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菊韵】骆驼的老脚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1:01:13
破坏: 阅读:861发表时间:2019-02-13 13:38:12
武汉哪个医院可以看好癫痫病


   一头身型硕大的骆驼,足足占据了照片的百分之八十左右的空间。其余大约百分之二十,都被茫茫的沙漠和清晨的万丈霞光所覆盖。M形驼峰的凹槽中,架着一条装满粮食的布麻袋。麻袋很长,两头搭拉在骆驼的肚子上。霞光掩映下,骆驼昂首阔步,目视前方,不知疲倦地行走在浩瀚的沙漠中。侧面,东方日出前喷洒的绚烂朝霞,它则视而不见,只管虔诚地、目不转睛地步向远方。
   不知什么时候在哪儿看到的这张骆驼的特写照。
   一看到我的爸爸,就联想到照片中的骆驼,而一看到或一想到那个照片中的骆驼,就想起我身高一米有八,平时少言寡语的爸爸。爸爸一辈子像众多的普通人一样,没有什么荡气回肠和波澜壮阔,更谈不上轰轰烈烈和惊天动地。他就像照片中的骆驼一样,在平凡的生活中,默默无闻地奉献着。
   昨天天气不错。医生给爸爸地做了眼角胬肉切除手术。晚上临睡时,爸说想洗脚,我便迅速端来兑好的温水。爸想自己洗,但看他纱带缠裹着眼睛实在不方便,我就蹲下身子,挪开他的手说:“爸,我来洗。”还好,爸这次没有执拗。
   我圪蹴在地上,双手抚摸着热水盆里爸爸的双脚,不禁眼窝有点灼热。爸爸已七十六岁了,做儿子的竟第一次有幸给他洗上一回老脚。爸爸性格温和善良,但却很好强,自己能做的事轻易不叫别人帮忙。爸爸也很少发脾气,只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家里待客,我看见桌子上摆放着炒好的肉菜,便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就夹,谁料被爸爸用筷子“啪”的一下连肉带筷子给我打落一地。还历声呵斥说,大人还没动筷子,娃娃家岂能没礼貌。
   爸爸一辈子为人忠厚,勤勒恳恳,任劳任怨,不管活再苦再累,从不发半句牢骚。不说别的,光瞅瞅他的这一双老脚,你就什么都明白了。宽阔的脚面上,青筋一条一条高高地隆起,深褐色的血管一轮一轮像藏在皮下的蚯蚓一般道道可见。脚后跟和脚前掌满是又厚又硬的疙钉和死皮,摸着它就像摸在了石头或钢板上一般,叫人顿生寒气,毛骨茸然!这哪里还像个肉脚板嘛?!
   当然,最显眼的还是右脚的那个大拇指,发黑的指甲盖至今还是裂开来生长着。这是爸爸当年在昆仑厂被滚动的铸铁原钢压砸后留下的后遗症。记得很清楚,在那个汽车极其稀少的岁月里,厂领导亲自派人开着东风车送爸爸回家休养。
   爸爸从小身处艰苦的年代。那时候刚解放不久,家家缺吃缺烧,爸爸十多岁就跟爷爷来回步行五六十里,到广褒的秦岭山中砍柴,经常不是脚受伤就是手划破。
   成年后,爸爸先到水泥厂做临时工,后去北京当装甲兵。在北京当兵那些年是爸爸自豪而又欣慰的历史,每当聊起它,平时不多说话的爸爸就情不自禁地侃侃起来,关于坦克的钢板像他拳头那么厚,坦克里一般坐几个人都是爸爸告诉我的。家里的老镜框里至今还保存着爸爸几张有纪念意义的老照片。一张是爸爸单膝着地,用手枪瞄准射击的照片,一张是爸爸和部分战友在天安门广场的合影。最耀眼的还是爸爸一身绿军装的彩色纪念照,鲜红的五角星和方领章映衬着爸爸温和的笑容,显得非常可亲可爱。
   听爸爸说,每年国庆节,毛主席都要亲临天安门城楼,接见屹立在广场上的人民军队。爸爸曾不止一次地远距离看到过毛主席。至今,镜框里还有一张毛主席戴着红袖章招手的黑白照片。
   当然,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兵,除了艰苦的训练之外,更重要的是支援祖国建设。爸爸在部队养过猪,做过帮橱,栽过电杆,抢修过桥梁,绿化过沙漠,开垦过北大荒,修过十三陵水库,筑过海河大坝……爸常说,部队是教育人磨炼人的好地方,从部队上下来,感觉以后的什么苦呀累呀都不算啥了。
   从部队复员后,爸爸被分配在西安昆仑机械厂工作。礼拜天回家,总要捎些好吃的和好玩的,香蕉和大象拉车是我至今难以忘怀的。爸爸没有口若悬河的口才,但记性好,爱唱歌。一个电影至多看两遍,就能不忘歌词地唱下来了。不管在部队还是在单位,给大家闲了教唱歌,那是他的拿手好戏。别看他现在七十多了,许多老歌的谱子他都记着呢。就是爱好谈不上专业。爸没有翻江倒海的雄韬伟略,更不会做溜须拍马、投机钻营之事。他只会认认真真,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地干好本职工作。先进工作者几乎年年有他,而升职提干一直与爸爸无缘。爸也从不计较这些。把爸形容成只知干活的骆驼是最恰当不过了。我上小学三年级时,爸爸领我去了昆仑厂,印象已不深了,只记得高大的厂房,宽阔的机床,同事跟爸开玩笑说:“王明,后继有人啊!”爸爸只憨憨地做笑。
   后来农村分田到户,为了帮妈妈干活,爸爸专门和县氮肥厂一女工对调回来。高兴得那个女的提着礼到家里感谢爸爸。因为西安大城市工资高,爸爸刚到氮肥厂,人家都涨工资但不给爸爸涨,原因是爸爸的工资比厂长工资都高。
   回氮肥厂后,每天厂里一下班,爸爸就随妈妈到地里挑最重的活干。给地里拉粪,到麦地割麦扛麦拉麦,到包谷地锄地砍杆拉包谷,到菜地担水提水浇水。每当看到爸爸担着满满两担水平稳自在地行走时,我就能想象到他当兵时,在十三陵水库工地上挑着装满沙石的筐子,如何汗流夹背的情景。
   作为工人,爸干农活技术上不如妈妈。乡党们常开玩笑说,妈妈是指导员兼技术员,爸爸是妈妈的勤务兵兼得力助手。不过爸爸干活从来不知道歇,用最有发言权的妈妈的话来说,就是耐力好,这点又像骆驼。一个活没干完他可以一天不吃饭。这一点妈妈很是生气,每每妈妈做好饭,都要催刚放学的我到地里把爸爸叫好几回。每一次他的回答都是“快完咧,就回来咧,你们先吃。”
   后来,农村到处大开发,郊区土地越来越少。妈妈为了增加收入,索性把仅有的几分地全种成蔬莱。爸爸这个不知疲倦的勤合肥能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务兵,整天在妈妈前后,忙得不亦乐乎。妈妈一直在农村,又当过妇联主任,头脑灵活,种菜手艺高人一筹,她种啥成啥。尤其她种的豇豆年年丰收。每到成熟的季节,架杆上的豇豆一溜溜一兜兜,简直就像悬挂在门口的绿串串门帘,上上下下,前前后后,一条挨一条,密密麻麻。有人说比九连灯还繁上十倍不止。也有人羡慕地对爸爸说,人家能行,人弄啥就是不一样啊!爸还是一边淘菜一边憨憨地笑,不说话。
   每每清早,爸和妈经过一阵手急脚乱地忙活之后,豇豆,茄子,黄瓜,辣椒,青菜等各样新鲜蔬菜便淘得干干净净,装上了车子。或架子车或三轮车都是爸爸当仁不让地拉到街道去卖。有时熬到中午菜都没卖完,我放学后就赶紧给爸把饭送去,他就蹲在地上或站在车旁囫囵吞枣般一吃。有时都有事没人在家,爸就随便买个饼子充饥;有时为了省点钱干脆中午饭都不吃了。
   退休后,爸爸更是经常拉着车子在街道卖菜,大街小巷都留下了他不知疲倦的脚印。有同事碰上就问:“老王啊,你一月毛三千的退休金,还天天卖的啥菜嘛?”爸爸咧嘴一笑说:“闲上容易生病,生命在于运动嘛。”同事又来一句:“哎!你就勤谨一辈子。”爸还是憨憨一笑了之。
   在氮肥厂,常听人议论说,王明呀,是再好不过的好人。善良,厚道,腿脚勤快,还处处为他人着想。
   如今,城镇扩建,菜地也没了,爸就和妈在院子种些花花草草,菜菜伙伙。整天还是闲不住。我深知爸爸辛苦劳累了一辈子,曾多次想拉他去街道洗脚店洗个脚清爽清爽,爸都死活不去。今天,做儿子的终于能给他在热水盆里洗个脚,也是格外地高兴和欣慰。真后悔自己没有学过足疗的技艺。不过,以前也曾在洗脚店看过人家的操作。今天就在爸爸脚上试试吧。
   我学着足疗师的动作,先把爸爸的每个脚指头扒捋一遍。然后,左手把脚扶好,用右手食指关节边旋转边狠劲地顶压爸爸的脚掌,可那像钢板一样生硬的死皮和疙钉垫得我食指疼痛难忍,而爸爸竟然一点儿感觉都没有。爸爸的脚掌都麻木了,我的眼窝顿时一阵湿热,止不住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扑嗒扑嗒落在爸爸的脚上,落在温热的水盆里。我赶紧埋下头,用手背悄悄擦拭着泪眼,生怕同室的病号及家属看见了笑话。毕竟咱也是四五十岁的大男子汉了,动情也得控制住,有泪也要往肚子里流。
   说真的,平时光知道爸爸像骆驼一样不知劳累,没死没活地奔波干活,何曾想象日积月累重压之下的这一双肉脚竟变成如此这般模样!这就是生我养我爱我疼我的亲亲的爸爸的老脚!这就是走南闯北肩负国家重任和家庭责任的男人的老脚!我真想知道,这些疙钉和死皮到底哪一层是他上山砍柴磨下的,哪一层是为了逗我开心,把幼小的我架在肩膀上乱转留下的,哪一层又是拉着我上学报名留下的,哪一层是在部队训练和生产建设磨下的,哪一层是领我在西安过马路留下的,哪一层又是送我到火车站留下的,哪一层是帮妈妈锄地留下的,哪一层是往菜地里担水留下的,哪一层是顶着炎炎烈日割麦子时留下的,哪一层又是钻在包谷地里砍包谷杆时留下的,哪一层又是走街串巷卖菜留下的……
   当我用指关昆明癫痫医院治疗费用是多少节顶爸爸脚心的时候,爸终于像小孩似地说有点痒,笑了。我说可能是我手太重了,也笑了。
   只不过我的笑眸里闪耀着还没有擦干的眼泪。

新生儿癫痫病的症状ass="flip">共 345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