猪。其实相比其他人,我家给喂的猪食还没有其他人家的好。就是相比细心一点而已,比如冬天的时候,要给猪食进行加热,因为冷的猪不太喜欢吃。夏天及时清扫猪栏,后来有条件进行改进,会给猪栏换上密密的网,这样可以有效地挡住蚊子,使猪仔增肥。   现在老屋的一切都变了,变得那么沧桑。老屋的院子里,长满杂草,玉梨树、柚子树早已经腐朽了,风车也是破败不堪,躲在柚子树下的猪栏,也不能避免时光洪流的冲刷,在风雨中,飘零。   老屋,给了我太多太多珍贵的回忆。老屋,处处都有感动,感动于玉梨树上那一个个玉梨的甘甜,让我能够微笑面对人生当中的苦楚;感动于柚子树上,爷爷教会我善待生命;感动于那一段段隽永的深情和散落在经年里的光阴。   于是,前年我偷偷地在老屋的院子里,植入一株桂花树,为老屋增添了一位新的成员,注入新的血液。愿老屋,在桂花树的陪伴下,不孤单。   愿老屋如桂花树一样,永远长青,在我的心里能够花开不谢。在悠悠岁月里,老屋永不谢幕,那些美好晶莹闪亮,永远留香!   哈尔滨看羊羔疯哪家医院哪家好北京癫痫病的专科医院?贵州省癫痫病能治好吗武汉治愈癫痫最好的办法

热点情感文章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