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荷塘】煨姜菜(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0:31:54

这里所说的姜菜,其实与姜没有半点关系。在我们祁东姜菜是有其专指的,就是瘦肉的意思。大人一般如此称呼,小孩子则还要在姜菜后面加两个字,叫姜菜巴巴,还真有一股特殊的韵味。

小时候虽然家里穷,但一年里还是要吃上几次的。这道菜是小孩子的专利,而且并不是每个小孩都可享受的,除非得了疳症才能够享受到。

说穿了,煨姜菜就是一味药。如果哪个小孩消化不良,得了疳症,人瘦却肚子大,家里大人就会煨姜菜给他吃。

煨姜菜的程序非常简单,割一二两猪瘦肉,再寻来半粒酿酒的酒曲,放在一起用刀剁成肉渣。除此之外,还要加一种非常特殊的东西进去,它就是鸡屎!

当然了,并不是什么鸡屎都可以的,用来煨姜菜还非得是像刚熬出的大糖那种不可,融融的,粘粘的,黑红黑红的,无什么异味,这才是上品。小时候,我曾见奶奶要给我们兄弟煨姜菜时,就拿张纸和黄花杆子满院子里去寻找。有时也怪,平时随处可见的东西,居然遍寻不着,急得奶奶见一只鸡就大骂一句:“死鸡!真冇得用,连个屎都不屙!”于是我就手扬一根黄花杆,追着那些冇用的鸡去打。

回来后,将鸡屎拌在姜菜里,用一皮浸湿的荷叶包了,再糊上泥巴,置于烧饭的灶膛柴火里用灰烬埋上,待得饭熟姜菜也就可以吃了。

老实说,搜遍我所有关于吃的记忆,是没有哪一种吃食能够香过煨姜菜的。它的香并不是温婉,而简直是霸道凌厉,只要一打开包上的泥块,那股清香就会穿透荷叶,扑鼻而来,直钻人的肺腑。

孔子曾“三月不知肉味”,那是他久不吃肉的体会。少时的我只要吃了一次煨姜菜,也会“三月不知肉味”,不过那是吃肉没肉味,不吃肉全是肉味,总之是胃口大开。

因为穷平日里吃猪肉的机会都少,自然地也不会奢侈到买些姜菜来煨着吃。哪承想,近五十年后的现在,却又享受到了童年的滋味。

那天,与晓晓、香哥,还有一位李老师,一位医院副院长,后三位是祁东七中同学,假日里便聚到绿野的山坳里,一起吃“农家乐”。因为人多,周家兄妹为我们煨了一大块姜菜。在煨的时候,我去看了,约二斤猪瘦肉,加胡椒剁碎了,包上湿荷叶,再糊上泥巴,直接放火膛里煨着,工序与我记忆中如出一辙,只是那包大了许多而已。待上桌,打开荷叶摊到桌上,姜菜成黑褐色,仿如一只甲鱼趴在那里。

没吃的时候香味并不是很浓郁,但是吃到嘴里,还是别有风味的。入口之初有点糙糙的感觉,稍待一会,还不及慢慢地回味,突然发觉它像糖一样竟然化在了嘴里。随之一股清香从舌底而生,丝丝如扣,悄然无声漫上舌尖,再弥漫开来,就充斥了整个口腔。这时候,便是咂嘴回味的最好时机了。你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一根香线从舌尖弹出,顺着喉咙直射腹腔,最后游走于肠道,九曲十八湾都通透起来。

与数十年前的煨姜菜相比,两者的香风格迥异。前者香的霸道,后者则香的温婉。

煨姜菜,似乎就成了一面镜子,可以照出一个人的年龄层次,也可照出时代的色彩来。

上海市到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济南最好的癫痫医院卡马西平治疗癫痫疾病有用吗哈尔滨癫痫病专科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