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春秋】岁末_15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1:53:07
破坏: 阅读:2708发表时间:2014-12-27 15:03:00

1
   那年,我下岗了。生活的窘迫,无所事事的苦闷,像一张无形的网,笼罩在了我的头上。
   一天午饭后,我在街上溜达,路过一家农机配件商店,店铺前停放着一辆小货车。我正准备绕车而行,却见从店里走出一位穿着制服棉袄,戴着毡帽的中年男子,笑着朝我问道:“李宁,这是去哪里?”
   “朝子,原来是你,来县城载货了?”
   下岗前,朝子是我们单位的采购员。下岗后他就买了辆小货车搞运输。朝子家在乡下,年长我几岁,为人憨厚质朴。
   “你下岗后在干什么?”
   “还不是家里蹲,真是憋屈死了,要有什么好生意,帮我介绍一个。”我苦着脸说。
   “倒真是有个好生意,就是不太适合你做。”朝子笑着说。
   “你就别卖关子了!我都快烦死了。甭管合适不合适,先说出来听一下。”
   朝子这才告诉我,说他认识乡下一个生意人,人家每年农历十月份,就去陕北拉几车洋芋储藏下来,到了种植洋芋的春节前后,把它当种子批发零售,前后不到两个月,就能销售一空。
   朝子说陕北是“洋芋之乡”,洋芋淀粉含量高,长的大,物美价廉。而县城附近又多是沙壤土,也适合种陕北洋芋。要是我去陕北采购一车洋芋种,在县城出售,绝对不愁销路。而且本钱也不大,听说小洋芋在陕北的发货价也就两毛多,加上运费开支,成本也就超不过四毛钱。按六毛钱出售,一斤也能净赚两毛钱。现在正值农历十月中旬,要是想做这笔生意,现在正好是去陕北采购洋芋种的时候。
   回家后,我心里盘算着,觉得这确是一笔好生意。上陕北拉几万斤洋芋,要是一斤能赚两毛钱,这一车货也能赚几千元,加上家里的积蓄,就可以投资开个店面了。
   这样一合计,我的热血就沸腾了起来,决定要做这笔生意。但陕北和陕南虽说隶属一个省,可陕北那片土地,对我来说是完全陌生的。孤身一人去陕北,还真是没这个胆量。
   该如何是好?脑子中突然灵光一现,我想到了小弟。小我五岁的小弟,辍学后经亲戚介绍,在一家修车行当学徒,这段时间辞工回家了,暂时赋闲在家。
   我拨通了小弟的手机:“红,姐准备去陕北采购洋芋种,需要个帮手,你陪姐跑一趟吧!”
   “姐,去多长时间?”
   “一个礼拜左右。”
   “姐,给我多少辛苦费?”小弟没心没肺地说。
   “包你吃好住好,外加一千元补助,怎么样?”
   “成交,哪天出发通知我一声。”
   搞定了小弟,接下来就到丈夫这关了。我和夫君一说,他坚决反对。
   “真是异想天开,你个女人家出远门能让人放心吗?就别瞎折腾了,陕南到陕北路途遥远,你知道陕北哪个县洋芋产量多?哪个县洋芋价钱合适?到了陕北找谁帮忙收货?……”
   “我可都打听清楚了。人家说陕北榆林地区的靖边县洋芋多,价钱也便宜。各乡镇都有收购洋芋的代购商,只要联系到代购商,然后根据洋芋大小,谈好收购价,人家就全权代办了,咱只装车付钱就行了。”我故作内行地说。
   “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这长途贩运可没你想的简单。一个女人家的,真以为自己有多大能耐?这事没你想得那么容易,你再考虑考虑。”夫君不高兴地说。
   “这一年来,我在家里都快憋疯了,想找个事做,如今有机会了,你又反对。你就成全我一次,让我闯一下,成吗?况且小弟已经答应和我一块去,我怎么能中途变卦。”我不甘示弱地说。
   “家里就五千元积蓄,这本钱也不够呀!”夫君提醒道。
   “这个不用担心,我找大姐借一万元。”
   很终,在我极力坚持下,夫君勉强同意了。
  
   2
   接下来,在县城与西郊的交汇处,看好了两间民房,房子是陈旧的土木建构,坐落在周围高矮不一的楼群中,颇显寒酸。但也因为房屋陈旧,出租困难,所以房主才答应短期出租。租金也相对便宜,说好租用三个月,租金共计六佰元。交了一百元的押金,就拿到了房屋钥匙。
   这天清早,黑龙江治疗癫痫病很优秀的医院我们姐弟二人乘坐去省城的客车。下午两点多,在西安汽车站下了车。我在车站的一个小商店,买了一本《陕西省交通旅游地图册》。在车站附近的餐馆吃过饭,姐弟二人就坐计程车,前往康复路。
   在康复路南大街的一家招待所,登记了两个房间。接下来,又和小弟徒步去附近的蔬菜批发市场,了解了一番行情。傍晚时,姐弟二人返回招待所,各自回房休息。
   我坐在客床上,拿出地图,了解陕北的地理地形和路线图。
   第二天早上七点,我和小弟登上了前往陕北的客车。汽车在国道上一路奔驰,不久后就进入了陕北境内。驶过旅游强县黄陵县,途经素有苹果之乡的洛川县,一路向北行驶。
   几个小时后,我和小弟对沿途风光的好奇,就被旅途劳顿所代替。小弟靠在车座上呼呼大睡,我也靠在车座上迷迷糊糊。夕阳西下,天色暗淡下来,汽车还在继续行驶,有种旅途遥遥无期的无助感。
   这时,我晕车了,胸闷,恶心。我担心呕吐,连忙用右手卡住自己的喉咙,尽力做着深呼吸,借以缓解肠胃的翻腾,心情顿时暗淡下来。
   夜幕降临,大巴依然颠簸驰骋着。小弟不耐烦地掏出了香烟,看我摇头示意,又无奈地装进了腰包里。我靠在车座上假寐,借以麻痹自己的神经,缓解晕车的痛苦。就在我频临崩溃时,客车终于进了延安市汽车站。
   我和小弟下了车,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延安市好冷呀!看看表,已经晚上八点了。
   “姐,这地方好冷呀!赶紧登记客房吧!”小弟说。
   车站旁边有家宾馆,进去一看,客房全是用板材隔成的小单间。房间里摆上一张小单人梦思床,一个小柜子,几乎就不能转身,住宿一晚六十元。
   我和小弟又冷又饿,也顾不得挑剔,登记了两个客房。交了床位费和押金,就算安顿下来了。又在旅馆旁边的一个面馆,要了两盘炒面,匆匆填饱了肚子,就连忙返回宾馆休息了。
   躺在还算干净整洁的小床上,我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路途的遥远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这才明白长途贩运的艰辛。但毕竟年轻气盛,丝毫没产生打退堂鼓的想法。
   第二天早上六点,我连忙起床,唤醒小弟。冬日清晨的延安市,空气中透着丝丝的寒意,街道上也空旷冷清,车站对面的山梁上,隐约可见颇具特色的窑洞房。
  
   3
   乘坐延安市至榆林市的大巴,继续了新一天的行程。道路两旁土地开阔,沟壑纵横,荒凉空旷,颇具异域风情,和我们陕南的山清水秀迥异。下午三点左右,我们在榆林市汽车站下了车。
   在车站旁的餐馆吃过饭,我们刚走出饭馆,就看到一辆发往靖边县的小客车正准备发车,车主站在车门口大声吆喝着乘客。
   姐弟二人连忙上了车,傍晚时分,终于驶进了靖边县汽车站。在车站周围找寻了大半天,终于发现了一家小旅店。
   这家旅店,貌似一个农家的院落。旅店的主人,一个青年小伙,用惊奇的眼神打量着我和小弟。小弟上身穿一件蓝色的皮夹克,下身是蓝色的牛仔裤。我上身穿一件黑色皮夹克,下边是蓝色的牛仔裤。我和小弟的着装居然很像情侣装。小弟那年二十二岁,虽说我大小弟五岁,也难免让人误会。
   “我们要住店。”我说。
   “只剩两个双人间的客房,一张床位十五元钱。你俩怎样登记?”
   我思虑着,如此荒凉偏僻之地,身上还带有货款,还是姐弟二人共处一室安全一些。
   “这是我弟弟,我俩登记一个双人间。”我说。
   店主收了三十元住宿费,开了张收据,也没登记身份证,就把我俩领进了客房。
   小小的客房里,左右对称摆放着两张简朴的单人床,中间是狭窄的走动空间。我问店主要了壶热水,和小弟简单梳洗一下,在自带的水杯里加上水,就休息了。
   旅途劳顿,小弟进屋后,脱下外衣,就躺在靠里的那张小床上呼呼大睡了。房间是老式的两扇门,我关上房门,插上门闩,脱掉外衣,躺在了靠门边的那张小床上。
   半夜时分,突然听到剧烈的敲门声,我猛然惊醒。
   “咚、咚、咚……快开门,公安来查房了,再不开门就踹门了……”有人一边用力敲门,一边恫吓。
   小弟睁开朦胧睡眼,问道:“姐,这怎么回事?”
   “不用担心,你睡你的,姐起来看一下。”我对小弟说。
   毕竟是在客店,店里还住有别的客人,我并不十分担心。打开电灯开关,穿上外衣,打开房门。看到那位年轻的店主,正气势汹汹地站在门外。
   “大半夜的,这是干什么?”我连忙问道。
   “公安来查房。”
   “公安来查房?查房就查房呗!有必要这么闹腾吗?”
   店主用狡黠的眼神看看小弟,又瞧瞧我的床位,又打量一下站在门边的我,说;“你俩不怕公安检查?”
   “他是我亲弟弟,我们姐弟走亲戚,晚上住店。又没干什么亏心事,有什么好怕的?”我顿时明白了过来,从容地说。
   看到我笃定的眼神,店主略显慌乱,迟疑了片刻说:“算了算了,你们睡吧!我和公安说一下,让他们检查别的房间。”
   关上房门,我听到店主走动的脚步声,很快客店又重新陷入静寂,并没有听到有公安检查的动静。
   “这怎么回事呀?”小弟说。
   “别理会了,睡吧!”我对小弟说。
   躺在床上,我心里琢磨着,这个店主,看来居心不良。定是把我和小弟当成一对私奔的情侣,想要借此敲一笔竹杠,才上演了这一出。
  
   4
   第二天早上七点,退房,我们离开客店。
   在县城转悠了一圈,有种置身塞外的荒凉感。在一家餐馆吃了羊肉萝卜。饭后,我和店主搭讪,打探县城附近,那里有收购洋芋的代办点。店主夫妻是本地人,为人颇为热情豪爽。说离县城十里地,有个叫王渠则的小镇,镇上就有好几家收购洋芋的代办点,县城也有发往那里的小客车。
   姐弟二人当即去车站,乘坐小客车前往王渠则镇。透过车玻璃,我们沿途看到路边有两家颇具规模的淀粉厂,厂房的庭院里堆放着像小山般的小洋芋。
   半个小时后,在王渠则镇下了车。这是一个闭塞的小镇,路两旁是绵延不绝的黄土地。空旷冷清的田野,冬季都荒芜着,飘落着一层枯叶,满目荒凉萧索。路边稀稀拉拉住着七八户人家。一位头发花白的大娘站在一个院落前,好奇地打量着我和小弟。
   “阿姨,这附近哪家收洋芋?”我连忙问道。
   “前面红砖房的那一家。”大娘用手指着东边的一座房子说。
   走近这户人家门前,果然看到房前的一棵大杨树上,挂着一块儿长方形的小木牌子,上面写着:大量收购洋芋。
   五六间高大宽敞的正房,整齐码放着一袋袋洋芋。透过半透明的蛇皮袋子,可以看到袋子里色泽黄亮的大洋芋。
   一个五十多岁的瘦高个男子接待了我和小弟。
   “我们想要收一车洋芋,多少钱一斤?”
   “大的还是小的?”
   “小点的,做洋芋种子。”
   “小的不好收呀,我们县里有几家淀粉厂,小洋芋人家都收走了。”
   “大的整车走,多少钱一斤?”
   “这两天洋芋涨价了,大的四毛走货。”
   “小的要一车货,多少钱一斤?”
   “小的你要是实心要,收一车货问题不大。三毛钱走货。”
   “嗯,这价钱太贵了,都几乎赶上大洋芋了?”
   “不能再少了,人家淀粉厂小洋芋收购价两毛五,我也只能按两毛五收了,这收一车货挺辛苦,每斤我要加五分钱辛苦费。你要是不放心,镇上还有一家收洋芋的,你去打听打听。”
   “让我们考虑一下。”我说。
   我和小弟又去了另外一家,打听了一下,还是这行情。
   我大失所望了,那年我们当地的洋芋,大洋芋的市场零售价也就六毛钱,小的市场零售价也才三毛钱。即便洋芋种,拉回家很贵也只能按大洋芋的价格出售。可这小洋芋发货价三毛钱,每斤很少也得一毛多运费,外加各种开支,成本也就接近五毛了,按照行情,拉回家只能卖六角。况且洋芋来回路上一折腾,拉回家再放置一段时间,肯定会折秤,这样一来几乎没有赚头。况且这里环境又偏僻,远离市区,找货车一定不容易,运货费也一定不是个小数目。
   “这洋芋收购价比咱当地都高了,这价钱拉回家搞好了赚点小钱,搞不好还要赔钱。这生意不能做,就当咱姐弟出来见识一下。”我对小弟说。
   “姐,咱俩是不是没找对地方?靖边县有好几家淀粉厂,所以小洋芋价格才高。咱找个县城没淀粉厂的县,价格肯定能便宜一些。”
   “算了吧!都是姐鲁莽从事河南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了。咱俩这就等车返回靖边县城。要是还有去榆林市的客车,我们今天就去榆林市。明天上延安市,在延安市玩一天,后天打道回府。”我郁闷地说。
  
   5
   当晚,住宿榆林市。第二天,我们乘车折返延安市。
哈尔滨癫痫病去哪治比较好/>   乘兴而来,败而而归,我这才理会夫君的劝阻还是有道理的,做生意并没有想的那么简单。我心灰意冷,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小弟向来没心没肺,笑着和一位邻座大叔搭讪。
   “大叔,家住陕北哪里?”
   “我是子长县的。”
   “上榆林市办事?”

共 856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