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江南乡】月牙的心愿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1:52:20
夏日里的天像是小孩的脸,中午还艳阳高照,晴空万里的,到了下午,天就变得阴沉沉的,下起了倾盆大雨。
   放学铃声一响,三(2)班的学生就背起书包,迫不及待地冲出教室,看到校门口拿着雨具的家长,一下子飞奔过去,换上胶鞋,穿上雨衣,牵着家长的手欢喜往家里走。
   无人注意到教室里的林月,她坐在位置上没动,接着写老师布置的作业,写完语文,把本子合起来。天渐渐的有些黑了,她着急地探头往外面看,走廊上依然是空荡荡的,外面的雨没有消停,依然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她想,看来今天又没人来接她了。
   背起书包刚想出门,又折回去,在桌子下抽出一张纸皮,从后面挡在书包上,出了门就抱着脑袋往校门口跑,刚走过去,雨水顺着头顶流到了脸上,她忙伸手去擦,两边的刘海也湿漉漉贴在额旁。“林月,林月!”后面有人在叫她名字,她连忙转过身,后面是举着伞的班主任孙老师,一把拉她到屋檐下。
   “你大伯又没来接你?”孙老师看着一脸雨水的林月,拿出纸巾递给她。
   林月怯怯地伸出手,接过纸巾在脸上抹着,低着脑袋“我大伯去省城干活去了,走了好几天了。”
   “那你大娘怎么没来?”她多少是了解林月家的情况的,父母去了外地打工,她寄养在大伯家。这孩子的学习成绩不错,人也踏实听话,可就是不爱说话,性格上有些孤僻不合群。
   林月的头一直盯着水泥地板,半天才回答,“大娘她,她很忙,也没时间接我。”这次的声音更小声了,像蚊子“嗡嗡”的声响。孙老师长叹一口气,“孩子,来,赶紧拿着我的伞回去吧,等会儿天就大黑了。”
   “那老师怎么办?”稚嫩的声音里满是担忧,真是个让人心疼的孩子。
   “老师今晚住学校,也用不到。”
   林月拿着雨伞,露出一抹微笑“那谢谢孙老师了。”转身就往雨中跑去。
   到了家里天已经全黑了,她没进门,先找了一根棍子把脚上沾的泥巴,一点点的刮下来,才敲的大门。“哐嗵,哐嗵”老式的锁扣敲打着门声,过了几分钟,门“吱”的一声打开了。林月慢慢抬起头,大娘正扶着门把一脸不悦,刚想进门,就见大娘一手拦着了她。
   “瞅瞅这都几点才回来,你们不是放学挺早的吗?”
   林月咬紧嘴唇,“雨下的太大了,就想等雨停了再回来。”
   大娘没说话转过身就往堂屋走,桌子旁坐着林欣,她就是林月的堂姐,此时正在大口的吃着饭菜,林月觉得肚子早就咕咕叫了,洗洗手,就到厨房盛饭,揭开盖子一看,只剩下半锅面汤。大娘端着碗走了过来,笑了笑“还以为你今晚不回来。”
   晚上林月吃了个馍,就趴到灯下写作业。大娘就到她房间铺被子,每到了星期五晚上,林欣从学校回来的时候,大娘都会换上新的被子,被面上总有一朵朵花儿,一簇一簇的,可好看了。不像她的被子,旧旧的,有些发黄,还是堂姐不愿拿到学校的被子。林月偷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排行榜偷的想,等妈妈回来,她就让妈妈亲手装最好看的被面,比这个更漂亮,她也要盖那么新的被子。
   写完作业,她就关灯躺在床上,肚子咕噜噜的叫着,她饿的睡不着,想起以前妈妈教她数羊,就低声数了起来“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五十只……”数着数着就进入了梦乡。她做了一个梦,妈妈回来了,给她做最爱吃的锅盔大饼,香喷喷的,味道可好了;妈妈带她上街,买漂亮的裙子,她再也不用穿堂姐留下来的旧衣服了,梦里的她开心的像只小鸟。
   半夜雨就停了,第二天是个大晴天。林月进教室的时候,有几个男孩子看见她,纷纷露出不怀好意的笑。班里的捣蛋鬼知道她父母不在家,反正没人为她出头,总是爱捉弄她。林月走到座位上,立马仔细地检查凳子,没有墨水,也没有沾双面胶,这才安心的坐下。随意把书包放在书桌下,前排的李龙转过身,捂着嘴冲着她书桌笑。
   林月不想理他,微低着头,从书包里掏出要用的语文课本。
   刚拿完书本,就看到书包外面爬着一只蚯蚓,她吓了一跳,慌慌张张地尖叫一声,就把书包扔在地上。这才看到书桌下,好几蠕动的蚯蚓沿着桌子一直爬,她抱着头就哭起来了,直接往教室外面跑。后面的哄笑声群涌而起。
   她生来胆子就小,像蝗虫,毛毛虫,蚯蚓这类蠕动的东西,常常能吓的她大哭。她的哭声越来越大,而李龙他们几个的笑声越来越大。
   她不想在这里哈尔滨癫痫病去哪个医院好上学了,同学们总是欺负她,以前在她凳子上泼墨水,害的她的裤子上沾满了黑黑的墨水,大娘看到了,不问原因,就只会骂她,还有一次,他们乘着她要坐下来的时候,一把推开凳子,害得她跌坐在地上。
   在学校同学们欺负她,回大娘家又饿肚子,她想爸妈,越想就越委屈,蹲在地上哭得个更大声了,双手不停地抹着眼泪,脸上弄得脏兮兮的,她也全然不顾了。
   “我等会儿就告诉孙老师,让她教训你们。”林月恶狠狠地说,声音还带着哭腔。
   “你说啊,你凭什么说是我们放的,你眼看到了吗?就知道胡说八道。”李龙朝她扮一个鬼脸。
   上课铃声一响,李龙飞快跑到她的座位上,赶紧把那几只蚯蚓顺着窗户扔了出去,“哼,可真是个胆小鬼。”
   林月默默忍着气,回到了座位上。
   林月开始天天盼,盼着父母能够早点回来,把她带走。这种念头越来越强烈。直到有一次,接到父母电话时,她实在忍不住了,努力压着着自己的哭声问“妈,你啥时候回来了?你再不回来,就认不出小月牙了。”
   那头传了妈妈轻轻叹气的声音,“月牙乖,妈妈要在外边挣钱,供月牙上学,你要好好学习,等长大有出息了,就不会像妈妈一样辛苦了,出苦力气还挣不到钱。听话,到了过年,妈妈就回家看你。”
   林月就盼啊盼,没事的时候就掀日历,算着还有多少日子过年。终于在过年的前几天,把妈妈盼了回来。
   那天一大早,大娘就给她拿一件新的棉袄,粉红的颜色向来是小女孩的最爱,林月自打到了大娘家,还没穿过这么漂亮的衣服,喜欢的不得了,生怕把新衣服弄脏了,就站在门口等着妈妈回来。
   快到中午的时候,总算是看到妈妈的身影,手里拉着一个行李箱,身上挂着一个小包。离老远林月就飞快奔了过去,一头冲到妈妈怀里“妈妈,妈妈,月牙可想你了。”
   “妈妈也想月牙啊,只要想起把你孤零零留在家里,心里就难受。”孩子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谁会不心疼呢?可是在家种地收成也不好,生活所迫,不得不背井离乡。
   妈妈把林月搂地紧紧的,用手摸了她的头发“月牙的头发长了,人也长高了。”妈妈直起身伸手牵着林月。
   自打妈妈回来以后,林月时刻黏在她身边,过年的时候,跟着她拜年,走亲戚,晚上也要跟妈妈睡在一起。
   有妈妈在身边的日子,总是特别幸福,在梦里她都忍不住嘴唇上扬。
   可这样的日子太短暂了,刚过了初五,妈妈就开始收拾着衣物,往箱子里放。林月站在门口看着,她知道妈妈又要去远方了。
   远方太远了,她想她要是小鸟就好了,随时都能飞向远方。
   “妈妈,你要走了是吗?”林月跑了过去,圆圆的大眼睛满是童真。
   妈妈拉着她,往前走一步“月牙在家要听大娘的话,妈妈下午就走了,有空就会回来看你的。”
   “那你什么时候再回来看我?”
   林月执意要问个确切的时间,她心里知道,妈妈这次一走,估计又要好久好久才能看她,说不定是一年或者更久。
   “这……妈妈也不知道,等妈妈赚到钱,老板批假了才能回来看月牙。”身在外地打工,也是身不由己,毕竟工厂不是自己家开的,哪有那么方便请假。
   “来,月牙,这钱你拿着,想吃什么就自己去买。回来的时候,我给你买了两双鞋,以后鞋子脏了,就换下来自己刷干净,平时的时候,多帮大娘做做家务,这样,你大娘就会疼你一些。”她了解这孩子,是挺勤快的,可就是有些沉默寡言,不爱撒娇,这样的孩子不会讨人喜欢。
   可别人不在乎,她在乎,不管这孩子是好是坏,都是自己的女儿,她见不得她受委屈,教她这些,也是想让月牙在家里能够好过,不至于守太大的罪。
   “妈,我不要钱了,也不要好吃的了,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和爸爸在一起,你们带我走吧。我不想在大娘家。”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林月豆大的眼泪往下落,袖子上擦的湿漉漉的。突然想起什么,往里屋拉开抽屉,抱出一个盒子。
   她把盒子打开,里面都是钱,一毛的,两毛的,五毛的,一块的,五十的,一百的,纸币,银元一大堆。“妈,这些钱都是我攒的,有的是你给我的,有的是我拿啤酒瓶换的钱。这些钱月牙都不要了,全给妈妈,月牙不要钱,只想跟你们在一起。”
   这里面的钱,妈妈是知道的,这孩子攒了好久,平时都舍不得花,这丫头曾说等钱存够了,她要给自己买个学习机。
   可现在,妈妈的眼眶一热,感觉眼泪就要出来,忍着泪水在眼眶打转,伸手抱着林月,脸颊枕在她小小的肩膀上“月牙不哭,别哭了,妈妈知道你乖,把你的钱收起来。妈妈带你一起去外地,就在那边读书,我们一家人在一起。”
   虽然这个决定是临时起意的,可妈妈很坚定,哪怕未来有什么变数,可只要一家人能够在一起,就值得。
   在家里办好了转学证,没两天,林月就跟着妈妈一起去了广州。
   妈妈先租了一间房,本来厂里分的有夫妻房,可规定只有厂里的人才能进,带小孩进去,实在影响不好。
   林月到了外地有地方住了,可上学的事却成了个难题,父母白天都要上班,没时间接送她,更别说能照顾她的生活起居。这个问题困扰了夫妻俩很多天,等学校快开学的前几天,月牙爸爸的一个同事,赵彦突然来到家里,直接进入主题“听说你女儿从老家来了,厂里有规矩,是不许小孩进出的。我和爱人商量一下,要不让她到我家来吧,我儿子也读三年级,我爱人正好在附小教学,平时还能督促他们的学习。”
   说是同事,其实是月牙爸爸的下属,月牙爸爸一出来打工就认识他了,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好,跟铁哥们一样,而且赵彦是本地人,肯定比较了解当地状况。
   他的话里满是诚恳,不像只是客气话。月牙爸爸也不好当面拒绝,只说考虑一下。月牙爸爸自然清楚,如果是有个当老师的熟人提点下女儿,她的成绩也许会更好,可也不好麻烦外人,毕竟照顾孩子是要耗费精力的,还要多付出心血。
   后来赵彦又找了他多次,月牙爸爸盛情难却下,心里也知快开学了,再犹豫下去,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只好同意。
   开学的头一天晚上,妈妈语重心长的交代林月“去了叔叔家要懂礼貌,没事多帮阿姨做家务,不要任性,乖巧点才能讨大人喜欢,他们才会疼你。”
   “可我想跟爸妈在一起。”林月闷闷不乐地开口,她现在都有些害怕寄人篱下的生活了。
   “你每个星期天放假就能回来啊。这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才这样决定的,你听话。”妈妈摸了摸林月齐肩的头发,安抚着她。
   林月还是非常听话的,她知道要不是这样决定,说不定又要回家读书了,那就不能常看到父母了,最后还是“嗯”了一声。
   刚到新的学校,和自己之前学的东西有点出入,林月刚开始还是挺紧张的,每天一放学,就趴到书桌上写作业,做练习题,幸亏她底子好,没多久就跟上了。
   刚去的时候,赵彦一家人都对她不错,特别是赵叔叔,闲暇的时间总会问问她学习成绩,适应的情况怎么样。放假的时候,父母也会来看她,或者她回去,这样的日子林月也挺知足。
   转眼一个多月就过去了,晚上林月照常在写作业,可有一道数学题,她左思右想,还是没什么思路,看了看一旁择菜的婶婶,她小跑过去请教“婶婶这一题,我想了好久,还是算不出来。”林月有些不好意思,习惯性地咬咬嘴唇。
   “这么简单都不会,拿去再想,没算出来晚饭就别吃了。”婶婶很大的声音。
   林月吓了一跳,来了这么久了,还没见过婶婶发火呢。但心里也没在意,她想教书的人也许比较严格,也是为她好。
   晚上水喝多了,一晚上林月起来了好几次。清晨六点的时候,她又醒了,刚在外面上完厕所,经过厨房时,就好像听到里面提到自己的名字,她马上停下脚步,半蹲在窗户下面。
   厨房是老式单独的,不挨着堂屋,对着外面的那一面有一扇窗户,林月此时把里面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当初我同意林月来,就是想让她家欠我们一个人情。在厂里选组长的时候,林勇昌好投你一票,拉你一把,谁知道他这么没良心,竟然选了别人。我呸,都是什么东西啊。”女人的声音中气十足,满脸憎恶。
   赵彦扯了她胳膊“哎,你小声点行吗?这事也不能全怪别人,这是厂里领导选的,跟林哥有什么关系,再说,哈尔滨看羊癫疯医院哪家好这主要是能力问题,是我没能力。让林月来家里,当初也是跟你商量好的,我跟林哥的感情好,他两口子也厚道,我们帮点忙也是应该的啊。”
   “你就没出息吧,这年头还谈什么朋友吧,讲的都是利益,也就你个冤大头,傻不拉几替别人养孩子。”
   “你说的都是什么呀,人家自己掏钱养的,你出过一分钱吗?”

共 632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