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hwrcc.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借宿 (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6:02:28

在改革开放前人们还在努力摆脱半温不饱的困境,经济落后,物质贫乏,一个县城也没有几辆汽车,出门办事都是步行,路途稍远一些,天黑就赶不回家。那时候城市有小旅社,乡下是没有旅店的,都是走到哪里找个挡风遮雨的地方凑合一宿。

那个年代人虽然穷,但是社会风气比较好,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度很高,一般不会怀疑路人抢劫盗窃,因此过路人借宿很为常见。

我八岁那年,我的父亲因为忠诚老实,生产队里让他和两个老汉一起种菜园子,因为他老实就让他晚上看菜园,我就经常去陪父亲。

我们的菜园子离村子西头一里多地,在通往公社驻地的土路旁,路的两边长着碗口粗的白杨树,夏天路上也有阴凉,路边有一眼水井,二尺高的土台子上有一部牲口转圈拉着就能上水的水车,路人经过经常驻足喝点拔凉水。

菜园子的小房子很小,土胚墙,茅草顶,三面有小窗口,没有玻璃,就像一个通风口,一面是门口,有一扇破木门,关不严实透风撒气,房内有一个土炕,连草席也没有,我和父亲就是睡在那上边过夜。

有一天晚上天都很黑了,从远处来了一个老人,穿的很旧但不破,不像是讨饭的。他说是西乡里的来找出走的孩子,先是问有没有见过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后就说天晚了想在这里借个宿。父亲心眼好,就说人出门在外求人帮帮是正常的,那个老人住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千恩万谢告辞了。

过了几天我感觉到身上很痒,妈妈给我脱下小棉袄,在里布的缝隙里找到好几个虱子,有半个麦粒那么大,白的身体上有黑的花纹,在棉袄缝里产了很多虱子卵子,那时候没有杀虫药,棉衣不能洗,也不能用开水烫,后来父亲找来六六六农药才把虱子药死。

母亲埋怨父亲好心不得好报,父亲却说做人要善良,遇到有困难的人该帮还是要帮的。

一九八零年,我刚从部队退役,邻村的朋友找到我说:“你在烟台那边熟悉,你帮我去推销油压千斤顶吧。”

我说:“我没有做过生意,不懂得怎么做。”

“那好办的,你就到你当兵去过的农村,见到拖拉机就和司机说,我们的油压千斤顶既好用又便宜,请他们当场就试验。”

我就带了四个千斤顶就上路了,经过一天多的工夫,我骑着自行车从青州到了烟台,先到了当兵时候曾经住过的小庄,找到了曾经的房东帮忙找到大队拖拉机的司机,由于千斤顶是翻新的,承受不了半个拖拉机的重量,最后生意没有谈成。

天黑了,房东找借口不想留我住宿,我就找到一家没有大门的过道里,身上裹上塑料薄膜,准备凑合一夜,没想到那家的狗听到声音就汪汪叫,我只有到村头路边的麦草垛里熬了一夜。

一九八一年我结婚了,以养老女婿的身份住到了栖霞杨础,离当年当兵的小庄有二十多公里。

那年我在栖霞工艺品厂做设计,秋天的一个礼拜天,我休班回农村的家里收红薯。下午三四点的时候,从公路上跑过来一头大黄牛,缰绳拖在地上,后边有一个骑自行车的男人边追赶边大声喊:“同志!帮忙把牛拦住!”我看看那头大黄牛瞪大着眼睛像是发疯的样子,我不敢上前阻拦,牛顺着堤堰跑去了。

那个男人把自行车扔到我的地头上说:“这位兄弟,你给看一下自行车,我去追赶牛。”过了一个多小时,那个男人牵着牛一瘸一拐回来了,脸上流着血,他说:“老弟啊,谢谢你的帮助,这头牛是我在蛇窝泊集市上买的,牛的脾气很倔强不肯跟我走,眼看天要黑了,我也受伤了,你能行个方便留我一宿吗?”

我问:“你是哪里人啊,有些面熟啊!”

他说:“我是小庄的,你也有些面熟啊!”

我说:“我就是这个村的,你就到我家吧,我老婆是赤脚医生,给你包扎一下伤口。”

我推着他的自行车,他牵着牛来到了我的家,我已经认出来他就是八零年不肯留我住宿的那个小庄人,我没有说透。

我老婆给他处理好伤口又去做饭,老丈人没有怪罪我,把牛送到我家的牛棚里喂它吃草。

就在第二天一大早,那个男人看到了我挂在墙上穿军装的照片,他才恍然大悟,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满脸惭愧内疚的表情,我说:“没事的,多个朋友多条路,朋友多了路好走!”

那男人千恩万谢地辞呈上路了,我老丈人到街头送他,他十分感激地说:“谢谢你们帮助我,你真有福气啊,有一个好女婿,他是个大好人啊!”

后来那个男人带了很多礼物到我家答谢我们的帮助。

保定治儿童癫痫病哪里好?哪些方法能看好癫痫抽搐河北专看癫痫医院在郑州导致成人癫痫的病因有什么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