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江南】古井无波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2:09:16
破坏: 阅读:1821发表时间:2014-10-07 09:14:47
哈尔滨比较好的医院哪里能治癫痫v style="padding:0px江西专治羊癫疯医院 30px;">

“古井无波”是一成语,出自唐代诗人白居易的《赠元稹》:“无波古井水,有节秋竹竿。” 这两句诗都运用了比喻和象征手法,意思是说友人元稹在生活中始终保持着平和的心态,就像波澜不起的古井水一样平静,不受外界的影响;做人坚持原则,不为外物所动,就像秋天的竹竿一样有骨气重操守。文人多有雅兴,写诗为文,常常通过艺术手法来表情达意。现实生活中,普通百姓说话绝不是这样,大都是不绕弯子,直来直去。前些日子,天旱无雨。村里来人说,咱庄那口老井没有水了。我吃了一惊,心想古井水最不易受外界影响,怎么会说没水就没水了呢?看来时间过去多少年,一切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岁月如风,往事历历。于是,当年村中那口老井的零碎的相关片段,如放映一般又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村中的那口老井,没有栏杆,没有辘轳,青砖漫就的四周,略微鼓起,光滑明亮如维族姑娘柔美的肚脐;幽深幽深,黑黑的,水汪汪的井口,如少女的眸子迷蒙动人。一层层古老的方砖在述说着它悠久的历史,那成片青青的苍台见证着岁月的风霜。要问老井有多少年,谁也说不清,只知道村庄名叫老祁堂,一个“老”字足以说明时间的久远。从我记事起,祁堂村就已经没有一个姓祁的了。听父亲说,最后一个姓祁的,也在发黄水之前到南方逃荒去了,再也没有回来。从祁姓建庙筑堂到现在至少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因为我们的老来祖是清康熙时就来到了这里。
   在我小时候,生活在这个村庄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年四季,一日三餐,都得吃这个井里的水。记得那时候,家家户户,灶火(厨房)门前都有一条上黑下白的大水缸,水缸旁边放着一对洋铁皮水桶,门后靠着挑水的勾担。勾担其实就是扁担两头各装有一个铁制的钩子。毋庸置疑,可以说是这口老井养活了我的一辈又一辈父老乡亲。据我所知,这里发生过许许多多感人的故事,但随着时间的流失,大多被岁月的风吹走了,渐渐地淡忘了。如今我还朦朦胧胧地记得,当时在老井的西北角,不远处有棵大柳树,柳树下有方大石槽。石槽是红色的石头凿制的,有五六寸厚,槽里经常有水,槽沿上不知磨了多年磨过多少把菜刀和镰刀,厚厚的石槽硬是磨出很多凸凸凹凹。
   记得每逢收获季节,天还没有亮,井边的红石槽上就已经磨刀霍霍,欢笑声磨镰声争吵声,响成一片。每过正午,人们从地里或场里回来,打桶清凉清凉能照人脸的井水,洗上一把,喝上一捧,舒服极了。这时,谁家孩子喊上一声:“吃饭了!”众人们才急匆匆地到家端出饭碗,转头又回到柳树下,或坐在红石槽的边缘,或褪下一只破鞋往屁股低下一垫,饭热了等等,吸一袋烟。烟刚吸罢,正好吃饭。大家边吃边聊,还不时地伴随发出碗筷相击和噗咋嘴的声音。现在想想,那一个个幸福和快乐的表情,洋溢在红扑扑的脸上和溅出的唾沫星子上。
   要说当时,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一件传遍全村的戏剧性的事情。每当清晨,天蒙蒙亮,薄雾还未收,村中那口老井边,就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只见一个大汉将粗粗的井绳送下拔上,一桶桶清澈闪亮、冒着淡淡白气的井水,依次倒进了摆成溜儿的水桶里。人们招呼着、称谢着,搭上勾担,颤悠悠地一桶一桶地担走了。直到鸟儿飞过,太阳露脸,炊烟袅袅升起了,那大汉才收起井绳,缓缓走向与井一路之隔的篱笆院落。全村人没有谁不知道他叫二牛,是自告奋勇为大家提水的。
   说起这自告奋勇,还有一段很有意思的故事。二牛心地善良,为人执拗;别看人长得又高又大,有股蛮力,但不善表达感情;虽说见过几个,但不是人家看不上他,便是他对人家不满意。总之,二十好几了,还未讨上老婆。知情的人都知道,这其间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他偷偷地爱上了本村的秋花。秋花是前几年才嫁到村上的,刚有个孩子不久,丈夫便因喝酒过多内脏出血不治而亡。人们都清楚地记得,出殡那天,秋花哭成了个泪人。尤其是她那句“我的天哪,缸里没水叫谁添呢?”让人深感悲凉。当时二牛也在场,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秋花孤儿寡母也怪可怜。
   丈夫走后,秋花无奈地打起水来。刚开始打水,桶虽然送到井里了,可摆来摆去就是摆不倒,桶里只有浅浅的一点水。她一着急,猛地一送,只听“扑通”一声,桶沉入了水里,原来是桶攀掉了。秋花又急又愁,只好看着井发呆。这时,刚好二牛从自家院里走出,看着娉娉婷婷脸色发红的秋花,心里不由一动,瞬间便迷瞪过来,走向近前。问:“这是怎么了?”秋花面无表情的看看他,说:“桶掉井里了?” “那还不赶紧捞?”“咋捞啊?”“我帮你!”
   二牛说着又跑回到自家院里,很快拿根长竹竿和一把抓钩,用绳子捆好,送入了井里。井水幽深,二牛俯下身去,粗壮的胳膊搅动着竹竿,似乎打摸着了铁桶,猛地一勾,桶刚一露面,又沉了进去。二牛不慌不忙,沉住气,再一次打摸,几个来回,功夫不负有心人,那沉入水下的铁桶终于被打捞了上来。二话没说,二牛修理好桶攀,轻轻松松地提上满满的一桶水来。秋花真诚地说了声“谢谢你,二牛!”二牛脸一红,说:“嫂子,都是一家人,谢啥?以后有难处,我帮你!”
   这时,井边已经站满了很多人,其中有打趣的说:“二牛,干脆你包了算了!”二牛的脸更红了,像个大闺女似的头一勾,嗫嚅了一下说:“包就包,只要她愿意!”秋花的脸也红了,羞羞答答地提着水走了。大伙一个个觉得很尴尬。只听后面有人爽声说:“要包,大伙的全包了,这男女间的事,我包了!”大家一看,原来是“冰糖嘴”曹二娘,于是又都乐了。当即就有人接上了话茬:“他二娘,男女间的事你怎么包了,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只见曹二娘撇撇嘴,愣愣眼,阴阳怪气地说:“想知道,来试试?”一伸手抓掉了那人的帽子,往腿间一加,众人哈哈大笑。
   不过说是说笑是笑,从此以后,二牛真的动了他那牛脾气,这从井里打水提水的活他真的义务地干上了。你别说,这一干还真的减少了很多麻烦,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打水提水的伊春癫痫病医院电话咨询速度。二牛倒是没有什么,大伙每每看到二牛那个实实在在的样子,不为他做点什么,脸上还真有点挂不住。于是有人不止一次地催促“冰糖嘴”。特别是秋花自从那次红过脸之后,每次打水,她虽然也和别人一样,都是二牛一人干的,但她从内心里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自己,她越想越觉得对不住二牛,可二牛还像以前一样帮助她。
   自从丈夫走后,“冰糖嘴”也来过几次,她想已经有了儿子,有苦往自己肚里咽,咬咬牙也要把儿子带大。可自那件事情过后,她曾一连好几个晚上没睡好,白天做事也是魂不守舍的,好像若有所失的样子。特别是曹二娘最近一次的那番话让她想了很多。过去讲一个女人可以吃几口井的水,况且还是只吃这一口井里的水,何乐而不为呢?况且有必要为那个酒鬼守一辈子寡吗?秋花读过书,也曾见古书上说“妾心古井水,波澜誓不起”,但那多是文人自己的想象,没有了相伴的梧桐,鸳鸯双双死去,那儿子又交给谁呢?何况二牛诚心诚意,知冷知热,又是个挺不错的人。
   秋花,这朵晚开的花,总算是解开了心结。可二牛的父母阻力重重,他们一是觉得秋花是二婚,还带个孩子,更要命的是她死了丈夫。几千年的陋习,死了丈夫的女人是丧门星。说什么二牛的父母也不愿意,可二牛就是个牛脾气,他不信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觉得两人只要和得来就行,而且只要是他认定的事,十头牛也别想拉回来。他一不住二不休,直接拉条被子和秋花做了一起。不久,小两口又生了个儿子,做父母的在众人的劝说下脾气消了很多。一家人欢欢喜喜,大家也都很高兴。如今听说,他们的孙子去年已经考上了大学。
   近来接连读到唐人王昌龄的宫怨诗,一首叫做《长信秋词》“金井梧桐秋叶黄,珠卷不起夜来霜;熏笼玉枕无颜色,卧听南宫清漏长。”另一首叫做《春宫曲》“昨夜风开露井桃,未央前殿月轮高;平阳歌舞新承宠,帘外轻寒赐锦袍。”两首诗里面都写到了井,尽管一个是“金井”一个是“露井”,但给人的感觉都是凄清的寒冷的,缺乏人情味的。世间没有了情感,无论是宫廷还是民间,都让人感到孤独清寒。
   古井无波,确实有水;不但有水,而且水质优良,清纯甘洌。古井幽寒,无风无波,但也有日月星辉照耀的时候,只要心不死,只要感情之水不竭,心如古井也能兴澜起波。谁说古井之水,就不受外界的影响,坑塘干枯了,河水断流了,老井里的水自然也会没有的。一切都在变,千年的老歌子也会添上新内容。
   这个世界,不变几乎是不存在的。关键是我们应该如何做出相应的身心调整,放开眼光,开动机器,认真思考如何做到以不变应万变,让“古井”焕发出生命的活力,让清波绵绵,永不断流。还是古人说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留没留住青山我们自己知道。让我们在保持平和的心态的同时,积极进取,勇于开拓,用智慧的头脑和勤劳的双手去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吧!

共 344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