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心灵】爱 迟了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0:31:51
   一、   冷雨秋接过医生的化验单,脸如死灰一样沧白。见医生面无表情的在说着什么,她却什么也没听到,脑袋在嗡嗡作响。她跌跌撞撞的往楼下走,以至于对身后边追边喊的跑出来的医生,她也没理会。   从六楼到一楼,她可以说是连滚带爬下来的,使得楼道上过往的人是满脸的惊讶,不敢挡着她都让到一旁。她一屁股跌坐在了医院凉亭的长凳上。   不知是什么时候,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眼前一片黑暗,只觉得全身一阵冰凉。她用双手环抱住自己的身体,想让自己不再发抖,可她却抖得比先前更厉害了。   “我这是怎么了嘛?没事的也许是医生搞错了,不会有事的。从小连针都没打过的我,是不会生病的。”她不停地在自言自语,嘴角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   一时间茫然的她,坐在长凳上失声痛哭起来。完全没理会旁边的人是否在笑她,她把头埋在膝盖上大声地哭着。弄得一些人在长亭旁看起了热闹来,议论纷纷。   “小姑娘,小姑娘,你怎么了,为什么在这哭啊?”一个大约七十多岁的老奶奶,站在她跟前,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关心的问道。   冷雨秋抬起满是泪水的脸,她愕然的看着这个武汉哪里治疗羊角风好呢站在她眼前的慈祥的老奶奶,一脸满是凝问地看着她。冷雨秋忙拭去脸上的泪水,从长凳上慌忙地站起来。   “没什么事,没什么事,我……我……我只是跟老公吵架了。”   “哦,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只是吵架啊!”老奶奶满脸释怀的笑了起来,那满菊花般的笑容就像小孩得到玩具一样时的灿烂,可爱。   “孩子不要哭了,回去跟你的丈夫好好说说就好了,夫妻没有不吵架的,吵了再合好,什么事情都会过去的。”她用她那干枯的双手摸了摸冷雨秋的头,就像一个母亲在安慰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   冷雨秋朝老奶奶点点头,她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医院。留下哪个安慰她的老奶奶忙向围观的人解释“没事,夫妻俩吵架了。”一些围观的人听了老奶奶的解释后,也各自散开了。      二、   冷雨秋跌跌撞撞的走在市中心的马路上,弄得满大街都是刺耳的喇叭声四起,不时有司机伸出头大声嚷嚷。“找死啊,走路也不看着点,不想活了,想死一边去别来找我……”只听一声急刹车声,一辆银白色的奥迪越野车停在了她脚前。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男人从车窗伸出脑袋怒气冲冲地骂着。脖子上带着小指粗的白金项链也随着胸脯起伏在颤动。戴着黑墨镜的白皙的脸上除了愤怒之外还是愤怒。   “你找死啊,找死也到别处去,别来找我,这大清早的真恢气……”李楠看着眼前这个满脸泪痕的女人,突然想母亲因父亲要离婚而伤心哭泣时的样子,反倒一时骂不出口了。这时冷雨秋像是从梦中醒来一般,惶恐地看着车上的男人不知所措。身后刺耳的喇叭一个比一个响,李楠看着身后长长的嘶鸣着的车队,瞟了冷雨秋一眼什么也没说开车走了。   这时,冷雨秋才发现自己站在车水马龙的街上,看着一辆一辆的车从她身边驶过,而车窗上也不时的投来一双双恶恶的惊讶的目光。她不想再弄得满街的交通事故。冷雨秋朝着人行道走去,走着走着她突然在一家摄影楼前停了下来。那是紫微摄影楼,摄影行里最豪华、最贵的一家。   透过那块透明的落地窗,可以看清楚地看到里面的一切。工作人员在忙碌着,介绍的、忙画装的、帮忙试婚纱的,新郎在帮新娘挑婚纱的,他们是那么幸福。看着那一对对的恋人笑得那么灿烂,那么甜蜜。而在冷雨秋眼里,感觉那是另一个世界。   冷雨秋呆呵呵的站在外面,看着落地窗前模特身上穿着的婚纱。那是一套极其漂亮的婚纱,雪一样的白,胸口至腰间都是人工刺绣,很精致很美。哪个女人穿上它肯定是这世界上最漂亮的新娘。   要是我也能穿上它该多好啊!冷雨秋边幻想着自己穿上婚纱的样子边朝里面走去。她站在模特前面,伸手摸着那套婚纱,它是那么的柔那么的软。冷雨秋轻轻地低下身子,双手挽起婚纱裙角,将它贴在脸旁,慢慢地她闭上双眼,脸上露出了她这一天唯一的,甜甜的笑容。   她仿佛看到自己穿着它,正一步一步朝着礼堂走去,有好多的人参加她的婚礼,大家满脸笑容地祝福着她。她手里撵着鲜花,缓缓地走着。看得彦书桐惊得呆若木鸡的站在哪不敢动,“原来自己的老婆是这么的漂亮啊!坚直跟仙女一样美……”冷雨秋觉得她是世界上最漂亮的新娘,此刻的她是那么的迷人,那么的美丽!      三、   “小姐,你也是来试婚纱的吗,需要我帮忙吗?”一个满脸笑容的服务员说话已经间站到了冷雨秋面前。   冷雨秋惊惶失措的直起身,仿佛从梦中惊醒一般,她忙转过头去,“谢谢,我只是先过来看看,我暂时用不着。”她不好意思的忙向服务员解释到。   那服务员一脸尴尬地朝她撇了撇嘴,小声说道“用不着那你来看什么嘛?本还以为有客户了呢,怎么也是个看客嘛?看来这个月的提成又泡汤了,唉!”服务员边自言自语边转离了冷雨秋的身旁。   虽然服务员说得很小,但还是被冷雨秋听到了。一时忍不住泪水流了出来,她只好依依不舍的离开,不时的回头去看看那套婚纱,直到看不到为止。   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停往下流,模糊了她的视线。冷雨秋突然觉得眼前一片漆黑,她的世界不再有阳光,不再有温暖……而她的生命也将会在黑这暗中慢慢的消失。   “是啊!都已经用不着了还看什么?以后的时光不会为我作任何停留了。”冷雨秋深一脚浅一脚的边走边对自己喃喃自语。   如今的冷雨秋,她已不会去在意那人行道上开满枝头的桂花,她不会再去走近它闻一闻,因为她已闻不到扑鼻的花香。她也不会去看看路两旁的樱花是否开了,她再也没有心情了……   冷雨秋就那样走着,漫不经心地走着。想着她这30年来她所有的生活,她才30岁还有好多事她还没做,还有好多东西她都还没有。“这难道就是她的人生吗?”她不停地问自己。   想想自己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冷雨秋一时觉得心如刀刹般的痛,痛得她无法呼吸。   “整日在家操劳的父母,那快七岁什么也不懂的儿子,他们该怎么办?”冷雨秋此时才知道,原来这十年她还是一无所有,父母、儿子她却什么也不能给他们,就连自己的生活也是如此的不如人。   冷雨秋不由得失声痛哭起来,她哭自己原来是那么的无能,对自己,对家人……她是那么的无奈!      四、   冷雨秋这时才觉得彦书桐是那么的自私,从开始认识到结婚都十多年了,书桐从来没有对自己主动的做过什么,甚至连家里的父母都不曾问候一声,或是回家去看望他们。在这十多年里就是仅有的三次回去过,第一次是结婚时回去认亲,再就是这两年过春节时的两次。   他们的婚礼,是在彦书桐的老家办的,没有婚车、没有鲜花、没有戒指。虽然热热闹闹的,可在冷雨秋看着那一张张陌生满喜笑的脸时,她却看不到一点点的幸福。   想起生儿子的时,彦书桐只顾他自己的儿子,把冷雨秋冷冰冰的一个人丢在产房里。虽说是春天了,可那正二月夜间的冷没比冬天好到那去。等医生处理完伤口,冷雨秋只好自己慢慢从产床上下来,自己走回病房里。这么多年,彦书桐从未记着冷雨秋的生日,或其它节日,也从不会送给雨秋礼物。雨秋不懂到底书桐是不懂还是舍不得,他从不会主动为雨秋做什么。有时候他们一起去逛昆明癫痫治疗最好医院街,雨秋有看到自己喜欢的衣服,而书桐也会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倒底是他舍不得花钱还是……   而彦书桐曾让电信公司为他的前女友送过鲜花,为她花过很多钱。这也是冷雨秋第一次认识彦书桐时,彦书桐的朋友告诉她的。   人们总是说结婚是女人一辈子的事,而对冷雨秋来好像没什么要求的权利,结婚时所有东西都是彦书桐他母亲办的。当时要冷雨秋的母亲给她什么,可以说是天方夜谭,冷雨秋的母亲跟本给不起她什么。冷雨秋也不希望母亲能给她什么,只希望母亲能来参加婚礼,她就心满意足了。   而每当冷雨秋和彦书桐去参加书桐的朋友或是同事的婚礼时,雨秋都会很留意他们的结婚照,看完了她也会问书桐,“书桐,那天有空我们也去拍几张结婚吧?”   彦书桐都会冷冷的对她说:“都几岁了,还照什么结婚照,又不是才结婚。让人在哪弄来弄去的,你要去你自己一个人去。”   冷雨秋看书桐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也没再去理会他。她知道再怎么说,书桐也不会陪她照的,她也不奢望他真的会陪她去。只是有时看到别的新娘穿着漂亮的婚纱,满脸幸福的笑容时,她会觉得有点哀伤。   这么多年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不断的出现在冷雨秋的脑海里。冷雨秋这时才知道原来生活对她是那么的无情与冷漠,谈不上什么幸福,有的只是责任而已。   她沉静在那无艰的伤痛中,却忘了满脸泪痕的自己,还俳徊在那车来车往的市中心……      五、   一阵清脆的电话铃声把正在哭泣的冷雨秋惊醒,她慌忙掏出放在上衣口袋里的手机,是彦书桐打来的。她颤抖地按下接听键。   “雨秋,你怎么还不回来啊,你不是陪紫娟去做产检吗?都12点多了。还好我今天没上班,要是上班回来不是没饭吃了吗?”彦书桐在电话那边埋怨的喊到。   紫娟是他们隔壁的邻居也是她嫁给彦书桐时认识的最好的朋友。紫娟的老公去外地出差前,特别交代冷雨秋让她陪紫娟去做产检。   “紫娟,”冷雨秋对着电话大叫起来。吓得电话那边的彦书桐连声惊讶问道。   “怎么啦,紫娟怎么啦,是不是紫娟出什么事啦?”   这时冷雨秋才想起,自己把紫娟一个人丢在了医院。“没什么事啦,都检查完了,我们马上就回去。”   “没什么事,你在哪大呼小叫的喊什么啊?”彦书桐对着电话那头的冷雨秋埋怨道。   冷雨秋挂了书桐的电话,急忙朝医院奔去。冷雨秋一口气奔上医院的六楼,跑到产检病房里,吓得里面的医生一脸的恐慌,急忙问道:“怎么啦,出什么事吗?”   冷雨秋上气不接下气地看着医生问道“没什么事,我是来找刚才在这做产检的那个孕妇的,医生她人呢?”她边问边喘着粗气。   “哦,这样啊,她没什么事,胎位正常肚子里的小孩也很健康,只是检查完她就走了。也许没走远,你在附近找找看。”那医生缓缓地呼了口气回答道。   “哦,谢谢,不好意思刚才有点着急打扰了。”冷雨秋连声向那医生道谢,边说边走出了产房。   “没事,不客气。下次注意点就是以免吓到其它病人。”医生满脸微笑地看着即将退出门去的冷雨秋说道。冷雨秋看着那张帅气微笑着的脸,一时觉得有一股暖暖力量流遍全身,她也向他笑了笑退了出去。   就在冷雨秋拿起电话准备打电话时,手里的电话先响了起来。冷雨秋一看是紫娟打来的,她急忙接起电西安癫痫病医院话。迫切地问道“喂,是紫娟吗?你在哪?我刚才在医院遇到一个熟人,一时和她说话把你给忘了,不好意思。”冷雨秋一口气说完了她不在产检病房门口等紫娟的原因。   “哦,没什么啦,我出来见你不在门口,我以为你在楼下,所以直接下来了。”电话那头传来了她甜甜的笑声。   冷雨秋听着紫娟那甜甜的笑声,心不由得在微微颤抖。是心痛,痛得她无法呼吸,   她强忍着将要夺匡而出的泪水,她忙走进产检病房边上的卫生间,对着镜子洗了洗脸,又揉了揉已哭得几乎僵硬的脸,理了理乱发,再次确定不会被紫娟看出任何破障,反才安心的下楼去。   紫娟已在楼下的花园里等她,看到冷雨秋下楼来,她满脸洋溢着微笑走到冷雨秋的身边。“雨秋姐,我还以为你走了呢?”她边说边挽起冷雨秋的手。   “我怎么会把你一个人丢在这儿,自己走了呢?”冷雨秋笑着对紫娟说道。   紫娟朝冷雨秋笑了笑,边笑边把头靠向了冷雨秋的肩膀。   “都快当妈了还撒娇啊,你害不害羞啊?”冷雨秋用手指了指紫娟的额头。她们边说边走出医院。冷雨秋叫了辆出租车,出租车驶出医院往她们家的方向驶去。      六、   太阳依旧每天东升西落,天还是每天亮了再黑。日子每天平淡无聊地过着,可冷雨秋却无法平静了,日子这样一天天的消失,她的生命也随之在慢慢的消失。而她却不能诉说,不能让家人知道她的生命已走到尽头。她的心在一点一点的破碎……   她多么希望时间能够停一停,可不管她怎么不愿意,时间还是不会为她作任何停留。夜里她常常因睡不着,起来在默默叹气,一个人偷偷地哭泣。时常吓得彦书桐半夜里还以为见鬼了。   “你半夜三更的不睡觉在干嘛?”彦书桐边埋怨边拉起被子蒙头睡去。   “没什么,我睡不着你睡吧!”冷雨秋看着蒙头睡去的彦书桐轻声说道。   离医生说的一个月,可已过了二十多天,冷雨秋却没什么感觉,她在心里暗暗的高兴起来,是不是医生弄错了。她渐渐地有点不在意起了。这天吃过晚饭,天还早,冷雨秋叫了儿子、老公一起去爬山。   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出门了,这可把她儿子乐坏了,因为他们好久没一起去爬山了,那小家伙在中间牵着他们俩的手边走边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共 12939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