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江南】驴(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45:55

【驴】

大地上剩下最后一个苦难者,那肯定是驴子。它们执拗而深沉,温顺而忧郁,坚忍而富有耐力,仿佛无限承载的大地。

最近一次见到驴,是在菜市场。驴肉店门口的地上,血水遍流,在冬季的冷风中惊心的殷红。零散着白惨惨驴骨、紫腥腥驴下货、青乌乌驴头、红套套的驴肉,还有一张呈“大”字状铺陈在地的驴皮。整个现场像孩子拆分凌乱的玩具。就在不远处的车上,另一头驴子形如雕塑。默然的低头站着,没有反抗,没有逃走,像在等待着命运最后的判决。

将死的驴子会流泪吗?整个一天,我都在想那头驴子和它无言的忧伤。

我家也养过一头小公驴。那年白菜大丰收,烂贱的一摊糊涂。家里种的亩半白菜可愁煞爹娘。被逼无奈,打算进城去撞撞运气,于是,家里就添了一头小毛驴。

胳膊底下夹着几本书的我一见到它就摇头笑了。可怜见的!那叫什么毛驴呢,比个蚂蚱大不多少,全身毛像打满结的老毯子。细瘦的小腿,风大能刮到天上当风筝看。爹看到我的神情说:这小老驴被它前家撂瞎了,上心加个草料,小膘一上身,没几个月保准就喜人了。

小驴子很皮实。每早上踩着黑,就已经拉着一车白菜出了村口。欢快的小蹄子“嘚”“嘚”的划开了黎明的宁静。到了城里,父亲卖白菜,小驴拴在车辕上晒暖花花的日头。下半晌,一车白菜卖完,小驴子又拉着车往家赶。车上是村上人托父亲捎的货物。整个一天的奖赏,就是一袋干草和饲料。

等到白菜卖完,小驴真的就好看起来,油光水滑,胖墩墩的像个豆包一般。小驴脚力好的很,左邻右舍也来借着使用,确实提高了生活的品质。赶集上店,走亲访友,东村上卖辣椒,西村上磨谷子,往车上一套,喊声,驾。车子悠悠地向前,坐车的人就是一副惬意的表情。

开油坊的聋汉家也养着一头柴灰色的驴,二花脸,乍一看笑嘻嘻的,再一看苦唧唧的奸相。灰驴那骚情劲,是骨子里的。只要看到小母驴出现,就犯色病。登时就把乖顺样子丢了,脾气变得异常古怪,“嗷唔”“嗷唔”叫着,摇头簸脑,顿足甩蹄,双唇翻翻,露出黄磕磕的大板牙,兴奋的像打了鸡血。梗着头要去找它的情人私会。

我曾亲眼看到它拉着车子下了沟渠,挨过一顿鞭子。大概老实了些日子,后来竟然咬了人,它被血狠地教训时是个晌午。莽壮的聋汉拎着鞭子走出来,他心里的愤怒像投下的炸药包。灰驴往后退去,无情的缰绳牢牢地绊住它。几鞭子下去,灰驴身上就蜿蜒出血色蚯蚓。酱红的血滴子在痕尖上汇集,无声滴落进炙热的尘土。聋汉还是不解恨,又是几鞭,灰驴成了血花驴。被咬伤的聋汉的小儿子一直在那里看,他胳膊上缠着绷带,眼里同样喷着火,脸上的肉一扭一扭的喊着:使劲打,使劲揍。算是助威。或者,他的存在,使灰驴挨打成为彻底正确,完全活该,谁怜悯谁赔他医药费一般。

第二天见到灰驴时,它又一脸奸笑的在那里拾青草吃。没事,不就是挨打吗。作为牲口,想要一点自己的活法,这些都是必修课。哼哼!

挨打没有熄灭灰驴的野性,更加蓬勃的刺激了它的荷尔蒙。麦收时节,这小畜生色性来潮,竟然跳上女主人的背,两个前蹄抬得老高,粗硬的阳物挺挺的一顿狂促滥凑,骚水淋了一裤子。女人冷不提防,吓得如被挤了尾巴的猫妖。连滚带爬地躲到一边,都忙跑上来拉花驴,那里拉的住。聋汉老婆恼了,拿起木叉没头没脸的砸下去,骂道:反了,简直反了。活腻歪了。

傍黑时,灰驴果然被拉到村前的场院上去了。一群人跟着看热闹。灰驴死抵着不往前迈步,脖子被抻得老长,一顿棍棒,最终还是被绑牢在两棵槐树上。先是拿刀剜了驴一对眼,痛得上蹿下跳,老槐树被带的“哗哗”摇晃,金黄的叶子飞坠地上。于事无济。接着就活活卸了驴蛋,断了驴腿。解了绳子,灰驴依旧站着,几个人上前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它扳倒在地。开膛时一颗鲜红的心还在“嘭嘭”的蹦,几次跳落在地。肉还在“索索”的抖。黑森森眼眶里,仿佛装满了幽冥的诅咒。瘆的半场院人身上起了米粒。抖索着腿,慌丢丢地跑走了。

我家的小驴那天从场院边经过。本来神态自若的样子,陡然被雷击了般,变得小心谨慎,连迈步都有些飘忽起来。从此,小驴性情大变,活力仿佛被抽尽一般,开始郁郁寡欢,像一个影子。再走过场院,它不敢往大槐树下望一眼,哪怕一眼。许多次,小母驴激情邀请他,它顶多甩几下尾巴,像聋子一样的专心于自己的事情。它被阉割了。

村上唯一的小母驴被卖了。主人说:养够了。它安稳而顺从的从栏里被牵出来,它以为跟往常一样出个远门,它根本不知道主人飘忽的眼神里复杂的动机。赶到牲口市,它才隐约地明白些什么。神秘的讨价还价后,它被卸下套来,被陌生人拉着向集西头走去。高台下,停着一辆有着高围栏的货车。

它登时明白了一切,所有的恐惧像找不到出口的水。双腿若棉,还是不由自主中的被向前拖去。绝望中,它想起那些简陋的圈栏,那些粗糙的麦草,那些无休止的活计,那些打骂过它的人。以前,它也对这样的日子产生过抱怨,产生过怀疑,甚至是愤怒和抗拒!这些又算什么呢?活着,才可以看太阳的升起,可以感受四季的流风,可以在黑夜里默默倾听异性隐秘的示爱,可以走到别的村庄去看到陌生的人和事。只有活着,才有这样多乐趣啊!可这一切行将结束,这也是驴的命。在模糊中,一丝艰涩的妒忌格外强烈,但愿,下一辈子,修成个人。小母驴低下头,顺着别的牲口前进的方向,走去。

小母驴的离开,我家的小驴像赌徒输掉了最后一块筹码,它更加勤勉地劳动,以此来博得主人的好感。可是,那些“突突”的涌进来的“傻B家伙”,干活多、快、好、省,土地和它们建立起新的默契。所有的活被抢尽了,小驴为这种让人发虚的清闲感到苦恼。终于,连那些劳苦功高的牛也慢慢地消失了。小驴焦虑地想:曾经,它多么厌恶土地,认为它们是牲口受罪的根源。现在,终于明白,一直都是土地在拯救这些无言的生灵。小驴流泪了,它流泪是因为它活的多么浅薄,它是一头愚蠢而无知的驴。它渴望重新走到无垠的大地,它情愿去田野里接受风吹日晒,它愿意在劳累中减缩日益臃肿的身躯。离开土地,它们什么都不是!多么自贱的东西,让人也无话可说。

小驴一下子老了。胃口萎缩了,添了挑剔的毛病。最后竟然连一小把草料都吃不进,整日趴着,身上落满了肮脏的泥土,懒得打理。甚至,连走出去晒太阳,到野地里啃口青草,在尘土中打个滚都成了一种奢侈。

据说,驴应该有二十年的寿命,能活过十年已经寥寥。更何况,它们还要有这份幸运呢!

癫痫发作时该如何处理北京权威的癫痫病医院郑州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呢北京癫痫病哪的医院看的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