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家园】我的倔姥爷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3:05:03
破坏: 阅读:830发表时间:2019-04-04 18:32:01
摘要:追忆那个时癫痫病哪些方法治疗最好呢代 不忘初心

我的姥爷,个子很矮,矮的很,比我姥姥还矮,不到一米六,村子里的人们背地里都叫他“闫矬子”。可也就是只敢在背地里这么叫,当着面那可都是毕恭毕敬的待他。因为,十里八乡的人们谁都知道他打小日本儿、打老蒋那可是不含糊,腰里总是插着两把盒子枪,先是带着十几个人偷偷地打鬼子,后来可是拉起了几百号人的抗日地方武装,还带着队伍配合解放军,取得了解放战争时期的清风店战役的胜利。
   打我记事儿起,就知道这小老头儿是非常厉害,更是非同一般的倔。不信?那好,我给你说几件事儿,你看看他能倔到啥程度。
  
   一、和姥姥分居,都是待遇惹的祸
  
   那个时候,城里的人们粮食不够吃。每到寒暑假,头天放假,第二天我妈就会把我们哥儿几个打发回定县乡下的姥爷家。严格的说,我们几乎就是在姥爷家长大的,更严格的说,我们几乎就是在姥姥家长大的。因为,姥爷根本就不在家里住,家里,只有姥姥和老姨。
   我的姥爷和姥姥在村子里除了辈份高,威望更高。姥姥在解放前是老根据地村子里的妇救会主任,解放后一直掌管着全生产大队的库房钥匙。姥爷那可更厉害了。只是,姥爷没啥文化,打了一辈子仗,建国后,政府给他留了职位,可他觉得胜利了,新中国成立了,“革命”的目的达到了,该“老婆孩子热炕头”了,非要回家过安稳日子去。没办法,政府因为姥爷的贡献大、资历深,又不能让他回家,就在定县城里专门给他改建了一座“敬老院”,还配备了一匹枣红马和一辆胶轮车。按现在的话说,就算是让他享受待遇吧。
   这可好,这待遇其实不如不要。就我姥爷那倔脾气,自打进了敬老院,就开始了和我姥姥的分居生活。
   姥爷一直固执的认为:“这是革命照顾我的,你怎么能沾政府这个便宜”。
   我们也常常为姥姥打抱不平:“我姥姥也是解放前的老党员,是村子里的老妇救会主任,是老革命,你凭什么不许我姥姥去敬老院?!”政府的民政部门开始时也多少次给他做工作,让把我姥姥接进敬老院,老两口一起过。可惜,别管你是谁,谁说也没用。用我姥爷的话说:“你们非要让她来,那我就回家住。这革命的事儿,绝不能含糊,是给谁的那就是谁的,旁人绝不能沾便宜。”
   不让姥姥沾政府的便宜,我们也别想。每次回到姥姥家,我们想去县城的敬老院去看他,他却从来不让,而是每次等我们回到村里,姥姥让村里的人去县城给姥爷报信儿,他再从县城回来看我们。这也是我姥爷再三嘱咐过的:“他们来看我,政府还得管他们吃喝。这政府的便宜,谁也不能沾。”
   就连他回来后,大姨二姨她们都会赶到姥姥家里来看姥爷,往回走的时候,我大姨住的那个村子是姥爷回县城的必经之路,按理说搭个顺风车总是可以的吧?不行。那也叫沾政府的便宜了,在他这儿就是不允许。
   就为了“不沾政府的一点儿便宜”,直到老人家最后去世,我的姥姥和姥爷也一直过着分居的两地生活。
   你说这倔的还不离谱吗?
  
   二、俩姨嫁人,就凭他一句话
  
   我的大姨、二姨出嫁,全都是姥爷做主,就他一句话,闺女的终身大事就给定了。
   姥爷每次给我讲起他的那些往事,从来没有过什么感伤啊、愁苦啊什么的,就像是在讲旁人的故事,又像是在说评书,总是讲着讲着就自己先乐得前仰后合的了。就连说起我的两个姨姨的婚嫁之事,他也是跟说故事一样那么轻松、快意。
   跟在我姥爷队伍里的年轻人可不少。跟他出生入死跑几个来回,他要是看哪个小伙子不错,就觉得跟他在地方上打游击有些屈才,于是,就总会一批批的送到正规部队上去。我这俩姨夫就是这么先后被送到八路军部队上的。
   我姥爷有个倔习惯,凡是他要送到部队上去的,他都要人家先成了家才行。按他的说法:“这战场上的枪子儿可不长眼,去了,兴许就再也回不来了。还没传宗接代呢,怎么能就让人家死外边儿。咱得让人家留下种儿,咱可不能干那绝户事儿。你还别说,越是这样的,打仗才越厉害。你猜这是为什么?那就叫有种儿。哈哈哈哈。”
   姥爷怕人家“绝户”喽,可实际上,他自己却成了绝户。大舅是八路军的一个副营长,在一次敌军空袭中,为保护白求恩牺牲了;二舅在还不到一岁的时候,由于村里的汉奸送信,说是我姥爷回了家,日伪军连夜赶来围堵他,结果,扑了空。报信的,实际上是村子里那个被分了财产的地主家的儿子,没抓到我姥爷,恼羞成怒,用刺刀直接就把我的小舅给挑了。
   就这样,最担心别人家成绝户的我的姥爷,就只剩下了四个闺女,自己却真的成了人们说得那种“绝户”。
   之所以选了我这俩姨夫当女婿,是因为这俩人先后给他当警卫员,他实在是喜欢。他讲话:“这么好的小伙子,我怎么能便宜了别人家。哈哈哈哈。你大姨夫啊,聪明,机灵,我送到部队的时候,还特意叮嘱他们了,让他干了侦察兵,还真不赖,没几年儿就干上了排长,要不是把腿打瘸了,准保还能接着往上升呢!”
   我的二姨夫,是个孤儿,跟了我姥爷一年多,在被送走之前,姥爷把他叫到家里,直截了当:“明天你和我二闺女就把婚事儿办了,过几天,我送你们几个去部队。就这么着,就这么痛快,就把你二姨给他了,哈哈哈哈。”
   “那我二姨要是不同意呢?”
   “敢?!我的闺女,敢不听我的呀!再说了,有你郑州癫痫病的最好治疗中医院大姨做样子,你二姨又老实,听话着呢。哈哈哈哈。”
   得,谁家闺女的终身大事儿就是这么一句话给定了的呢?!难怪我姥姥总磨叨:“哎,见过倔巴的,没见过这死老头子这么倔巴的!”
  
   三、最怕说他是“假党员”
  
   姥爷倔了一辈子,战场上出生入死,还搭进去了两个儿子,就这也还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常跟我们说:“在长白山打游击那会儿,没得吃,别说熊心豹子胆,就连一尺长的山耗子都吃,有啥好怕的。”还真是,在我眼里,似乎这世间还真没有什么能让我姥爷说声“怕”的。
   唯独有一次,我是亲眼看到姥爷那是真的害怕了。
   那是文革期间的一个夜里,我从睡梦中被尿憋醒了,一骨碌爬起来,却看见姥爷来了我家,正蜷缩着身子坐在地上的小马扎上,手里端着个白色搪瓷的大茶缸,一颤一颤的,好像在瑟瑟发抖。妈呀,这是怎么了,我可从来没见过姥爷有过这样一幅可怜兮兮的模样。姥爷嘴里低声的说着,妈妈坐在桌子前记着什么。
   “姥爷,你怎么啦?”我怯生生的问。
   “他们说我是假党员,他们说我是假党员,怎么会,怎么会?”姥爷的声音压得很低,似乎是在对我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不许瞎问,尿完了就赶紧回床上睡去吧。”妈妈一边走过来帮我把被子掩好,一边对着姥爷说:“小孩子家知道什么,你嫑跟他们念叨啦。信,写好啦,我给你念一遍,你再看看还有啥没说清的吗?”
   ……
   时间过去了许久,我才知道了那个晚上发生的事情的真相。
   文革期间,有人检举揭发我的姥爷,说我的姥爷没有入党手续,是个假党员,不仅要把他赶出那个专门给他设立的敬老院,还要把他拉出去批斗,要开除他的党籍。
   这下子,可把姥爷给吓着了。他跟那些红卫兵解释:“我不住敬老院了,我回家种地去。批斗会,我跟你们去,我肯定骂过人打过人,你们可着劲儿批斗就是了,我不反抗。可我的党籍是真的呀,你们万万不能开除我的党籍。”
   即便这样,那些造反派还是不依不饶,白天就生生地拉出去连着开了好几场批斗会,关键是在批斗大会上,当着那么多的群众,口口声声的“打倒反对派、假党员闫老斌”!这实在是他接受不了的,也是真让他感到害怕的了。
   左思右想,他实在是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实在是怕保不住他为之奋斗也伴随了他大半辈子的、在他心里比命都珍贵的这个共产党的党籍。夜晚,趁着看门的人不注意,偷偷溜了出来,连夜坐火车从老家的县城来了我家,要我妈连夜写了两封信,一封是给他当年的警卫员,后来的民兵英雄,现任的省革委会副主任的,一封是写给当时在北京的一位老首长的,内容就是一件事儿,就是要他俩证明自己是真党员,不是假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赶快证明他是个真正的共产党员,他不能没有了党籍。
   用我姥爷的话说:“我跟着共产党闹了一辈子革命,啥也没图过。就图人家跟咱说,你是党的人,你真行。你是党的人,你咋指挥,俺们就咋跟他们干!最后,要是连党籍都没了,那不是要我的命啊!”

共 3148 字 1 页 首页晋中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urrent" href="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id=883184&pn2=1&pn=1">1
随州那个医院治癫痫最好e="id" value="883184"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