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笔尖★爱】柳暗花明(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7:54:12

围着漆黑的夜,眼泪断了线。说好的,别哭,不许哭;说好的,要撑住,要坚强;说好的,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可是,还是被这沉重的黑夜所打败。

公车的冷气,吹着让人想睡,凌晨五点到现在,折腾了一天,只吃了一顿饭,喝了几口水,心里的疲惫已经超出了负荷。闭上眼,窗外还是飘着雨,雾蒙蒙的一片,滴答的声音似乎是在嘲笑我,多么的没用,又像是在怜悯我的坎坷?这些我都不得而知。

耳边的音乐,开始欺骗自己,爱情演变成了惨剧,这些突然的意外。噩耗,总是那么来势汹汹,理直气壮地告诉你,你必须要面对。不管用什么办法,哪怕不择手段,你都得解决。因为,这是你的责任,你的命运。想着想着,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闭上眼,强忍住不去想,不去回忆,可原本关于爱情的音乐,听起来又那么的类似于亲情。我知道,我在哪里,我知道我现在要去哪里,我知道晚上有地方落脚,我知道有人会安慰我的心灵,可我不知道我能撑多久,我不知道以后还要花多大的医疗费,我更不知道自己的未来,有那么多的不确定因素,我除了哭泣,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我一直埋怨自己,一直责怪自己,是我的错,是我的疏忽大意,是我的不孝,才让自己和母亲沦落到这种地步,一切都是我的错。如今我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可为什么要把厄运落在母亲的头上,她已经老了,她的头发已经花白,她已经遭受了那么多的苦,为什么老天还要连她最后一丝温暖都要带走?只是因为她是我唯一的家人,唯一的牵挂吗?就这么无情地,是不是我命中注定就是个克星,只会给亲人带来灾难?

那一天,我正在开会,接到陌生的电话,我也没来得及去理会。等到开完后,我打了过去,可没想到的是,通话的竟然是派出所。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记得母亲来找我了,并且被人报案,之后警察再去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一切都来的那么忽然。一时间,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只能向周围的人求救。从未遇到这种事情的我,就像五岁的孩子在外迷路了,找不到自己的妈妈一样。同事也不含糊,立马带我去找我的母亲。坐在车上,我呆呆地看着窗外划过的风景,脑子里在不断地回想,想着以后怎么办,想着自己是多么的冷漠,离开她的这几个月,我没怎么在意她的生活,甚至厌倦她那些所谓的关心。同事在一旁安慰我,让我别多想了,一切都会好的。

到了那里,我先去了那个报案的地点,那个人向我们描述了当时的情况,还联系了另一个当时送母亲离开的保安。知道了整个事情的大概,我算是明白了。可是母亲竟然连我的学校都找错了,这不应该的啊,又听说她的身份证也丢了,事情变得更加的复杂。没有身份证,她连宾馆都没法住。之后,实在无计可施,我们去了通知我们的那个派出所,了解了下情况,查到了之前她所登记入住的那个宾馆,可那已经是昨天下午了,而当天的晚上,竟然没有她的记录,那她是在哪里睡觉的呢?这成了一个天大的秘密。我们拜托警察再帮忙寻找一下,希望会有一点点的线索。晚上拖着疲惫的脚步回去,脑子里什么都没有了,那些不安都显得多余了,幸好身边有热心的同事,要不然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办了。像只受惊的兔子,到处瞎撞墙。

第二天,早早地起来了,猜想着她会不会还在学校周围附近徘徊,可是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她根本就没再回去过。但是我们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寻找她的机会,就和保安说好了,一有她的踪迹,就立刻联系我。他们也很热心,瞬间让我觉得这个世界并不是冰冷一片的。然后,就去车站等着,猜想她会不会回家,可是等到那班车都错过了,也不见她来,这时候觉得什么希望都是空话,我该去哪里。同伴的鼓舞真的对我来说很大,她像盏路灯牵引和陪伴着我,告诉我下一步该做什么。我们又去找派出所了,看他们是否有新的发现。可是到那里才知道,原来电视剧都是骗人的。找人哪有那么容易,派出所这时候什么用处都派不上。电视上一扫描啥都有了,可是现实生活中哪有那么神奇。找个人,就像大海捞针,说什么有情况会再通知我的。这时候,只能试试网络的力量了。发起微博,各种@,各种联系。朋友一听到我这件事,立马赶了过来,帮我一起出谋划策,同事更是纷纷致电来询问最新的状况。我除了干等,什么事都做不了。我渐渐失去了信心,也失去了寻人的念头,所以打算明天再去车站守着,如果没有的话,只能静等消息了。

抱着最后一丝丝的期待,坐在座位上,看着一个个陌生人通过安检,甚至把那些老奶奶看成是我的妈妈,一下子坐起,又一下子回到了谷底。这样起起伏伏过去了大半,垂头丧气地回工作的地方。像没事似的,和同事们有说有笑,我保持乐观的态度,我把一切都想的很美好,我知道没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了。领导也打电话过来,知道了我的情况,安慰我,也准许我请一段长假。我很感谢,周围有一群这么好的工作伙伴,可是内心的担忧让我不安。果然,第二天凌晨五点,我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说是找到了母亲。不过他们说母亲的情况很不稳定,还问我是不是有类似精神病的病例,我当时真的吓到了。无奈之下,只好打电话给朋友,让他帮忙过去看看。而我随后取了我卡里所有的钱,就为了尽快去找母亲。

在路上,朋友也曾多次打我电话催我什么时候到,我只能尽快。我没想到的是,我这一去,看到母亲的样子,我当时吓傻了。母亲独自在角落唱歌,看到我来了后,说了句:“你没死啊!”这句话让我彻底明白之前那些人为什么会觉得母亲精神不对劲了,因为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询问了一下警察找到母亲时候的基本状况,他说母亲在不停地敲车窗,然后接到报案,发现系统里有我的记录,然后就立马联系了我,还顺带问我母亲是不是精神上有些问题,我看着母亲手臂上那个结痂的伤口,我顿时说不出话来,母亲以前不是这样的啊!我不知道这几天她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她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才会变这样的。她嘴里一个劲地喊着:抓小偷啊,抓小偷。还很着急地看着我,让我马上报警。我的心,顿时仿佛被针扎似的,我淡定地说,这里已经是警局了,没有什么小偷。可是母亲坚持不相信,她一直说自己看到小偷来这里,还躲到了后面,此时此刻的母亲,我的心,在慢慢地滴血,我的母亲到底是怎么了。我拉着母亲的手臂,温柔地说:“我们回家,好不好?”但是她似乎一点也不领情,坚持说要抓到小偷,因为里面有剩余的钱,还有自己的身份证和市民卡等等重要的东西。我说这些都不重要,回家可以补办的,可不管我怎么说,怎么劝,她的情绪依旧很不稳定,甚至暴躁。要不是我的朋友在身边,我真的手足无措了,其实我现在已经惊慌失措了。比起找到她的喜悦,我现在的心里更大的压力是无法面对她,与她沟通。在一番好言相劝后,她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下来,可她还是不愿坐车回家,说自己太脏,要我帮她买新裤子,新衣服,那时才早上8点不到,根本没有什么店铺开张。无奈之下,只好把我身上的裤给她穿,自己带了备用的裙子。当她脱去裤子时,令我触目惊心的是,她膝盖上那个鲜活的伤口,我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这几天她是怎么过来的。我弱弱地问句:“这几天没有你的宾馆住宿,你在哪里睡觉的?”她云淡风轻地来了一句,马路上啊!我听了真的很心疼,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可是我忍住了,终究没有哭出来。我告诉自己,越是艰难,越要挺住。

事情解决了,我就坐上了去车站的出租车,在车上,她很安静,累的睡着了,我看到她这样子,我真的很揪心。这是我妈吗?来到车站,她不愿跟我回去,只是一味地说要去抓小偷,不停地喊着邻居要害她,她说还看到了爷爷奶奶在养老院,还看到了谁谁不借钱给她。看到她这个样子,我真的束手无策了。我说邻居不在这里,爷爷奶奶也很早之前就去世了。这些都是不可能的,她又似乎清醒了点,“对哦,原来他们骗我,他们是骗子。”我问他们是谁,但是她说的我根本就听不懂。我想了想,现在按照她的情况,我能把她顺利地带回家吗,在回家的过程中她会乖乖的吗?我不敢确定,所以最好的办法,只能先在这边的医院就诊,检查下有没有其他的问题。我带她去宾馆住,可是她嫌这嫌那,见谁都说,“你没看到他们的脸色吗?”那意味着害怕、恐惧、猜疑。百般无奈之下,我用尽各种哄的办法,再看看自己的口袋,金钱寥寥可数,她才同意在上次那家宾馆。想着要不先让她睡一觉,或许睡着之后她的情况会好点,然后再去医院看看。

这时候,另一个朋友刚出差回来,听到我这消息后就立刻赶过来,问我情况怎么样。我除了满脸的愁容,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他不断地安慰我,关心我,拉着我去吃饭。在他的陪伴下,我安安稳稳地吃了顿饭,然后便回宾馆去睡一觉了。靠在沙发上,看着母亲睡觉的容颜和姿势,我忐忑不安,我没法想象这几天她遇到了什么前所未有的困难,她这么的狼狈不堪。过了一段时间,她突然醒了,然后抬起自己的双手,对着自己的手背,在床上“呵呵、呵呵”地傻笑,我看到这个场景,我真的吓坏了。我问她,你笑什么呢?她像没听见似的,一直在笑。后来她上完厕所,突然贴着我的耳朵,轻声地对我说:“我们回家吧,这里不干净。”接下来,我怎么说,她都不听,反问我:“为什么来找我,我一个人挺好的,你知不知道你来了,我们两个都得死,你知不知道?”她的表情很恐怖,很生气,我理直气壮地说:“你是我妈啊,我不来找你,你怎么办?”她却恶狠狠地说,谁要你管,然后狠狠地打我,就像以前我考试不及格的时候一样。我连忙打电话给朋友,但是我还没打,她突然又扑过来,掐住我的脖子,说:“你干嘛打电话,你是不是还想害别人啊!?”我赶紧接通了电话,断断续续地说:“你赶紧过来一趟。”幸好她及时地放开,但是她又突然唱起了歌:“一个大疯子,一个小疯子……”我欲哭无泪,这样的她让我由衷地害怕。我怯弱地问句,我们要去哪里?她说,随便哪里,大不了睡大街。我怔住了,老半天说不出话来。朋友赶到了,被她赶了出去,又被她骂了一顿,说我连累别人。我委屈地说,我没有。

后来,退了宾馆,我和她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我曾两次借口说自己没吃饭,要去买东西,其实我想打电话。可是120根本不管这件事,我又联系了另一家医院,可是一定要本人过去,他们也不会帮忙的,瞬间我觉得世界颠倒了。我像个母亲,骗自己的孩子一样,拉着她的手说我们回家。小心翼翼地告诉司机,去哪个医院,希望不被她发觉。听着她对着空气讲话,我的心一阵阵地抽痛。来到医院,她乖乖地下了车,也乖乖地等医生看病,此刻的她似乎是无比地正常,而我仿佛也看到了转机。为了付昂贵的医药费,我取出了所有的积蓄,我真的已经无力应付这些。无奈之下,只好打电话给同事,寻求帮助,她一听到这件事,就立马汇钱过来。当时我真的焦急如焚,我也明白到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以前我对金钱并不是那么的看重,能解决温饱和基本的生活消费就行,最多就是以后存钱可以买房子,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切都来的这么的突然。缓了缓精神,陪母亲做体检,可是刚做到第二个检查的时候,她突然发了疯似的,一直叫着,说医生要害她,说医生是坏人,信耶稣的都是坏人。我不明所以,但是当我看到电脑屏幕上出现的红十字时,我总算明白母亲为何会如此的害怕了。她信仰佛教,而与佛教对头的是耶稣,加上她之前受到过基督徒的欺负,这让她更是对基督排斥。我也曾因为和同学一起去参加基督徒的晚会,而被她大说特说,但对于我这个无宗教信仰者来说,这都无关紧要。母亲非常迷信这一点,有时候我都被她的那种信仰,深深地打败了。她因为检查通了电流,所以感觉手有些麻木,但只是暂时性的,可是她却归结为是别人要害她,立马停止检查,跑了出去,任我怎么劝说都没有用。反而遭到一顿毒打,这时候我真的忍不住放声大哭,我知道母亲心疼昂贵的医疗费,可是她的病情实在严重,如果不检查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她就这么打着闹着,任凭周围的人群怎么说,她都不听,护士心疼我的遭遇,便去找医生。过一会儿,护士过来问我,要不要强制性住院。我看着她,心里除了痛,已经说不出任何的话来了。当我签下同意书的时候,她又发了疯地要走,我边哭边抽泣,我不知道除了哭,我还能做什么。就是眼睁睁地看她被保安给拖走,看她哭着说不要的模样,我扭过头去,不忍再看,可是耳边却听她撕心裂肺的声音,当时我好无助,无助地只想哭。我无法想象接下来我是怎么过来的,跟着护士医生来回走,看着住院费,听着我妈在隔壁房间大吼大叫,我的心真的好痛,尽管护士不停地安慰我,也于事无补。

我脑海里唯一的想法,就是逃离这里,回到工作的地方。坐上公车的刹那,窗外漆黑的夜色,让我再一次控制不住地流下了眼泪。

癫痫如何治疗的呢?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出众治疗癫痫用苯巴比妥有效果吗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去哪家要好些?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